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59章、求死!

    蹬蹬蹬----

    推车人朝着方炎冲了过来。/\w WW.bxwx.cC 新笔下 /\

    在奔跑的过程中,他的双手在身前随意地挥舞着。

    原本平淡无奇,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几乎不被人放在眼里。但是当他的双手挥舞的越来越缓慢,仿佛每一次挥动都重若千钧,空气里发出嘶嘶的响声时,方炎的脸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崩云掌!

    掌可崩云,拳可断气。

    云是什么?气是什么?

    这是流动而不可捉摸的物质,看的见却摸不着。但是,一拳可将云彩崩乱,足见其凶狠霸道。

    主辱臣死!

    做为柳树的推车人,看到方炎如此侮辱自己的主子,他愤怒之极,欲将方炎一掌拍死。

    推车人的速度极快,转瞬间便冲到了方炎面前。然后一巴掌拍向方炎的面门。

    方炎毁了柳树的脸,他要拍碎方炎的脑袋。习武之人,最在乎的就是公平两字。

    推车人人高马大,比方炎还要高出一个脑袋。原本艰难挥舞看起来慢腾腾的手臂在经过蓄力的过程后,手掌变成了紫红色。那是内劲儿在体内燃烧达到沸腾状态的原因。

    他的动作也突然间提高了无数倍,快若闪电般的拍了下来。即使是方炎也只能够看到一道残影,肉眼凡胎连他的身体都看不真切了。

    嘶----

    空气挤压的更加猛烈了,发出痛苦的呻吟声音。

    方炎不清楚这崩云掌能不能崩碎云朵,但是他知道他一定可以崩乱这空气和自己的脑袋。

    方炎轻飘飘的伸手出去。

    别人要拍他,他伸手去挡,就是这么简单

    砰!

    柳树手里的杯子突然间炸裂开来,那是被推车人手掌爆泄出来的劲气所伤。

    推车人的手腕被方炎握在了手里,他的手掌已经恢复成了正常的颜色。这是因为他手掌里面的劲气已经放掉。

    方炎看着柳树近在咫尺的丑脸,笑着说道:“柳树,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真的很抱歉,抱歉仅仅是打断你的腿,抱歉刮花了你的脸----我应该直接杀掉你。”

    “如果那个时候我更凶狠一些,如果那个时候我不去想什么后果,如果我直接用那些纸片割掉你的脖子----你的血早就流干了,你的肉早就腐烂了。死了多好?死人才可爱不是?”

    方炎这么说话的时候,抓着推车人手臂的那只手也在同时用力。

    推车人的衣袖开始冒白烟,那是黑色的西装和白色的衬衣被烧毁。

    推车人的额头开始流热汗,那是他的手臂骨头快被方炎给捏变形。

    推车人的面孔开始变得狰狞扭曲,那是因为他的手臂血管突然间爆裂开来。

    血水狂飙,但是很快就停止了。

    等到方炎松手之后,推车人的手臂已经成了一团麻花。一团失去了血液和水份的干枯木材----

    手掌和手臂突然间脱节,方炎握住的那一块失去了生命力。气通不过,血流不去。

    他的右手手臂彻底的毁掉了。

    方炎没有去看推车人的狰狞表情,他不喜欢丑陋的东西。柳树也没有转身去看,仿佛那个推车人和自己什么关系也没有。

    方炎也不喜欢柳树的脸,但是他仍然坚持着认真的看着他,说道:“你知道你做过什么,我也知道你做过什么----不说这拥有十几亿人口的泱泱华夏,就是今天晚上的蓝山会所也是人才济济。这个世界上的聪明人太多太多了,不仅仅是你,也不仅仅是我----所以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可以欺骗所有人呢?你搞出这么一场大戏,你将柳家的面子和尊严踩在脚底,你想向所有人证明你强势回归,你想让人知道你还活着----难道你当真是今天晚上才回归的吗?”

    柳树也不喜欢方炎,他看到方炎的脸比方炎看到他的脸的感受还要痛苦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方炎难受是因为自己的脸太丑,自己难受是因为方炎的脸一点儿也不丑----如果方炎的脸要是能够变得和自己的脸一样,那样他才能够发自内心的微笑吧?

    “你为什么不那么做?”柳树笑呵呵地说道。“第一次见面,我就想陷害你,想要挑拨你和江逐流拼命,那个时候你就应该仇恨我了吧?后来我又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我甚至要杀掉你和陆朝歌,我已经那么做了----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我调查过你,知道你是一个从来都不肯吃亏的性子。我都这么对你了,你为什么当时还不杀掉我呢?打断腿算什么?刮花脸算什么?直接把心脏刺穿,把脖子割断,甚至当时你没有把我从窗外拖回去,你只要松开手,我从楼下掉下去也有可能摔死----当然,也有可能摔不死。所以,你应该搬一张桌子砸下去,就搬书房里面的那张大书桌,我摸过,是花梨木做的,怕是有千八百斤,沉着呢----”

    “这千八百斤我是搬不动的,但是我知道难不倒你。你都能用纸片杀人了,这一手在你使出来之前我可想都没想过,说实话,你用这一手的时候实在是太有魅力了,我要是女人我都会喜欢上你哦,跑题了。你搬那那张大书桌丢下去,往我的脑袋上面砸。我的脑袋会炸开,就像是你捏爆陈普的手臂一样,我的脑浆会四处飞溅,那些喝了我的血吃了我的脑浆的花花草草会长的很旺盛方炎,你为什么不那么做?如果你那么做了的话,我现在就已经死了。”

    “你也是个习武的,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当一个人的心脏停止跳动后,这个人才是绝对安全的。你怎么就一点儿也没有安全意识呢?你说,你说如果我以后要是不小心杀了你----这怪谁?怪你还是怪我?不让我报复吧,这不可能,我肯定是要报复的。我那么努力的活着,我跑出来扮演小丑,我想得到更多人的认可获得更多的力量----我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啊?我就是为了报复。你不让我报复怎么行?”

    “可是,我一报复你就可能会死。不仅仅是你死,你的家人,你的朋友,所有和你亲近的人都会死哦,忘记了,还有学生。你的那些学生,我也不会放过----如果我实在找不到人报复,我也不介意找那些学生。”

    “你要是敢动他们,敢动他们一根手指头柳树,你说的那些我也能做到。我会杀掉你的家人,杀死你的朋友,杀掉所有和你亲近的人我要让你们柳家断子绝孙。”

    “你看看,你生气了。你为什么要生气啊?我都这样了,你还生我的气干什么?你不能让我这样一个废物丑八怪还要遵守什么礼仪道德吧?”

    柳树状若疯狂的看着方炎,说道:“不可能。我不要礼仪,也不在乎廉耻----我要是在乎廉耻,我刚才就不会学鸭子走路了。我的心已经死了,其实我的人也已经死了----现在你看到的就是一具报复的尸体。”

    柳树伸手去摸方炎的手,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说道:“你看,我都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了,你是不是很想掐死我?来吧,男子汉大丈夫,既然这么想了,就应该立即这么做----来,掐死我,就像是你刚才掐断陈普的手臂那样。多好的内家高手啊,就这么被你给毁了”

    方炎的手掌伸展开来,掐住了柳树的脖子。

    “对,就应该这样”柳树笑的很开心。“就应该这样----用力,方炎,再用力一些。你应该让我说不出话,你应该让我呼不了气,你应该让我吐出舌头就跟吊死鬼一样方炎,你再用力一些啊。让我死之前再给大家表演一下。让他们看看----看看花城四秀之一的柳树是怎么死的。不是我和你们吹,这样的场面----你们这辈子怕是也只能看到这一遭。”

    方炎的手开始用力。

    柳树再也说不了话,再也呼不了气,他的脸色开始变的紫红,他的舌头已经主动伸了出来

    他的心情很好,因为他笑的很开心。

    他的眼睛里面没有恐惧,一丝一豪的恐惧也没有,有的竟然是兴奋的神采。

    他在求死!

    方炎的脸色阴睛不定,然后他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他松开了柳树的脖子,很是体贴的帮他把衬衣的折皱给整理好,笑着说道:“你怎么可以死呢?我可不希望你死,我希望你能够长命百岁。因为我知道,对你来说,活着比死了更加的困难----柳树,我这么讨厌你,所以我不能让你死。我要看到你好好的活着,我要让你看到我结婚生子,我要把我最幸福的生活呈现在你面前----你觉得这样怎么样?”

    “懦夫。”柳树满脸的失望。“你连杀人的勇气都没有,还真是让人遗憾啊。”

    “我是老师,哪个老师动不动就和人打打杀杀的?”方炎笑着说道,完全不把柳树的嘲讽放在心上。“教书育人才是我的天职。杀人不是。”

    “我说----你是不是缺少一个道歉?”一个突兀的声音在方炎的背后响起。

    (ps:看到书评区一片火红,老柳的心情很惊讶也很激动。因为更新不力,老柳心里一直很愧疚,连红票月票都不好意思喊,更不用说打赏了。我知道,你们也对我很失望。有些心直口快的直接在书评区说了,也有很多老朋友顾及老柳的面子憋在心里。这是我的错。

    今天突然间爆发打赏,让我知道你们没有忘记我,你们仍然在跟着老柳、支持老柳。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从来都不是。

    感谢妖云道尊小同学的二十万赏,眨眼间就成了我们新晋的黄金萌主了。感谢美若天成兄弟的万赏,看到《邻家》的朋友对这个名字都不会陌生。感谢冉燃小朋友的万赏,为了萌主在冲锋啊。感谢皆无小傻的万赏,这是咱们近卫军的双子星小loli之一。感谢表哥的万赏,有机会再一起喝酒。感谢逆耳jn兄弟的万赏,有时间常来。感谢明为梦影的万赏,这是我们近卫军的双子星小loli另外一位梦小呆。感谢古月清风1兄弟的万赏,是一位很低调的黄金萌主。感谢叶初阳老同学的万赏,因为在老柳的眼里他真的很老了。感谢茗澈茗少妇的万赏,你这种亿万土豪只丢出来一个万赏你怎么好意思出来见人?感谢君令小同学的万赏,也是我们的老朋友多本书的萌主啊。感谢泥秋哥的万赏,这一位怎么说呢,想要以身相许了好多年,未遂。感谢隐唯爱小朋友的万赏,也是老柳的多年好友。感谢hanla兄的再次十万赏,超级土豪,看到他的手机号码把我吓尿了。感谢儡朶小姑娘的万赏,感谢你为贴吧所做的一切。

    感谢!鞠躬感谢!)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