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76章、来,我扶你起来!

    电视上都是骗人的!

    这是方炎的深刻体会。[新#笔#下#文#学wwW.bXwx.cc]

    以前看电视的时候,男主角一旦变身超级塞亚人的时候,双手握拳大喊一声,身体用力一抖就把外套和裤子给震飞了。全身上下只留一条性感娇艳的四角底裤。

    事实上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你想啊,你发力震掉裤子时,是不是先把内裤给震裂了?如果内裤没有裂开,身体之气又怎么会把内裤外面的衣服给爆开?

    只听说过隔山打牛,可没听说过隔底裤打长裤吧?

    所以说,你可以单独震掉外套,但是你想单独震掉裤子保留底裤是很不现实的。

    方炎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没有什么丰富的经验,所以他付出的代价是惨重的。

    原本观音台上面的观众是看不到山顶上的战斗状况的,即使是拿望远镜也只是偶尔能够看到一两道身影。方炎和千叶兵部战斗的时候,又不会故意跑到山崖旁边给他们多看几眼。没买票的家伙,怎么可能享受到这样的vip福利?

    但是,方炎和千叶兵部这样赤身的在山峰边沿打来打去,就让那些举着望远镜焦急观望的家伙大饱眼福。

    一个嘴上叼着根烟的胖子瞪大了眼睛,举着望远镜说道:“我靠,打的太他妈激烈了,连衣服都打掉了——”

    身边的资深腐女一把抢走了胖子男友的望远镜,举起来对着山谷看了看,激动的全身都开始抖动起来:“真的把衣服打没了真的把衣服打没了——后面的那个把裤子都脱了,我都看到他的屁股了——身材不错,你说他们俩是不是有一腿?东洋剑神和太极宗师的越洋之恋,想起来就觉得好兴奋哦——”

    甚至还有更加直接的女人挥舞着拳头大声喊道:“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多少年以后,方英雄向他的儿子说起太极之王方炎和东洋剑神千叶兵部的这一战时仍然会用沉重嘶哑的声音描述道:那一场架打的苦哟,你师爷爷身上的衣服都打没了——

    可是,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能不能表情不要那么猥琐笑容不要那么?你这样会给小孩子带来不好的联想的好不好?

    要不然的话,你的胖儿子怎么会在你讲完这个故事后很是着急的问道师爷爷和那个东洋剑神最后到底有没有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样的极品问题了。你的儿子变成这样,你这个老爹是要负全部责任的好么?

    当然,方炎这个时候还顾不上思考露个屁屁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多么大的困扰。

    他正在努力的、费劲儿的、凶狠的、不死不休的去狂轰千叶兵部。

    啪!

    千叶兵部的身体急速上升,在一块凸起的大石上面借力一点,人便高高的跃上了山顶。

    方炎也脚尖一点以一个超级风火轮的帅逼姿势紧跟着跃上了高空,当他看到叶温柔凤凰千叶薰还有黑暗里无数的人都盯着自己的下体看时,他也情不自禁的低头——

    妈的,太丢脸了!

    竟然有了反应!

    方炎连续给自己使了好几十个千斤坠,加在一起都有好几万斤了,这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自己的身体压了下去。

    于是,在山顶众人的眼里,画面就是这样的:赤身的方炎像是一只猴子从山谷跳了起来,赤身的方炎又像猴子一样跳下山谷——

    方英雄抬头仰望星空,轻轻叹息着说道:“小师叔不好女色,方家难道要绝后了吗?”

    方好汉紧张的捂着自己的屁股,说道:“小师叔偷看过我洗澡——”

    “小师叔带我去石河子水库去摸小龙虾,还骗我把衣服都脱光了——那时候我还小,没有防范意识。”

    方英雄和方好汉对视一眼,他们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绝望和悲伤。他们的处男之身原来早就已经受到了玷污,他们再也不能做一个清白的美男子了。

    方炎再次跳上来的时候,腰间已经围了一条裙子。那是他震下来挥舞叶剑的裤子被他灵机一动改装成了这幅样子。

    当然,因为他脱裤子的时候用气过猛,衣服已经成了碎片,所以他的这条裙子看起来就像是流苏破布裙,充满了激情火辣的异域风情。

    方炎一拳轰向千叶兵部的时候,他的裙子就会高高的扬起,露出性感肥美的小翘臀。

    方炎飞快的冲向千叶兵部的时候,他的裙子就会被风吹起,露出性感笔直的黑毛大腿。

    方炎一脚踢向千叶兵部的时候,他的裙子也被呼啸的夜风给掀起来,露出——我靠,竟然还有反应。

    每一次攻击就代表着又一次的走光,这画面太美很多人都不敢多看。

    当然,方炎的牺牲也是有效果的。

    轰——

    他一拳把千叶兵部轰飞了出去。

    啪!

    他一掌把千叶兵部给拍的吐血。

    咚——

    他被千叶兵部踢中了裤裆。

    方炎痛得倒吸凉气,这个老家伙预谋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击吧?

    当千叶兵部再一次被方炎打倒在地身体重重地撞在了大石头上面时,他就完全失去了战斗的兴致和战斗的动力。

    他的身体倚靠在石头上面,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方炎说道:“这一战,你赢了。”

    “我知道。”方炎点头说道。“你能不能站起来咱们再打一会儿?十分钟?五分钟也行。要不三分钟?你相信我,我的速度很快的。来,我扶你起来——”

    千叶兵部眼神疑惑的看向方炎,说道:“你已经赢了。我当众认输,你的名字将传遍华夏和东洋两国,甚至整个亚洲武道世界——为什么还要再打下去?”

    方炎生气的不行,说道:“我也不想打,可不打能行吗?你躺在这儿不动,我怎么好意思一巴掌把你拍死?你起来咱们再打,你假装打我一拳,然后我一拳就打碎你的脑袋——”

    千叶兵部无声微笑,说道:“你想杀我?”

    “这不是废话嘛。”方炎骂道。“你看我年轻有为学富五车就想把我干掉为你们东洋人解决掉一个恐怖危险的对手,你活了这么多年该吃的都吃了该喝的都喝了该玩的也都玩了,私生子不算,孩子都有两个了——你让我一巴掌拍死行不行?”

    “这一点,你比我做的好。”千叶兵部说道。“我想杀你,从一开始就露出了杀气。你想杀我,一直到现在才有了那么一点杀气外泄。”

    “狗屁的杀气外泄。刚开始我就是为了保命好不好?命保住了才想着要把你打败好不好?打败你之后才想着要把你做掉好不好?你是从一开始就想干掉我,我却经历了一场复杂的心路历程和情感变化——说了你也不懂,反正你现在要立即站起来让我把你拍死。”

    千叶兵部狂笑不已,笑的声嘶力竭,笑的喘不过气。

    他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又有鲜红的血水从嘴角溢了出来,他的内脏已经被方炎给震伤了,身体受损极其严重。

    刚才在被方炎打下峡谷时就已经丧失了斗志,之所以仍然和方炎缠斗半天是因为他心里有不服之气。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被一个华夏的年轻人给击败了。

    也就是说,他的征服华夏之路到此而至。

    他却刚刚迈出一步,就被人把那只迈出去的脚给砍掉。这样的遭遇让人觉得悲痛无比,又极其心酸。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千叶兵部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他看着方炎说道:“你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啊,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领悟真正的武道——武道是人道,只要人活的有精神,武道才能够臻至巅峰。”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才知道我最大的缺陷在哪里。我一心悟剑,不问世事,却也等于把自己和世界的大门关闭了。只有入世,才能够感悟这个世界。领悟了这个世界,才能够感受到剑的七情六欲——我的情不缺狠辣不缺轻巧,却独缺少了一济人情味。输得不冤,输得不冤啊。”

    这个老家伙躺在哪儿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方炎都不乐意听下去了。

    他双手插腰光着上身和大腿站在千叶兵部身前,很是不耐烦的说道:“你到底起不起来?你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不能杀你了,我可是个心狠手辣无恶不作的家伙——不信你出去打听打听,提起我的名字就能够止小儿夜啼。”

    嗖!

    千叶兵部的手指一弹,一块小石头就朝着方炎的裤裆飞了过去。

    啪!

    一声布带断裂的声音传来,方火火腰间的小布裙就脱体而出被风吹走。

    方炎站在原地愣了好几秒钟,裂开嘴巴笑了起来。

    “这次是你先动手的——”

    方炎光着屁股就冲了上去,对着躺在地上的千叶兵部拳打脚踢穿云掌崩云拳猴子摘桃黑虎掏心猛兽大翻身三百六十度东京铁塔——

    (ps:不是这样的,我原本设计的不是这样的。我想写的是千叶兵部的霸道和情义,好剑如痴又野蛮自私。我想写的是方火火不屈不挠一次次被打倒再一次次爬起来催人泪下最终绝地反击——我他妈都写成什么啊。你们干脆把我打一顿吧,这样我心里好受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