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37章、拜托了!

    人在山腰,车子坠毁。~wwW.bXwX.cC 新笔下文学~方炎进退两难。

    距离他们最近的建筑物是山顶上的一丈渊餐厅,他只要抱着秦倚天跑上去就可以拿到车子。然后再开车送秦倚天去医院,这样速度会更快一些。

    要么就抱着秦倚天朝山脚跑去,山脚不远处有加油站和停车场。应该有车子可以借用。当然,如果在路边等待也不失为一个节省体力的好办法。因为总会有一些吃过饭的客人从山顶上面的一丈渊餐厅开车回来,方炎只需要半道劫车就行了。

    方炎把秦倚天放在路边的草地上,点了她全身好几处穴位。这样可以减缓她失血的速度。

    他把身上所有的口袋都摸索了一遍,却空空如也什么止血疗伤药品都没有。

    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抱着秦倚天就朝着山脚下面跑过去。

    秦倚天捂着方炎的胸口,说道:“你受伤了。流了好多血-----”

    “不要说话。”方炎喝道。说话会牵扯伤口,甚至会消耗体力。这个时候身体保留一些力气实在是太重要太重要了。

    如果耗费时间太久得不到救治,而秦倚天力气用尽的话,就再也没办法醒过来了-----

    “方炎,你告诉我,如果我没有冲过去帮你挡枪-----你自己能不能躲过去?”秦倚天从来都不是一个听话的主。虽然方炎吆喝着不让她说话,可她却一点儿也没有停嘴的意思。

    “不要说话。”方炎气喘吁吁,心脏砰砰跳的厉害。虽然他也受伤了,但双脚仍然跑得飞起。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一辆车,要在最快的时间里把秦倚天送去救治。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不许说话。”方炎几乎是吼出来的。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秦倚天远比方炎想象的要更加固执一些。

    “躲不过。”方炎沉声说道。

    秦倚天很是高兴,无声地笑了起来。

    “方炎,你对我撒谎了。”秦倚天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表情看起来却非常的高兴。

    “-------”方炎不想回话。如果自己不陪她说话,想必她一个人也没有说话的兴趣了吧?

    “以前总喜欢计算,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喜欢先在心里思考一遍。这件事情有没有危险,这个决定有哪些漏洞,这一笔投资有多少利益。可能是因为智商还不错的原因,竟然从来都没有错过什么-----”秦倚天声音轻柔地说道。她闭上眼睛,像是在自言自语。但是,每一句话的每一个字都会飘进方炎的耳朵里,然后又流敞他的心里。

    “外面的人都说我有智慧,我也觉得我很聪明。计算成了生活的常态,不会凭感情做事,生活节奏永不脱轨。我也很喜欢这样的状态-----偶尔会觉得有些烦躁,但是至少舒适安逸。有保镖的时候,需要保镖来保护你。保镖不在身边的时候,就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可是,刚才看到有人向你开枪的时候,我想也不想地就冲了过去-----忘记了计算,也忽略了利弊。就是想着,不能让他把你打死了。我一定让你要活着-----我活着,你就得活着。”

    “你这个白痴,我让你不要说话----你是学生,你是我的学生,我是你的老师,你听我的一回行不行?”方炎咬牙切齿地喊着。

    他的额头大汗淋漓,他的胸口鲜血狂飙。

    他的前半身衣服被血水浸湿了,后半身衣服被汗水浸湿了。可是,怀里那个倒霉的女孩子还在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难道她不知道,这样真的很危险吗?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一巴掌把她拍晕过去。但是他担心这样的话,秦倚天就醒不过来了。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电视上不是说,中过枪的人一定要多说话吗?因为那样才不会晕死过去----”

    “那是别人,你一定不会晕死过去。”方炎无比肯定的说道。他一直在往秦倚天的体内输送劲气,细致而温和,让她的身体器官一直保持着基本的运转状态,她的大脑也一直会保持清醒。

    可是,你也不能把这救命的力气全都浪费掉吧?现在可以输送进去还好,要是一会儿输送不进去了----方炎真是难以想象那样的后果。

    习武之人,打打杀杀是常有之事。方炎经历过生死考验,更饱受过伤痛折磨,但是,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害怕。害怕自己会死,害怕自己怀里的这个女孩子会死。

    “我也不信我会晕倒。虽然我全身都没有力气,但是我的大脑很清醒---”秦倚天说道。“我知道你可以躲过去。扑到你身上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以你的身手一定要可以躲过去。因为我扑过去,反而影响了你的发挥,让你跟着我一起中枪-----”

    “我说过我躲不过去。我又不是神仙。”方炎纠正秦倚天的话。

    “方炎,我都说了,我现在大脑很清醒-----”秦倚天戳穿方炎的谎言。“不过,我喜欢你说的这句谎话。你之所以说你躲不过,是因为你不想让我自责。你怕我自责,是因为你开始在乎我-----”

    “-------”

    傍晚的时候还霞光满天看夕阳,到了晚上就变得阴云翻滚随时都有可能落下雨来。这就是南方的天气。

    嘀嘀嘀-----

    强烈的灯光射来,屁股后面有汽车喇叭的尖锐声音。

    方炎松了一口气,终于有车来了。

    他没有躲避,反而抱着秦倚天站在了山路中间。

    司机原本想冲撞过去,不仅没有减速反而加大了马力。

    古人言,狭者相逢勇者胜。自己这边不刹车,前面的人肯定会躲避。

    距离越来越近,挡路的人却没有跳开的意思。

    嘎!

    那辆白色宝马车在方炎的面前停了下来,车窗打开,一个理着寸头打着耳钉的年轻人指着方炎骂道:“你他妈的眼睛瞎了耳朵聋了?按了喇叭也不知道躲,前灯那么强的光你也看不见----信不信我撞死你?”

    还有一个长相妖艳的女孩子满脸警惕地看着方炎,催促男友赶紧开车走人。因为她发现方炎和秦倚天全身都是血渍,实在是太恐怖吓人了。

    方炎抱着秦倚天走到副驾驶室,一只手拉开车门,把那个女孩子给从车子里拖了出来,然后把秦倚天给放了上去,小心温柔的帮她绑好安全带。

    一个翻身就从车顶跃到了对面,在耳钉男想要把车窗锁住的时候,他已经提前一步把他的脑袋拖出来按在了车窗上面让他动弹不得。

    “车子借我,你没意见吧?”方炎说话的时候,已经拉开了车门,耳钉男人的脑袋卡在车门上面也一起被拖下车。这个不怕死的家伙,他竟然没有系安全带。

    “没意见。没意见。”耳钉男哭喊着说道。原本还想说几句狠话呢,还没来得及张嘴那家伙就已经动手打人了。他们比自己要狠多了。而且山道上面黑灯瞎火的,这个抢车匪徒要真是把他们给怎么着他也实在没办法怎么着。

    “谢谢。”方炎说道。

    哐-----

    车门关上,车子狂飚远去。

    女人跑到耳钉男的身边,急促地说道:“周兵,快报警----我们的车子被抢了。”

    “报警?报什么警?”耳钉男生气地说道。“谁说车子被抢走了?人家是借。没听到他对我说谢谢了吗?”

    心想,这个白痴女人,要是报警的话,他的车子被人抢走的事情就会被圈子里的那些弟兄们知道。以后他还怎么有脸出去见人啊?

    有了汽车之后,速度明显加快了很多。方炎从车子里找到一部手机,说道:“给我一个号码。”

    秦倚天躺在座椅上面,报了一排数字出来。

    云层越来越底,风越来越大。雨滴终于落下来,拍打在车窗上面啪啪作响。

    车子刚刚进入城郊,一群人把方炎的车子给拦截下来。

    他们朝着这边冲了过来,为首的正是那个方炎见过几面时常带车接送秦倚天的老管家。有人拉开车门,有人帮忙打伞,更多的人去抬动躺在座椅上面已经陷入昏迷的秦倚天。他们甚至连担架都准备好了。

    方炎丢掉那辆‘借’来的宝马车也跟了过去,秦倚天被送进一辆巨大型的白色医疗车里,车子里严阵以待的那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立即忙碌起来。

    方炎正要上车,却被老管家挡在了身体前面。

    “让我上去。”方炎沉声说道。

    老管家一言不发,但是态度却非常的明确,方炎不能上去。

    “让我上去。”方炎再次说道。一拳朝着老管家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轰了过去。

    砰!

    老管家轻轻抬手,把方炎的拳头挡了下来。

    老管家轻轻叹息,说道:“何必呢?小姐相信你,我就把她交给你。到了现在,你还想去影响小姐的治疗?”

    方炎的全身都湿透了,雨水和血水混和在一起。

    他的眼眶泛红,对着老管家深深鞠躬,说道:“拜托了。”

    车队远去,站在雨阵里的方炎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人挖走了一块。

    (ps:老柳的微信公众平台:liuxiahui28,老柳的新浪微博地址:http://weibo.com/liuxiahui01/home?wvr=5,或者直接搜名字‘柳下挥’都能够找到。更新时间、是否请假、以及一些活动状态主要会在这两个平台发布。有时候没办法更新在这上面请假过,但还是会有很多朋友说没请假。所以麻烦大家关注一下,随时掌控老柳的一切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