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

霸王别姬

内容简介

——小说,还是电影?
前几天在知乎看见一句话:“一切的电影故事是基于‘文本’的,有文学的文本,有视听的文本。两者的融合,决定了电影的高度。”当时就想起《霸王别姬》来,这正是一个基于一流文学文本的一流影像展现,再加上哥哥惊觉的背影,彼此都成了经典。
电影太经典且影响深远,谈原作也难以避开其影响;但慢慢读下来,两者毕竟不同。客观地说,影像选择了一种诠释,固定了一种时空;再完美的演绎,毕竟都只能牺牲了字里行间无穷想象的空气。
和许多人一样,我是带着电影的记忆去看小说的,翻开书页,记忆里的画面一块块擦拭清晰,一行行、一帧帧地再现,蒸笼上白气腾腾,小豆子就在晨晖中低眉来了。但看着看着,电影的画面又渐渐融化,小说从纸面上翻开了新的境地。

——李碧华是西方视角?
最近读三言二拍,很减压,尤其二拍简直……无耻得有趣。节操就像用气消笔写的,小风一吹就没了。数不胜数的性关系小故事里,男风倒是稀松平常,两个和尚弄一弄,三个道长弄一弄,伟光正的主角官大人也和下人不大清楚。仿佛根本没觉得男同性爱有什么伦理压力、猎奇卖点。
至于戏子,这个身份更与客人有某种暧昧的约定,不必言明。过去的中国也没有西方人在宗教背景下的那种挣扎。因此听到有朋友说:李碧华出身高度西化的香港,所以以西方视角来构思了蝶衣的故事?
还真不觉得。
小豆子因为媚气,被师兄弟挤兑难堪。这,是对个人性情的观感,并不针对性向——现实中,男旦在生活中,也并不都是女气的。至于小豆子的心理,你知道,人心中一旦有了爱情,什么都可能发生,三观都可以重塑,何况把从来没有的节操变出来……从小豆子一步步走到程蝶衣,他是为他生的。他从来心无旁骛。如果有过犹疑和痛苦,也只是他的爱情的试炼。他是个人,就有一颗心,心中就能生出爱来。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作者的视角什么的,真的不重要。

——入戏,疯魔?
《思凡》是昆戏里我最喜欢的折子之一,百看不厌。“啊呀,由他!火烧眉毛且顾眼下”,小尼姑委屈嗔怒欲逃又怕,娇俏妩媚都在眉梢眼角、腰肢回转之间,那种风情,是在对角色心理、对女性的性魅力都有了十二分领会之后,再收敛两分,才出得来好戏。
小豆子囫囵吞枣时,是否就已有了朦胧的想望?按照演戏分“体验派”和“技术派”的两路说法,蝶衣当然是体验派的。他体验的不是小尼姑或虞姬,他体验的是对小楼的爱。
哥哥呢,我觉得他是技术打底,体验加分的。他一定也曾被每一个角色打动,但不见得会因此疯魔。周迅24岁时接受采访说,演戏是一种特别的经验,你会看到很多故事,领会得多了,人会变得通透。我一直记得她说“通透”这个词,哥哥一定早就通透到脱俗了。只是蝶衣的宿命,哥哥的宿命,可能在以爱情、以戏成就自己的时候,就注定了。
“蝶衣非常非常满足。掌声在心头热烈轰起。
“红尘孽债皆自惹,何必留痕?互相拖欠,三生也还不完。回不去。也罢。不如了断。死亡才是永恒的高潮。”

悲剧的张力,在于永不到达的彼岸。
再多不必说,这是李碧华最雕琢最美的作品,又有无数评论在前;自己的感想写得多了,愈发觉得是给珠翠抖灰。我心中至高的同志题材作品只有两部,《霸王别姬》和《荒人手记》(这选择也许很奇怪,《孽子》一直没有看不敢妄说),都是从内心深深地写出来,读完,就像喝了一坛伤心酒,化成泪水一世也流不完。

《霸王别姬》是2013年在新星出版社出版的小说,该书作者是李碧华。
小说讲述了以梨园师兄弟程蝶衣和段小楼的人生经历和情感纠葛为线索,讲述了一段哀艳悲烈的往事。
《霸王别姬》以梨园师兄弟程蝶衣和段小楼的人生经历和情感纠葛为线索,讲述了一段哀艳悲烈的往事。文学虚构与国粹经典、个体命运与时代变迁巧妙融合,曲折动人,华美诗意,读来极具张力,发人深省。
小说被陈凯歌改编为电影,张国荣、张丰毅、巩俐、葛优担纲主演,获得金球奖、金棕榈奖等多项国内外大奖,以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最佳摄影等多项提名,得到高度的评价和赞誉。
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故事,诸位听得不少。
那些情情义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都瑰丽莫名。
根本不是人间颜色。
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就这两张脸。
他是虞姬,跟他演对手戏的,自是霸王了。
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但这不过是戏。到底他俩没有死。
……真是难以细说从头。

一、1981年,香港导演罗启锐将香港女作家李碧华的电视剧剧本《霸王别姬》拍摄成2集电视剧,由余家伦、岳华、樊少皇等人主演,剧本于1985年改写为小说出版。据称李碧华的《霸王别姬》最初完成于1979年。
二、1983年,徐枫购下《霸王别姬》电影版权。1992年2月末,电影《霸王别姬》在北京正式开机,由陈凯歌导演,张国荣、巩俐、张丰毅、葛优等人主演,于1993年上映。电影版的剧本除由原作者李碧华改编外,还找来内地编剧芦苇合作,主要使对白更具北京味道,为剧本增色不少,加上陈凯歌必然参与创作;三个人将剧本反复修改接近一年。其后,李碧华再按剧本撰写全新的《霸王别姬》小说版,相比原来二百页的篇幅,增加一倍。
三、2001年,再次被新加坡改编成同名电视剧,由蔡兴麟等人主演。

作者

李碧华,出生、成长于香港,曾任记者、电视编剧、电影编剧及舞剧策划。在香港畅销报刊撰写专栏及小说,结集出版逾百本,并有多国译本。小说《胭脂扣》《霸王别姬》《青蛇》《秦俑》《潘金莲之前世今生》《川岛芳子》《诱僧》《饺子》等被改编拍成电影,广受好评,虽获奖无数,却如已泼出去的水,只希望最好的作品仍未写就。

李碧华作品以“痴男怨女,悲欢离合”与命运的微妙关系、奇情怪异题材,天马行空,创出独特风格。

二〇〇八年,日本著名导演蜷川幸雄执导了舞台剧《霸王别姬》,巡回演出,获得空前反响。二〇一〇、一一年以生死爱恨与北京上海为背景的《生死桥》,及隔世轮回千年爱火不灭的《秦俑》,接连 改编为中央电视台大戏,收视率极高。

李碧华少时习中国舞十年,在纽约艾云雅里现代舞蹈团上过课程,曾任“香港舞蹈团”大型舞剧《搜神》《女色》《胭脂扣》(舒巧老师作品)、《诱僧》之策划。二〇一一、一二年山西华晋舞剧团之《粉墨春秋》根据其原著改编,并由她编剧,邢时苗编导,黄豆豆、王廸主跳,作全国及世界巡演。《青蛇》(“GREEN SNAKE”)舞台剧是李碧华与中国国家话剧院之合作,二〇一三、一四年参与全球十多个艺术节巡演。

其鬼魅小说深受读者欢迎,该系列改编拍成电影《迷离夜》《奇幻夜》,“振兴港产片,杀出阴司路”为台前幕后合作者打友情牌共同心愿。

李碧华认为人生追求不外“自由”与“快乐”,作风低调,活得逍遥

分享给朋友们

章节

第一章 暑去寒来春复秋(上)
第一章 暑去寒来春复秋(下)
第二章 野草闲花满地愁(上)
第二章 野草闲花满地愁(下)
第三章 力拔山兮气盖世
第四章 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上)
第四章 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下)
第五章 自古道兵家胜负乃是常情(上)
第五章 自古道兵家胜负乃是常情(下)
第六章 夕阳西下水东流(上)
第六章 夕阳西下水东流(下)
第七章 汉兵已略地 四面楚歌声(上)
第七章 汉兵已略地 四面楚歌声(下)
第八章 君王意气尽 贱妾何聊生(上)
第八章 君王意气尽 贱妾何聊生(下)
第九章 八千子弟俱散尽
第十章 虞兮虞兮奈若何
张爱玲:霸王别姬
张爱玲:霸王别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