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55章、我有证据!

    历史是由胜利者写的,事实是由成功者编的。

    没有人知道真相,除了知道真相的那个人。

    方炎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泼脏水,将自己知道的内容进行勾兑加工,然后一股脑儿的浇到江家父子头上去。

    江逐流的反击是示弱,站在弱者的立场上去攻击方炎的人品博取大家的同情。

    江龙潭的应对是无私和大爱,他将自己打造成一个为了子女安危可以承受任何屈辱委屈的伟大父亲。他不讲事实,不摆证据,完全不回应方炎的攻击点。但是,这却是最好的回应方式。

    各用绝招,各施奇技,看得在场数百嘉宾眼花缭乱难辨真假。

    人类最容易偏听偏信,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但是,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就一定是真实的吗?

    现在方炎跳出来愤怒指责江家父子,自然就给人一种江家父子暗地捅刀的印象。至少有这方面的怀疑。

    如果他们没有捅刀的话,方炎怎么可能会在江家大婚的日子跑过来要人?

    听到方炎污蔑自己谋财害命杀害自己朋友夫妇,江龙潭这才面现怒色,虎目圆睁,凌厉如刀般地盯着方炎,喝道:“无知小儿,是谁指使你到这里来栽赃陷害?我江龙潭坐的端行的正,绝对没有做过你所说的那些事情——如果我有半句妄言,任由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铭图夫妇都是我的知交好友,也是我事业上的左膀右臂。我经常想,如果他们俩人现在还活着,龙图集团现在已经现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它是华夏国第一?还是全世界的第一?”

    江龙潭脸色哀伤遗憾,说道:“可惜,天妒英才。铭图走的早,把这一大摊子事情交到我的手上——我的管理能力不如他,我的科研能力和他比起来就是萤火虫和明月光的距离。但是我不能懈怠,我只能竭尽所能拼命向前。”

    “铭图不在了,我心里也很难过。但是他已经走了,我能做些什么?我把他的独女朝歌接到我们江家,视为亲生女儿一样的疼爱照顾,我爱她胜过逐流,我宠她也胜过逐流。在座的各位——你们几时听说过我们家虐待过朝歌?你们有谁听说过我们家对朝歌不公让朝歌受了什么委屈?”

    “她说要去国外留学,我支持。我百分百的支持。唯一和她生争执的是她想去父母遇害的国家,我死活不同意她去。那里治安混乱,太危险了。她想去学教育,我觉得这很好啊,女孩子教书育人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我知道朝歌聪明,我很希望她毕业之后能够去公司帮我,但是,我尊重她的任何选择——”

    江龙潭就像是一个被恶势力逼迫到走投无路的老人,脸色着急眼神充满歉意地看着新娘江上心,说道:“是的,有一件事情我们江家做的不地道。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也不怕当着上心以及双方亲友的面讲出来——逐流和朝歌都长大了,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长大的。我们看着这两个孩子是越看越喜欢,就想着他们俩个能够促成一对。这样的话,我们一家人不是亲上加亲吗?要是他们再生一个孩子——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家子啊?”

    “我试探了几次,现朝歌对逐流无意,便打消了这个念头。逐流他妈太宠孩子,一心想要把这件事情做成,所以在上面下了不少功夫。这件事情和朝歌的本心是相反的,算是我们江家对不起朝歌——”

    “再后来,朝歌和外面的男孩子恋爱了,听信谗言吵着要和我们分家,要拿回他父母的股份——股份我们愿意给她,那原本就是她父母留给她的,我们不会多占她一分一毫的便宜。但是,分家是万万不行啊。这几年正是新能源领域高展的阶段,大家都是想方设法的做大做强。我们去把一家好端端地大公司给一分为二,这是为了什么?如果拆分之后,我们还有什么优势去和别人竞争?”

    听了江龙潭的自白,台下议论纷纷。

    “是啊。这件事情我也是知道的,当时吵得很厉害——”

    “脑子有病才把龙图一分为二,要是龙图当初没有经历那些事情的话,现在肯定展的更加凶猛——”

    “6朝歌那女人没心没肺,被外面的小白脸给骗得神魂颠倒,白白浪费了一幅好模样——”——

    江龙潭眼神凶恶地看着方炎,一幅要和方炎拼命的架势,说道:“她要股份我给她股份,她要分家我就和她分家。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我们这些做家长的只能尽量支持,支持不了的就多多包涵——方炎,你告诉我,6朝歌带走的那些股份资源都到了谁的手上?她的魔方技术让谁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朝炎科技的第三大股东吧?”

    “方炎,你这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朱雀老师,因为抱上了6朝歌的大腿而一步登天成为钱财用之不竭的亿万富豪——朝歌对你那么好,她把整颗心都交到你的手上,你就是这么对待她的?她失踪了,她被人绑架了,她现在生死不明——你不想着赶紧去找人,把朝歌找回来,你就想着跑我这里来胡搅蛮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如果你觉得这样心里舒坦——”

    江龙潭突然间从t台上面跳了下来,一下子就冲到了方炎的面前,如斗气地公鸡似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对方炎说道:“如果你觉得这样让你心里舒坦,那你就打我几拳,你踢我几脚——只要能够让你开心,能够让你解气,那就请求你去帮我把我的女儿6朝歌找回来,她一个人在外面实在太可怜了——”

    江龙潭就像是失去了理智的癫狂父亲,失去了往日的斯文和沉稳。他不要尊严,不要脸面,不惜让方炎打上几拳踢上几脚——

    有人以命相搏,有人以势相搏。

    江龙潭在最关键的时刻豁出去了,以势相搏,所以他一下子掌控了全局,拥有了大势。

    不会有人觉得江龙潭此举就失去了风度,因为他是一个父亲,他为了自己的女儿抛弃了一切。他是值得钦佩的父亲,也是值得爱戴的父亲。

    这样一来,不仅仅是方炎被在座众人无限仇视,就连6朝歌也被订在了不忠不孝的耻辱柱上面。

    论起审时度势的能力,无人能够和江龙潭这头老狐狸相抗衡。

    方炎自然是没有办法把江龙潭打上几拳踢上几脚的,因为在江龙潭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已经有一大群人涌了过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江龙潭的面前,好像方炎当真就要打上江龙潭几拳踢上江龙潭几脚——这个老家伙实在是太狡猾太聪明了。他在做这件事情的同时,就已经把周围围观群众的下一步反应都已经算计进去了。

    方炎眼神冰冷地看着江龙潭的精湛表演,声音沉稳坚定地说道:“不要倚老卖老玩这种让人耻笑的小把戏了——把6朝歌交给我,我带着她立即离开。不然的话,今天的婚礼就别想继续下去。”

    方炎的视线扫向江逐流和将上心这对新婚夫妻一眼,说道:“你们绑架了我的女人,我也不会让你们幸福美满。”

    看到一群负责警卫的黑衣人接到江逐流的指令准备过来抓人,方炎表情淡漠地说道:“我说不过你们,演不过你们,但是我可以打得过你们——你们不妨试试。”

    “——”

    此言一出,现场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那些向他奔来的黑衣人也停下了脚步,表情惊恐又疑惑地看着站在原地一脸不屑地看着他们的方炎。

    这家伙确定不是个神经病?

    他们见过狂妄的,但是没有见过这么狂妄的。

    全场宾客数百位,再加上服务人员和安保人员,整个龙图会所足有千人以上。他怎么就有勇气喊出来自己武力值第一这种蠢话?

    要是有一个高手站出来把你爆打一顿,这脸不就丢大了吗?

    江龙潭心里那个憋屈啊,自己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气场就这么被这些白痴保镖给毁掉了。

    打不过也要上去打啊,你们受伤了还有警察啊。只有你们受伤了,警察来了才好治他一个故意伤人罪啊。

    当然,站在他的这个位置上面,这个时候再让人上去和方炎拼命也不太合适。

    于是,他挥手让那些黑衣保镖退下,看着方炎说道:“我知道你方炎身手厉害,我们全场一千来号人就算全部加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我没有绑架6朝歌,我也不可能绑架6朝歌。要么你把我们江家全家老小全部都打倒在地上自己去搜。要么你就去帮我把6朝歌给我找回来——无论如何,都不要站在这里浪费时间。”

    “我不会耽搁自己的时间,更不会耽搁救人的时间”方炎高声说道。“我有证据证明是你们江家父子绑架了6朝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