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

金陵十三钗

内容简介

《金陵十三钗》,严歌苓著中篇小说。小说描写的是发生南京大屠杀时的故事。小说名中“金陵”指南京,“十三钗”指的是故事中13位侠肝义胆的妓女。2011年由张艺谋执导的同名电影上映。
1937年的南京,日军残暴,满目疮痍,但由国际友人主持的一个教堂暂时还是一方净土。几个神职人员收留了一群躲在教堂里的金陵女大学生、13个躲避战火的秦淮河上的风尘女子,以及6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国军伤兵。共同面对有史以来最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的故事,结果竟然是那13个最“下贱”的女子成了保护众人的英雄。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他们共同面对有史以来最可怕、最没有人性的屠杀,产生了各种各样奇妙的感情。然而,教堂也不是永远的净土,日军终于冲进了这里。伤兵被杀,女大学生则眼看就要被日军掳走凌辱。在这个时刻,这13个平日里被视为下贱的女子,在侵略者丧失人性的屠刀前,激发了侠义血性:她们身披唱诗袍,怀揣剪刀,代替教堂里的女学生参加日本人的圣诞庆祝会,去赴一场悲壮的死亡之约。最终十三名女子除了玉墨之外无一生还。
严歌苓曾明确谈过《金陵十三钗》的题材来源,一是《魏特琳日记》,二是蒋公毂的《陷京三月记》。魏特琳女士也以“惠特琳”的名字在《金陵十三钗》中直接露面。“在给张艺谋编剧时,我又收集了很多新的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资料。我爸爸的姨夫蒋公在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是国民党的一个卫生部医官,在他把大部分的伤兵撤离南京后,他没有走,留在了南京,他记下了一本日记。后来他的后人把那本日记出版了,叫《陷京三月记》。”另外,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的历史著作《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1997)也给她良多启发。

作品主题
《金陵十三钗》写的是中国民众承受的凌辱和苦难,以及这些苦难对普通人甚至等而下之之人精神的淬炼和提升,激发他们舍己为人的自我牺牲精神,体现出“患难见真情”的人间关爱,亦即“敌忾情绪演化出来的”“可歌可泣的事实”。
《金陵十三钗》的人心之变既体现在对他人态度的变化中,也体现在人物自身的改变。对他人态度的变化主要通过女学生书娟和阿多拉多神父来表现。他们开始都对闯人的秦淮妓女抱有强烈的敌意和鄙视,在书娟眼中,她们是“六月的烂冬瓜”,在阿多那多神父眼中,她们是无需躲藏的贱货。她们带来喧嚣、混乱、醉生梦死,大敌当前,她们还要吃要喝,嬉笑耍闹,卖弄风情。但她们的喧嚣透着生命活力,她们的调笑混杂着人性温暖,赵玉墨的沉静自重,豆蔻的一往情深,这些都在悄然撼动着书娟和阿多那多固守的贵贱壁垒。直至大难临头,十三个女子挺身而出,替几小时前还与之相骂的女学生慷慨赴难,她们的仗义行为终于彻底刷新了书娟和阿多那多的成见,他们带着内疚、忏悔、怜惜、感激和敬重等复杂心情目送她们走进夜色,又倾其余生追踪这群风尘女子的下落,关注她们的命运。这个过程被作者刻画得相当细腻。相比之下,秦淮女子们自身的改变则写得比较简单粗略。开始,她们处处表现出青楼女子的积习,举止轻桃,言语粗俗,但豆蔻惨遭凌辱,陈乔治惨遭血刃,中国伤兵惨遭杀害,惨烈的现实终于激发了她们同仇敌汽的民族情感,在日本人二次闯人教堂时,女性间鸡零狗碎的争执瞬间被同胞姐妹间的关爱和同情所替代,她们以献祭般的高贵牺牲换来女学生的安全,她们人性中圣洁的光华发散出来,彰显出原有的人格尊严。严歌等曾坦言过自己的创作意图:“我的写作,想的更多的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人性能走到极致。在非极致的环境中人性的某些东西可能会永远隐藏。”战争自然是能表现隐藏人性的极端环境,十三钗的精神之光由此得以放射。
但人性的这种极致体现其实是瞬时性的、不可靠的,拉开一段距离,站在未来的某处浅滩回望历史长河,就会明白,战争及一切暴力只会让人类精神水准总体下降,而不能使人性真正提升。

边缘气息
《金陵十三钗》是严歌苓又一部书写边缘的作品,无论是“我姨妈”似的叙述视角,还是秦淮妓女式的书写对象,都弥漫着一种边缘气息。边缘意味着孤独,孤独则催生着反抗。秦淮妓女本是社会底层的边缘人,她们遭尽世俗玩弄,却不为世俗认可;她们风情万种,却注定无法逃脱尘世的宣判与道德的仲裁;她们茫茫然游走于传统的正义与道德之外,凄凄然混身于流金泻玉而又穷山恶水的红尘之中,担一付人人唾弃的娟妓之名,受一世情欲煎熬的孤独之苦。于是她们反倒以放荡颓败的行为举止,以粗鄙与狂欢化的生活方式,来嘲弄道貌岸然的世俗权威,并曲折传达着内心对于尊严的向往。
玉墨是作者着力刻画的娟妓领袖,与叙述者“我姨妈”有着斩不断理还乱的瓜葛牵扯。墨玉与我外公交往时刻意装扮的大家闺秀的气质,与教父乃至阿多那多的不无做作的应酬,虽然不期然流露着几许逢场作戏的姿态,但又何尝不是她试图从边缘走向主流的行为表征?她满腹诗书,不甘下贱,与红菱辈有天壤之别,然而无论她怎样努力地想去改变人们对自己的看法,歧视与偏见却仿佛一道无形的屏障,始终将窑姐与常人一划而开。玉墨对“我外公”的“勾引”,在其身份被揭穿之后,便如青烟随风而逝,她终究还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异己。[3]

艺术特色
小说《金陵十三钗》的标题就有着中西文化交融的双重象征。我们都知道在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中有着“金陵十二钗”的经典形象,她们都有出众的外表却难逃多并的命运。因此,“金陵十三钗”可以说是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出发象征着《红楼梦》中的“金陵十二钗”,同时也暗示着小说中的女性形象—赵玉墨、豆寇等既像林黛玉、薛宝钗们那样年轻、美丽,但又有着比她们还要悲惨的一生。
另外,从西方文化的角度来看,标题中的“十三”又包含另一个隐喻。“十三”是基督教文化中一个重要的象征。耶稣基督和他的十二个弟子共十三个人共进最后的晚餐,由于犹大的出卖,耶稣被带走钉上了十字架,“十三”成了《圣经》典故中一个重要的数字,意味着不吉利。小说标题中的“十三”也暗含着不祥的含义——与耶稣为了解救人类、牺牲自己一样,在小说中,赵玉墨和她的姐妹们一共十三人,为了使“战争中最柔弱的生命”不被糟蹋、不成为“最不堪设想的牺牲品”,在平安夜里,她们挺身而出,主动将自己送上祭台。在这里,作者把以赵玉墨为代表的风尘女子们描写成了为解救别人而牺牲自己的基督形象。
在小说《金陵十三钗》中,作者选用“我的姨妈书娟”这样一个与现实生活相联系的人物进行回忆与诉说,用“书娟”去追述曾发生在民族历史上无法抹去的伤痛,用“书娟”去引领当下的读者进人作者搭建好的再现创伤记忆的城堡。小说的语调是平缓的,正如回忆之溪一样涓涓流淌,无论是叙述被欺骗、推向万人坑的中国军人,还是展示豆寇惨遭轮暴又被钉上耻辱柱的画面,故事的语调始终平稳,仿佛词汇在一片寂静中踟蹰徘徊,而这片寂静正是普通人平时发觉不到,甚至是意识试图掩盖与压抑的记忆,在无法亲历那场惨剧的普通个体的日常生活中,这种隔代的创伤记忆仿佛是一颗在轨道上运行的卫星,我们知道它在那里,一直在那里,但却太遥远。

作者

严歌苓是一位美籍华人,著名旅美作家,美国21世纪著名中文、英文作家,好莱坞专业编剧。作品以中、英双语创作小说,常被翻译成法、荷、西、日等多国文字,其作品无论是对于东、西方文化魅力的独特阐释,还是对社会底层人物、边缘人物的关怀以及对历史的重新评价,都折射出复杂的人性,哲思和批判意识。多年的沉淀和积累,直接和间接的经历与经验都成为了她的创作“矿藏”,甚至她和劳伦斯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搅局”的爱情故事也写成了长篇小说《无出路咖啡馆》。张艾嘉执导影片《少女小渔》原作者,张艺谋新执导影片《金陵十三钗》原作者,《天浴》、《梅兰芳》 原作者及编剧,《小姨多鹤》等多部小说改编为热播电视剧。曾获华裔美国图书馆协会“小说金奖”、亚太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奖,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编剧奖。

2014年5月8日严歌苓获得“京华奖”荣誉称号。严歌苓谈及她的获奖感受时说:“这个奖是除了电影和小说之外,我获得的唯一的一个政府行为的奖。它给了我一种除了文学艺术肯定之外的肯定。”

严歌苓的小说和剧本曾获多项国际大奖。

她用中文写小说,几乎拿下了所有华语文学类的大奖。

以刚柔并济、极度的凝练语言,高度精密、不乏诙谐幽默的风格为内在依托,与其犀利多变的写作视角和叙事的艺术性成为文学评论家及学者的研究课题,在多个国家已开展严歌苓文学研讨会。

其创作的“王葡萄”、“扶桑”、“多鹤”等主人公开创了中国文坛全新的文学形象。其作品无论是对于东、西方文化魅力的独特阐释,还是对社会底层人物、边缘人物的关怀以及对历史的重新评价,都折射出复杂的人性、哲思和批判意识。

她吸收西方世界“文艺复兴”以来所形成的对“人”的价值观的透视,开始用西方文艺理论的价值判断来重新审视“东方人类”。

作品中,这些女性人物,在各种文化、政治、观念的夹缝中磨砺辗转,呈现出令人震撼的丰富深邃的“人性”,引起读者深深的悲悯之情。

严歌苓曾说:“我到了国外之后,发现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写的。我不想控诉某个人。我只想写这样一段不寻常带有荒谬的历史运动,让读者看到一种非凡的奇怪的人性。我对人性感兴趣,而对展示人性的舞台毫无兴趣。” 她还说,“女人比男人有写头,因为她们更无定数,更直觉,更性情化。”也许在严歌苓眼中,女性更敏感,通过女性这一斑,可窥见全豹吧。

严歌苓笔下的女性人物有一个共性,就是她们都有一点点迟钝,有一点点缺心眼,是边缘的,弱势的。可就是边缘弱势的女性却如一滴水一样折射出丰富复杂的现实和人性。

1958年,严歌苓生于上海,父母离异,她和弟弟严歌平留在安徽。

1970年,严歌苓考入成都军区,成为一名跳红色芭蕾舞的文艺兵。

1978年发表处女作童话诗《量角器与扑克牌的对话》。

1979年,严歌苓主动请缨,赶赴对越自卫反击战前线,成为一名战地记者。死亡成为越南战地医院空气中闻到的特有味道,“潜伏”在严歌苓身体里的“作家基因”一下爆发了,她把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体验写进小说处女作《七个战士和一个零》中。

1980年,发表了电影文学剧本《心弦》,次年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摄成影片。仅仅只有二十余岁的严歌苓开始在文坛崛起。

1983年,严歌苓调到铁道兵政治部担任创作员,丰富的军旅生涯为她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创作素材。当年严歌苓退伍,她的长篇小说《雌性的草地》及短篇小说《天浴》和《少女小渔》,均创作于这一时期。

1986年,严歌苓在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写作楼遇到李克威,门当户对与相同的写作背景使得严歌苓和李克威很快相恋并结婚。

1989年,严歌苓与李克威离婚。

1992年,严歌苓与美国人劳伦斯在旧金山结了婚。

1993年,李安购买了严歌苓的小说《少女小渔》的电影版权,严歌苓开始做编剧。同时,中央电视台和芝加哥电视台合作的电视剧《新大陆》登门让严歌苓做编剧。那一年严歌苓用所得到的3万美元,在劳伦斯的陪同下回南京买了公寓给母亲居住。

2004年,美国外交部的政策松动,劳伦斯被“召回”复职重新做外交官。严歌苓跟着复职的丈夫一起被派往非洲,做起了专职的外交官夫人。多年海外旅居和在世界各地游历的生活让严歌苓的感情深沉、知识广博,并且艺术观念新颖。

2009年2月,严歌苓担任编剧的《梅兰芳》刚“下线”不久,张艺谋又选中了她的《金陵十三钗》,这又将是一部大制作的电影。同年,由赵薇主演的根据严歌苓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一个女人的史诗》热播,严歌苓再一次被大众所熟悉。11月,严歌苓最新长篇小说《寄居者》出版热卖,严歌苓又迎来事业新高峰。

严歌苓走上了创作之路后,进入鲁迅文学院作家研究生班,与莫言、余华、迟子建成为同学。后又进入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文学写作系就读,获艺术硕士学位及写作最高MFA学位,成为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百年建校史上的首位华人校友。

分享给朋友们

章节

金陵十三钗_严歌苓
第一卷 白蛇 - 第一章
第一卷 白蛇 - 第二章
第一卷 白蛇 - 第三章
第一卷 白蛇 - 第四章
第一卷 白蛇 - 第五章
第一卷 白蛇 - 第六章
第一卷 白蛇 - 第七章
第一卷 白蛇 - 第八章
第一卷 白蛇 - 第九章
第一卷 白蛇 - 第十章
第二卷 倒淌河 - 第一章
第二卷 倒淌河 - 第二章
第二卷 倒淌河 - 第三章
第二卷 倒淌河 - 第四章
第二卷 倒淌河 - 第五章
第二卷 倒淌河 - 第六章
第二卷 倒淌河 - 第七章
第二卷 倒淌河 - 第八章
第二卷 倒淌河 - 第九章
第二卷 倒淌河 - 第十章
第二卷 倒淌河 - 第十一章
第二卷 倒淌河 - 第十二章
第二卷 倒淌河 - 第十三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一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二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三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四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五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六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七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八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九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十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十一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十二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十三章
第三卷 金陵十三钗 - 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