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bdshare_panel;

    content;

    sb3秒就能记住的【新网】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新#笔#下#文#学wwW.bXwx.cc]

    第257章、疯子!

    没有人回答狼头人的话。

    这个人来的太诡异,而且身份太可疑——在这昏暗暧昧的灯光下,戴着一个青铜打造的狼首面具出现在众人面前就已经让人心里沉甸甸的,呼吸不畅快了。这是正常人能够干出来的事吗?

    “怎么?没有人愿意回答?”狼头人笑呵呵地说道。“你们看到我是个残疾就欺负我?”

    耳钉男偷偷咽了口口水,说道:“我们不是欺负你,就是你问的那几个问题——我们也不清楚啊。那个柳大少——他自从出事之后就从来没有再出来抛头露脸过。之前他有事meishi的时候也会来这蓝山会所坐一坐,我还和他打过好几个招面,但是好长时间我都没有见到他了。”

    “就是。之前还有传言说他已经死了,fanzheng这个说法我是不信的——后来柳家出来撑场面的都是柳青鸣,这个传闻就越来越有市场了——”胖子没有接着说下去,再说下去就有挑拨离间的味道了。

    “所以你就觉得那个倒霉悲催的柳大少死定了对不对?”狼头人伸手要去拍胖子的脸,胖子虽然胖,个头可不矮,坐在轮椅上的狼头人努力的伸出手也没办法够着他的脸。

    “把脸送过来。”狼头人说道。

    胖子咬了咬牙,无视众人的诧异和脸上隐晦的讥笑,竟然真的把脸送过去了。

    狼头人拍拍胖子的脸,呵呵大笑起来,说道:“你这胖子,肥头大耳的naodai倒挺灵活——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不把脸送过来,你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不知道。”胖子的脸距离狼头面具很近,所以能够更加深刻的体会到那狼眼里面散发出来的嘲讽和仇恨。他很qiguai,ziji和这狼头人无怨无仇的,纯属第一次见面,他为什么要仇恨ziji?

    很快的,便想明白了,狼头人这样的眼神并不是刻意针对他,因为他嘲讽和仇恨的对象是他ziji——他看向别人时也是用这样的眼神。

    “我会打断你一条腿。”狼头人在笑,声音却阴森森的。

    胖子没笑,他知道狼头人没有和他开玩笑。狼头人虽然残疾了,但是他身后的推车人看向他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具没有生命力的尸体。

    他害怕那个推车人。

    “这真是个不好的习惯啊。”狼头人放开了胖子的脸,轻轻叹息着说道:“我成了残疾,所以我就希望打断所有人的腿——凭什么我要坐在轮椅上,你们却可以用腿走路?这不公平。”

    狼头人看向在场的众人,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这很不公平?”

    “——”

    “你们不是想知道那个打折了腿刮花了脸的花城四秀之一怎么样了吗?恰好我和他很熟,我来告诉你们他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好不好?——你们知道他是怎么样走路吗?”狼头人问道。

    “——”大家伙儿全部都惊呆了,这家伙是不是个疯子?

    聪明一些的已经明白这个狼头人的身份,恨不得把ziji的naodai塞进沙发里让所有人都认不出来ziji是谁。为什么今天晚上要跑到蓝山会所?为什么不去江南会?为什么不去倾城会?为什么不去任何一个其它的会所为什么偏偏就是这个见鬼的蓝山?

    “我来给你们演示一下。”狼头人笑呵呵地说道。他双手撑着轮椅想要站起来,屁股刚刚离开轮椅,又很是无力的跌了回去。

    他的身体没有太多的力气。

    推车人想要帮忙搀扶,狼头人把他推开,说道:“我ziji来。”

    他先迈出一只脚落地,然后把另外一只脚抬起来轻轻落地。他的屁股躬起来,双手抓着轮椅支撑身体。

    等到他的两只脚同时落地并且确定ziji能够站稳后,他才缓缓的松开了抓着轮椅的双手。

    很幸运,身体只是摇晃了几下,并没有摔倒。

    “来,我来给大家表演一下花城四少之一的柳大少是怎么走路的。”狼头人笑呵呵地说道。

    他的左腿站的沉稳一些,右腿受伤严重一些,所以,左腿往前迈一步,右腿就同时向前拖一步。身体一左一右的摇晃就像是一只刚刚学会走路的鸭子。

    他从吧台走到长廊,又从长廊走到吧台,笑呵呵地说道:“大家看到了没有?那个柳大少就是这么走路的?你们说好笑不好笑?你们觉不觉得他就像是一只鸭子?”

    狼头人一边走一边笑,不大的空间他却兴致勃勃地走了一遍又一遍。一边走还一边问大家柳大少走路的样子像不像是一只鸭子。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一些人特别从包厢跑了出来近距离观看。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微笑。

    所有人都屏声静气,好像在看一出非常悲伤的独角舞台剧。

    在楼上的包厢,柳青鸣和一群同伴正在喝酒聊天。

    通过窗口看着狼头人的表演,柳青鸣的脸色阴沉的可以拧出一把水来。

    “大少,那个狼头人是不是疯了?蓝山会所什么时候需要小丑来表演了?”

    啪!

    柳青鸣猛然转身,一巴掌抽在那个多嘴的家伙脸上。

    “别叫我大少。”柳青鸣嘶声吼道。

    一个长腿美女悠哉悠哉地捧着酒杯,说道:“怎么?柳青鸣,你就这么点胆子?让你出头是柳家人的决定,又不是你ziji争着抢着要上位的,你怕什么?”

    “王景弘,你给我闭嘴。”柳青鸣眼睛凶狠地瞪着那个女人,说道:“你想去死,不要拖着我跟你一块下地狱。”

    王景弘站了起来,端着酒杯站在窗前,冷笑着说道:“有这样一个大哥,确实让人晚上害怕的做噩梦——可瘸子就是瘸子,残疾就是残疾。他现在还能做什么?难道因为他的滑稽回归,你就把ziji手里掌握的yiqie全都交出去?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这么干,我这辈子都看不起你。”

    王景弘指着还在走来走去的狼头人,咯咯娇笑着说道:“你看看,他像不像是一只鸭子?”

    柳青鸣没有笑,他咬紧牙关,双手紧紧的抓在窗户上面,都快要把那名贵的木材扯下来一块。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狼头人翻来覆去的走了五六遍,走的气喘吁吁,走的满头大汗。围拢在四周的人越来越多,这让他非常的满意。

    他转着圈圈扫视全场,笑呵呵的和在场所有人打招呼,说道:“你们说,那个柳大少可笑不可笑?可怜不可怜?不过,还有更可笑更可怜的——你们知道他的脸被刮成什么样了吗?你们一定不知道吧?”

    “——”

    狼头人得意的拍拍ziji的胸口,说道:“我知道。来,我给你们演示一下——有没有点掌声?”

    没有人鼓掌!

    也没有人敢鼓掌!

    现场的气氛沉闷的可怕,明明是灯红酒绿,明明身边帅哥美女云集,偏偏每个人都像是在接受一场庄严审判一般。

    这个狼头人在审判他们。他们心里浮现起这样qiguai的念头。

    大家都不鼓掌,狼头人仍然热情高涨,说道:“你们没看到我表演,所以你们才不愿意鼓掌。等到你们看到我的表演,你们就一定会忍不住鼓掌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表演的更像了。”

    狼头人说话的时候,伸手摸向ziji的naodai后颈。

    狼头面具被他摘了下来,露出一张让在场所有人都瞬间脊背生寒的鬼脸。

    是的,用鬼脸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横七竖八密密麻麻的伤疤,一条伤口挨着另外一条伤口,完好的肌肤几乎没有。

    左边的眼睛被从中间切开,鼻梁塌陷下去都快成为一个大洞了,还有嘴唇也被人切了好多半——好像拿筷子夹走一块就能够沾着芥末下酒。

    这已经不是人了,就是稍微梳妆打扮一下的恶鬼也要比他看起来更加讨人喜欢。

    这个狼头人,正是失踪了好久的花城四秀之一柳树。

    “掌声呢?”狼头人出声说道。他没有笑,声音沙哑低沉,就像是在哭一般。“现在你们看到我的表演,应该给一些掌声了吧?我敢打赌,你们再也找不到比我模仿更像的人了——因为,我模仿的人是我ziji。”

    啪啦啦——

    掌声终于响了起来。却并不热烈。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端着两杯红酒走过来,说道:“大少,我敬你一杯。”

    狼头人接过红酒,和男人碰了下杯,一饮而尽。

    一个女人端着两杯洋酒过来,说道:“柳少,你仍然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人。”

    狼头人接过女人的酒杯,和女人碰了下杯,一饮而尽。

    更多的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看着被无数人围在中间敬酒的柳树,推车人的眼眶变地湿润。

    兰山谷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手指有节奏的拍击着桌面,表情凝重地说道:“对ziji都这么狠,对别人就会更狠。现在的柳树——才是真正可怕的柳树。这样的人,才配做你的对手了吧?”

    方炎站在兰山谷的身边,苦笑着说道:“为什么我的对手全都是这样的疯子?”

    fy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