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二十章 寒灯厌梦魂欲绝

——出自《全唐诗》一百八十四卷·李白〈寄远十一首〉之十一

费老猝不及防,一下子被褚一民抓了一个正着,只觉得一股透彻的阴冷顺着指头渗入骨髓和神经。

费老毫不迟疑,双手回推。褚一民以为他想用通鉴笔抓住自己,慌忙小腹一缩。不料费老这一次却用的是正宗太极气劲,一记「拨云见日」结结实实打在褚一民肚子上。

褚一民吃了那一记打击,面容痛苦不堪,似哭非笑,整个人开始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他颀长的身子直直摆动着,如同一具僵尸,忽然扯开嗓子叫了起来。那嗓子凄厉尖嘶,忽高忽低,在这空山夜半的古庙之外徘徊不去,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南山何其悲,鬼雨洒空草。长安夜半秋,风前几人老。低迷黄昏径,袅袅青栎道。月午树无影,一山唯白晓。漆炬迎新人,幽圹萤扰扰。」

这诗句鬼气森森,光是听就已经让人不住寒颤,再加上褚一民本身的嗓音,有一种奇怪的魔力攫住人心。随着诗句吟处,一团白森森的幽灵从褚一民的背后飘出来。

这团幽灵形状飘忽不定,开始仿佛是枝笔的形状,后来竟幻化成一张惨白的人脸面具,附着在褚一民脸上,让他看上去表情木然。

费老刚要动,那一股凉气已经开始从肩膀向全身蔓延,这鬼气应和着诗的节奏,怨恨悲愁,缥缥缈缈地缠绕在神经之上。褚一民戴着面具,开始起舞,四肢节折,转腕屈膝,光凭动作就让人感觉到万般痛苦。费老看了他的动作,不知为什么心中一颤,愁苦难忍。

他运起通鉴笔唰地劈下来,用史家中正之心驱散悲思,又转向去抓那笔灵所化的面具。笔锋一晃,几乎要扯下面具。褚一民忽然又变了动作,面具耸动,一腔悲愁随着诗声汹涌而出。

「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动作悲愤激越,把诗者感怀之心表达得淋漓尽致。以面具覆面,纯以肢体表达诸般情感,是为演舞者最高境界。此时的褚一民完美地用动作把情绪传达给观者,堪称大师。古庙子夜,一个黑白袍人戴着面具起舞,这场景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史家讲究心存史外,不以物喜,但唯有悲屈一事往往最能引发欷歔,如屈原投江、太史公腐刑等等,后人每写史至此,无不搁笔感叹。是以这种情绪恰与通鉴笔的史家特质相合。加上费老受伤过重,通鉴已难支撑。

他为求不为面具感染情绪,只好闭上眼睛,沉声道:「原来是李贺的鬼笔,失敬。」

「居然被你认出来了,佩服。」褚一民戴着那面具说。

李贺生在晚唐,诗以幽深奇谲、虚荒诞幻而著称,人皆称其为鬼才。他一生愁苦抑郁,体弱多病,手指瘦如鸡爪,卒时仅二十七岁。他身死之后,笔灵被笔冢主人收之,但因为诡异莫测,在历史上时隐时现,到后来变成了一个传说,诸葛家和韦家谁都不曾见过。想不到这笔灵今天居然出现在东山之上。

戴着面具的褚一民一摇一摆,缓步上前,嗓子如同唱戏抑扬顿挫:「既已知鬼,其必有死。」鸡爪一样的白手伸开五指,如同五根钢针去抓费老的脑袋。

「住手!」

一道刀光闪过,唰地在那苍白的手上留下了好长一道血痕。褚一民突然受袭,慌忙把手缩回去。他的动作一乱,情绪感染力陡减。费老只觉得心中一松,哇地吐出一滩鲜血,面容瞬间苍老了不少。

十九、颜政还有罗中夏从山墙那边闪了出来。

诸葛淳见了十九,五色笔吏见了颜政,褚一民见了罗中夏,这三对人互相对视,彼此都露出一丝奇妙的表情。月明星稀,夜幕之下,高山寺前一下子陷入一种奇妙的僵局。

最初打破这个沉默局面的是郑和,随着一阵哗啦哗啦的瓦砾碰撞声,硕大的郑和摇摇晃晃从正殿前站起来。他这一走,高山寺的大雄宝殿再也支撑不住,轰然倒塌,变成了一片废墟。

大雄宝殿倒塌之后,后面的武殿和那传说中的绿天庵遗址便进入众人的视线。绿天庵遗址尚在远处,薄雾蒙蒙,只看得到庵上一角。那栋武殿倒是看得清楚,这殿堂比大雄宝殿小了一些,木质结构,黯淡无光,比大雄宝殿还破落几分。

罗中夏看了一眼远处绿天庵的遗址,心中一阵天人交战。退笔之法,就在眼前,究竟是该如何是好……刚才战斗虽然剧烈,可那毕竟是别人的事情,严格来说和自己半点关系也无。他此来东山,真实原因并非是为了帮着十九报仇,完全是因为听说这里还有退笔之法的缘故。

他心里一时乱了起来。

这时诸葛淳从地上爬了起来,用手绢擦擦嘴角的血,掏出粉盒补妆,然后冲十九一笑:「哟,十九,你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十九柳目圆睁,一句话也不说。诸葛淳又道:「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呢,山路湿滑,坏人又多,如果出了事我怎么向你爹交代。」

十九勃然大怒,一举柳叶刀就要动手。诸葛淳笑嘻嘻地把肥厚的手掌搁在费老头顶:「费老是山岳之重,缺了他,诸葛家会很为难啊。」

十九一怔,从牙齿缝里迸出一句「你……」终究还是把刀放了下去。

费老喃喃道:「十九,快走,别管我。」诸葛淳手掌一用力,一道鲜血从费老白发间隙流下来。颜政悄悄绕着边靠近,运起画眉笔,想去帮费老恢复状态。突然一滴墨汁飞洒过来,正中他的手腕,登时给打折了。瘦金体惜墨如金,写出字来骨气坚实,瘦金笔射出去的墨汁威力自然非同小可。

「五分钟,五分钟以后,随便你怎么拍他。」诸葛淳咧开嘴,看来他对这几个人的能力特点已经了然于胸。他忽又转过头去嚷道:「成周,你看看谁来了。」

被唤作成周的五色笔冢吏走过来,他看到颜政,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眼神里有几丝胆怯,还有几丝愤恨。颜政一看是他,不禁笑道:「原来你叫成周啊,上次脸上的伤好了吗?」说完他威胁似地晃了晃拳头,让成周面色有些僵硬。

「今天……有褚大哥在这里,我不会怕你的!」成周试图说得强势,但怎么听都底气不足。他说完去看褚一民的方向。

褚一民此时还未摘下面具,面具白如尸骨,两个眼窝、口鼻处都是黑漆漆的黑洞,看上去几似骷髅。他走到了罗中夏的身前,微微弯下腰,一拂长袖,两人面向而立。

「罗朋友,长椿一别,好久不见,请接受一个老朋友的祝福。」

「你把我的朋友郑和怎么样了?」罗中夏没理他的问候,直接问道。褚一民面具后的表情不知是什么,这让他很不习惯,觉得难以猜度。

「郑和先生已经找到了他人生的价值,作为朋友,你该为他高兴才对。」

「什么价值?」

「能够和千年时光遗留下来的笔灵合二为一,为主人做一番前所未有的事业,难道不比庸庸碌碌过上一生更璀璨吗?」

「放屁!」罗中夏大怒,笔灵和自己结合,除了带来无数麻烦与危险以外,从来没半分好处。现在他看到郑和变成一头肌肉发达的怪物,更觉得褚一民在胡说八道。

褚一民歪过头去:「你是抱持这样的观点吗?」

罗中夏倒退了几步,青莲笔现,黑夜中显得格外醒目。郑和见了,眼神闪闪,沉沉地低吼着,褚一民一挥袍子,示意他稍安毋躁,然后把脸上的面具褪去,对罗中夏道:「罗朋友,我也没想到今天晚上你也会出现在这里。既然来了,我们不妨做笔交易。」

在场的人都是一惊,大家都以为一场恶战免不了,可谁都没料到褚一民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颜政和十九都把视线投向罗中夏,罗中夏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道:「你想说什么?」

褚一民的神态如同古典话剧中的开场说书人:「我知道你的事情,一个为了失去而四处奔走的少年,一个渴望回归平静的疲惫灵魂,一个误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的迷途羔羊。我们对此深表同情。」

「少说废话!」罗中夏怒道。他看了一眼远处的郑和,发现对方的眼神里有一些奇怪的东西。

褚一民继续说道:「这里是怀素的故里,他的退笔冢可以帮你摆脱躯壳的桎梏。我猜,你是来退笔的吧?可是,你并不知道如何退掉,对不对?」

罗中夏不置可否。彼得带给他的那封信里,其实只是重复了韦小榕的那四句诗,并没有带来更多讯息。

「我们现在手里握有你需要的资讯,而罗朋友你则拥有我们所没有的。你与笔冢的世界本无瓜葛,我想我们可以进行毫无偏见的合作。」褚一民说到这里,别有深意地扫视了一眼费老和十九。

颜政忍不住开口讽刺道:「这种骗局也太明显了吧,帮主。」

褚一民抖了抖袍子:「这并非是个骗局,我更愿意用另外一个词——双赢。」他又把注意力转回罗中夏:「你的青莲笔和点睛笔都是独一无二的,这是个关键。我们告诉你进入绿天庵退笔冢的方法,你把它们退出来,交还给我们,然后各自在各自熟悉的世界幸福生活,直到终老。」

「而且我还会保证你这些朋友的安全。」褚一民又加了一句。

十九看罗中夏久久不回话,不禁急道:「你不能相信这些人!」

「我们是很有诚意的,十九小姐。」褚一民摊开双手,瘦削的脸上血色更加淡薄,如果他突然扑上去咬住十九脖颈,也不会有人奇怪,「否则我们会直接干掉你们所有人,然后从容收了你们的笔灵,让少女的哀鸣响彻这夜空——哦,不,那太丑陋了。」

「说到底,你们只是想要这枝笔灵吧?」罗中夏冷笑道,「别遮掩了,让韦势然出来见我。」

「韦势然?」褚一民先是一愣,随即耸了耸肩,「他不过是个不那么听话的危险玩具,当主人觉得有必要的时候,就会去把他放回玩具盒子里,盖上盖子不再打开。」

罗中夏暗自挪动了一下脚步,原来他们不是一伙的。看来这青莲笔真是个好东西,韦家、诸葛家、韦势然,还有这些奇怪的人,他们都兴趣浓厚。

管城七侯也罢,笔冢遗产也罢,都与自己无关。既然与韦势然无关,褚一民的这个提议让罗中夏真的有些心动了。他想询问一下点睛笔,可后者却依然沉睡。「过多听从命运的指引,最后就会变成命运的囚徒。」这是诸葛一辉曾经对他说过的,点睛笔和毒品一样,用得太多有了依赖,以后就会无所适从。

罗中夏抬头望了望依然在半空绽放的青莲笔,叹了口气,最后还得他自己来做决定。每当命运发生变化的时候,他都想逃走,不想让自己承担这种沉重的责任——即使那是自己的命运。

「怎么样,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吗?」

罗中夏保持着沉默。

「动手!」

十九突然大吼道,震耳欲聋,如椽巨笔如同一艘突然冲破冰面的潜水艇,昂然现身,一下子打乱了场上暂时出现的和平气氛。

这是罗中夏在刚才仓促之间想到的一个战术,充分考虑到了每个人能力的特点。自从打败魏强之后,他体内的一些东西开始觉醒了,这甚至连他自己都没觉察。

如椽笔并不只是能放大刀锋,只要是非实体的东西,都可以放大。十九的声音经过增幅,变得无比巨大,足以震慑全场。

然后是颜政,他事先塞住了耳朵,一待十九的能力发动起来,他就趁着敌人短暂的停滞欺身杀入。一指向费老,一指向诸葛淳——诸葛淳刚才曾被费老所伤,而费老刚才还处于完好的状态,他们都会被画眉笔恢复到五分钟之前的状况。

而整个行动的核心是罗中夏。他在十九发动的同时,用青莲笔把李白诗「兵威冲绝幕」、「身将客星隐」、「戈甲如云屯」三句具象化,构成一个层层叠叠的防御网,隔绝成周、褚一民——尤其是隔绝郑和可能采取的救援行动。十九的如椽笔将把这种效果放大到极致。

只要救出费老让他恢复状态,那对方四个人根本就不足为惧。

十九眼看五分钟的时限即将过去,而罗中夏似乎忘了这回事,情急之下,不得不立刻启动这个战术。

攻势一发,全盘皆动。

被如椽笔增幅了的声音化成一道肉眼可见的空气波纹,向四周以极快的速度扩散开来,无论是武殿前的蟠龙石柱还是两侧松柏枝叶都为之一震。诸葛淳、成周、褚一民和郑和的耳膜突遭这奇峰陡起的声波压力,半规管内一阵混乱的鸣叫,行动一滞。

颜政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他伸出双手食指,在声波来袭的同时扑向诸葛淳和费老。

而罗中夏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失去了罗中夏这关键一环,整个战术立刻失去了制胜的基础,立行崩溃。

而褚一民和郑和已经最先从声波震荡中恢复了神智。郑和身形一晃,横着扑向准备攻击的颜政,颜政把注意力全放在了诸葛淳和费老身上,根本没想到有人会从罗中夏造成的漏洞攻过来。

郑和的巨大身躯赋予了他巨大的动能,颜政虽然皮糙肉厚,被他从侧面撞过来也不免全身剧疼,双指在距离诸葛淳和费老几厘米的地方停住了。郑和挥拳乱砸,迫使颜政节节后退,同时不得不不停消耗宝贵的画眉笔,修补自己被郑和砸断的筋骨。

而十九本来应该是辅佐罗中夏强化青莲笔的防御效果,这一下子扑了空,陷入了一瞬间的迷茫。整个构筑的计划完全坍塌了。

她陷入迷茫的同时,褚一民恰好刚刚恢复。他毫不迟疑地再度催动鬼笔,白色的面具重新覆盖了苍白的脸。

十九很快意识到罗中夏没有动作,她顾不上去质问他,抽出刀来,试图直接去斩诸葛淳。这时一个白色面具黑白袍子的舞者已经挡在了她的面前。十九举刀狂攻,舞者扭曲着关节,似乎彻底投入全身心于此,每一个细微动作都一丝不苟。

缠斗了数个回合,十九发现自己竟逐渐被对方的动作所吸引。鬼笔敏锐地洞察到了她心中偏执之处,以巧妙的动作牵引出愤怒。十九没有费老那种定力,被复仇的火焰冲晕了头脑,眼前闪动的白色面具如同在拷问心灵,她的动作更加狂乱,攻势固然愈加猛烈,破绽也是大露。

成周在一旁见褚一民已经得手,立刻施放出五色笔的青色光线,缠上十九。十九眼前立刻出现了她最害怕的东西——被割断了喉管的房斌尸体。尸体还在抽搐,大量的鲜血从喉咙里喷涌而出,仿佛一个被针扎漏了气的气球。

内心无以复加的愤怒突然遭遇了最深层次的恐惧,就好像灼热的岩浆泼上了北极冰山。十九的内心实在无法承受这种折磨,面上的血色褪得一干二净,不禁发出一声凄凉的惨呼,手中钢刀没拿稳,竟当啷一声落到了地上。

褚一民见机立刻上前,用手轻轻拍了拍十九肩膀。十九顿觉全身冰凉,鬼气侵入四肢神经,使她动弹不得。

那边郑和与颜政的战斗也已经结束,诸葛淳的墨汁攻击和郑和狂飙式的乱打合在一起,颜政终于不及恢复,被打翻在地,诸葛淳得意扬扬地踏上一只脚。

一瞬间混乱的场面很快又恢复了平静,除了费老,瘫倒在地的又多了十九和颜政。

唯一仍旧站在原地的只有罗中夏,他从刚才就一直没有任何动作,两只眼睛空洞地望着远处的绿天庵。

「罗中夏,你这个混蛋!」

十九颤抖着身体声嘶力竭地嚷道。颜政躺倒的姿势虽然狼狈,也勉强仰起头,用极少见的严重口气道:「哥们儿,这可就真有点不地道啊……」话没说完,诸葛淳一脚踏过去,迫使他闭上了嘴。

「我是否可以视此为罗朋友你的决定?」褚一民离开十九,抹下面具,满意地垂下袍袖。

「是的。」罗中夏的声音干瘪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