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68章、此子不可留!

    铛!

    江逐流手里的杯子落地,激动的喊道:“方炎被打飞了----”

    柳青鸣没有江逐流准备的那么充分,也没有望远镜可以远视。看到江逐流万分喜悦的表情,心想,刚才还说是什么知交故友,你以拳战我以酒战共战东洋剑神,一会儿的功夫就漏馅了吧?

    当然,柳青鸣也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江逐流所说的那番鬼话,花城任何一个智商不低于五十的人都不会相信。

    正话反着说,坏话好听着说,这是他们从小就被培养学习的基本技能。

    江逐流很是大方的把手里的望远镜递给柳青鸣,说道:“青鸣也看看,真是精彩之极-----”

    柳青鸣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君子不夺人所好。我想,这个时候江大哥才更需要用到这个望远镜----我对功夫一窍不通,怕是也看不明白。不如喝酒,顺便听江大哥给我讲解----”

    江逐流把望远镜放到桌子上,笑着说道:“其实我也不懂。就是看个热闹。”

    江逐流主动向柳青鸣举杯,说道:“来,青鸣,我们为方炎干一杯。”

    “方炎被打飞了。”柳青鸣说道。“这可不是用来劝酒的好理由。”

    “为方炎被打飞干一杯。”

    柳青鸣大笑,举起酒杯就和江逐流的杯子碰在一起,说道:“这个要连干三杯才行。”

    “这可不行。要是方炎被打飞一次咱们就连干三杯,怕是还没看到比赛结果咱们俩就醉倒了-----青鸣,慢慢来,不着急。留着一半清醒的大脑,留着一只清醒的眼睛,我感觉的到,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呢。”

    “江大哥说的有道理。”柳青鸣点头说道。“那我们就留一半清醒的大脑,留一只清醒的眼睛,等待好戏开场----看来,我刚才问的那个问题已经有答案了。江大哥赌的是东洋剑神赢?”

    “不,我赌的是方炎赢。”江逐流无比肯定的说道。

    “哦,为什么?”柳青鸣满脸疑惑。

    “感觉。我总是感觉方炎会赢,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输过----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他,他就没有输过。无数次,我以为他会输的时候,我以为他会死的时候,结果他又赢了回来活了过来。你说,这样的人怎么能让人放心大胆的把所有的赌注全押到他的对手身上呢?”

    “我们刚才还在为他被打飞了干杯?”

    “因为我希望他输。我希望他死。”江逐流表情阴沉声音坚定的说道:“青鸣,我们兄弟俩就不用再互相试探了。你和我的目的是一样的,你和我的敌人也是一样的。”

    “自从柳家进入后,江家和柳家在龙图集团这个大战场厮杀惨烈。这是陆朝歌故意为之,她早就布好了这个大局把我们拖进龙图的这个泥潭里难以自拔,而她却轻装上阵大刀阔斧的在创建公司招聘团队-----我们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耗费在这里面,就难以对她进行报复进行威胁。”

    “为了争夺对龙图的主控权,江家损失惨重,柳家是新来者,更是要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才能够站稳脚根。这场战争不能再持续下去了,这只会把我们江柳两家拖跨-----仅仅是阻碍发展就能够让龙图集团自已毁灭。”

    柳青鸣把玩着手里的玻璃杯,说道:“江大哥的意思是休战?怎么个休法?”

    江逐流轻轻叹息,自己都把话说的这么清楚明白了,柳青鸣仍然不愿意拿出相应的诚意出来。就凭这一点,他就比柳树差上太多。如果是柳树坐在他对面的话,这个时候他们俩就已经开始讨论休战条件了,而不是他再一次的试探。

    “青鸣有什么条件?”江逐流笑着问道。“想什么说什么,反正这是咱们兄弟之间的私下探讨,当不的数的。是不是?”

    他们俩的探讨当然当得了数,如果条件合适的话,江柳两家将会按照这个大的协议框架进行和解。他们是两个家族的先锋和排头兵,这就是家族代言人存在的意义。

    柳青鸣的手指头轻轻的叩击着桌面,说道:“正如江大哥所说的那样,柳家在江家损失惨重,如果轻易退出的话,恐怕面子上也实在难看了些-----”

    江逐流看着柳青鸣,说道:“柳家从龙图彻底退出,将手里的股份全部出售给江家,江家愿意给出一个合理的价格----放心,江家一定不会让柳家面子上难堪。朋友多了路才好走嘛,江家还是非常愿意多交一些朋友的。”

    柳青鸣沉吟不决,这件大事还真是轮不到他一个人做主。他必须要回去和他的大伯也就是柳树的父亲汇报。

    这真是复杂的人事关系啊。

    江逐流知道柳青鸣在想些什么,劝导着说道:“青鸣,叔叔伯伯们都是聪明人,他们心里清楚,只有柳家彻底的从龙图退出才能够避免再次战争----如果我们仅仅是口头上的休战的话,下面的人仍然会斗得不可开交。这对我们两家没有任何好处。”

    柳青鸣举杯说道:“我会把江大哥的话带回去。”

    江逐流笑着点头,说道:“记得还有这场比赛的结果----”

    “看戏看戏。”两人笑呵呵地说道。

    在方炎和东洋剑神千叶兵部做着殊死拼搏的时候,原本打的死去活来的两大家族江家和柳家却在这一剑峰老君亭达成了和解和合作。

    这个世界真是即无聊又新鲜。

    “喝酒看戏,两位好雅致啊----”一个男人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

    江逐流和柳青鸣同时转身,江逐流笑道:“他也来了----”

    “可惜了。”看到方炎倒地,黑暗里有人发出叹息声音。“如若此子年长十岁,再有十年时间感悟积累,斩落东洋小儿不在话下----还是太年轻了啊。可惜可惜。”

    “你这老东西,比赛还没有结束,你着急个什么劲儿?谁说现在的方炎就不是那个东洋人的对手了?他不是又站起来了吗?”

    “你不服气吗?不服气咱们打一场-----”

    “打就打-----”

    -------

    千叶好武在笑。

    他笑的很开心,眼神里却有不加掩饰的残忍。

    千叶好武指着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方炎,声音恶毒的说道:“清隐,你说他的样子像不像一条狗?”

    千叶好武看过《大话西游》这部由华夏演员周星施主演的电影,对里面的一句台词印象深刻:他的样子好像一条狗诶。

    他觉得方炎的样子就像一条狗,一条即将被宰杀吃肉的失败狗。

    “这才是刚刚开始。”清隐的声音传了过来,却看不到他人在哪里。

    “怎么?你觉得他还有机会翻盘吗?清隐,我的父亲你的师父,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剑客----没有人可以打败他。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等了好一会儿,清隐的声音才再次响起:“师父也败过。”

    “清隐-----”千叶兵部大怒。

    “如果不能正视自己和你的对手,你就永远不能踏上真正的剑道领域。”

    “你在教训我?“

    “我在提醒你。”

    千叶好武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我会正视自己,我也会尊重我的对手-----但是,我的父亲一定会获得胜利。和以前无数次取得胜利一样。这一点我从不怀疑。”

    千叶兵部是一个高手,也是一个难得的对手。

    你面对这样的敌人总会心生无力感,正如方炎面对老酒鬼的时候,你竭尽全力的想要把他打败,可是,他轻轻一挥袖你就狼狈不堪的失败。

    武道一途如登山,有人在山脚下徘徊不前,有人在半山腰疲惫不堪,越是往上走越是艰难----需要体力、需要毅力、更需要悟性。

    方炎体力出众、悟性惊人,毅力不缺----可他就是缺少年龄。

    他缺少社会的熏陶、缺少人生的磨练、缺少岁月的沉淀----

    他还是那么的年轻。

    大家都这么说。

    “我不服。”方炎在心里嘶吼着。

    我没有社会的熏陶,可我年轻气盛!

    我缺少人生的磨练,但是我神采飞扬!

    我不需要岁月的沉淀,因为现在的我激情澎湃,血脉贲张。

    年轻就是我最大的优势,年轻也是我最大的资本。

    方炎站在原地,双手手臂伸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来吧。”方炎说道。

    他在等待千叶兵部的再一次进攻。他相信,这一次,他一定不会失败。

    千叶兵部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表情也开始变得凝重。

    他成长的太快了,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如果说刚才的方炎还有一丝畏惧、一些害怕,一些束手束脚的话,这个时候的方炎已经成为一名悍不畏死的勇士,一名真正的用生命和激情在战斗的战士。

    他不再被动的防守,他不再把自己防的滴水不漏只为保全性命----他放开了胸怀,放下了生死。

    以千叶兵部的阅历,年轻一辈当中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以前从未有过。

    此子不可留!

    (ps:感谢color1028兄弟的两万赏,谢谢对方炎的厚爱。感谢叶温柔小美女的三万赏,温柔不温柔。感谢泥秋哥的万赏,女神又来了。感谢夜狼之吻兄弟的万赏,小夜狼一直默默地在幕后为我们近卫军做了好多工作。感谢明为梦影的万赏,小loli天天见。感谢御木本的万赏,本本又来一发。感谢真假君的万赏,真假君用的可是真金打赏,因为假的纵横不收,哈哈!)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