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70章、投鼠忌器!

    疼晕了又醒过来是什么感觉?死去活来觉得活着还不如死了的感觉。*

    方炎第一脚把将风行的小腿腿骨给碾碎成灰,让他干脆利落的晕死了过去。第二脚把他的另外一只小腿腿骨给碾碎之后,又让他从晕死状态中惊醒而起。

    将风行表情狰狞扭曲,额头大汗淋漓。脸色憋成了难看的黑紫,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身患绝症的病人。

    “方炎----你这野种,你敢毁我----”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机会把刚才昏迷之前没说完的那句话给接上。

    双腿的剧烈疼痛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他的大脑心神,让他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废人。

    他没想到方炎会把事情做的这么彻底,江龙潭对他的评价是公正诚实的:兔子一样的心脏,狐狸一样的智商,秃鹫一样的视野,恶虎一样的胃口。

    他是真有杀人心啊!

    方炎并不在意将风行对自己的恶劣态度,虽然他觉得对方的行为很没有绅士风度。

    方炎表情平静地看着坐倒在地上哀嚎惨叫的将风行,说道:“我不在乎别人骂我,但是我不喜欢别人骂我----终归不是一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

    方炎一脚朝着将风行的手臂踢了过去。

    咔嚓----

    熟悉的骨头断裂声音再次响起,将风行还来不及惨叫一声就已经再次晕死过去。

    方炎用最直接最粗暴的方式踢断了他的手肘,让将风行那条右手手臂失去连接无力地垂拉下来。

    “为什么不杀了他?”江龙潭出声问道。

    他被瞎眼黑龙咬过的手臂不再变黑毒素不再蔓延,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毒素还有消散淡化的趋势,所以他就大概猜出了这毒蛇的毒性。

    生命之忧解除,他的视野自然又转移到了方炎和将风行的争斗上面去。这是他的又一道生死玄关。

    方炎对将风行的态度也决定了对他江龙潭的态度,将风行的命运也是他的命运。

    看到方炎只是毁掉了将风行的双脚和一只手臂,却并不把他直接杀掉,所以出声问道。

    “是不是让你失望了?”方炎转身看着江龙潭,语带讥讽地说道。“我把将风行杀了,和将家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恨----这样是不是更加符合你的利益?”

    “确实。”江龙潭淡定的点头,一点儿也没有大难临头的慌张和惊恐。这个男人确实有其过人之处,即使是他的仇敌也难以轻视他坚韧的心性和隐忍的能力。他就像是一头外表无害的公牛,很容易就能够获得别人的信任和好感。但是,当你对他不加防备的时候,他会用自己尖锐的犀角从背后狠狠地刺穿你的心脏。“这次绑架朝歌事件,我和将风行是主要策划人----我不过是动动脑子,所有负责执行的人全都是将风行隐藏在外面的棋子。将风行不死,你一定心气难消心结难解吧?”

    “你以为你在中间挑拨,我就会受你的蛊惑把他给杀了?”方炎一步步地朝着江龙潭走了过去。“你觉得我这么幼稚?”

    江龙潭轻轻叹息,说道:“方炎,你不幼稚----三年不见,你的变化太大了,成长到了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步。你一定不相信,我害怕你。在你跑到逐流的婚礼现场,像是一条疯狗一样地挑衅闹事,一刀又一刀地插向我们的胸口的时候,我就开始害怕你-----我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和这样的人为敌?大家若是朋友的话,我们江家的日子是不是也会好过一些?至少应该和柳家谷家享受一样的待遇吧?”

    “方炎永远都不可能和你这样的人成为朋友。”陆朝歌声音鄙夷地说道:“你说你怕方炎,其实我更怕你----江龙潭,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事情即使我们一时半会儿拿不到证据证明是你做的,但是我们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我为什么那么恨你?就是因为我很早就知道是你杀害了我的父母。你对我再好,也不过是虚情。你付出的再多,也全都是假意----怎么可能还奢望别人诚心实意地去报答你?”

    江龙潭摇头苦笑,看着陆朝歌说道:“朝歌,有很长一段日子,我确实是把你当成亲生女儿对待的。我只有江逐流这一个女儿----随着你越来越优秀,越来越漂亮,我突然间觉得,有这样一个女儿也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

    “让你和江逐流结婚,我是存了私心。如果大家成了真真正正的一家人,你还会吵着闹着要龙图分家吗?如果你爱上了江逐流,你还忍心把龙图集团一分为二吗?我的年纪越来越大,龙图终究是要传到逐流手里的。说实话,如果不是你阳台上面恰好落下的那个花盆,如果你当年要是当真答应和江逐流结婚,我更倾向于把龙图集团交到你的手里。江逐流已经是一个很优秀的孩子了。但是和你的能力相比,实在相差甚远。你能够在短短两三年时间内把朝炎做到如今这等规模,也早就证明了我的眼光----可惜啊,朝歌,可惜我们不是一家人。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了。不然的话,何以至此?”

    方炎真是被江龙潭的厚颜无耻给打败了,虽然他已经被他虚伪无底限的那一面给击败了一次又一次。

    直到这个时候,他还在想着打亲情牌?

    方炎在江龙潭的面前站定,说道:“不杀将风行,是因为将风行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你呢?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江龙潭想了良久,出声说道:“杀人是犯法的。”

    “所以我不会杀你。”方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方炎看了蛇君一眼,蛇君会意,嘴巴撮起,吹出一种细微诡异的声音。

    蛇君手里把玩的那条金线蛇受到蛇音的驱使,立即跳跃到地上,朝着江龙潭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人不杀人,动物杀人。

    “你也不能杀我。”江龙潭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方炎。“你要杀我,陆朝歌就得死。”

    方炎朝着陆朝歌看过去,陆朝歌的脖子上架着一把利刃。

    那把匕首的刀刃上面渗出红色的血液,那是江龙潭刚才用来斩落安静头发在头皮上作画的匕首。

    那把匕首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安静的手里,而安静现在却用它挟持了陆朝歌。

    “不要动。”安静声音颤抖地说道。“你会死。”

    陆朝歌的脸色异常表情,轻声说道:“安静,你何苦呢?”

    “我也没有办法,我也没有办法----我哥哥拿了他们很多很多钱,我爸爸妈妈都被他们接走了----我一觉醒来就接到了他们的电话,他们让我----让我好好报答他。他是一个魔鬼----我没有其它的办法。你们放了他,他才会放了我爸爸妈妈----我不想让我爸爸妈妈死----我也不想让你死----我可以死,你们都不能死----“安静无疑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不然的话也不会受到陆朝歌的重用。由一个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直接升成自己的助理,这里面对着对她能力的认可,也有着对她人品的信任-----

    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够伤你最深。

    蛇君挡在陆朝歌的前面,陆朝歌又一直站在安静的前面。陆朝歌觉得安静受伤了,而且是因为自己受伤,她有责任有义务保证她的安全,尽自己所能的把她带回去。

    没想到的是,这种站位反而有利于安静发出这种致命一击。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也能够做出这等事情,确实有些出人预料。

    “不要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江龙潭并不觉得这是一件骄傲的事情,或者觉得这是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情。“我们一直在朝歌的身边安排人,但是朝歌现在很敏感,不再相信任何人----安静是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但是我们一直不敢靠的太近,担心打草惊蛇,让这枚棋子失去了价值。”

    “不过,我们倒是一直在和她的哥哥联系,她们家的所有信息资料和家庭主要人员全都掌握在我的手里----方炎,这还是从你的身上寻找到的灵感。你不就是靠这一招策反柳同的吗?如果没有柳同跳出来陪你演完那场大戏,我们的下场又何至于如此的狼狈?方炎,你说,这个世界上又有谁是真正值得信任的人呢?当年我如此的信任陆铭图,他不一样的对我隐藏了魔方的最大秘密?好人,当真是没有好报啊。”

    方炎的脸色再次变得阴森冰冷起来。

    他讨厌身边的人离他而去,所以更加的讨厌这种有可能导致那种恐怖事件发生的各种行为。

    无疑,安静的背叛让他再一次的变得投鼠忌器起来。

    无论对方出于什么样的理由,这都不是方炎愿意原谅他们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