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44章、哭的很伤心!

    “小师叔,别打,不能再打了----”方英雄捂着脑袋叫唤。/\w WW.bxwx.cC 新笔下 /\ “你刚才骂我是白痴,现在再打就成智障了。早知道就去和千叶兵部那个老妖怪拼命,就算被他给一剑杀了,这样死了一了百了,传出去还脸上有光----”

    方炎冷笑连连,说道:“就你这三脚猫功夫还想去和千叶兵部去拼命?别人去拼命,你是去送命吧。”

    “你不就是想说叶小姐比我们厉害嘛----”方英雄急声说道。说完之后,他立即就明白过来自己说了一句多么愚蠢的话,赶紧补救着说道:“当然,你的这种想法是完全正确的。叶小姐是谁啊?那是咱们华夏一等一的高手,打遍天下无敌手----除了小师叔,谁能够在她手底下走上三个回合?”

    方炎也懒得再打这两个无赖货,让方好汉去打水给自己洗手。这两个家伙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头了,头发上油乎乎的,方炎手掌上都沾满了那些黏稠的物质。

    “怎么?你觉得被千叶兵部杀了是一件脸上有光的事情?”方炎看着方英雄问道。

    “我也不是这意思。”方英雄笑嘻嘻地解释着说道。“在我美好的想象里,当然是我把千叶兵部给做掉脸上更有光嘛。可是我们做不掉啊----上次小师叔说看到他都没办法出招。我还在心里笑话小师叔言过其实把那老家伙说的太厉害了-----”

    啪!

    方炎忍不住又是一巴掌抽在方英雄的脑袋上,骂道:“你凭什么在心里笑话我?你堆满油脂看不到三米远的眼皮子能够比我判断的更加准确吗?”

    “是是是。”方英雄连连点头。又说错话了,这一巴掌挨得不亏。“小师叔说的对。我之前是有一点点质疑,但是经过我亲身实践后发现这老家伙就是那么随意地站在那儿,我都不知道要攻击他哪里----这就是绝壁期的高手?太厉害了吧?当然,小师叔的眼光更厉害,第一次见面对就对了如指掌。”

    方炎轻轻摇头,苦笑着说道:“我要是当真那么厉害,你和方好汉会跑去找他玩命吗?”

    方英雄的嘴巴张了张,说道:“我们找他去玩命是因为----因为我和方好汉觉得杀鸡怎么能用牛刀呢?太浪费资源了。我和方好汉先去把他解决掉,省得小师叔把他打败后别人还说你以大欺小。不划算。”

    方炎在方好汉端过来的水盆里洗了手,一脸认真地看着方英雄和方好汉说道:“我知道,你们是担心我打不过千叶兵部,你们是担心我会受伤,甚至会死-----所以你们这俩个白痴自己去了。”

    “就凭你们俩那三脚猫的功夫,去了还不是死路一条?你们还没有到达那个层次,所以没办法知道千叶兵部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就连他那个徒弟都会是你们难得一见的对手-----你们怕我受伤,怕我死掉,难道我就不怕你们俩受伤?难道我就不怕你们俩死掉?”

    “这是我的战斗,是我的责任。他既然找上我,那么,就算是战死,我也会如期赴约。这和我个人的荣辱面子无关,为的是整个华夏武者的尊严----我输了,还会有另外一个人接着挑战。我死了,还会有另外一个人出来替我报仇。”

    方炎拍拍方英雄的肩膀,说道:“但我不希望接下来的那个人是你们,因为我知道你们一定会输,一定会死。你们只需要像现在这样没心没肺地活着就好----就算我不在了,你们还能替我给我爸妈还有老酒鬼养老。所以,你们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以后不许再干这种蠢事,不要再轻易去送死。”

    方炎转身离开,留下方英雄和方好汉在院子里发呆。

    方好汉的情绪激动,眼眶泛红,眼泪夺眶而出,声音哽咽地说道:“方英雄,我想去砍死那些王八蛋,他们凭什么欺负小师叔啊-----”

    方英雄也哭了,看起来比方好汉还要更加伤心一些。

    方好汉看着方英雄,劝慰着说道:“英雄,你不用担心,小师叔一定会没事的,他的功夫那么好,老妖怪也不一定就能打得过他-----”

    方英雄用袖子抹着眼泪,说道:“小师叔用我的衣服擦手,水都滴到我脖子里了----”

    “------”

    --------

    --------

    花城的这个时候还是初冬,燕京的冬天却已经是严寒。蒋钦和袁琳看着槐树上的叶子越来越少,心情也越来越好。再过一段时间,燕京就应该要下雪了吧?

    蒋钦和袁琳都是南方人,蒋钦是第一次走出花城,袁琳除了偶尔在春秋两季陪着父母旅游到过北方,其它时候也都是在花城度过。所以说,两人实际上还没有见过真正的雪。

    于是,她们就一直期待着,期待着今年第一场雪的到来,期待着在雪地里堆雪人、打雪仗,甚至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雪地里相见拥抱-----

    蒋钦穿白色练功服、袁琳穿黑色练功服。修身柔软的练功服将女孩子的身材勾勒地极好,引得旁边的两个男生一直偷看过来。

    那两个男生是蒋钦和袁琳的同学,和她们算是师兄妹的关系。因将夏天培育成功而一举成名的毛选平从音乐学院退休之后,就专门在学校里面拿了一间练习室培养自己的关门弟子。在夏天把蒋钦和袁琳送来之前,已经有两个家伙提前一步拜在他的名下。

    那个高高瘦瘦的叫郭怒,是国内著名影视明星郭青云的儿子。遗传了父母的优秀基因,长的非常英俊帅气。另外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儒雅的男生叫做黄意达,平时看起来很低调,却又处处带着一股子高人一等的傲气,不知道家世背#景如何。

    一个梳着大背头的老头子躺在椅子上,眼睛微闭,看起来就快要睡着了一般。

    蒋钦的身体端坐在一架古铮前,身体微微前倾,手指轻轻地在古铮上拨弄着。

    铮声清丽,可以悦耳。

    “停。”毛选平突然间睁开眼睛大声喝道。

    蒋钦赶紧住手,有些无助的看着毛选平老师。她知道她又有地方弹错了。毛选平老师对徒弟要求极严,对蒋钦和袁琳也一视同仁,训斥起来根本就不讲情面。

    “蒋钦,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毛选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走到蒋钦面前问道。

    蒋钦想了想,说道:“老师,我不知道。”

    你说你不知道老师会生气,如果你回答错了自己错在哪里老师会更加生气。所以,蒋钦选了一个稍微不太让老师生气的答案。

    “你弹的是什么曲子?《云水禅心》。什么叫做云水禅心?筝音叮叮咚咚般婉转、如流水潺潺、竹林疏影、泉石相映。从筝音中我们要懂得大佛法大自在-----我知道你是新生,所以不要求你能弹出大佛法大自在。但是你告诉我,你的云呢?水呢?没有云没有水,叫什么云水禅音。”

    蒋钦满脸羞愧,说道:“毛老师,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

    毛选平脸色稍缓,出声喊道:“郭怒,你来给大家做一下示范。”

    郭怒走到蒋钦面前,笑着说道:“毛老师,你别生气。师妹刚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我刚来的时候还不如她们弹的好呢。那时候你都气得用棍子敲我。你忘记了?”

    郭怒又看向蒋钦,说道:“师妹不用紧张,老师对你严格那是对你抱有太大的期望。要是普通学生,在这段时间内能够懂得拨弦技巧识全筝谱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敢要求他能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出来?”

    蒋钦很感谢郭怒能够给自己解围,让开椅子给郭怒,笑着说道:“谢谢。”

    郭怒笑笑,在古筝前坐定。

    调整了一番心律、轻轻地吐出一口浊气,然后手指头在筝弦上轻轻一抚,漂亮的音调便跳跃而出。不得不说,郭怒在古筝上面确实有几分天赋。

    屋子里安静极了,每个人都在认真倾听。你能够看到云看到水看到云水相和,听到那肃穆庄严的佛音。

    一曲结束,大家热烈鼓掌。

    包选平指着郭怒,说道:“还有一些瑕疵,云和水是轻缓流动的,不能太急促。用力过猛,反而不美。”

    郭怒赶紧站起来,感激的说道:“谢谢教师教诲。”

    包选平看着蒋钦,问道:“明白了?”

    “明白了。”蒋钦点头。

    毛选平对徒弟的好学态度非常的满意,说道:“明白就好。古人讲究一个心有成竹,你的心里有风有云,那么你弹出来的筝音就能够风云突起----你很有天赋,我希望你能在此道走的更远。”

    “谢谢老师。”蒋钦诚心道谢。

    毛选平摆了摆手,说道:“好了,都去吃饭吧。”

    毛选平离开,学生们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并且去沐浴间洗澡更换自己的衣服。

    蒋钦和袁琳换好毛衣羽绒服走出来时,郭怒和黄意达已经等在门口。

    郭怒站了起来主动迎向两个女孩子,说道:“刚才我和意达商量过,大家虽然是师兄妹关系,但是相处这么久了连一起吃顿饭的机会都没有,老师知道咱们的关系这么疏远一定很伤心----是我和意达这两个师兄弟做的不到位。两个小师妹给个面子,今天一起吃顿饭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