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55章、我也死了!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嘴唇花杀手逃离的路线被秦鹰给找到了,是从厨房的排烟孔逃离的。那么小的孔洞,只能容纳一只猫出入,却成了她们行凶杀人的自由通道。

    方炎看着头顶上的排烟孔,说道:“替身跳出来是为了给嘴唇花杀手争取时间,不然的话,她也没那么容易就能从这里面钻出去----外面通向哪里?”

    “通向后院的灌木丛。”秦鹰说道。“我已经让人去查了,不过肯定已经晚了----”

    “想办法把这里封死。”方炎说道。“不仅仅是这里,要对整个地下研究院进行排查,尽可能的发现其它的隐患。”

    “我会的。”秦鹰点头。出了这样的事情,秦鹰这次得使出百分之二百的力气了。

    陆朝歌已经调出来张琳娜所有的信息资料研究,说道:“她确实是个科学家,而且在进入朝炎研究院不算太长的时间里就已经出了一项研究成果----从她进来的时候就开始在做沸腾实验,魔方技术也确实需要寻找到海水沸腾的临界点。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她的每一步都是在为今天做准备。我真是好奇,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军火库。”方炎说道。“一个很神秘的杀手组织。”

    陆朝歌点了点头,说道:“或许,在嘴唇花进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对魔方技术进行了研究----为了取得我们的信任,所以让她在短时间内出了结果。也正是因为她出了那项结果,所以我才给了她更加重要的任务。”

    “我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敢向秦倚天下手。他们知道秦家和我们合作魔术项目,在我这里拿不到东西,于是想通过绑架秦倚天的方式来要走魔方----虽然在魔主项目上面,我是最大的股东,但是如果秦家为了救秦倚天而把魔方技术交出去的话,我不会阻止。也阻止不了。”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所以,连续发生的几件事情就可以说通了。他们原本想绑架秦倚天拿走魔方,结果绑架失败。他们知道得罪秦家的后果,也知道秦家必然会找他们报复----隐藏在地下研究院已经不再安全,很容易被秦家把他们找出来。于是他们就杀掉胡加制造混乱,想要混水摸鱼寻找魔方技术真正的下落----我还真是不幸,每一件事情都和我有联系。”

    陆朝歌看着方炎,满脸歉意地说道:“给你朝炎股份的时候,有报恩的心思,同样也有我自己的私心----你现在可以退出。我想我会找到办法解决问题。既然背靠秦家这棵大树,他们总不会坐视不理。”

    方炎摇头,说道:“我接受你的股份,并不是为了以后能够得到多少收益----你一个女人出来创业很不容易,我也不希望有人随意地欺负你。能帮一把我肯定会帮一把的。那个时候我没有退出,现在更不会退出了。”

    方炎现在不能退出,秦家人送来了那份资料,就会盯着方炎的后续动作。

    “谢谢。”陆朝歌感激的说道。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千万别说这两个字,你说了我得不到任何优惠,反而有种把我为你做的一切都给抵消了的感觉----”

    陆朝歌轻笑出声,说道:“昨天我去看了外婆,她给我做了很多好吃的。”

    “她和你说过什么吗?”方炎警惕地问道。

    “说了。”

    “说了什么?”方炎暗自祈祷,外婆可千万别在间煽风点火了啊。

    “说让我多吃一些,说我最近变瘦了。”陆朝歌说道。

    “那就好。”方炎松了口气。

    “什么?”陆朝歌看着方炎的表情,疑惑的问道。

    “哦,没事。”方炎笑着说道。“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我就不打扰你了----你管理好研究院就行了,寻找幕后真凶的事情交给我吧。这也是很多人愿意看到的结果。”

    “注意安全。”陆朝歌叮嘱着说道。

    陆朝歌带着方炎坐进电梯,输入一串密码后电梯缓缓上行。

    看到方炎的衣领上有一块白色灰尘,陆朝歌跨前一步,伸手仔细地把那一片灰尘给掸掉。

    她的身体靠近方炎的身体,她高耸的胸部几乎要贴上方炎的胸口,成熟女人身上雅致的香气,还有她呼吸时带着芬芳的空气,都让人迷醉在其难以自拔。

    只要方炎稍一伸手,就能够把陆朝歌凹凸有致性感之极的身体搂在怀里。

    陆朝歌的脸距离方炎的脸很近,两人的身体几乎要粘合在一起。

    陆朝歌的睫毛眨动,却暗自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

    等到方炎的身影走远,陆朝歌才喃喃说道:“外婆还说,让我好好照顾你。”

    -------

    --------

    街角的咖啡馆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大众。

    一个穿着短裤皮靴外面罩着墨镜的女人大步走了过去,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然后大众车立即发动起来。

    “怎么样?”开车的司机笑着问道。五官轮廓有开型,长着满脸的络腮胡,脸上戴着幅墨镜,看起来是一个很有男人味的男人。“那家伙不好对付吧?”

    “狡猾如狐,凶狠如狗。”女人脸色不善的说道。“如果不是替身掩护的话,我都没办法逃出来。”

    “妓女花也有失手的时候,还真是让人意外啊。”司机调侃着说道。嘴唇花又名妓女花,因为男人和女人属于同级,又是合作搭档,所以敢随意地喊出这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称号。要是别人的话,恐怕嘴巴里面已经被嘴唇花塞满了液体炸弹。

    “这样的对手才有意思。”女人并不生气,冷笑着说道:“如果太容易死掉了,这场游戏也就无趣了。”

    男司机脸上的笑容敛去,说道:“你不要擅自行动。你应该清楚,我们上次绑架秦家大小姐失败,虽然秦家人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应,但是越是这样越让人担心他们的疯狂报复-----这么多年了,有谁敢在秦家人头上动武?”

    “我们的任务就是拿下魔方,不要试图去挑战方炎。方炎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对付----如果这次不是因为你想连方炎一起除掉,又怎么会让自己身处险境?杀掉几个人让他们内部大乱,咱们就守在外面盯梢就行了。即安全又有效果。”

    “你刚才说过,没有人敢在秦家人头上动武。那么多年来,又有几人敢在我们军火库头上动武?军火库一点就炸,我们总要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行-----拿走他一条命,不过份吧?”

    司机摇头,说道:“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谁愿意被人随便拿走啊。方炎也不愿意。”

    “这种事情,他说了不算。”

    --------

    -------

    “什么是战斗?”方炎站在高台上面,看着台下的两百多名学生问道。这是他第二次给学生上大课,原本间还有一节的,结果因为在一丈渊上面受伤请假而向后推迟。“如果你在网络上面搜索这个词语,他们给出来的解释是:敌我双方进行武装冲突,互相攻击之事----说实话,我不喜欢这样的解释。”

    “在我看来,战斗是一股气。是不服之气、是不屈之气、也是永不放弃之气----你想征服高山,没有这股气的话,你恐怕走到山脚下就已经放弃。你想征服海洋,看到波涛汹涌惊涛拍岸就已经放弃。你想做全年纪第一,但是看到一道难解的习题就已经放弃-----这股气是战斗的本质,也是战斗的精神和血脉。”

    “你们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今天要给你们讲战斗呢?因为我要告诉你们,其实我们生活的战斗无处不在。一场考试是一场战斗、一场体育训练是一场战斗,有的男生喜欢上学校里面最受欢迎的校花是一场战斗----当然,如果有女生喜欢的是唐城的话,可能也要经过激烈的战斗。”

    全场大笑。

    唐城也在笑,笑着笑着脸色就变得黯然。

    秦倚天,你到底在哪里?

    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需要躲着我。发一条信息告诉我你还活着你什么事情都没有----仅仅是一条信息,好不好?

    求求你了,给我发一条信息,好不好?

    “最重要的是,我也有一场战斗即将到来。我想过逃避,我想过投降,但是最后我仍然决定勇敢面对-----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因为我心里有不服之气,不平之气。”

    “方老师,你是要和情敌决斗吗?”

    “方老师,你要是喜欢我,一定不用和别人竞争----”

    “方老师,你说的是哪方面的战斗?”

    -------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战斗分很多种。有一言不和,拳脚相搏----”

    方炎对着幕后招了招手,身穿白色短打装的方英雄和方好汉从幕后走了出来。

    全场尖叫,掌声如雷。

    学生们知道,方炎老师又要表演功夫了。

    他要用实验行动告诉学生,战斗的真正意义。

    方炎对着台下鞠躬,招手示意方英雄过来攻击。

    方英雄站在原地,满脸的痛苦之色。

    “他还缺少那股气。”方炎笑着对台下说道。

    台下学生再次哄笑出声。

    方炎再次对方英雄招手,用眼神威胁他立即进攻。

    扑通!

    方英雄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说道:“战斗结束,我已经死了。”

    方好汉脸色大变,愤怒之极。方英雄这个白痴无赖死不要脸的家伙,做出这样的决定还讲不讲气节要不要节操----说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兄弟,你提前和人打声招呼好不好?

    方好汉咬了咬牙,也直挺挺地躺倒在地上,急声喊道:“我也死了,我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