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69章、我是一个好人!

    内江湖有位德不高望不重的林姓前辈说过,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守则只有一个字: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

    将风行不是什么内江湖的人,也没有听说过那位林姓前辈的话。但是,他心里非常的清楚,现在不逃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为了保守绑架陆朝歌的机密,避免事情不小心泄露出去,尽可能的减少了参与人员。除了江龙潭这个主要谋划者,就只有将风行和他信任的几个人员负责执行。江龙潭在花城的人手一个没用。

    就连江龙潭的儿子江逐流和管家柳同都对此事一无所知,方炎到江逐流的婚礼现场要人,江逐流气愤之极,心里认定是方炎恶意中伤,想要借此事来污他们父子清名,以此来达到江将两家联姻失败地目的。

    如果江逐流知道自己的父亲出现在这条货轮上,表情一定相当的精彩吧?

    现在方炎和他的那个玩蛇的同伴大大咧咧地推开房间门进来,证明外面的那几个负责警戒的保卫人员全部都被他们解决掉了。

    他们最大的依仗主神已死,江龙潭中了蛇毒。还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方炎复仇的步伐?

    “放开我。”将风行身体无力,没办法用力挣脱,只能大声威胁,喊叫着说道:“方炎,放开我——我是将家人。你最好不要动我,你要是敢动了我,就是彻底地和将家为敌——你做好准备了吗?你当真想要和将家——和一头狮子为敌吗?”

    “你刚才说将家是什么?”方炎将将风行给提到自己面前,冷笑着问道:“狮子?是狮子又怎么样?不还是一条畜生吗?”

    “方炎,你——”将风行气急败坏地吼道。将家就是将家,是人人尊重和畏惧的将家。

    因为他是将家人,所以走在外面每个人都要将他高高地拱在头顶。突然间遇到一个完全不把将家放在眼里的人,这种感觉还真是相当的陌生。

    “我没想过和谁为敌,但是如果有人想要伤害我身边的人,我不惜和全世界为敌——不管他是狮子还是恶狼,老虎还是疯狗。”

    这就是方炎此时的心态,是方意行战死之后最大的感悟。

    那个时候的方炎是仁慈的,是被动的,是散漫而不想承担任何责任的,是不想和任何人为敌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一个年轻人。

    但是,当他的父亲方意行战死,当他赶过去时只能够抱回父亲冰冷的尸体时,那种生离死别的疼痛把他的身体撕裂开来,让他一夕长大。

    方炎在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要让身边的人离开。再也不要承受这种难以承受的疼痛。

    “方炎,我们可以谈一谈。”将风行的语气缓和了一些,他也知道,用将家来威胁方炎不会有什么有利的效果,只会更加的激怒对手。“你和将家并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两个小孩子发生了几句口角,家里的老人家都不会放在心上——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愿意做你和将家的中间人,将这个矛盾给解除掉。这样的话,大家和平相处,共同发展——不是很好吗?”

    扑通!

    方炎随手一甩,将风行的身体被丢在房间舱板上面。

    将风行表情痛苦,看起来这一跤摔得很重。

    “我为什么要和将家解除矛盾?”方炎问道。

    “方炎——”将风行揉着自己跌痛的手臂,说道:“你以为把我们除掉了,你们就生活安稳了吗?你以为魔方那么大的利益——就只有我和龙潭在打他的主意吗?你问问陆朝歌,你问问她自己——在这几年时间里,她经历了多少次危险?经历了多少次暗杀?难道只有我们俩人出手吗?方炎,你太小看魔方的诱惑力和你们此时的价值了——”

    方炎居高临下的看着将风行,说道:“所以,我应该把你留着,请你去帮我和将家说情,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如果我聪明的话,再奉献一部份朝炎科技的股份过去。这样的话,将家就不会再打我的主意。有将家这只虎皮披着,其它打我主意的人也得小心谨慎一些——是这样吗?”

    将风行眼神犀利地看了方炎一眼,说道:“朝炎科技有三大股份,秦家在里面占据着很大的利益——有秦家这尊真神在,倒也不需要畏惧什么。只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你和秦家交好,并不代表着一定要和将家交恶——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朝炎发展迅速,但是如果处处被人钳制也不是一件好事。再说,你就算赚到了亿万家财——那也得保证自己身体健康无病无灾才有福气享受,是不是?”

    方炎眼神微凛,笑容玩味地看着将风行,说道:“你这番话我是听明白了——你还是在威胁我,对不对?”

    “方炎,这不是威胁——只是告诉你,一个聪明人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将风行表情真挚地说道,一幅我完全是你为着想的模样。“鸡蛋为什么一定要和石头碰?自己撞得粉身碎骨,对你有什么意义?”

    “所以,做为一个你嘴里所说的聪明人,所以我就应该把你给放回去?”方炎问道。

    “——”将风行没有回答。心想,这不是废话吗?我和你讲了这么半天道理,你难道还不明白这里面的道道?你要是把我杀了,这不是和将家结了死仇吗?

    “可是,如果我要是这么干了——”方炎指着躺在地上再也不动弹的司机,说道:“那他怎么办?他只是一个司机,却被你们这么杀了——他的老婆孩子怎么办?他的父母双亲怎么办?”

    “他只是一个无关大局的小人物,小人物活着不要有小人物的觉悟——”

    “如果我把你放了,她又怎么办?”方炎指着陆朝歌的助手安静说道:“她也宠爱她的父母亲人,她有一个爱她如生命的男人,她还那么年轻,有着更加美好的前途和未来——她还没有结婚,也没有自己的孩子。这样一个小姑娘却被你们这么凌辱糟蹋,差点儿被你们杀掉——她又怎么办?”

    “——”将风行还想说她也是个小人物,一枚毫不起眼的棋子而已。但是当他注意到方炎的眼神时,就知趣地把这句话又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他知道,这样的话方炎应该是听不进去了。

    这个愚蠢的家伙,那些家伙的死活——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大不了赔一些钱就好了。

    要是他因为这些小人物而杀了自己,那就是和将家不死不休——孰轻孰重,连这个都分不清楚吗?

    方炎指着站在床边守着安静的陆朝歌,说道:“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是我的合作伙伴,她是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亲人。我不知道她为了我付出了多少,我想这些你比我更加清楚一些——你们却把她绑架了,用你们能够想象到的最残酷的方式去对付她。如果我要是做一个你口中所说的聪明人,她又会怎么想?”

    将风行做了陆朝歌一眼,轻声说道:“陆小姐是人中豪杰,是我有幸见过的最优秀的女强人——而且,我知道她对你情深意重。她是一个聪明人,她知道什么事情对你最为有利——这样的事情,她是可以原谅的。有什么条件都可以谈嘛,是不是这样,陆小姐?”

    陆朝歌没有讲话。

    既然方炎已经来了,所有的事情都由他来决定吧。

    方炎说应该把他们放了,她会觉得方炎成熟稳重顾全大局。

    方炎说应该把他们杀了,她会觉得方炎恩怨分明有情有义。

    方炎所做的所有决定她都支持。她都觉得理所当然。

    “我不原谅。”方炎说道。“我从来都不相信谈判可以解决矛盾,因为谈判之后还会有新的矛盾——你丢一块肉去喂狼,狼会转身就走。但是当他把肚子里的那一块肉消失完了之后,它又会再次回来找你要一块新的肉。”

    方炎的脚踩在了将风行的小腿腿骨上面,说道:“解决矛盾的最好方式——就是让他再也没勇气回来要一块新鲜的肉。”

    方炎猛地用力!

    咔嚓!

    一声脆响传来,然后便是将风行压抑到极点的痛呼声音。

    他的额头青筋跳起,

    他的一条小腿已经被方炎废掉了,里面的骨头已经断裂开来。

    方炎并没有因为将风行的骨头断了就把自己压在上面的脚收回去,而是脚板轻轻地转动,一股又一股地锦劲汹涌而至。

    霹雳啪啦——

    爆豆子的声音不停地响起。

    将风行那条小腿断裂的骨头正承受着第二次的伤害,在绵劲磅礴大气的攻击之下,坚硬地骨头被碾压成一滩滩地粉渣。

    “方炎——”将风行怒吼着方炎的名字,后面的话却终究没办法再说出来,然后直直地晕死了过去。

    方炎看着晕死过去的将风行,轻声说道:“做坏人就要有做坏人的觉悟,你们做事无所不用其极——当你们的生命受到威胁时,就想着要靠谈判来解决问题。这样可不行,对好人不公平。”

    方炎的脚又挪到了将风行的另外一只好腿上去,学着刚才那般程度把他的小腿腿骨给碾成骨粉之后,这才微微松了口气,说道:“我是一个好人。”

    (ps:跑到东北来看雪,直接冻成狗了!这几天更新是渣,你们随意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