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33章、后悔死了!

    遗憾的是,你没资格做人质。【www.bxwx.cc 新.笔下文学】

    方炎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你侮辱就侮辱吧,方炎经常受人侮辱,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可是,你侮辱了别人还要杀人就很不好了吧?

    或许是因为方炎毁灭手臂地深仇大恨,或许是这黑衣男人原本就是残忍好杀之辈,把枪顶在方炎的脑袋上面就要扣动扳机。

    “沙鹰,你疯了。”黑衣女人用自己的手掌挡住枪口,说道:“你不能杀他。”

    沙鹰大怒,红着眼睛吼道:“我为什么不能杀他?我们要的是秦家的人,这家伙无足轻重死不足惜----根本就不在我们的任务范围之内。”

    方炎心里很生气。自己怎么就无足轻重了?只要自己一点头,那可就是响当当地秦家女婿----这么重量级的人质你还不把我伺候好了送去多敲诈一下秦家的钱或者其它的什么贵重东西。怎么能说杀就杀呢?太浪费了。

    “他和秦家人关系密切----”女人在感情方面更加敏锐,眼神在方炎和秦倚天地脸上扫来扫去,说道:“这么晚了,他们俩人还在一起。他拼命护着秦家小姐,说不定也是一条大鱼。”

    “他是我男朋友。”秦倚天傲然说道。

    方炎看了秦倚天一眼,没有开口戳穿她这个善意地谎言。她也是为了救自己,让自己的身份份量十足,这个神秘地军火库组织就不会把自己怎么着了。

    黑衣女人得意地看了沙鹰一眼,意思是说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这么重要的人物怎么能够杀了呢?留下来才能够利益最大化啊。

    “该死。”沙鹰愤怒地嘶吼。他被人一拳轰碎了胳膊,回到组织会被人视为耻辱。如果不能够将这个罪愧祸首杀掉,那他的耻辱就怎么也洗涮不清了。

    他一把揪着方炎的衣领,将方炎的身体拉到自己的面前,盯着他那张讨厌的脸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一定会杀了你。”

    “我一点都不怀疑。”方炎说道。“要不是有两位善良的小姐帮忙,我现在就已经死掉了。”

    沙鹰知道方炎所说的两位善良的小姐就是他的搭档蜻蜓和秦倚天,他没办法对蜻蜓怎么样,因为蜻蜓在组织里的级别比他高,是每次任务的执行官。却不介意给秦倚天一些威胁,一脸狞笑地看着她,说道:“小妞,跟我回去,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你没有和我谈判的资格。”秦倚天一脸傲气地说道。这丫头还在想着给方炎报仇呢。

    “-------”沙鹰才刚刚把他的珍藏版沙漠之鹰给插进腰间,听了秦倚天的话后又忍不住拔了出来。

    “沙鹰。”黑衣女人皱眉。“不要伤了我们的贵客,你清楚计划失败的后果。”

    沙鹰满脸的羞恼和不甘心又无可奈何。秦倚天说的不错,他确实没有资格和秦倚天谈判。能够和她谈判的是组织里更高级别的长官,他只是最下层的执行人员。

    方炎和秦倚天被绑架了。

    他们被押着走到山坡,一辆黑色的gmc房车已经等在路边了。

    不得不说,这个组织能力强大,做事效率极高。

    车子一直发动着,司机则站在车门旁边等候。

    一个身材高大地中年男人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方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见过你。”

    方炎若有所思,说道:“你就是那个狙击手?”

    “很少有人能够从我的枪下逃脱。”蝙蝠说道。“希望还有交手的机会。很期待把你一枪爆头的场景。”

    “我也想。”方炎遗憾地摇头。“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被你们俘虏了。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什么,如果你们的要求得不到满足的话,我一定会被你们杀掉吧?所以,再次交手只是奢望。有位哲人说过,告别的时候还是要用力一点,多说一句可能就是最后一句,多看一眼就有可能是最后一眼。后会无期。”

    蝙蝠觉得这个家伙是神经病。你又不是我女人,我为什么要用力一点多说一句多看一眼?

    哗!

    蝙蝠转身推开gmc车门,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请。”

    秦倚天先抬脚进去,方炎在他们手里,即便她全身自由也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方炎跟着进去,然后就是黑衣女人和沙鹰跟着进来押车。

    蝙蝠又看了方炎一眼,在外面拉上了车门。他是司机,钻进了驾驶室后,车子很快就启动起来,以更快的速度朝着一丈山山脚下冲去。

    这辆gmc的内饰进行过特别的改造,格局有些像监狱押运犯人的囚车。不同的是,车子的配置要比囚车舒适几十上百倍。真皮座椅、液晶电视、雪茄盒和小酒柜----哪辆囚车会有这样的条件待遇?

    方炎和秦倚天坐在左侧,黑衣女人和沙鹰坐在对面。

    四人眼神对视,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

    或许是因为自己手里有炸弹遥控器的原因,黑衣女人非常的放松,对沙鹰说道:“把手臂包扎一下。”

    沙鹰眼神凶恶地瞥了方炎一眼,威胁他最好不要轻举妄动。然后他打开冰柜,从里面取出一个医药箱。从银色的医药箱里面取出消毒液进行二次消毒,喷过药水后,最后用一种带有黏性的纱布将断臂处包裹地严严实实。

    他做的熟络无比,好像每天手臂都被人打断好几十回似的。而且脸上不带有任何痛苦,那手臂就不像是长在他的身体上。

    方炎看着都替他疼,这些人大概和机器差不多了吧?

    秦倚天一脸坦然地看着黑衣女人,任何时候都保持着他们秦家人的骄傲,看着黑衣女人说道:“你们要什么?”

    “我们只负责把你抓回去。至于要什么,那不是我来和你谈,也不是和你谈。”黑衣女人的回答很让人失望。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秦倚天也不勉强,端坐在哪里,心性坚韧地可怕。

    要是其它的高中生遇到这样的场景,又是小鸟炸弹又是狙击手狙击的怕是早就吓得尿裤子了站都站不起来。可是,这个小丫头却一点事情都没有,看起来比方炎这个老师还要镇定自若。

    方炎看着秦倚天的眼睛,关心地问道:“你冷吗?”

    秦倚天点了点头,说道:“冷。”

    说话的同时,把自己的身体靠在方炎的怀里。

    方炎把下巴搁在他的头发上面,两人保持着一个暧昧又温暖的姿势。

    黑衣女人嘴巴微张,终究什么话也没有说。

    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只需要把这两个人带回组织就行了。章鱼锁着方炎的手,他和沙鹰在旁边虎视耽耽地戒备着,她不相信这个男人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危险。

    再说,他应该也担心会伤害到秦家大小姐吧?

    只要他稍有出格,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把枪口瞄准秦倚天的脑袋。

    山路不平,车子也就有些颠簸。

    秦倚天经历了这样的劫难,又做了这么激烈的运动,被这车子给摇地昏昏欲睡,眼皮越来越重,都快要睁不开了。

    方炎也有些疲惫的模样,闭上眼睛养神。

    困意是会传染的,沙鹰给黑衣女人打了个眼色,黑衣女人点了点头。沙鹰受伤过重,流血过多,他也需要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黑衣女人却精神抖擞,眼神警惕地盯着方炎的肩膀。一个人的眼睛会骗人,但是身体不会。无论他做出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都要牵扯到身体的一些关键部位。

    杀人无数,这些小秘密都瞒不了她。

    方炎的反击是如此的突然,这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

    他的胸口一顶,秦倚天就朝着车尾倒了过去。

    那刺血装置竟然已经从方炎的手里脱落,正被方炎握在手里,狠狠一刀朝着沙鹰胸口刺了过去。

    沙鹰大急,身体朝着秦倚天所在的方向扑了过去。只要把秦倚天挡在前面,他就不信这小子不投鼠忌器。

    车厢宽阔,也只是相当于其它的小车而已。几个人在里面打斗,仍然显得狭窄无比。

    也只是一个起跃的事情,沙鹰就要把秦倚天给抱在怀里。

    他的脸上有着狰狞地笑意,他的手已经触摸到了秦倚天的衣服----

    嚓----

    刀切豆腐的声音传来。

    只觉得胸口一痛,一股子酥软的麻意遍袭全身。

    他低头看去,黑色的衬衣被血红色的鲜血染成了褐红色。在他胸口的位置,刺血的尖刃上面正滴落着娇艳的血滴,他的身体被刺了个通透。

    “太快了。”沙鹰在心里想道。

    他的想法是好的,做法是对的。但是,在方炎绝对的速度优势面前是幼稚可笑的。

    他很后悔,后悔死了。

    如果刚才一枪打爆方炎的脑袋,把方炎的心脏打穿,把方炎的身体打地稀烂,就像是对待其它的那些不重要的家伙一样。方炎还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真的好后悔啊,然后就真的死了。

    后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