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73章、最终的决断!

    哐!

    房间门被人推开。\ (23)(wx)

    屋子里聚集的浓郁烟雾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一股脑儿地朝着房间门口涌了过去。

    正准备抬脚进门的女人被这浓烟薰到,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她站在门口停了几秒,等到屋子里进入了一些新鲜空气后,这才捏着鼻子走进房间,直接冲到窗台旁边,把房间里所有的窗户全部都打开,把烟气散尽之后,这才松开鼻子声音不满地说道:“江逐流,你怎么抽了这么多烟?你是想把自己毒死吗?”

    啪!

    女人把房间的灯打开,这才看到坐在房间角落沙发上抽烟的江逐流。

    江逐流的模样很狼狈。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鼎鼎大名的花城四秀之一的江大公子会落魄到这般地步。

    头发如乱草,脸色如黄蜡。衣服凌乱,眼睛里面充满了血丝。

    他的手指上还夹着一根香烟,烟火忽明忽暗,烟灰烧了长长一截也没有弹去。

    地上酒瓶随意丢弃,名贵的地毯被烟火烧出一个又一个大小不一的黑洞。看起来就像是一块用了好久被丢弃在地上的破烂抹布。

    将上心微微挑眉,说道:“江逐流,这就是你应该有的表现?这就是你做为一个男人应该有的担当?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就太让人失望了。”

    “你说什么?”江逐流抬起血红的眼睛盯着将上心问道,因为抽烟太多,他的嗓子已经被烟雾给烤的嘶哑。

    “我说,你是一个孬种,是一个懦夫。你非常非常的----让人失望。”将上心高傲地站在房间门口,冷眼撇着江逐流说道。

    江逐流把手里的烟蒂按进了烟灰缸里,身体突然间朝着将上心扑了过去。

    将上心转身想逃,却被江逐流从背后一把搂住了腰肢。

    “江逐流,你这个懦夫,你这个孬种----放开我,快放开我-----”将上心大声喊道。

    可是,在江逐流的独栋别墅里面,有资格进来的人都不在,在的人都没资格进来。

    将上心的喊叫不会得到任何人的响应。

    江逐流不仅没有把将上心放开,反而把她抱得更紧。

    他把将上心的身体按在门板上面,伸手去掀将上心的裙子。

    裙摆被他抓在手里,内裤被他扯了下来。

    江逐流甚至都没有解开自己的皮带脱下自己的裤子,他仅仅是拉开拉链以一个极其蛮横的姿态挺身而入。

    往日的翩翩君子,在这一刻没有了任何的装腔作势和礼仪廉耻,他只想寻找一种方式来发泄此时心中的暴戾和恐惧。

    恰好将上心来了,这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方式。

    将上心拼命地挣扎着,但是远远不如这一刻陷入疯狂状态的江逐流强硬有力。

    强#奸就如生活,如果不能反抗,那就静下来默默地享受吧。

    将上心终于安静下来,双手趴在门板上不再动弹,翘臀微挺,迎接着江逐流一次又一次的冲锋。

    风停雨歇,江逐流无力地瘫倒在她的后背上面,将上心默默地提起自己的裙子,整理好自己的衣着。

    做为一名贵族女性,无论任何时候她都要让自己尽可能显得从容优雅一些。

    将上心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之后,又转身帮江逐流拉好裤子拉链,扶着他朝着沙发走过去。

    “对不起。”江逐流躺倒在沙发上面,声音低沉地说道。

    “增加一些情趣,也没有什么不好。”将上心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是说----”江逐流的大脑一片空白,努力地去斟酌着用词。“我的表现让你失望了。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很强大,也很镇定。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到,也没有什么对手赢不了----现在才知道,那都是因为有父亲在背后做我的坚强后盾。”

    “强大不是我的强大,镇定也是因为有父亲才镇定。我潜意识里总是想着,做不好也没有关系。如果做不好的话,还有父亲帮我解决,还有江家帮我撑腰----他们总会帮我拿到最后的胜利。以前我一直不愿意承认,一直想要做些事情来证明自己。向别人证明,也向父亲证明----我想告诉他们,父亲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够做到。”

    “现在我才知道,他做到的事情我做不到。江家没有我没有任何损失,但是没有了父亲,就风雨飘摇根基不稳----”

    将上心伸手从自己的包包里取出女士香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细长的烟枝和娇艳的红唇相得益彰,给人异样的诱惑和美感。

    “还没有找到吗?”将上心吐出一口烟沫,出声问道。

    “没有。”江逐流摇头。伸手想要去摸烟盒,却发现烟盒已空。

    将上心把自已的香烟递了过去,江逐流摆手,说道:“抽不惯。”

    “我爸也没有找到。”将上心说道。

    江逐流满脸忧虑,说道:“你说,他们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是单独走还是一起离开?他们到底为了什么事情走的这么隐秘匆忙?为什么走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打?连一句话都没有留?”

    “他们招呼都没有打,是因为他们不想惊动任何人。他们一句话都没有留,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回来----”

    “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江逐流疑惑地问道。

    将上心翘起长腿,冷眼瞥着江逐流,说道:“你当真不知道吗?”

    江逐流表情微僵,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也只是怀疑----但是一直没有任何可以支撑的证据。”

    “除了陆朝歌绑架事件,还有什么事情值得他们俩人一起神秘消失?”

    “你是说,陆朝歌是他们俩人---一起联手绑架的?”江逐流表情微惊地问道。

    “怎么?心疼了?”将上心冷笑着说道。

    江逐流伸手把将上心搂在怀里,说道:“上心,都到了这一步,你觉得我还会有这样的心思吗?我和陆朝歌已经是过眼烟云,你才是我堂堂正正迎娶的妻子----你怎么知道他们俩人的离开是为了这件事情?我爸一直否认这件事情,对我也没有漏过任何口风。”

    “我妈说的。”将上心说道,“外面一直以为我爸深受将家看重是因为他能力出众,其实他不过是一个草包而已。因为我爸----有一些特殊的癖好,将家一直觉得愧对我母亲。所以很多重要的生意一直都交给我母亲在打理,我母亲巾帼不让须眉,每一样生意都打理的井井有条,甚至比一些男人负责的生意收益还要更大一些----将家没办法直接把我母亲推出去,就只能把这些功劳全都堆积在我父亲的头上。他倒是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江逐流知道妻子将上心和父亲的关系不太和睦,就是婚礼上的发言都是由母亲代劳。父亲将风行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

    现在听到她说父亲有一些特殊的癖好,江逐流就知道那些隐晦的传闻竟然是真实的。

    将上心把手里的烟蒂掐灭,就像是掐死了一些不好的心情。

    “我爸虽然能力草包了一些,但是做什么事情之前还知道和我妈商量一下。有什么事情可以做有什么事情不能做,我妈会帮他分析一遍----这一次他不告而别,就证明他想做一件不想让我们所有人知道的事情。”

    “而且,方炎大闹我们的婚礼,我爸当时拉着我们离开----我问我妈方炎这么做的动机。我妈说了一句苍蝇不盯无缝隙的蛋。那个时候,我只是以为连我妈也被方炎的生动表演给说服了----”

    江逐流表情变得越发凝重,看着将上心问道:“如果当真是他们俩人联手做了这件事情----你觉得,结果如何?”

    “放弃吧,他们回不来了。”江上心说道:“现在还没有回来,以后就再也回不来了。”

    “是啊。他们不想让别人知道这桩秘密,所以只能守口如瓶。他们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不回来,一定会惊动更多的人----所以,无论有什么样的理由,他们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回来才对。现在还没有回来,大概已经----”江逐流的眼眶泛红。

    他和将上心不同,他对父亲的感情极深。他不希望父亲出事,也不希望落得一个和父亲永生不能相见的悲惨局面。

    在这一刻,他真是恨极了方炎,也怕极了方炎。

    方炎,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他人生中最长最长的一场梦魇。

    将上心看着江逐流,说道:“我来是要看看你----有没有做出最终的决断。”

    如果江龙潭和将风行出事,那就证明他们绑架陆朝歌的事件败露。

    方炎或把他们杀掉,或拿他们做为和将家江家谈判的棋子----

    如果方炎选择了第一种,江家大难,将家无忧。

    如果方炎选择了第二种,江家将家都将会面临一场严重的灾难。

    江龙潭不在,江逐流就是江家家主,他和他们江家的龙图集团将要做出什么样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