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807章、上门求婚!

    秦倚天斜躺在沙发上面,一边用剪刀打磨自己的修长指甲一边看着房间电视大屏幕上面的纳斯达克股票曲线图。

    对于现在的秦倚天来说,每天关注几个市场的股票就跟政府官员每天晚上都要收看新闻联播看政治风向一样重要。

    牧鹰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来,无视这位在外面高贵典雅骄傲地就像是一个二十四小时开屏小孔雀似的大小姐的不良体态,清声说道:“小姐,外面吵得很热闹。”

    “嗯?怎么个热闹法?”秦倚天头也不抬地问道。她刚刚把左手的五根手指头修理完,还有右边的五根手指头没有修理。女人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每一件看起来都无比的重要呢。一点儿也马虎不得。

    “其它几家联合了不少人,说要向族里的几位老人家逼宫——他们觉得夫人和小姐掌控这么大的家族企业有点儿力不从心,他们想着做为秦家的男人应该站出来分担一些义务和责任。反正他们对外面是这么说的。”

    “分担义务和责任?”秦倚天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但是稍纵即逝,好像在她的心里,鄙视他们都是看得起他们一样。“家族每年都会放出去十几个创业项目,他们怎么都没有胆子去接?偶尔有几个接下来的案子,业绩如何?有没有赢利或者未来赢利的希望?他们到底是什么材料难道他们自己当真就不清楚吗?这个时候跳出来添乱,还真是——”

    秦倚天性感的嘴巴里面蹦出两个还算温和的字眼:“白痴。”

    “小姐——”牧鹰知道自己伺候的这位大小姐心高气傲,普通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不得不劝说一句:“是不是和夫人提醒一声?夫人最近太忙了,我担心她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毕竟,看起来只是几个孩子在玩闹,但是实际上却是有各家的大人长辈在背后撑腰的。如果夫人一点儿也不防备的话,恐怕到时候被他们给咬了一口。”

    秦倚天看了牧鹰一眼,说道:“牧鹰,你的心思越来越细腻了嘛。”

    牧鹰就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似的,不敢直视秦倚天的眼睛,不好意思地说道:“小姐,是不是我的担心又是多余的?”

    “也不算是多余——”秦倚天再次低头修理指甲。“至少让我知道了你的这一份心意。”

    “——”

    “你知道蠢物为什么永远都做不成一件事情吗?”秦倚天问道。

    牧鹰摇头,说道:“可能是他太笨了吧?”

    “自己笨是一回事儿,自己的合作伙伴也全都是蠢物,这样就比较让人伤心了——他们一边组织串通,那些被他们串通的人又跑出去通风报信以此来邀功——这样的一群人,又怎么可能成功呢?”

    “是我多虑了。”牧鹰笑着说道。“没想到他们会如此愚蠢。”

    “我倒是和母亲谈过这件事情,她说让他们玩吧,她很忙——”秦倚天抬头看着最近的股指信息,指着其中两支股票,说道:“买进97002和16321。有多少买多少。”

    旁边的机要秘书听到,立即把这条指令传达下去。

    秦倚天再次专注地修剪起自己的指甲,说道:“有方炎的消息吗?”

    “方先生回燕子坞了。”牧鹰笑着说道。“在这之前,夏家的夏老爷子见过他,是夏天在中间帮忙引荐——叶道陵也请他去吃过早餐——”

    “回燕子坞啊——”秦倚天正在剪动的指甲刀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地说道:“她也在燕子坞呢。”

    “她?”牧鹰瞬间明白了小姐的担心,笑着说道:“小姐要不要出去散散心?”

    “争又何益?”秦倚天摇头。“这个时候赶过去,也不过是把自己的矜持丢在地上让人再踩一遍而已——如果能够成功的话,我倒是也不在乎这些。可是,没希望啊。一点儿希望也没有。”

    “我看得出来——方先生他不是对小姐没有感情。”

    “那又怎么样?”秦倚天反问。“他说这是师生之情。”

    “明明不是。”

    “他这么说,我也只好这么信了。”秦倚天苦笑不已。“谁让我比她晚一步呢?”

    就像是娇艳的花朵,在一刹那间失去了水份。

    这个时候的秦倚天仍然是极美的,但是却失去了她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灵气。

    牧鹰沉吟了一阵子,说道:“小姐,你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是吗?”秦倚天认真地想了想,说道:“确实。我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

    “那么方炎——”

    “他例外。”秦倚天摇头。“我对他的感情就像是刺进他肉里面的针,我越是用力,他就越是痛苦——既然这样,何不让他轻松一些呢?”

    “——”

    秦倚天摆了摆手,说道:“都出去吧,我不想说话了。”

    “——”

    牧鹰和秦倚天的机要秘书一起退了出去,宽大的办公室里面就只剩余秦倚天一个人在。

    秦倚天把指甲刀丢进盒子里,身体躺倒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面,黑亮的瞳孔透过透明玻璃看着头顶的无穷苍穹,沉沉地叹了口气,喃喃自语着说道:“她也在呢。”——

    比病毒传播更快的就是黄色视频。

    前者是想方设法勾引你中招,后者是你迫不及待飞蛾扑火。

    先是在燕京一个狭小的圈子里面流传,很快的,传播的面积越来越大,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向更广阔的人群流传过去——

    虽然各大媒体和聊天软件第一时间封锁和删除视频,但是有些东西已经深深地藏在了人们的脑海里,无论你使用任何杀毒软件都发现不了的。

    “李君领这个婊#子,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高冷,没想到暗地里也能够做出这种事情——”

    “啧啧啧,钢琴女王的身材看起来很不错嘛——”

    “开赌了开赌了,秦腔vs将军行——你们是押哪一方获胜?”——

    议论纷纷,冷嘲热讽。世间百态,不过如此。

    所有人都知道,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但是,当事人双方却对这件事情保持了很不正常的沉默。

    不,是当事人三方。

    不管是李君领还是秦腔,或者是介入两人关系的将军行,三人都没有对这件事情发表过任何意见。

    甚至在视频出来之后,三人再也没有在公众场所露面。

    在燕京风起云涌的时候,方炎正被爷爷方虎威给拖着到叶家去提亲。

    方炎这边请的媒人是先生,算是燕子坞最德高望重的人了,也不算辱没叶家的身份。

    先生来了,叶家的老祖宗也出来陪坐。

    先生看着叶道温叶道陵以及还没有离开的叶道陵三兄弟,笑着说道:“道玄在村子里住的短,一直在军部队那边忙活着,所以很多事情不是很清楚。道温长期住在村子里,道陵也时不时回来看看,你们俩对方炎这孩子应该不会陌生——可以说,他是咱们这些人看着长大起来的。”

    “燕子坞容易出英才,以前的咱们就不提了,你们叶家三虎,哪一个在外面不是威风赫赫的?还有之前踏入天道境的莫轻敌——虽然轻敌遭了这一劫,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康复归来。要是他当真寻到了那冰龙之筋补全了自己的残脉,到时候不还是咱们燕子坞的天道境高手?普天之大,又有几人堪与其交手?”

    “温柔就不用说了,是咱们燕子坞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啊。她年纪轻轻便攀登天道境成功,是咱们燕子坞——我也查询过,是整个华夏最年轻的天道境高手。昨天道温去找我,说要为此大庆三天——别说是三天,就是三个月我也同意。”

    “温柔是个好孩子,方炎也是个好孩子——而且最难得的是两人知根知底又情意相投。昨天我出门捡粪的时候,东头的李老爷子还和我开玩笑说看到方家的小子和叶家的丫头从他门口过去,说等到他们俩摆酒的时候一定要过来喝一碗——村子里的人也都期待着能够喝他们的喜酒。”

    先生的视线放在叶道温脸上,笑着说道:“道温,你是温柔的爹,按道理讲,这件事情理应要你点头——现在方家人把聘礼都给送过来了,现在轮到你们这边来合计了。”

    他用袖子里的手指头点了点屋里屋外堆积如山的聘礼,问道:“这些聘礼你到底是收还是不收啊?是点头还是摇头——你当众说一个痛快话。”

    叶道温脸色阴沉,眼睛死死地盯着方炎。

    这让方炎很是郁闷,心想你盯我也没用啊——我到现在也没完全搞清楚状况呢。

    叶温柔坐在老祖宗的旁边,看到她父亲沉默不语,其它两个叔叔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叶温柔看了老祖宗一眼,声音清朗坚定地说道:“聘礼收下了,婚事我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