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62章、真相大白!

    “抹脖子?”主神冷笑。“抹脖子的话,你就死掉了。你死了,我去找谁要魔方?我没有那么傻,不会中你的诡计。”

    “还能感觉到你的手掌吗?好好地感受着,感受着它带给你的每一次疼痛颤栗,感受着它被刀刃划开毛孔皮肉,感受着你的血液一点点的冻结身体一点点的失去联系——”

    嚓——

    主神握刀的手腕向上一抬,那把刺穿陆朝歌手掌掌心的利刃就被他给抽了出来。

    嗖——

    鲜血狂涌,如一道血泉向上喷发。

    鲜红色的血液飞溅在主神的脸上身上,陆朝歌自己的脸上身上。

    陆朝歌白嫩滑腻的脸上多了星星点点的红色血滴,看起来有一种异样的妖艳和性感。

    没有让人觉得可怜,她从来都不会让人觉得可怜。

    她是一个讲究的人,也是一个内心强大到可以英勇赴死还会整理衣冠让自己优雅从容体体面面的女人。

    血雨从天而降,主神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渍,开始变得兴奋起来。

    他倒扣着那把带齿匕首,哈哈大笑着看向陆朝歌,说道:“陆朝歌,你感觉如何?是不是很享受?我已经兴奋起来。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

    陆朝歌的脸色苍白如纸,额头汗水嗖嗖。那只被刺穿的手掌摆在桌子上簌簌抖动,却努力的维持着之前坐立的姿态。

    她的两条长腿并拢在一起,上身用力地挺直,以此来支持着自己因为过度的疼痛而变得虚弱的身体。

    陆朝歌没有回答主神的话。

    如果还有一丝力气的话,她会把它用来抵挡主神的再一次袭击。

    主神对自己这一刀的效果很满意,看着陆朝歌说道:“第二刀我还刺你的右手,还刺在刚才那个洞口——我刚才说过,我很欣赏你。所以,我真是舍不得伤害你——”

    这就是伤害叠加技能。

    任何人都知道,受伤的位置是最疼痛最敏感的。

    别说是捅刀,就是朝着伤口吹一口气都会让人痛得死去活来难以呼吸

    在不同的位置捅刀,也不过是多挨了一刀而已。

    但是,在原本受伤的位置再捅上一刀,那就是伤害叠加。

    这种伤害效果不再是一刀再加上一刀那么简单,而是以几何的倍数来增涨。

    别说是陆朝歌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就是那些雇佣兵界赫赫有名的兵王杀手遭遇这样的酷刑审讯都难以忍受。

    主神说话很啰嗦,出刀很利索。

    在陆朝歌还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他已经持刀插了下去。

    还是陆朝歌的右手,还是右手中心的那个伤洞——

    匕首上的倒刺再一次搅烂那些破肉,因为匕首的蛮横插入,更多的鲜血和肉泥从刀刃侧面溢了出来。

    陆朝歌痛得直接昏死了过去——

    我们经常说起这样一个词语:撕心裂肺。

    亲人死了,撕心裂肺。家里养的一只猫一条狗死了,撕心裂肺。男朋友说分手,撕心裂缝。对男朋友说分手,撕心裂肺。王大#麻子家的油炒栗子卖完了,撕心裂肺。钱柜ktv没订到包厢,更是撕心裂肺。

    真正撕心裂肺的痛苦,又有几人尝试过呢?

    把心撕开让肺爆裂——这样的疼痛感,怕是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住吧?

    陆朝歌再一次清醒过来时,感觉到有人在触碰自己受伤的手掌。

    仍然锥心般的疼痛,却又有一股子让人觉得舒服的冰凉袭来。

    陆朝歌睁开眼睛,和一双担忧关切的眼神碰了个正着。

    陆朝歌愣了一下,瞬间了然。

    不悲不喜,早已死心。

    江龙潭认认真真地在陆朝歌的手掌伤口上面涂抹了一层又一层褐色药膏,然后再用白色药纱把它包裹地严严实实,并且熟练地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这才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他们怎么把你伤成这个样子?”

    陆朝歌把自己的手收了回去,用一只手掌支撑着坐了起来。

    这样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面前,对她来说是一件很不优雅的事情。

    她是一个体面的女人。

    “我已经帮你包扎好了。用的是医王秦洛亲手调配地金蛹养肌粉。真正的金蛹粉研磨的药膏,伤口好了之后连疤痕都不会留下——”江龙潭指了指自己眉心位置,说道:“还记得这里吗?那个时候你是十一岁还是十二岁?我下班回来的时候,你正在二楼阳台浇花。一个花盆突然间掉了下来,从我的眉心位置划过——我的眉心划了一条深深地口子,当时皮肉外翻,血流了一地。”

    “你吓坏了,站在阳台傻乎乎地看着我。我直到现在还记得你惊慌无措的眼神——我笑了笑,告诉你我没有事情。然后,你阿姨就拿了这瓶金蛹养肌粉帮我涂抹包扎,连医院都没有去过——你看看,我这里还有没有疤痕?”

    “没有。”陆朝歌说道。他们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他的眉心有没有疤痕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是啊,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真是神奇的宝贝。这种东西现在可不多见,我也只有这么一点——”江龙潭把一个小药瓶装进自己的口袋,一脸笑意地看着陆朝歌,说道:“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你想杀我。那一次你要不是太紧张,要不是早了那么一刹那把花盆丢下来,说不定你早就替自己爸妈报仇雪恨了吧?”

    陆朝歌为之动容,这还是江龙潭头一回和她说起父母死亡的事情。

    “他们的死——是你做的,对不对?”陆朝歌声音微颤,沉声问道。

    江龙潭看了陆朝歌一眼,云淡风轻地说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知道。”陆朝歌点头。“但是我要确定,要听你亲口告诉我答案——”

    江龙潭轻轻叹息,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真不希望咱们父女之间的关系走到这么恶劣的一步——既然你想确定,那我就给你确定。是的,那件事情确实是我做的。”

    “——”陆朝歌的眼泪夺眶而出,泪如雨下。

    真相大白!

    父母惨死的真相终于出来了!

    等待了那么多年,寻找了那么多年,怀疑了那么多年,她终于等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死亡就是永不相见,她的苦苦追寻救不回父母,她求的是自己心安。

    父母惨死,她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又有什么资格为人子女?

    江龙潭亲口承认了是自己杀死了父母,等于是了却了陆朝歌心中最大的一桩心事。

    “人死不能复生。”江龙潭拍拍陆朝歌的肩膀,安慰着说道。“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心里也很难过。我经常想啊,我当初那么做是不是错了?是不是太冲动了?如果铭图没死,如果他们夫妻俩现在还活着?我身边是不是就多了一个知交挚友?龙图集团是不是就多了一个能力出众的合作伙伴?”

    “铭图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处在这种矛盾的反思里面。直到真正魔方的出现,这种矛盾感才结束停止——那个时候我突然间明白了一个道理。陆铭图该死,他们都该死。”

    “我是他们的朋友,我是他们的合作伙伴。我是他们最亲近的人——如果没有我,他们算得了什么?那么些年,我在他们的身上投入了多少的时间精力?投入了多少经费和资源?他们明明已经攻克了魔方技术壁垒,他们明明已经有了成熟的产品,竟然把它隐藏了起来,没有对我透过一丝一毫的口风?”

    “陆朝歌,你说,这样的人难道不可恨吗?这样的合作伙伴难道还不该死吗?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我真是后悔啊,为什么让他们死在那么美丽地国度——他们应该死在寒冷的荒山,死在无人的大漠,死在野狗秃鹫的肚子里——”

    江龙潭脸上的慈祥和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刻骨的仇恨和如火山一样即将爆发的疯狂。

    “这么些年我们都做了些什么?沿着他们指引的错误方向一直走下去,走了一次又一次,错了一次又一次——时间啊,我浪费了整整二十年的时间。二十年啊。陆朝歌,如果我二十年前就拿到了成熟的魔方,如果我二十年前就把魔方产品研究出来——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江龙潭的眼神灼热,满脸憧憬地说道:“龙图集团将成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科技能源公司,没有之一。江龙潭将成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企业家,没有之一。什么互联网神话?什么地产首富?这些能够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产业相提并论吗?”

    江龙潭伸手箍住陆朝歌的脖子,状若疯狂地嘶吼道:“陆朝歌,你能够想象吗?如果二十年前我就拥有了魔方技术——我现在将会取得什么样的成就?”

    “整个世界都要呼喊我的名字,所有的权贵都得仰望我的存在——是的,我是这个世界的王者。独一无二的王者。陆朝歌,这一切都被你父亲给毁了——你说,他们是不是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