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54章、怎么报复才好?

    锋利的玻璃切面从后面刺穿身体透出胸口,方炎的那一拳打碎了她的五脏六腑,让她吐出来的不只是鲜血还混合着红褐色的肉渣肺块----

    瓜子脸、肤色苍白。[新#笔#下#文#学wwW.bXwx.cc]眼小嘴大,嘴角处有一颗显眼的红痔。

    她不是张琳娜,死的人不是化名为张琳娜的嘴唇花杀手。

    秦鹰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说道:“她的名字叫做王玲,是公司从外面招聘进来的研究助手-----你怎么把她杀了?”

    他蹲下身体要去抚摸王玲的鼻息,看看她还有没有脉搏。

    “别动。”方炎出声喝道。

    秦鹰看着方炎,说道:“你应该知道,如果她死了你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没有人可以随便杀人,即使是在这个地下不为人所知的研究室也不例外。

    “她已经死了。”方炎说道。“穿过她身体的玻璃是我丢出去的,后背上致命的那一拳也是我打出去的----我现在能够确定,她已经死了。但是,如果你碰她的身体的话,你也会死。”

    “什么?”秦鹰警惕地盯着地上的尸体,说道:“她已经是个死人了。她还能做什么?”

    秦鹰的视线在尸体身上扫来扫去,说道:“你是说她的身上有古怪?”

    方炎点了点头,从地上捡了一支笔,用笔尖掀开尸体身上穿着的白色大褂,指着滚出来的一颗银色小球说道:“只要你触碰到那个光球,我们俩就会被炸成灰烬。”

    “你怎么知道她身上有这种东西?”秦鹰疑惑的问道。这种圆球很少见,竟然会有那么强大的破坏力?

    “猜的。”方炎说道。他不想告诉秦鹰他和秦倚天一起经历过这种东西,他也不想让秦鹰知道自己和秦倚天如何的死里逃生这种事情。这是他和秦倚天的秘密,既然秦家人没有想过把它公布出来,自己又何必枉做小人呢?

    在她的身体被玻璃穿过时,她还试图拿这个东西反击。可惜,方炎的速度太快了,一拳轰在她的后背,让她的生息断绝,力气消失。于是,那颗银色小球便没办法启动丢出去。

    不然的话,这个研究室要遭遇毁灭性的破坏。

    “-------”秦鹰很郁闷。他知道方炎对他隐瞒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之前对方炎有所保留,在方炎想要更近一步打听他的出身来历时被他给阻止了。所以,现在方炎不说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她和嘴唇花杀手是一伙的。”方炎说道。打量了一番她的身高体型,说道:“有可能是嘴唇花杀手的替身。她在这个时候暴露,为的就是掩护嘴唇花逃跑。”

    “她还有替身?”秦鹰实在是被气坏了。“他们到底派了多少人进来?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们想要魔方。”陆朝歌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尸体,声音冰冷地说道。“王玲是我亲自招进来的,担心她是商业间谍,我让人把她从出生到现在的生活经历和工作经历全都审查了一遍,没想到还是出现了问题。”

    就是担心有人在中间动手脚,所以招聘工作由陆朝歌全权负责。她在里面耗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没想到还是招进来两个杀手----这对陆朝歌的打击非常严重。

    方炎拍拍陆朝歌的肩膀,笑着说道:“世界上最著名的情报机构前苏联的克格勃、美国fbi、以色利的摩萨德----这些都是专门从事情报收集和间谍暗杀的机构,他们里面也一样会有其它国家打进去的钉子。这样的事情谁都难以避免。龙图集团那么大的公司,里面的商业间谍应该也不会少吧?”

    陆朝歌点了点头,说道:“早点暴露也好。让我知道怎么做好防范。”

    今天已经暴露出来两个杀手,这座地下研究院还有没有其它的可疑目标,这是陆朝歌接下来要重点关注和处理的事情。

    一名黑衣男人过来向秦鹰汇报,说道:“队长,所有的地方我们全都搜查过了,没有发现目标人物。”

    秦鹰叹息,说道:“被她逃了。”

    “找不到人,也得把她逃离的路线找出来。”方炎说道。他从地上捡起那颗银色小球,小心翼翼地装进自己的口袋。

    这东西实在太危险了,要是被他们不小心给引爆了,那可真是让人哭都哭不出来了。

    秦鹰摆了摆手,就有两名黑衣人过来把尸体给处理掉。

    赵思成把其它的工作人员安抚好了,告诉他们这是一场研究事故。做研究的时候经常会出现各种事故,这也是为什么每个研究人员都有一个独立的研究室的原因。但是,像今天这般又是爆炸又是起火的事故可不多见。

    胡加办公室的火已经被扑灭,方炎屏住呼吸进去看了一眼,又赶紧退出去了。胡加的尸体已经不见了,但是桌子上地上有不少烧焦的肉块。还有不少地方被腐蚀烧化,墙壁上也出现了密密麻麻深浅不一的孔洞。

    惨不忍睹!

    嘴唇花杀手确实是心狠手辣之辈,他们在把胡加杀掉之后,还在他的身体里面安置了炸弹。

    如果不是把炸弹安置在身体里面的话,尸体不会炸成这样细碎的状态。那些人已经毫无人性。

    秦鹰勘察过现场,想起方炎刚来时禁止大家触碰胡加的尸体,不由得又多看了他一眼。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懂得的东西这么多?做为一名职业保镖,有很多被他们忽略掉的细节都被他注意到。和他相比,自己这个保镖完全是不合格的。

    想到两人之间的差距,秦鹰的心情有些沮丧。

    方炎拍拍他的肩膀,说道:“现场交给你了。先不用管里面还有没有其它的杀手,最重要的是把他们的进入通道给我找出来----只有把这个通道给堵死了,我们才能够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会的。”秦鹰无比坚定的说道。如果他连这件事情都做不好,也就没有脸面再在这里混下去了。

    赵思成还在外面安抚人心,方炎跟着陆朝歌进入她的办公室。

    陆朝歌有些疲惫地揉了揉脑袋,说道:“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主动暴露?如果他们不把胡加杀掉,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她们的存在。”

    “魔方由谁保管?”方炎问道。

    “由我保管。”陆朝歌说道。“除了我和小姨,没有人明白魔方的真正内容。而且,我把魔方分成了两个部份,组建了两个研究院。我负责在明处,小姨负责另外一个研究院在暗处----所有的工程师都只能拿到一部份的研究资料,只要把这些研究资料拼接起来才是真正的魔方。”

    “他们着急了。”方炎说道。“他们进来之后,发现很难接触到真正的魔方----或者说,他们只能够接触到一部份的魔方,所以他们忍不住出手了。他们要你自乱阵脚,这样的话,他们才能够从一些蛛丝马迹中推断出真正的魔方所在----我们面对着一个很强大的对手。”

    陆朝歌看着方炎,说道:“你对他们了解多少?”

    方炎把怀里的那个小球拿出来,说道:“我和秦倚天差点被他们所害。”

    陆朝歌诧异的看着方炎,说道:“秦倚天请假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她知道秦倚天请假好长一段时间,但是不明白她请假的内幕。

    “她受伤了。”方炎说道。“帮我挡了一枪。”

    陆朝歌看向方炎的眼神就变得怪异起来,久久地没有说话。

    “我是她的老师,她是我的学生----或许我们也是一对还算谈得来的朋友。”方炎解释着说道。

    “她也这么想吗?”陆朝歌反问。“学校里的那些传闻,我也听说过一些-----”

    方炎摇了摇头,说道:“你比我更了解秦家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我们俩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而且,我是老师,她是学生。我们的关系也会是师生关系。”

    陆朝歌轻笑,说道:“如果你点头的话,我想秦倚天很愿意离开朱雀----说实话,学校的教育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见过她的母亲,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一直以来,我都对自己的能力很骄傲。但是和那个女人接触过后,我竟然产生了自卑感----不是妒忌,是自卑。”

    “你能够想象我坐着秦家的专机返回花城时的失落心情吗?虽然我们的谈判很愉快,可心里就是觉得很失落。就像是有什么东西遗失了一样。如果秦倚天想要学习的话,她有太多的选择了。每一个选择都要比她留在朱雀好上一百倍----我想不明白的是,她为什么还愿意留在朱雀?”

    “秦倚天是这样的人,她的父母也一定不会是普通人。”方炎说道。“他们上一次对秦倚天动手,这一次又在研究院里面杀人-----他们真是肆无忌惮啊。”

    “我们没办法报复每一个杀手。”陆朝歌说道。“我们需要找到到底是谁在后面操纵这些杀手-----我们应该怎么报复他们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