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

云海玉弓缘

内容简介

道尽“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送落花;恩怨痴缠难自解,悲欢离合总关情”。
《云海玉弓缘》是梁氏武侠天山系列最出名的两部小说之一(另一部是《白发魔女传》),故事发生在清朝中期。主要是厉胜男向魔头孟神通复仇并借此成为另一个“女魔头”的故事。因为一部秘籍,厉满门被杀,她是母亲的遗腹女。凄惨的身世让她性格乖僻,自小喜欢独来独往,有人称她是男主人公金世遗的影子,注定谁也躲不开谁。
江南,雪山,大海,火山,梁羽生将我们带到了一个神秘而又广阔的世界。严谨的结构,流畅的语言,奇异的情节,壮阔的场面,多姿的人物已攒足了《云海》做为经典的资本。而历胜男和金世遗凄美的爱情的震撼力则造就了一曲不朽的传奇。此情劲力之盛胜似塞外战鼓,劲力之锐利过人马黄金箭。其力伤人五脏,呕血称快;其力透穿骨髓,刻骨铭心。
厉以生命的代价演绎了最深邃的爱情。家族的仇恨,祖先的荣誉,自己的爱情从她遇到金世遗的那一刻起就不得不依靠她自己的近乎绝望的挣扎来完成。孟神通何等的神通广大,心狠手辣,何况还有一个擅长用毒的西门牧野,恐怕任何人面对这样的仇人都很难有信心;祖先的对头竟是惊艳绝才的张丹枫,以乔北溟的天纵之才尚且两战皆负,逃亡海外,何况是身为孤女的厉胜男;虽有家族的藏宝图,但厉家十余代人均是无功而返;家仇和荣誉可以暂且缓缓,那爱情呢,她的情敌是吕门高徒,而且在厉胜男与谷之华的较量中,我们在整部书中找不出第三个支持者(那两个是不知内情的厉盼归母子),连金世遗自己都不敢承认对厉胜男感情。最主要的还是胜男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妖女,世人可以容忍大侠们号令江湖,却容不得旁人的无拘无束。金世遗只不过与曹锦儿论个曲直是非,就被称为怪物,那向来不与正道人士来往的胜男也只好注定做一辈子邪门歪道了。其实胜男虽无大善,亦无大恶,而竟连心地单纯的江南亦是屡屡恶言以对,因为她和金世遗冒犯了权威与正统。面对三大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面对世俗的歧视与冷眼,其实胜男命运天平的一端早已下沉了。神决定了她的命运,胜男如是说:
“我自小就不信命运,我想要的东西一定要拿到,我想办的事情一定要办到,即算是命中注定,我也一定要尽力挽回!”
点燃自己的生命换来最后的烟消云散,她凄厉一生为底事?是家仇得报,是光大门楣,还是金世遗的一个轻吻?既然已知道自己的归宿,又为何不肯缩,莫非为了那一刹那的凄美?

作者

梁羽生是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山祖师。

梁羽生本名陈文统,一九二四年三月廿二日出生(证件标明日期为一九二六年四月五日,误)原籍广西壮族自治区蒙山县。生于广西蒙山的一个书香门第,自幼写诗填词,接受了很好的传统教育。1945年,一批学者避难来到蒙山,太平天国史专家简又文和以敦煌学及诗书画著名的饶宗颐都在他家里住过,梁羽生向他们学习历史和文学,很受教益。

抗日战争胜利后,梁羽生进广州岭南大学读书,学的专业是国际经济。毕业后,由于酷爱中国古典诗词和文史,便在香港《大公报》作副刊编辑。一九四九年后定居香港,现侨居澳大利亚悉尼(一名雪梨)。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梁羽生从小爱读武侠小说,其入迷程度往往废寝忘食。走入社会后,他仍然爱读武侠小说,与人评说武侠小说的优劣,更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深厚的文学功底,丰富的文史知识,加上对武侠小说的喜爱和大量阅读,为他以后创作新派武侠小说打下了牢固的基础。在众多的武侠小说作家中,梁羽生最欣赏白羽(宫竹心)的文字功力,据说“梁羽生”的名字就是由“梁慧如”、“白羽”变化而来的。

×      ×      ×      ×      ×      ×

初入江湖:

一九五四年,香港武术界太极派和白鹤派发生争执,先是在报纸上互相攻击,后来相约在澳门新花园擂台比武,以决雌雄。太极派掌门人吴公仪和白鹤派掌门人陈克夫,为了门派的利益,在擂台上拳脚相争。这场比武经港澳报刊的大肆渲染而轰动香港。陈文统的朋友《新晚报》总编辑罗孚触动灵机,为了满足读者兴趣,在比武第二天就在报上预告将刊登精彩的武侠小说以飨读者。第三天,《新晚报》果然推出了署名“梁羽生”的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龙虎斗京华》是新武侠小说之始。随着《龙虎斗京华》的问世,梁羽生──梁大侠初露头角,轰动文坛的“新派武侠小说”已有雏型。因为他写随笔的名字是梁慧如,平时又心慕白羽,故名梁羽生。

×      ×      ×      ×      ×      ×

退隐江湖:

从1954年开始,到1984年“封刀”,30年间,梁羽生共创作武侠小说35部,160册, 1000万字。除武侠外,梁羽生还写散文、评论、随笔、棋话,笔名有陈鲁、冯瑜宁、李夫人等,著有《中国历史新活》、《文艺新谈》、《古今漫话》等。

章节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一回 抱恨冰弹御强敌 忏情毒箭插酥胸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二回 天旋地转不知处 柳暗花明遇故人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三回 野鹤闲云无觅处 雪泥鸿爪未留痕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四回 埃外奇闻传后世 武林秘事动雄心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五回 埃外仙山藏隐秘 洞中儿女两无猜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六回 某水某山迷姓氏 一钗一佩断知闻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七回 各施手段相争斗 那识柔情已暗牵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八回 惊悉奇功传后世   且凭神剑断玉门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九回 是爱是憎难自释 为恩为怨未分明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十回 运出污泥原不染 罪加稚子是何言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十一回 凶僧辣手图翻案 侠女青霜护掌门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十二回 太息知交天下少 伤心身世泪痕多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十三回 壮志欲酬湖海愿 知音谁识坎坷人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十四回 难消冤孽肝肠断 痛失奇书祸患多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十五回 一女自伤身世恨 双魔会合练神功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十六回 机心识破生疑虑 隐秘难瞒种祸根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十七回 冰弹玉剑消阴煞 泥沼荒林困老魔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十八回 弄鬼装神迷侠女 飞花摘叶见神功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十九回 捞出问罪情何忍 黄海浮搓梦已空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二十回 极圣遥天愁黯黯 眼中蓬岛路漫漫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二十一回 欲消祸患筹良策 但愿同心化险夷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二十二回 吞舟巨浪兼天涌 裂石熔岩卷地焚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二十三回 频生祸事情何忍 末测芳心意自迷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二十四回 搓通碧汉无多路 土蚀寒花又此坟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二十五回 两代求书留海外 一生低首件蛾眉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二十六回 识破画图寻秘笈 力张强弩奏奇功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二十七回 青岛末传云外讯 玉钗难绢再生缘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二十八回 冰宫一觉真成幻 梦境迷离是耶非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二十九回 隐迹埋踪随旧友 砖音入密戏高僧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三十回 飞花挫敌疑奇迹 摘叶回枝显异能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三十一回 隔物传功败掌门 飞弹闭穴惊妖孽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三十二回 毒手扬威搜劲敌 冰弹玉剑门魔头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三十三回 弱女陈情图弭祸 神魔恃势强凌人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三十四回 花明柳暗孤雏现 石破天惊怪客来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三十五回 为谁幽怨为谁苦 镑自相思各自伤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三十六回 恫怅深情如梦杳 暗伤心事付东流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三十七回 暗系赤绳为月老 徒教残泪湿红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三十八回 柔肠寸寸情难断 剑气森森祸末消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三十九回 暗室除奸惊辣手 冒名求禄显神功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四十回 庆功宴上灾星至 比武场中敌胆寒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四十一回 一剑诀仇寒贼胆 双魔火并慑群雄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四十二回 神功力斗修罗掌 妙药难消往日嫌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四十三回 解困扶危闻恶耗 伤情一怀旧上襄阳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四十四回 渺渺芳踪无觅处 重重疑案费思量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四十五回 玉女深情怀旧友 金牌有命护同门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四十六回 诀别魔头留秘笈 重来浪子负芳心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四十七回 专使驰昼少林寺 正邪大会千幢坪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四十八回 唐晓澜巧使天山剑 孟神通大展阴煞功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四十九回 千重剑气消魔焰 一片柔情断侠肠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五十回 贺礼送来成祸害 灵丹难觅费思量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五十一回 办烛未残妖女至 冰峰较技掌门危
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第五十二回 佳偶竟然成冤偶 多情却似反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