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63章、走投无路!

    每一个坏人都天赋异禀。*

    或者心肠狠,或者脸皮厚,或者手段辣。每一个人都有其过人之处。

    江龙潭是一个集大成者,他不仅仅心肠狠,而且还脸皮厚手段毒辣。

    买#凶杀#人,让自己的朋友和合作伙伴惨死异乡。多年之后却谴责他们对自己有所保留和隐瞒,指责他们死得活该。

    这样的人也堪称坏人极品了吧?

    陆朝歌被江龙潭掐住脖子,没办法反驳他的指责攻击。

    她也不会去反驳,因为在她的眼里,江龙潭就是一个病人,是一个疯子。

    因为利益而杀了自己的朋友,却在朋友死后指责朋友对自己不忠----这样的事也只有他能够做的出来了吧?

    “陆铭图这个混蛋,他耽搁了我最宝贵的时间。他硬生生地拖住了我前行的步伐二十年,他拖了我二十年-----”陆铭图表情狰狞地看着陆朝歌,狠声问道:“你说----你说他应不应该死?”

    “军用又怎么了?民用又怎么了?因为他这个书呆子不喜欢战争,所以就不允许自己的研究成果成为军工产品?愚蠢。愚蠢之极----难道他不知道吗?只有军用才能够利益最大化。那么好的机会不抓住,我会后悔一辈子----”

    “所以我杀了他,我必须要杀了他。如果不把他杀掉的话,魔方就永远不可能做出来----因为他才是研究室里面那个最大的阻碍者,是我们团体的叛徒。还想分裂?想将龙图一分为二?那个书呆子,他是不是太天真了?龙图是我的心血,是我一生的希望,我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明白了!

    全部都明白了1

    陆朝歌的眼泪流敞地越来越快,心也越来越痛。

    她没有经历过,也从来不曾有人和她讲述过。

    父母死了,死在两个没有名字的抢匪手里。

    所有的人都是这么说的。好像这就成了父母死亡的真相。

    但是她知道不是这样,里面一定有其它的隐情。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父母会被人杀害-----现在她终于知道了所有的起因结果。

    这种感觉很喜悦,也更加的心酸。喜悦的是,她终于可以进入父母的生活里面去,了解他们生前所发生过的一些故事。

    心酸的是,仿佛他们在自己的记忆里面活过来又重新死了一次。让她再一次承受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

    撕心裂肺!

    陆朝歌的父亲陆铭图是典型的技术型人才,他人生最大的成就就是亲手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那个时候盒子打开了一半,但是他的好朋友兼合作伙伴江龙潭就迫不及待去想要用它去套现巨大的利润。要让魔方变成收割血肉的死神镰刀轰炸平民的罪恶帮手。

    陆铭图不想手心染血,更倾向于将魔方技术民用化,为全世界的人类带来更加便利美好的生活。

    两人在公司未来发展方向这件事情上面发生冲突,而且对峙的越来越激烈,朋友之间的裂缝越来越深,最终陆铭图不想兄弟反目,主动妥协,提出将龙图一分为二,一块民用化一块走军工路线----

    江龙潭以为陆铭图对龙图集团有了歹心,于是让陆铭图出去休假放松一下心情,等到回来之后再谈公司分割的事情。

    当然,陆铭图夫妻这辈子再也没有办法从那个国度回来。

    这就是江龙潭杀害陆铭图的真相。

    原来,在很多年以前,她的父亲也做了和自己一样的事情。

    不同的是,她的父亲失败了,并且付出了生命。她成功了,不过也要付出生命。

    江龙潭盯着泪流满面的陆朝歌,语带嘲讽地说道:“更可笑的是,陆铭图以前坚持阻止的事情,现在却被自己的女儿亲手给做成了-----他不允许我将魔方技术军用化,却没办法亲眼看到自己的女儿将魔方军用化。陆铭图,如果你死后有灵,是不是应该睁大眼睛看看?看看你的好女儿带给你的惊喜?你是不是会后悔?后悔自己是个白痴是个混蛋---所有的聪明人都知道魔方军用化才能够利益最大化,偏偏你不允许他出现?”

    魔方技术确实军用化了,却不是出自陆朝歌的本心。像魔方这种领先世界水准的能源产品,必须要受到国家的严密掌控才行。

    原本国家提出购买或者入股,但是最终由秦家那位老爷子出面才将事情给压了下来。

    但是,秦老爷子也答应了国家一个条件,魔方技术会成为武装国家力量最忠诚强大的后盾。

    朝炎科技成立之后,陆朝歌就和军部签订了一个合作合同。合同的内容保密,但是朝炎地下研究院确实多出几个工作室在向军事领域发展方向而努力。

    江龙潭必然往朝炎科技地下研究院丢了棋子,知道些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

    “老江----老江----”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看到江龙潭握着陆朝歌的脖子拼命地使劲儿,赶紧跑过来把他拉开。“老江,不要冲动。咱们东西还没有到手,你把她掐死了可怎么办?不是白忙活一场了吗?”

    在男人的劝阻下,江龙潭这才松开了陆朝歌的脖子。

    呼----

    陆朝歌脸色憋得紫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刚才她的意识已经变得模糊,只是眼眶一直在向外面冒眼泪,好像心里很悲伤很难过。

    江龙潭的手松开了,脸上的表情也变了。

    他又恢复了平时慈爱长者的模样,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一块手帕递了过去,说道:“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把眼泪擦擦吧----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还得往前看。”

    陆朝歌没有接江龙潭递过来的手帕,她嫌脏。

    她用衣袖擦了一下眼角,眼泪就自然而然地停了下来。

    她不喜欢哭。她觉得哭代表脆弱,妥协,以及一切她不愿意示人的情绪。

    江龙潭看着陆朝歌,笑着说道:“我也不想杀人。也不能再杀人了。我杀了你的父母,杀了你的小姨,要是再把你杀了-----那不是灭门吗?虽然我不信鬼神不信坏人死后要下地狱,但是人活着还是尽可能的要积德行善。所以,朝歌,你是个聪明人,不要让叔叔为难,好吗?”

    陆朝歌笑了,她当真是被江龙潭的这番话给逗笑了。

    一个心狠手辣鲜血满身的恶魔人渣,他竟然口口声声地说人活着要懂得积德行善?

    他积的德在哪里行的善又在哪里?

    江龙潭也笑,看着陆朝歌说道:“是不是觉得你江叔叔还挺风趣的?”

    “我知道你要什么。”陆朝歌说道。“但是我不可能给你。给谁都不可能给你。”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陆朝歌只恨不能生食其肉渴饮其血将他碎尸万段-----怎么可能还会把魔方给他?

    “太不理智了。”江龙潭摇头叹息。

    站在旁边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看着陆朝歌说道:“姑娘,不能感情用事啊。大好青春,就此终结,是不是太遗憾了些?”

    陆朝歌看着这个中年男人,感觉有一些眼熟。

    “将风行。”中年男人笑着说道。“你没见过我。但是你应该认识我的女儿将上心-----”

    陆朝歌点了点头,说道:“明白了。全都明白了。”

    江龙潭和将家的将风行两人同时出现在自己的绑架现场,还有什么事情是想不明白的?

    早就知道江家和将家勾结颇深,现在看来,两家关系果然非同寻常。

    “明白了就好。就怕你不明白。”将风行也没有遮掩。“还是听你江叔叔的话吧,他现在走投无路了,什么事情才都有可能干的出来-----”

    走投无路?

    陆朝歌看向江龙潭,他有什么走投无路的?他们江家还是花城四大家族之一,他的龙图集团虽然一直承受着自己朝炎科技的打压,但是牢牢占据着花城能源领域的半壁江山。

    他背靠将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儿子江逐流即将迎娶将家的女人将上心---这样的人,怎么会走投无路呢?

    “你被绑架之后,方炎跑到逐流的婚礼现场找我们要人。”江龙潭笑的很苦涩,说道:“他一刀又一刀的捅在我们江家父子的身上,甚至还拿下了柳同的把柄逼迫柳同叛变----”

    柳同叛变?

    陆朝歌大吃一惊。

    她在江家生活多年,太清楚柳同在江家父子心目中的地位了。柳同是江家的一个特殊人物,如果他跳出来向江家父子捅刀,他们俩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为柳同掌握了他们父子俩的太多把柄,如果逼迫太急,柳同完全可以当着大家的面把他们彻彻底底地全部卖完。

    除非他们有办法把他给做掉。

    但是,如果那个人到了方炎手里,他一定不会给他们动手的机会吧?

    因为,他现在最害怕的就是有人从他身边离开。就像是他的父亲那样。

    方炎,他真是越来越成熟了,成为一个值得信赖的男人。

    (ps:感谢星夜邪小朋友的万赏,我和你的想法一样,陆朝歌是个好女人。感谢古月清风狗大户的万赏,我和你的想法一样,《终极教师》是本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