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74章、天都帮你,为之奈何?

    在崎岖的山路上,一排黑衣人沉默又迅捷的行动着。{@新@笔@下@文@学www.bxwx.cC}

    他们爬的是一剑峰后山,后山连山路都没有,完全属于人迹罕至的地界。

    荆棘、毒虫、陡坡、还有随时都有可能滚落的山石,走起来让人觉得惊心动魄。

    这群黑衣人的装扮统一又怪异,他们的脑袋上戴着类似游泳帽的黑色帽子,他们的身体上穿着紧身的黑色纤维制服,每个人都背着一个圆桶型的包裹。

    一人为首,众人尾随。

    为首的黑衣人看了看头顶的方向,大手一挥,跟在身后的那群黑衣人立即分散开来,钻进了这黑茫茫的大山。

    来无影,去无踪。

    除了偶尔被惊动的几只孤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到来的秘密。

    千叶兵部的身体腾越在空中,左一剑右一剑的劈划。不见声、不见影、只能够看到那剑气纵横。

    方炎身后的大树、躲避的石头、树上的小花小草全都被剑气切割成碎片。

    方炎前进一步,一剑朝着他的胸口袭来。

    方炎赶紧后退,又一剑朝着他的后背袭来。

    方炎在原地打转,一剑又从头顶砍来。

    因势成阵,无处容身。

    方炎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这也正是千叶兵部的刻意为之。当他只有三尺之地时,他就进入了死境,天上地下没有人再可以救他。

    方炎已经把醉鹤乘风施展到了极致,他的身体就像是汪洋上的一艘小船。东奔西窜,狼狈不堪。

    “不能再这样了。”方炎在心里想道。他也清楚千叶兵部的打算,他正在努力的压缩自己的活动空间,当自己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的时候,他就只能被千叶兵部一剑砍掉脑袋。

    可惜傻蛋刚才已经被用掉了,不然朝着空中的千叶兵部丢一颗傻蛋,他保准不敢再拿剑去砍了。那样的话,说不准自己就得到逃出剑阵的机会。

    胸前伤口的皮肉翻开的越来越厉害,因为运动过于激烈,血水再次涌了出来,连金蛹养肌粉都被冲涮掉了。没有金蛹养肌粉的阻挡,那些血就流的更加肆无忌惮了。

    方炎的身体越来越疲惫了,脚步也显得沉重。当然,这个时候的他也顾不上这些。

    这是黎明前的黑暗,是冰雪融化前的冻土,是霞光漫天前的大雨磅礴——他必须要坚持下去。

    他不管千叶兵部赢了前面的多少次,他只需要赢下最后一次。

    再说,千叶兵部那个老家伙都没说自己累,他一个年纪轻轻牙口好胃口好的小伙子怎么能说自己累了呢?

    沙——

    又一块大石头被剑气削掉了一块。

    当然,那块原本个头很大的大石头已经被千叶兵部削成了小平头。

    石头滚落在地上,挡住了方炎后退的道路。

    可是,如果方炎前进的话,那将迎来千叶兵部最锋利的一剑。

    不能向左,那里仍然残留着千叶兵部的剑气。

    不能向右,千叶兵部刚刚从右边收剑。

    千叶兵部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秒钟能出数百剑,那数百数千剑组成了一道密密麻麻的蜘蛛网。方炎这只小蚊子想要穿过蛛网,实在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

    方炎原地站定,任由长剑袭来。

    千叶兵部也没有让方炎失望,一剑砍向他的脖颈。

    这是平移的一剑,或许是即将饮血的兴奋,那一直沉默无声的长剑竟然发出youyou的鸣动。

    方炎闭上了眼睛,再次施展开了太极之心。

    太极之域全力施展,将他带入到了另外一个同行世界。

    他不服,他还要再试一次。

    再试一次,看看到底是千叶兵部的剑快还是在太极之域里自己的手快。

    他也只能再试一次,因为在他的技能箱子里,也只有太极之心才是有机会匹敌千叶兵部剑阵的绝技。

    太极之心是领域,剑阵也是领域。

    现在,方炎就要用自己的领域来对抗千叶兵部的领域。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选择。

    噗——

    方炎身上早就被剑气切成零散的衣服炸裂开来,朝着千叶兵部的身前挡了过去。

    这个时候,方炎的上半身也完全**裸了。

    当然,这一招的难度非常大,友情建议不要轻易模仿。有些人能够只震上半身的衣服,有些人把控不好把下半身也给震光光——风吹屁屁凉,蛋蛋也走光。那可就太尴尬了。

    千叶兵部看也不看,他甚至也学起方炎闭上了眼睛。

    “两个装逼犯。”黑暗里有人骂道。

    但是这一次却没有人应和,因为无论是明面上的叶温柔凤凰千叶薰等人还是隐藏在黑暗里的不知名者,所有人都在等待着。

    等待着这一战最激烈的战况到来,等待着太极传人和东洋剑神最巅峰的碰撞。

    千叶兵部的身体终于在黑暗里出现了,他的表情严峻,但是出剑的手却云淡风轻。

    他早就达到了人剑合一的状态,这些剑是他的手是他的脚是他身体的一部份。

    无论使用多长久的时间,做过多么激烈的动作,他对它仍然有着绝对的掌控之力。

    在方炎的太极之境里,千叶兵部的脸是清晰的,剑是清晰的,甚至他能够看到他的上半身**,连他胸口的几根毛发和两个小眯眯都毫无掩饰的呈像在方炎的脑海里——

    方炎赶紧转移关注点儿,刚才看错了地方,差点儿就把他从太极之心里面踢出来。

    剑的速度很快,但是在方炎的脑海里却是轻缓的平移状态。

    是的,在这个域里,所有物体的速度都不如方炎的‘眼睛’速度。因为,他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王者。

    嗖——

    突兀的,那剑速加快。

    如果说以前的速度是1的话,现在的速度一下子增加到了九。

    越来越快,快到方炎的‘眼睛’都跟不上他移动的速度。

    那剑也越来越模糊,他已经没办法看清楚那长剑的移动轨迹。

    这让方炎大吃一惊,以前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难道,在自己的太极之境里,自己已经不是王者而是被别人控域?

    哗——

    方炎的脑海突然间爆炸开来,绚丽多彩的星雨降落。纷纷扬扬,在无边的脑际划出一道又一道的优美弧线。

    原来脑海里那一幅幅清晰的图像消失了,现在那些花花草草都变成了亮点和线条。

    千叶兵部的身体变成了一个移动的光点,他横空砍来的长剑便是一个发光的线条。

    方炎伸出手去。

    霹雳啪啦——

    方炎的手穿过贯穿在长剑周围的剑气,剑气爆炸开来,发出稀奇古怪的响声。

    但是,这些剑气并没有伤害到方炎,方炎的手也终于握住了千叶兵部砍过来的剑刃。

    以前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现在却就在眼前发生了。

    太极之心,心随太极。

    “有时候不是你在思考着怎么去战斗,而是太极之心会带着你去战斗。”这是老酒鬼对方炎说过的话。

    老酒鬼是一代武学天才,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敢反驳这一点。他说过的话自然是很有道理的。

    太极是主角,人才是太极的载体。

    这就是方炎所能够体会到的状态,可是,他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是进化了,还是又退步了。

    是太极之心升级了,还是太极之心变异了——一百万个太极习练者,可能会有一个幸运者感悟太极之心。十个感悟太极之心的太极武者,他们每一个人的成长过程都是不一样的。

    有些人一步登天,成就金刚不死之体。有些人惨坠地狱,身体和情感出了一些变故,太极之心竟然无故消失。

    方炎之所以翘家逃跑,那就是因为他感觉不到太极之心的存在。与其说是害怕叶温柔把他爆打一顿,不如说是害怕太极之心永不回来。

    所以,太极之心回来之后,叶温柔当着数百师生的面把他狠揍一顿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难堪的,而且心中暗自欢喜。

    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你看看我现在多经打——

    那长剑停顿不前,千叶兵部的身体也在空中定格。

    千叶兵部低头看着手里的长剑,轻轻叹息,说道:“你悟了。”

    “悟了。”方炎说道。

    “你悟了什么?”

    “我不知道。”方炎说道。他真不知道他到底悟了什么。甚至他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悟了没有——千叶兵部问他悟了没有,他又不好意思说自己没悟,那样实在是一桩很丢脸的事情。

    “你确实悟了。”千叶兵部说道,再一次发出深沉的叹息。刚才的意气风发消失了,刚才的持剑纵横不见了,刚才不败之姿的东洋剑神一下子被抽离走了魂魄。

    他有些意兴阑珊,说道:“我一生练剑,寻道问天,天都帮你,为之奈何?”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为穷。

    事实当真如此吗?天地之力又是区区一个武者可以消耗的吗?

    方炎才不管这些,他只记得一句话叫做‘趁他病要他命’。

    在千叶兵部悲春伤秋多愁善感的时候,方炎一掌拍在他的胸口。

    千叶兵部手里的长剑脱落,身体如脱线的纸鸢朝着一剑峰悬崖坠落。

    (ps:感谢打酱油168兄弟的四十万赏,成为我们新的无敌至尊。我数了半天零。话说,你家当真是开酱油铺的吗?感谢妖云道尊兄弟的五十万赏,这个也成为无敌至尊了。你们的风骚我真是跟不上啊。感谢0胡不归0兄弟的万赏,这不是你的第一次了。感谢依惜醉红颜小朋友的两万赏,小依惜要经常在书评区冒泡泡哈。感谢子灬龙丶兄弟的十万赏,子龙好久不见。现在成年了吧?

    月票过万了,被你们感动坏了,再次鞠躬!

    我好好把这场战斗写完,虽然这不是我的强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