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二章 山东豪吏有俊气

——出自《全唐诗》一百八十卷·李白〈酬中都小吏携斗酒双鱼于逆旅见赠〉

「去岁左迁夜郎道,琉璃砚水长枯槁。今年敕放巫山阳,蛟龙笔翰生辉光……」

「很好,下一句呢?」

「唔唔……圣,什么圣……」罗中夏双眼装作不经意扫视着车厢外面不断后退的景色,抓耳挠腮。

颜政捧着《李太白全集》坐在他对面,似笑非笑,「给你点提示吧。」

说完他抬起右手,做了一个向前抓的姿势,嘴里学着「英雄」里的秦军士兵,「大风,大风!」

罗中夏缓缓从肺里吐出一口气,念出了接下来的两句:「圣主还听子虚赋,相如却与论文章。」

这可真是讽刺,太白的千古名诗,他还要靠这种低级的形象记忆法才能记得住。不过也怪不得罗中夏,这两句诗用的典故,自然而然就会让人联想到那个凶悍如狼的欧子龙,以及他那枝炼自司马相如、能驾驭风云的凌云笔。

这也是无奈之举。寄寓罗中夏体内的青莲笔虽然只是遗笔,毕竟继承的是太白精魄,寄主对太白诗理解得越多,就越接近太白本人的精神,笔灵的能力也就越发强劲。罗中夏国学底子太薄,用京剧里「会通精化」四个境界来比喻的话,他连「会」都谈不上,只好走最正统的路子:背诗。

俗话说得好:「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能战。」前路渺渺,不知有多少凶险。罗中夏为了保命,也只好打起精神,乖乖把这许多首李白的诗囫囵个儿先吞下去。只可惜任凭他如何背诵,青莲笔都爱理不理,恍如未闻,似乎知道自己的这个宿主就算摇头晃脑地背唐诗,也是春风过驴耳吧。

根据小榕留下的那一首集句暗示,退笔冢共有两处疑似场所,一处是在浙江绍兴的永欣寺,另外一处是在湖南长沙的绿天庵。他们决定先取道上海,前往可能性最大的永欣寺。他们坐的是慢车,长路漫漫,正好可以靠背诗特训来打发时间。

「你这样下去不行啊,几个小时才背下了两三首。」

颜政磕了磕指头,浑身洋溢着「事不关己」的轻松。他的体内也寄寓着笔灵,却没罗中夏这么多麻烦事。他的笔灵名为「画眉」,炼自汉代张敞,只要对女性保持尊重即可人笔合一,无须背什么东西。

罗中夏厌烦地拧开瓶绿茶,咕咚咕咚灌了几口:「算了算了,不背这首了,又没多大的战力,找些昂扬、豪气的诗吧,比如〈满江红〉什么的。」

「〈满江红〉是吧?你等我翻翻,看里面有没有……」同样不学无术的颜政翻开目录,扫了一圈,「呸,还全集呢,没收录这首诗……不过话说回来,这满篇都是繁体字,又是竖排,看起来眼睛可真疼。」

「你可以用你的指头治治嘛。」

颜政的画眉笔具有奇妙的时光倒转功效,可以用指头使物品或者人的状态回到某个不确定的过去,十根指头每一根都是一次机会。不过颜政还没学会如何控制,时间长度和恢复速度都不太靠谱。

「这可不能乱用,有数的,我好不容易才恢复到这个程度。」颜政伸出指头,除了两个大拇指和右手的无名指以外,其他七根指头都笼罩在一片淡淡的红光中。

罗中夏看到这番情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胸口。那里除了青莲笔以外,还沉睡着另外一枝叫「点睛」的笔灵。自有笔冢以来,他可以算是第一个同时在身体里寄寓着两枝笔灵的人了。曾桂芬曾经担心两笔相冲互克,会对寄主肉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但这几天以来点睛笔一直都保持着沉默,悄无声息,仿佛被青莲笔彻底压制似的。至于这点睛笔有什么能力、脾性如何,则是全然不知。

这时候二柱子捧着两碗热气腾腾的康师傅走过来,在狭窄的过道里步伐十分稳健。颜政和罗中夏背了一中午的诗,早已经饥肠辘辘,连忙接过碗面,搁到硬桌上,静等三分钟。罗中夏发现只有两碗,就问二柱子:「我说柱子,你不吃吗?」

「哦,我吃这个。」二柱子憨憨一笑,从怀里掏出两个白馒头,什么也不就,就这么大嚼起来。

彼得和尚回了韦庄,曾桂芬曾老师有病在床,于是就派了他跟随着罗、颜二人。二柱子本名叫韦裁庸,因为名字拗口难记,罗、颜都觉得还是二柱子叫起来顺口。

罗中夏把钢勺搁在碗面顶上压住,随口问道:「说起来,你自己没什么笔灵啊?」

二柱子咽下一口馒头,回答说:「奶奶说,笔灵选中的,都是有才华的人。我脑子笨,不是块读书的料,呵呵。」说到这里,他呵呵傻笑着搔搔头,「我以前在韦庄上学,后来被家里人送到河南武术学校,奶奶说如果我老老实实学拳,将来也是能有成就的,不必去挤做笔冢吏那个独木桥。」

颜政正色道:「曾老师说得不错。美国摔跤界的大拿布洛克·莱斯纳有句话,叫『拳怕少壮武怕勤』,你这么扎实的功底,只要不进武协,早晚会有大成。我觉得你就和我一样,天生有做武术家的命格。」

罗中夏黯然道:「不错,学拳可比当笔冢吏强多了,没那么多是非……」他摸了摸自己的兜里,里面搁着点睛笔的前一任主人房斌的驾驶证。他与房斌素昧平生,其人身前有什么遭遇经历一概不知。不过罗中夏亲眼见他因笔灵而被欧子龙杀死,不禁有了几分同病相怜的感觉。留着这驾驶执照,也算是作一点点缅怀。

正在这时,窗外景色倒退的速度减慢了,车厢广播里说前方即将到达济南车站,停车十分钟。颜政掀开碗盖,一股香气扑鼻而来,他深吸了一口,喜道:「时间倒巧,咱们可以安安稳稳吃饭了。」

三个人不再说话,各自低头开始大吃,一扫刚才吟诗背赋的沉闷气氛。二柱子边嚼着馒头,边朝窗外好奇地看去。济南贵为山东省会,是个大站,月台上密密麻麻站满了肩扛手拎行李的乘客,个个挈妇将雏,虎视眈眈。推着车子的小商贩们也早已经各自抢占了有利地形,「德州扒鸡」、「济南熏肉」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火车「咣当」一声稳稳地停在月台旁边,各个车厢的乘务员打开车门,早已经不耐烦的乘客们一拥而上,原本还算宽松的车厢立刻被挤得水泄不通。喊同伴的、找座的、送站没买站台票的、扛着超大行李的,把车厢分割成无数细小狭窄的空间。

这种混乱持续了七八分钟,才恢复了正常的秩序。个别幸运的乘客找到了空位,大部分人则挤在过道,或者坐在自己行李上,或者摆出一个比较适合长时间站立的姿势。一个大叔还试图掏出一支香烟,结果旁边一个年轻人不悦道:「这里禁止抽烟,想抽请你出去!」那大叔看了年轻人一眼,发现比自己高一头,只好悻悻把烟揣回去。

汽笛一声长鸣,火车虎躯一震,再度缓缓开动。颜政和二柱子早就已经吃完,正趴在车窗边往外看,据说再过几分钟就能远远望见泉城最著名的趵突泉。只剩下罗中夏一个人还不屈不挠地用塑胶小叉子在碗底搅动,希望还能再翻出几茎遗漏的面须。

汹汹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吟诵:「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

罗中夏不知这是杜甫的名句,只道是济南本地人在吹牛,冷笑一声不去理睬。不料这声音逐渐接近,吟诵之人已经挤到了身旁:「这位先生贵姓?」罗中夏抬头一看,是一个刚才上车的年轻人。这人一副天生打篮球的好身材,跟罗中夏说话时居高临下,额头还飘着几缕白发,只是下巴尖削,总是不自觉地抬起来,有些倨傲之气。

罗中夏最讨厌这种家伙——尤其是英俊的家伙——于是眼皮也不抬,碍着礼貌勉强答了一声:「我姓罗……」

「罗」字甫一出口,四周霎时安静下来,似乎在一瞬间落下无形的隔音栅墙。

罗中夏最初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几秒钟以后,他开始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了:不光是声音,就连光线、气味、温度甚至重力也被一下子吞噬,肉体好似一下子被彻底抛入「无」的领域。

这一切来得实在太过突然,他上一秒钟还在喧嚣的火车上吃面,现在却深陷此处,罗中夏对此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不由得惊恐地左右望去。可是他只看到无边深重的黑暗,而且十分黏滞。罗中夏试图挥动手臂,却发现身体处于一种奇妙的飘浮状态,无上无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层淡淡的青色荧光从他的胸前涌现出来,逐渐笼罩周身。这点光在无尽的黑暗中微不足道,不过多少让罗中夏心定了一些。这是人类的天性,有光就有希望。很快荧光把全身都裹起来,罗中夏发现自己的身体被这层光芒慢慢融化,形体发生了奇特的变化。

他变成了一枝笔。

庄生化蝶,老子化胡,门得列夫化学,如今罗中夏却化了青莲笔。笔端一朵青莲,纤毫毕现,流光溢彩。

罗中夏到底也经历了几场硬仗,很快从最初的慌乱中镇定下来。眼下情况未明,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新的笔冢吏出现了。罗中夏没想到敌人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看到这片黑暗,他忽然想这个新的敌人是否和之前那枝五色笔一样,可以把周围环境封在黑暗之中,不受外界影响?不过这两种黑暗还是有一些不同,五色笔的黑暗只是物理性的遮蔽,而眼前这种黑暗似乎把一切感觉都剥夺了。

就在这时,远处一道毫光闪过,如夜半划破天际的流星,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

「罗中夏,欢迎进入我的『境界』。」

声音没有通过耳膜传递,而是直接敲击大脑,所以罗中夏只能明白其意,却无从判断其声音特征。

「靠,我可没情愿要来!」他张开嘴嚷道,也不管张嘴是否真的有用。

「在你答我话时,就已经注定了,你是自愿的。」声音回答。

「自愿?你们家自愿是这样?」

「我事先用杜诗设置了一个韵部,一旦发动,你只要说出同一韵部的字,就会立刻被吸入我的领域。这是你进入这里的必要条件。」

罗中夏回想刚才的情景,那人没头没脑地念了句「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看来就是在那个时候伏下的圈套。他毫不提防,随随便便回了句「我姓罗」。「罗」字与「多」字同属下平五歌韵,于是……看来这个敌人已经知道了他的底细,故意设置了与「罗」字同韵的诗,一问姓名,罗中夏就上了当。

「……你是谁?」

「在这个境界里,我们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随着声音的震动,黑暗中远远浮现出另外一个光团,光团中隐约裹着一枝毛笔,与罗中夏化成的青莲笔遥相呼应。

声音说:「你我如今置身于纯粹精神构成的领域,与物理世界完全相反。你可以把这里理解为一种『思想境界』的实体化。这里唯一的实体,就只有笔灵——现实里笔灵寄寓于你,在这里你的精神则被笔灵包容。」

「好吧,那你是什么笔?」

「沧浪笔。」

这个名字不能给罗中夏任何触动,他简单地「哦」了一声,还想继续问些什么。不过还没等他开口,远处的沧浪笔忽然精光大盛,从笔毫中挤出一片光片,状如羽毛,尖锐如剑。光羽一脱离沧浪笔立刻刺向罗中夏,沉沉黑色中如一枚通体发光的鱼雷。

罗中夏慌忙划动手臂,企图躲开,已经化为青莲笔的身体却丝毫动弹不得,只好眼睁睁看着那片光羽削到自己面前,「砰」的一声炸了个正着。他脑子一晕,身体倒不觉得疼痛,只是精神一阵涣散,犹如短暂失神。

「想躲闪是没用的,在这个『境界』里,一切都只有精神层面上的意义。我所能战你的武器,是意识;你所能抵挡的盾牌,只有才能。」

又是两片光羽飞来。

「别因为如此就可以心存侥幸,我杀不得你,却可以在这个境界把你打至精神崩溃。」

罗中夏被对方这种趾高气扬的态度激怒了,他好歹也曾经打败过秦宜的麟角笔,跟欧子龙的凌云笔也战了个平手。

「那就让你看看,到底谁会精神崩溃!」

没用多想,他立刻开始发动了〈望庐山瀑布〉,这首诗屡试不爽,实在是罗中夏手里最趁手的武器。

可是,这四句诗并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幻化出诗歌的意象来,而是变成四缕青烟,从自己身体里飘出,在黑暗中缥缥缈缈,他甚至能依稀从青烟的脉络分辨出诗中文字。

「愚蠢。」声音冷冷地评论道:「我已经说过了,这里是思想的境界,唯有精神是具体的。你所能依靠的,只有诗句本身的意境和你的领悟。以前你可以靠『诗意具象』唬人,今天可没那么讨巧了。」

罗中夏没回答,而是拼命驱使着这四缕青色诗烟朝着那两片光羽飘去。〈望庐山瀑布〉诗句奇绝,蕴意却很浅显,以罗中夏的国学修为,也能勉强如臂使指。

眼见诗烟与光羽相接,罗中夏猛然一凝神识,诗烟登时凝结如锁链,把光羽牢牢缚住。声音却丝毫不觉得意外,反而揶揄道:「倒好,看来你多少识些字。可惜背得熟练,却未必能领悟诗中妙处。」

话音刚落,光羽上下纷飞,把这四柱青烟斩得七零八落,化作丝丝缕缕的残片飘散在黑暗中。罗中夏受此打击,又是一阵眩晕,险些意识涣散,就连青莲笔本身都为之一震。

「在沧浪笔面前卖弄这些,实在可笑。」

「沧浪笔……」

「不错,严羽沧浪,诗析千家,你今日就遇着克星了。」

罗中夏对诗歌的了解,只限于几个名人,尚未到评诗论道的境界,自然对严羽这人不熟。如果是彼得和尚或者韦小榕,就会立刻猜到这笔的来历是炼自南宋严羽。严羽此人诗才不高,却善于分辟析理,提纲挈领,曾著《沧浪诗话》品评历代诗家,被后世尊为诗评之祖。

所以他炼出的这枝沧浪笔,在现实中无甚能为,却能依靠本身能力营造出一个纯精神的境界,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凭借解诗析韵的能力,专破诗家笔灵。

那些光羽名叫「哪吒」。严羽论诗,颇为自得,曾说:「吾论诗若哪吒太子析骨还父,析肉还母。」亏得罗中夏用的是李白诗,青莲本身精奇无匹;如果是其他寻常诗句,只怕早被「哪吒」光羽批了个魂飞魄散、一笔两断。

饶是如此,罗中夏还是连连被「哪吒」打中。青莲笔就好像是饱受美军轰炸的大和号日舰,在黑暗中承受着许多光羽的攻击,相对巨大的身躯不时震动,让罗中夏的意识时醒时昏。

罗中夏又试着放出几首在火车上背的诗,结果只是临时抱佛脚,自己尚不能体会诗中深意,反被连连斩杀,被沧浪笔批了个痛快淋漓。

不知过了多久,攻击戛然而止。罗中夏喘息未定,几乎快疯了,而声音又再度响起,语带轻蔑:「不妨最后给你个机会。」

罗中夏勉强打起精神,看到眼前的光羽纷纷飞到一起,在自己四周汇成一面层层叠叠的帷幕,帷幕之上隐隐约约写着许多汉字,长短不一。

「这叫炼幕,每一重幕便是一条诗句。这些字都是历代诗家穷竭心血炼出来的,字字精当,唯一的破法便是窥破幕中所炼之字。你若能打得中,便能击破炼幕,我放你一条生路。」

罗中夏听得稀里糊涂,只知道自己要找出字来,才能打破壁垒,逃出生天。他赶紧精神一振,凝神去看。果然这炼幕每一重帏上的诗字不用细看,句句分明。

距离罗中夏最近的一重帷幕款款飘过,上面飘动着一行字迹:

「梦魂欲度苍茫去,怕梦轻还被愁遮。」

他不知诗中「炼字」之妙,心想这个「度」字也许用得好吧。灵识一动,青莲笔飞身而出,笔毫轻轻点中幕上「度」字。整个炼幕一阵剧震,轰的一声,生生把青莲笔震了回去。

那一片原本柔媚如丝的帷幕顿时凝成了铅灰颜色,阴沉坚硬如同铁幕。

「可恶,这和买彩票没什么区别啊!」

罗中夏暗暗咬了咬牙,又选中一块「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这句短一些,猜中的机率或许会高。「花」字看着鲜艳,想来是诗眼所在。

青莲笔点中「花」字,啪的一下立刻又被震回。声音冷笑:「俗不可耐。」

罗中夏连连点选,却没一次点对。眼见这重重炼幕已经有一半都变了颜色,自己却已经被震得没有退路。万般无奈,他只得再选一句更短的「月入歌扇,花承节鼓」。一共八个字,概率是百分之十二点五,已经很高了。罗中夏已经对自己的鉴赏能力丧失了信心,心中一横,把选择权让渡给了直觉。

就第二个吧。

笔毫触到「入」字,帷幕发出清脆的裂帛之声,化作片片丝缕消逝在黑暗中。

成功了!

罗中夏一阵狂喜,声音却道:「不过是凑巧,你能走运多久?」经他提醒,罗中夏才想起来炼幕越收越紧,已经逼到了鼻尖前,再无余裕了。他慌忙乱点一通,希望还能故技重演。只是这回再没有刚才的运气了,他的努力也只是让炼幕变色变得更快。

几番挣扎下来,铁幕已然成形,重重无比沉重的黑影遮天蔽日,朝着化成了青莲笔的罗中夏挟卷而去。罗中夏感受到了无穷的压力,如同被一条巨蟒缠住。他双手下意识地去伸开支撑,却欲振乏力。只听到轰然一声巨响,青莲的光芒终于被这片铁幕卷灭,在黑暗中啪的一声熄灭……

……啊!!

罗中夏从座位上惊起大叫,把周围的人吓了一跳。对面颜政奇怪道:「人家问你姓名,你干吗尖叫?」罗中夏定了定心神,环顾四周,赫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火车上,离刚才失神跌入「境界」那一瞬间,只过了一秒不到。

「……呃呃。」罗中夏浑身冷汗淋漓,不知该说什么好,转头去看,恰好与那个问自己姓名的年轻人四目相接。

年轻人嘴角微撇,白皙的脸上浮出几丝不屑。他轻轻抚了抚白眉,看也不看罗中夏,盯着二柱子开口道:「我道青莲笔的笔冢吏能是何等人物,原来只是个不学无术的俗人。咱们韦家书香门第,岂能跟他为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