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64章、施展作恶的才华!

    “原本今天是逐流和上心大婚的日子,没想到方炎跑到婚礼现场大吵大闹。[他咬死是我们江家父子绑架了你,又有柳同这个身边人跳出来补刀----不得不说,这一手相当的毒辣。”

    江龙潭拍拍自己的胸口,说道:“一剑穿心哪。”

    “婚礼黄了,客人散了,江家名誉扫地,成为世人嘴里的笑柄,我们父子落魄如丧家之狗----”

    “我知道你对后来发生的事情很感兴趣,我也是特意讲出来让你开心开心。我也不得不在你面前承认,你选择的那个男人-----确实要比逐流要优秀一些。逐流这些年的生活太舒适安逸了,又有我在前面替他挡风遮雨,心智还是不够成熟,手段还是不够毒辣----没关系,年轻人嘛,还有着很大的成长空间。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想必他会悟出一些东西。”

    “江家完了,我们父子也完了。大家都说狗急跳墙,人急了能够干出什么样的事情?我也不知道。真不知道。反正当年你父亲想着要和我分割龙图,我就找人把他给做了。现在你的男人方炎拿走了我们的一切-----也只有魔方能够拯救我,拯救我们的声誉,拯救我们的名望。让我们重新成为花城强大的存在,让那些现在贬低嘲笑我们的人重新来跪舔仰视我们-----朝歌,拉叔叔一把,把魔方给我吧?有了魔方,叔叔就能够重整旗鼓,做出让世人瞩目的成就。到时候你一定会替叔叔感到骄傲的。”

    “我希望你立即去死。”陆朝歌盯着江龙潭说道。

    她从来都没有这么厌恶过一个人,从来都没有这么希望一个人去死。

    他做了那么多恶事,杀了自己最亲的亲人,却用一幅漫不轻心的语气和你说话,讨要着原本就不属于他的东西。

    他对自己的过往一点也不在意,杀个人而已,他还可以再杀。做一点丑事而已,他还可以再做。

    又能够怎么样呢?

    他比毒蛇还毒,比恶虎还恶。比世间最丑陋的生物还要丑陋。

    听了陆朝歌充满仇恨和诅咒的话,江龙潭呵呵大笑起来。

    江龙潭转身看着将风行,说道:“风行,这些年轻人就是比我们有勇气----咱们岁数越大,胆量越小。倒是越活越回去了。”

    “那是因为咱们在乎的东西太多了。”将风行从口袋里摸了一根香烟叼在嘴上。“在意的东西多了,就舍不得死了。”

    “既然我们不敢死,那就让别人死吧。”江龙潭笑着说道:“要不,让我的小朋友把他们带过来?”

    “全听你的。”将风行笑着点头。

    他拍了拍手,主神便倒提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

    他一只手提着女人的手臂,一只手提着女人的脚裸。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温柔。

    啪!

    主神把女人丢在地板上面,然后走到陆朝歌的面前,一脸憨笑地看着她,善意地提醒着说道:“把魔方给他们吧。不然的话,他们真的会把你杀掉。我也是一个女人,所以我特别能够体会做女人的难处----”

    女人?

    陆朝歌眼神疑惑地看向主神。

    粗旷的面孔,浓密的胡须,还有那看起来威猛霸道移动起来就像是一座小山似的结实身板。

    主神竟然是----女人?

    陆朝歌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主神在和她聊天的时候好几次说起过自己不喜欢女人之类的话。

    她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好端端地一个绑匪会有这么多的废话----

    女人嘛!

    主神拍拍陆朝歌的脸蛋,说道:“好自为之。”

    他扭动着自己肥大的臀部,风情款款的走到将风行的身边站定。

    将风行伸手搂着主神的肩膀,主神很是温柔的从口袋里摸出火机帮将风行点火,用娇滴滴地语气说道:“只许你抽这一支。不然不许亲我。”

    将风行哈哈大笑,说道:“行。就听你的,只抽这一支-----”

    说话的同时,他把主神更紧地搂在怀里。

    主神咯咯地笑,用自己结实的身体去摩擦将风行的胸口。两人眼神对视,郎情妾意。

    陆朝歌转过脸去,不敢再看。

    这些绑匪没有一点绑匪范儿。

    经过这么一摔,地上的女人悠然醒来。

    安静,和陆朝歌一起被绑架的助理。

    她看到坐在铁板床上的陆朝歌,急声喊道:“老板-----”

    她朝着陆朝歌所在的方向冲过来,却被江龙潭一脚踢飞了出去。

    安静的身体连连后退,然后重重地撞在小屋中央的铁桌上面。

    江龙潭慢慢地踱步过去,在安静想要起身的时候,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把她的身体再一次按倒在了桌面上面。

    江龙潭的身体压在安静的身体上面,近距离地看着安静的俏脸,笑着问道:“怕不怕?”

    “放开我。”安静拼命地挣扎。但是她的力气怎么可能比江龙潭的还要更大?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没办法把江龙潭的身体从自己胸口顶起来。

    “你的生死不是掌握在我的手上,而是掌握在陆朝歌的手上----求她,只要你愿意求她,她就会为你说情。我就会把你放了。你可以不死。”

    江龙潭揪住安静头发的那只手拼命用力,嘶吼着说道:“求她,快求她。”

    “休想。”安静的头发都被扯掉了,仍然咬牙坚持着说道。

    “很好。和你们老板一样的倔强。”江龙潭笑着说道。他的右手手心摸出了一把刀子,‘唰’地一声就把手里的头发给割掉了。

    唰唰唰----

    他的右手胡乱地挥舞着刀子,安静满头长发很快就成了一个刺猬头。就像是菜刀割韭菜一样,毛毛草草,杂乱无章。

    安静惊声尖叫,却难以逃脱江龙潭的大手。

    陆朝歌刚想从床上跳下来去帮助安静,身体还没来得及跃起来。

    砰!

    一把匕首扎在她两#腿之#间的被褥上面,不到一厘米的距离,那把匕首就可能插进她的小腿骨头里面去。

    主神瞥了陆朝歌一眼,用她娇滴滴地声音说道:“不要动。千万不要动。我不能保证每一次都扎这么准。”

    陆朝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坐在原地没有动弹。

    江龙潭按着安静的脑袋,举着匕首就要扎下去,说道:“西域有一种艺术叫做头皮作画,仰慕已久,一直没有机会得见。有一位老友告诉我,他亲眼见到一个番僧在头皮上面画了一幅浴血牡丹----今天我就在你头皮上面作一幅画。你说画什么好?”

    安静没办法回答,哭声更显凄惨。

    头皮上作画?想想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住手。”陆朝歌大声喊道。

    江龙潭手里的匕首尖刃已经划破安静的头皮,献血顺着匕首滑落,看起来触目惊心。

    他手里的匕首停了下来,看着陆朝歌问道:“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对自己残忍,对别人却很善良。怎么?答应把魔方给我了?”

    “你不是想尝试头皮作画吗?”陆朝歌看着江龙潭说道:“在我的头上画吧。我不动,更方便一些。”

    “------”江龙潭讨厌视死如归这样的字眼。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人还当真存在。

    譬如眼前的陆朝歌。

    江龙潭拒绝了陆朝歌的要求,笑着说道:“朝歌,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真的会杀了她-----”

    “我知道你没有开玩笑。”陆朝歌说道:“你一定会杀了我们。无论我说不说,你都不会让我们活着回去-----你们毫不顾忌地用本来面目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知道我们活不了了。”

    陆朝歌是个聪明人。聪明人的烦恼也会比普通人要格外的多一些。

    譬如在她看到江龙潭的第一眼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这次断然没办法活着离开了。

    江龙潭是一个伪君子,伪君子最爱惜的就是自己的名声。

    他毫不掩饰地出现在陆朝歌的面前,说明已经有了杀人灭口的心思。

    江龙潭苦笑,说道:“你还真是了解我。不错,这确实是我的做事风格----我们没有戴面具出现,就是觉得没必要再躲躲藏藏的了。在你离开之前,很多事情也应该和你做一个了解----你是一个好孩子,让你带着委屈和遗憾离开,我也非常的不忍心。”

    “我知道你不怕死,我知道跟随你的这些人也很有勇气----但是,朝歌啊,死亡有很多种。而且,还有一种感受就是生不如死----”

    活着比死亡更加艰难,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

    江龙潭手里的刀子在安静的头皮上面切割,准备完成自己心目中的作品,说道:“你看看----头皮作画,这种感觉就是生不如死。画完成了,人还活着。那些血水就是最天然的颜料----陆朝歌,你看过这样的画作吗?”

    “畜生。”陆朝歌咬牙切齿地骂道。当一个人无耻到了这种地步,确实让人束无策。

    以前的江龙潭还需要伪装好人身份,还需要维护自己的伟大形象,所以他内心的恶被强行压抑下去。

    现在,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展示自己的作恶才华。

    (ps:感谢qy小流氓兄弟的万赏,感谢深白色雪莲妹纸的万赏。土豪们,求包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