封面

人在欧洲

内容简介

《人在欧洲》是台湾作家龙应台旅居瑞士期间的“跨域”书写。在《人在欧洲》中,作者一方面从中国文化视角出发观察欧洲社会现象,另一方面则以欧洲为参照系反观台湾社会现实。
长久的依赖美国、仰视美国,使台湾的一对眼睛调整成美国的弧度、角度、色彩,甚至连近视、散光的度数都一样。可是,真实的世界并不是狄斯奈乐园:莫斯科不见得是个想毁灭人类的恶魔,华盛顿不一定是破解魔法的英俊王子,伊朗人不见得都疯了,黛安娜也不是白雪公主,欧洲共同市场并不是由七个小矮人组成。这个世界究竟是什麽样的,台湾必须用自己的眼睛睁大了去看。然而真不容易。使我们眼睛变形变色的,还不止于美国的巨大阴影:长久以来,我们有自己绑上去的蒙眼布。
用历史教科书作蒙眼布,让台湾的眼睛只看到墙上自己巨大的投影。
台湾目前所处的已经不是八国联军的时代,也不是租借地的时代,台湾处是一个已进入地球村的时代。一个新的自信的台湾,会有一个开阔的、平衡的、健康的世界观;会教导他的下一代爱自己的民族、国家固然重要,爱世界、爱「人」更重要。原因很简单,没有一个好的地球村,我们就不可能有一个好的台湾。你如果不可能好好做一个「人」,也不可能做个有意义的中国人。我自己深刻的相信,我是中国的儿女,但我更是这个世界的儿女,这个时代的儿女。我不只祈求台湾的前途很有希望,我当然祈求中国有很好的前途,但是我更强烈的祈求这个世界有很好的希望,人类有很好的前途。

作者

龙应台,祖籍湖南衡山,1952年生于台湾高雄,1974年毕业于成功大学外文系,后赴美深造,攻读英美文学,1982年获得堪萨斯州立大学英文系博士学位后,一度在纽约市立大学及梅西大学外文系任副教授。1983年回台湾,先在中央大学外文系任副教授,后去淡江大学外国文学所任研究员。1984年出版《龙应台评小说》一上市即告罄,多次再版,余光中称之为“龙卷风”。1985年以来,她在台湾《中国时报》等报刊发表大量杂文,小说评论,掀起轩然大波,成为知名度极高的报纸专栏作家,以专栏文章结集的《野火集》,印行100版,销售20万册,风靡台湾,是80年代对台湾社会发生巨大影响的一本书。1986年至1988年龙应台因家庭因素旅居瑞士,专心育儿。1988年迁居德国,开始在海德堡大学汉学系任教,开台湾文学课程,并每年导演学生戏剧。1988年底,作为第一个台湾女记者,应苏联政府邀请,赴莫斯科访问了十天。1996年以后龙应台不断在欧洲报刊上发表作品,对欧洲读者呈现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见解,颇受注目。自1995年起,龙应台在上海《文汇报》“笔会”副刊写“龙应台专栏”。与大陆读者及文化人的接触,使她开始更认真地关心大陆的文化发展。在欧洲、大陆、台湾三个文化圈中,龙应台的文章成为一个罕见的档案。

近年来常驻三个地址:香港沙湾径二十五号滨于海,台北仰德大道白云山庄藏于山,金华街月涵堂隐于市。写作教书兼成立基金会推动全球意识之余,最流连爱做之事,就是怀着相机走山走水走大街小巷,上一个人的摄影课。

龙应台作品系列:《野火集》(二十年纪念版),《孩子你慢慢来》(十年纪念版),《目送》等。

章节

给我一个中国娃娃
清道夫的秩序
番薯
想念草地郎
烧死一只大螃蟹
斜 坡
打开二二八的ldquo;黑盒子rdquo;
台湾素描
视大奖middot;必藐之mdash;mdash;与马悦然谈诺贝尔文学奖
桃色之外
可以原谅,不可以遗忘
思想栏杆
丑陋的美国人
德国,在历史的网中
泰国来的?
瑞士人
人道难为
猫川幼儿园
阿 敏
人的味道
一个美国人死了
谁的公园?
莫斯科有条街
在一条泥土路上
都是过客
当国家统一的时候
毒药
我的手里有一块钱
快乐四号
柏林来的亲戚
帮手
走,跟我到小冷去!
效率就是等待
敞开的俄罗斯家门
quot;婚礼quot;前夕
双城记
历史的一刻
统一的奇异果mdash;mdash;一年以后
末代总理
吵 架
电梯小姐
打架
故乡异乡
北京派出所
路口
寻找一个岛
高老太太
我不站着等
山间小路
发现台湾发现我
妈妈讲的话
重回旷野
遇见阿土的那一天
见证者
秩序还好吗?
人吃人的西方
在疯狂中保持清醒
三百与三十万
背着包袱的驴子
国破山河在mdash;mdash;知识分子的心灵流亡
一只白色的乌鸦
三个和一个mdash;mdash;龙应台杂文散议
三个和一个mdash;mdash;龙应台杂文散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