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九章 夜光抱恨良叹悲

——出自《全唐诗》一百八十五卷·李白〈鞠歌行〉

听到十九这么说,罗中夏和颜政都露出震骇的表情。

诸葛家的人不是明天才到吗?怎么今天晚上就出现在这东山之上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是遭受了袭击,究竟是谁干的?

罗中夏和颜政对视一眼,脑子里同时浮现出一个名字:「韦势然」。

十九走过去,扳过一个人的脑袋来端详了一阵,强忍住震惊道:「不错,是我们的人,这些都是费伯伯的部下。」

死者全身扭曲,骨骼都弯成了奇怪的形状,毫无疑问是诸葛淳下的手。而另外一个死者死状更惨,他的脖颈被生生拗断,脖子上还有几个爪痕,像是被什么怪物掐住了脖子。

三个人在阴冷山林里陡然看到这么多死人,心中都掠过一阵寒意。十九胆子最大,声音也有些发颤:「他们虽然没有笔灵,实力也不能小觑。能够把他们打倒,一定是强大的敌人……」

「除了韦势然,我还真想不出有谁。」颜政道。罗中夏心里却有些怀疑,韦势然尽管可恶,不过他的风格似乎没有这么残忍。眼前的惨状如果是人类所为,那可当真称得上是丧心病狂。

空气中忽然隐隐传来一声呻吟,十九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声音:「有活口!」三个人立刻四下寻找,最后在一棵柏树后面发现了那位幸存者。他蜷缩在柏树底下,奄奄一息,身边都是断裂的树枝。看来他是被抛到树上,然后跌落下来,树枝起了缓冲作用,这才救了他一命。

十九和罗中夏把他的身体放平,拍了拍脸,他嚅动一下嘴唇,却没什么反应。她抬头对颜政说:「你的画眉笔,能救他吗?」

颜政伸开十个指头,每一根都放着莹莹红光。前两天在诸葛家别墅醉生梦死,他已经把能力补充得气完神足。他伸出右手拇指,有些为难地说道:「用是可以用,只是我不知能救到什么程度。画眉笔毕竟不是治疗用的,我现在最多只能恢复到五分钟之前。」

「尽力吧!」

于是颜政伸直右手拇指,顶在了那人的腰间。红光一涌而入,瞬间流遍全身。那人躯体一颤,立刻被画眉笔带回了五分钟之前的状态——他的身体仍旧残破不堪,唯一的区别是神智还算清楚。可见他受伤的时间比五分钟要早。现在颜政所能恢复的,仅仅只是他受伤后还未流逝一空的精神。

那人吃力地动了动脖子,看到了十九,双目似蒙了一层尘土,喃喃道:「十九小姐……您,您怎么来了?」

「快说!是谁袭击你们的!?」十九托起他的脖子,焦急地问道。

「怪……怪物……」那人嗫嚅道,眼神里流泻出恐惧,身体开始变软。

「什么怪物!?」

「笔……笔……」那人话未说完,头一歪,两只眼睛彻底失去了神采。即使是画眉笔,也仅仅只为他争取来五分钟的生命。十九缓缓放下尸体,双目开始有什么东西燃烧,原本的震惊与惊惶此时都变成了极度的愤怒。

「我们走!」

十九说,她的声音里蕴藏着极大的压强,随时有可能爆发。罗中夏不由得提醒她说:「现在可别轻举妄动,先看清形势。」

「我不会让他们白死的。」

月光下十九的脸变得无比美丽,也无比锐利,就像一把锋芒毕露的刀。

「喂,我是以朋友身份提醒你的。」颜政正色道,「现在不是你一个人,而是我们三个伙伴的事,对不对?」

十九看了一眼罗中夏,默默点了一下头。

「很好,既然我们是伙伴,那么就该互相配合,互相信任。你如果太冲动,反而会害了我们大家。」

十九对这么尖锐的批评丝毫没有反驳。

「前面不知有什么敌人,我们得团结起来,统一行动,才有安全。」颜政忽然变成了一个政治老师,「如果把其他两个人视为肯把后背交给他的同伴的话,就碰碰拳头吧。」

三个人都伸出手,三个拳头互相用力碰了碰,相视一笑。

「你怎么会有这么多感慨?」罗中夏问。

「我以前做流氓的时候,打架前都会这么鼓励别人的。」颜政有点得意忘形地说,罗中夏和十九都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三个人不再发足狂奔,他们放弃了山路,而是从遍生杂草的山脊侧面悄无声息地凑过去,免得被不知名的敌人发觉。

高山寺名为古刹,其实规模并不大。自唐代始建以来,历经几次兵乱、政治运动的浩劫,建国后一度改为零陵军分区干校校址,不复有当年盛况。现在所剩下的只有大雄宝殿和武殿两座暗棕色的古建筑,以及两侧的钟楼和鼓楼,骨架宏大,细节却破落不堪。此时夜深人静,寺内的和尚也都下山休息去了。空无一人的高山寺在月色映衬之下,更显得高大寂寥。三个人绕过一道写着「南无阿弥陀佛」的淡红色山墙,悄悄接近了正殿。

他们看到,殿前站着六个人。

站在最右侧的是诸葛淳,还是那一副唇红齿白的模样,看得出他保养得很好;在他的身旁是一个五短身材的胖子,戴了一副颇时髦的蓝色曲面眼镜。颜政一见到他,心中不禁一乐,原来这胖子就是当日被自己打跑的五色笔吏。而胖子的旁边,赫然就是罗中夏在韦势然的院子里看到的那个「冒牌老李」,但是他今天穿的是件黑白混色长袍,瘦削的尖脸没有半点血色,眼窝深陷,如同一只营养不良的吸血鬼。

但最让颜政和罗中夏震惊的,不是这些「熟人」,而是第四个人。

这第四个人身材长大,高近两米,一身橙红色的运动服被膨大的肌肉撑成一缕缕的,他披头散发站在那三个人身后,不时摇摆着身体,并低吼着。当他的脸转向罗中夏这边的时候,头发慢慢分开,露出一张年轻熟悉的脸庞。

是郑和!

罗中夏一下子觉得整个人仿佛被兜头浇了桶液氮。郑和现在难道不该是在医院里变成了植物人吗?怎么忽然出现在这永州的东山之上,和这些人混在一起?

他再仔细观察,发现郑和的体形似乎是被生生拉长,比例有些失调,而且整个身体都透着惨青色的光芒,十分妖异,像极了笔僮,但比起笔僮的感觉要更为凶猛可怕。

站在这几个人对面的,正是诸葛一辉和费老。

他们两个周围一片狼藉,倒着五六个西装男子,瓦砾遍地。诸葛一辉也似乎受了重伤,勉强站在那里喘息不已。唯有费老屹立不动,背负着双手,夜风吹过,白发飘飘,气势却丝毫不输于对方四个人。

他们几个人谁也没放出笔灵,可笔灵们本身蕴藏的强大力量却遮掩不住,肉眼看不见的旋涡在他们之间盘旋,在空气中达到一个微妙且危险的平衡。

冒牌老李忽然开口,他的声音尖细,很似用指甲划黑板,话里总带着一股话剧式的翻译腔:「我亲爱的费朋友,你既然不姓诸葛,又何必为守护这么一个家族的虚名而顽抗呢?」

费老冷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回答。

「失去了忠诚部下的你,一个人又能挑战什么?」

诸葛一辉闻言,猛地抬起头来,怒道:「还有我呢!」话音刚落,诸葛淳手指一弹,一滴墨汁破空而出,正撞在诸葛一辉的胸膛。喀嚓一声,他的身躯横横被炸到距离罗中夏他们不远的水泥空地上,发出一声闷哼,再没力气爬起来。十九本来要冲出去扶他,被颜政和罗中夏死死拽住。

「诸葛淳!你这吃里扒外的家伙。」费老动了动嘴唇,从嘴里吐出一句话。

诸葛淳满不在乎地抚摸自己的指甲:「费伯伯,你们来永州,不就是来抓我的吗?我这也算正当防卫。别以为我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欧子龙那小子不小心,被你们给耍了,我可不会重蹈覆辙。你们公开宣布明天才到,却在今天晚上偷偷跑来,还自以为得计,真是可笑。」

「这么说,我们的一举一动,全在你的掌握之中?」

诸葛淳搓了搓肥厚的手掌,得意道:「那可不止如此,我告诉你,那个十九也跟过来了,我已经把她也骗来这里。一会儿收拾完你,我就去收拾她。小姑娘那么水灵儿,肥水不能流了外……」

他话没说完,一股压力骤然扑面而至,竟迫得他把话噎了回去,朝后退了三步,脸憋得通红。

费老双眉并立,一字一顿:「你胆敢再说一个字,我就把你的笔灵揪出来,一截一截地撅断。」

诸葛淳见过费老的手段,也知道他也绝不只是说说而已,不由得有些胆怯,白粉扑扑的肉脸上一阵颤抖。

冒牌老李见他被吓退,扬了扬手,把话题接了过去:「亲爱的费朋友,主人是如此的着急,以至于他没有太多耐心可以花在等待上。睿智的禽鸟懂得选择合适的枝条栖息啊。」

在场的都知道他想说的是良禽择木而栖,但他非要这么说话。

「你们的主人到底是谁?韦家的人吗?」费老不动声色地问。

冒牌老李发出一声嗤笑:「他们只是区区萤火虫而已,岂能跟太阳和月亮比光亮。」

「那你是谁?」

「在下姓褚,叫一民,命运女神治下的一个卑微子民。」

「无名小卒。」

费老缓缓放下双臂,两道青紫色光芒从指尖流出,一会儿工夫就笼罩了两条胳膊。他自身激发出的力量,甚至在高山寺的正殿前形成一圈小小的空气波纹,卷带着落叶、香灰与尘土盘旋。

这股力量一经喷涌出来,对面的几个人除了郑和以外,面色都微微一变,谁也不敢小觑了这个老头。褚一民道:「费朋友,我对你的执迷不悟感到非常遗憾。」

费老冷冷道:「你们不必再说什么了,我直接去问你们的灵魂。」

他这句话蕴藏着深刻的威胁,不是比喻,而是完全如字面的意思——他有这个能力和自信。

没容对方还有什么回答,费老开始一步一步迈向他们。他每踏出一步,石板地面都微微一颤,生生震起一层尘土。步履沉稳,极具压迫,双臂火花毕现,青紫光芒越发强烈。

四个人都感应到了这种压力,双腿都是一绷。褚一民连忙偏过头去,问诸葛淳他是什么笔。诸葛淳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凑上去对褚一民道:「这老头子用的是通鉴笔,可要小心。」

「通鉴笔!?那可是好东西……」

褚一民轻轻感叹道,舔舔自己苍白的嘴唇,露出羡慕神色。

通鉴笔的来头极大,它炼自于北宋史家司马光。司马光一生奉敕编撰通史,殚精竭虑,穷竭所有,一共花了十九年方才完成了《资治通鉴》,历数前代变迁凡一千三百六十二年,堪称史家不朽之作。司马光一世心血倾注于此书之内,所以他炼出来的笔灵,即以通鉴命名,守正不移。

寻常笔灵多长于诗词歌赋、书法丹青等,多注重个人的「神」、「意」;而这一枝通鉴笔系出史家,以严为律,以正为纲,有横贯千年道统的博大气度。

《资治通鉴》的原则是「鉴于往事,有资于政道」,目的在于鉴前世之兴衰,考当今之得失,能够由史入理,举撮机要,提纲挈领,从庞杂史料中总结出一般规律。通鉴笔也秉承此道,善于切中关窍,能觉察到人和笔灵散发出的意念之线,甚至可以直击笔灵本体。

诸葛淳压低声音提醒其他三个人:「绝对不能被他那只手碰到……他可以直接抓出笔灵,到时候就完全受制于人了……」

他话未说完,郑和已经无法忍受这种压力。他狂吼一声,扯下已经破烂不堪的运动服,像一头凶猛的黑豹挟着山风扑了过去。褚一民比了个手势,和诸葛淳与五色笔吏退开几步,打算趁机观察一下费老的实力。

「第一个送死的是你这怪物吗?」

面对郑和的暴起,费老丝毫不慌,双臂运处,通鉴横出。通鉴一共二百九十四卷,极为厚重,通鉴笔这一击可以说雄浑大气、严整精奇,极有史家风范。郑和比费老身躯大了三倍,非但丝毫没占到便宜,反而被震开了十几米远,背部重重撞到高山寺正殿的廊柱之上。整个正殿都微微一颤,发出破裂之声。

围观的三个人心中自忖,郑和这一击纯属蛮力,自己也应该能接得下,但绝做不到费老这程度。

郑和皮糙肉厚,看起来并没受什么伤,他晃了晃头,再度扑了过来。费老早看出来他是个笔僮,只是比寻常的笔僮强壮了一些,于是也不跟他硬拼,慢慢缠斗。

笔僮本无灵魂,纯粹是靠笔冢吏在一旁靠意念操作,如果笔冢吏失去了操纵能力,笔僮也就只是一个没思想的木偶罢了。通鉴笔飞速转动,如同雷达一样反复扫描整个空间,很快就捕捉到郑和有一条极微弱的意念之线,线的另外一端,恰好连着某一个人。

是诸葛淳。

费老不动声色,继续与郑和纠缠,身形借着闪避之势慢慢转向,步法奇妙。郑和空有一身力气,每次却总是差一点摸到费老衣角。两人且战且转,当费老、郑和与围观三人之间达到一个微妙距离的时候,通鉴笔突然出手了。

这一击电光火石,毫无征兆,郑和与诸葛淳之间的连线突然啪地被通鉴切断。费老骤然加速,影如鬼魅,围观三人只觉得耳边风响,他的手掌已经重重拍到了诸葛淳的胸前。

诸葛淳惨呼一声,从口里喷出一口鲜血。他顾不上擦拭,肥硕的身躯就地一蜷,试图逃掉。可为时已晚,费老双手一翻,附了通鉴笔灵的手指扑哧一声插入胸内,把他的笔灵生生拽出了一半。这笔灵外形精致,镶金嵌玉,可惜现在受制于人,只能摇摆嘶鸣,也陷入了极度惶恐。

这一管笔,名为「瘦金」,是宋徽宗赵佶所化。徽宗所创的书法「瘦金体」初看时纤丽柔顺,细品方能觉出深入骨髓的铁划银钩。这本是枝好笔,可惜赵佶本人性格侵染入笔,所以这笔虽有才能,气魄却是不大。尤其是当受制于人的时候,这瘦金就惶恐不安,似乎回忆起当年赵佶的遭遇。

「诸葛家规,叛族者死。」

费老阴沉沉地说了八个字,举手就要撅断瘦金笔灵。

就在这时,费老突然觉得一股急风袭来,他双手正拽着笔灵,动弹不得,随风而至的一股巨大的压力正中他小腹,眼前金星闪耀。费老心中有些吃惊,想不到还有人能跟上自己的速度,他只得松开诸葛淳的笔灵,运用通鉴笔反身切割,疯狂地把周遭一切意念联线都切断。

人类彼此大多靠感知而建立联系,通鉴笔切断意念之线,也就断绝了感知之路,实质上就等于「伪隐形」,使对方反应迟钝两到三秒。在战斗中,这几秒的差距可能就会让局势发生逆转。

褚一民和五色笔吏的动作一下子停滞下来,可那一股力量却似乎不受影响,以极快的速度又是一击。这一次被打中的是费老的右肩,费老身形一晃,下意识地双掌一推,用尽全力轰开威胁,同时向后跳去,一下子拉开了几米的距离。

这一连串动作只是在一秒之间,在外人看来就好像是费老身影一闪,回归原位,诸葛淳突然无缘无故倒地不起。

费老站在地面上,嘴中一甜,竟吐出血来。他的小腹与右肩剧痛无比,对方的物理攻击力实在惊人。如果不是他在接触的一瞬间用了缩骨之法,现在恐怕受伤更重。他环顾四周,发现攻击者居然是郑和。

费老大疑,他刚才明明已经切断了诸葛淳和这个笔僮之间的意念之线,就算这笔僮设置了自动,也断不会有如此精准的攻击动作。

他仔细观察了上身赤裸、露出膨大肌肉的郑和,发现他和普通的笔僮有些不同:虽然他神志不清,可双眸仍旧保有细微神采;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一般笔僮是通体青色,而郑和胸口却尤其青得可怕,明显比其他部位颜色深出许多。

费老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笔灵僮?」

通鉴笔再度开始扫描,这一次集中了全部精力在郑和的身上。在通鉴笔的透视之下,费老惊讶地发现,郑和周身没有任何外联的意念之线,而在他厚硕的胸肌之后心脏处,却有一团火焰伸展出无数金黄色的意念触须,藤蔓般爬遍全身,像傀儡的丝线一样从内部控制着身体。唯一没被意念触须占据的是他的脑部,那里尚还保有自我意识,但已经呈现出铅灰色,如同瘫软的棉线纠葛一团。

看上去,郑和的大脑机能已经完全失效,此时的他完全由胸内的那团火焰操纵。

「果然是笔灵僮!」费老怒吼道,「你们居然下做到了这一步!」

在一旁偷看的十九肩头一颤,面色苍白。罗中夏问她怎么回事,十九说笔灵僮是炼笔中的一门邪法。一般的笔僮,是用湖笔或宣笔炼成,只是湖、宣二笔没什么灵性,威力不大;但还有一种法门,是拿已经成名的笔灵与活人合炼在一起,炼出来的笔僮威力更大,且可继承笔灵的一些能力。但笔灵拥有自我的意识,被强行炼成笔僮之后,往往会喧宾夺主,侵噬人的精神,最终夺取了肉身作为傀儡,就如同郑和那样。

这门炼法要伤人命,有悖天和;而且拿笔灵炼笔僮,实在是暴殄天物——因此诸葛、韦两家都把这个列为绝对禁忌,严令族人不得使用。

想不到今天有人公然破禁,无怪费老如此愤怒。

笔灵僮把笔身深藏在肉身之内,分散去四肢百骸,深入腠理,如果不连同肉体一起毁灭,很难连根拔除。通鉴笔可以拔除所有笔灵,唯独这一枝却不行。如果要彻底剥离,费老必须要仔细把每一根意念触须都捋清理顺才行,那需要时间和对方的配合——这两样他都没有。

郑和缓了缓身形,再度吼叫着扑上来。他身上的笔灵身份还无法判定,但从膨大的肌肉可以猜测,必然是属于物理强化类型的。

通鉴笔毕竟脉出史家正统,严谨有法度。司马光当年编撰通鉴的时候,先请负责各个朝代的同修者做成通鉴长编,然后再自己亲为增削,是以笔力犀利持久。通鉴笔深得其神,上下挥斥,一道道严刚肃断的史训飞去,虽无法伤及本体,但把郑和身躯内向外散发的意念之线一一斩断。

郑和像是永远不知疲倦的猴子,不断在建筑之间跳来跳去,大幅移动,忽而飞到殿顶,忽而落到山墙边,有好几次甚至就落在罗中夏他们藏身之处周围。但他似乎对他们视若无睹,把注意力全放到了费老身上。

费老则以不变应万变,牢牢站在殿前空地,据圆为战。这一大一小两个人你来我往,彼此都奈何不了对方。只可怜了高山寺的正殿与周围的厢房,在对轰之中不是被费老的笔锋削飞,就是被郑和巨大的身躯撞毁,砖瓦四溅,墙倾壁裂,足以让文物保护部门为之痛哭流涕。

时间一长,费老的攻势有些减缓,他刚才受的伤开始产生了负面影响,通鉴笔的扫描也不比之前那么绵密。

就在郑和刚结束一轮攻势的同时,费老忽然感觉背后有两股新的力量陡然升起。

「他们终于忍不住动手了。」

费老暗想,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所有的光线都被一层黑幕阻断,冥冥中只有黄、青、红三色光线,如同三条纹路鲜明的大蛇游过来。

黄色致欲,青色致惧,红色致痿,正是可以控制人心志的五色笔。

费老冷冷一笑,史家最重品德,于是通鉴笔又号君子笔。君子慎独,不立危地,无欲则刚,这五色碰上通鉴,正是碰上了克星。

果然,那三束光线扫过费老身上,丝毫不见任何作用。费老见黑、白二色并没出动,便猜出这个笔冢吏的境界只及江淹,还未到郭璞的境界,更不放在心上。

不料那三束光线绕着费老一圈,却扭头离去,一根根全搭在了郑和的身体之上。只听郑和仰天一声凄厉的大吼,空气一阵震颤,他竟被同时催生出了最大的恐惧、强烈的欲望和最危险的境地三重心理打击,刺激肌肉又膨大了一倍,几乎变成了一个扭曲的筋骨肉球。

费老刚刚用通鉴笔切割开黑幕,就看到巨大化的郑和朝自己飞撞而来,速度和压迫力气都提升了不止一倍,简直就像是一个肉质化了的动力车组。费老躲闪不及,被撞了个正着,胸中气血翻腾。他拼了命使了一个四两拨千斤,把郑和拨转方向。惯性极大的肉球轰隆一声,正砸进了高山寺的正殿,撞毁了三、四根柱子和半尊佛像,整个建筑岌岌可危。

就在这时,真正的致命一击,才刚刚到来。

褚一民突然出现在费老身后,长袍之下,一只瘦如鸡爪的冰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费朋友,FARE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