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28章、定时炸弹!

    吊死鬼渔夫,从名字看就是一个心境宁静气质柔和冰冷耐心有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精神的绝世高鬼。~wwW.bXwX.cC 新笔下文学~

    可是,就这么一个高鬼却被方炎气得一鬼出世二鬼升天恨不得当天就将这小子给斩落棍下或者吊在钩上。

    想我老友一代人杰,人称方家孟尝----怎么会有这种后人?

    方家何其悲哀?老友何其不幸?

    “连话都不让我说了?”方炎冷笑连连。“做贼心虚。古往今来,莫不如此?你以为堵住了我的嘴,就堵住了天下英雄的嘴?以后我爷爷和他的老伙计们聚会的时候随口提上那么一句----吊死鬼渔夫那个老不死的,老了老了还晚节不保。练了一辈子功夫,最后跑去给一个白痴当了个马夫。你说说这算是个什么事?”

    “你别生气,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我用我爷爷的口吻说出来的----习武如读书,谁不想名传千古?有些人是以美名留传,有些人是以恶名留传。你会成为哪一种?”

    方炎苦口婆心地劝着渔夫,说道:“渔夫爷爷,你是我爷爷挚友,是我的长辈。浪子回头,千金不换。你这么大年纪还能够回头,那是金山银山也换不来的----只要你答应我,和我携手作战,把那个叫将军令的蠢货丢进这一丈渊,我就假装今天晚上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如果我爷爷问起,我就说你是一等一的英雄好汉----你觉得怎么样?”

    方炎不死心,还想再抢救一回。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功夫这么好的小老头,还是爷爷的好朋友,如果把他送到千叶兵部面前,千叶兵部那老妖怪一定喜欢的不得了吧?

    所谓的强强对决,就是这样的高手对高手。方炎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入流,配不上他们的装逼逼格。

    “黄毛小儿。你这黄毛小儿-----”渔夫把手里的竹竿捏得咯咯作响。“男人一诺值万金。这是我欠他家的-----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从我面前过去。”

    “你无药可救了。”方炎看着渔夫叹息。

    在渔夫被方炎这一番话给攻击地死去活来几欲坠倒的时候,秦倚天却对方炎大加赞美,夸奖之词不绝于耳。

    “但是,他的心地是善良的。他每一句话都发自本心,每一件事情都努力做到公平公正。女人一生都要承担两个极其重要的角色,妻子和母亲----女人嫁给一个男人,不管有没有孩子,都会立即进入这两个角色。哪一个妻子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幽默风趣总是会说一些让人舒心的话做一些让人舒心的事情呢?哪一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着一颗童心两分善良三分健康四五分才气呢?”

    “他常识渊博,熟悉国学经典。他身手高明,就连形意大师包十二都不是对手。他会带着学生在雀河读书,他会陪着学生在雨巷里面学《雨巷》,他温文尔雅,又尖酸刻薄-----”

    将军令握着玻璃杯的手也有些抖。

    她说的那种男人,这个世界上当真存在吗?

    他不知道这种男人存在不存在,反正,他知道一定不是站在他背后的那个家伙。

    “他贱,他手握长剑。贱是对生活的调侃和洒脱的姿态,剑是责任和守护,也是热血和情义。他可以俯下身体,也可以顶天立地。”

    “他不是阳光,但是你看到他时就像是看到阳光。他不是雨露,但是他有雨的浪漫和露的情怀----他是人,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只没有情感不懂仁慈的动物。这才是我喜欢的男人。”

    “这就是你带他来这里的理由?”

    “还不够吗?”

    “能够得到秦倚天如此高的评价,这个男人还真是幸运啊。”

    “不,幸运的人是我。”秦倚天说道。“我遇到了他,他未娶,我也未嫁,这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情啊?当然,我还在努力,我相信,他是逃不过我的手掌心的。”

    “听一个小女生称赞另外一个男人,这种感觉真是很奇妙。”将军令说道。“这是全世界最让人不舒服的事情了吧?”

    “不。”秦倚天摇头。“还有更不舒服的事情。”

    “什么?”

    啪!

    桌子底下一声闷响,然后将军令脸色大变,一直镇定温和的表情终于消失不见。脸上的皮肉扭曲在一起,都快要变成一朵野菊花了。

    “你看,你现在就比刚才更加的不舒服,是不是?”秦倚天咯咯笑着,说道。

    将军令的手用力抓着桌布,说道:“是我失算了。以前的你不会做这种事情----”

    “当然了。”秦倚天说道。“以前我要注意形象。你们都说我是女神,我也以为我是女神,所以我就要保持女神范----”

    “现在呢?”

    “在这方面,我一直都做的很好呢。”秦倚天笑着说道。“只不过神也会生气嘛。我好不容易把我的男神骗过来陪我吃顿饭喝杯酒看看落日话话家常,结果你又是使恶少来挑衅又是派走狗来杀人,把这一切全都毁了。我真是很想抽你一两百耳光啊。”

    “从来没有人打过我,你是第一个。”将军令说道。

    “我打过的白痴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所以我丝毫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让人骄傲的事情。”

    看到将军令表情不对劲,柳青鸣等人快速冲了过来。

    “大少,你没事吧?”柳青鸣关心地问道。

    还有人想要朝着秦倚天扑过去,被将军令出声喝止。

    “期待下次再见。”将军令说道。

    他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朝着一丈渊饭店的停车场走过去。

    只是,双腿夹地紧紧的,走路的姿势有些古怪。

    柳青鸣帮忙拉开车门,将军令一言不发地坐在了后排。柳青鸣想了想,主动坐在了车子的副驾驶位置。

    包十二在被人抬起来的时候,就已经苏醒过来。

    他强撑着走到将军令的面前,捂嘴剧烈地咳嗽着,说道:“年纪老了,拳也慢了。在一个年轻人面前折了,还让少爷跟着丢脸----这次事了,我就告老回乡吧。实在没脸面再在少爷身边呆下去了。”

    将军令笑呵呵地看着包十二,说道:“包先生,你做的很好。比我预期的还要好。”

    “谢谢少爷。”

    “好好休息。”将军令声音温和地说道。好像刚才那个说‘让他杀’的人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车子开动起来,将军令看着窗外想着心事。

    “还有十九天吧?”将军令问道。

    “大少,什么还有十九天?”柳青鸣问道。

    他是‘半路出家’接手招待将军令这样一个来自燕京的大人物,以前都是由柳树来陪伴他。所以,对他的性格他还不是太了解,有很多隐蔽的事情他也没机会参与。

    这几天他一直在看,也一直在学。可是,将军令莫名其妙地问出这样一个问题,还是让他有种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感觉。

    将军令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模样,解释着说道:“有北辰之光之美誉,东洋第一剑客千叶兵部向方炎下了战书----还有十九天,就是他们的决斗之日。”

    柳青鸣眼睛一亮,说道:“所以,大少让包先生去挑战方炎。乱其心境、泄其力气、疲惫其身、伤其肺腑-----包先生已经在他的身体里面埋下一颗炸弹。等到方炎和千叶兵部性命搏斗的时候,这颗炸弹才会突然间爆炸开来。”

    “大庭广众之下,我怎么能让包先生真的杀人呢?”将军令说道。“当然,如果包先生被杀的话----那也只怪学艺不精了。不过,方炎这个杀人凶手的快乐生活怕是也要就此终结。看日出喝美酒,会遭天谴。”

    “可惜。”柳青鸣说道。“包先生如此逼迫,他竟然没有痛下杀手。”

    “所以,他比我想象的要聪明一些。”将军令说道。“十九天之后,如果他能够从千叶兵部剑下逃生,那么,他就有资格成为我真正的对手。”

    柳青鸣沉吟片刻,终于忍不住出声说道:“大少,如果不是他横插一脚的话,我们柳家的计划就要成功了-----”

    “闭嘴。”将军令冷声喝道。“柳青鸣,你们柳家的计划,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成功失败,和我有什么联系?”

    柳青鸣这才知道自己犯了忌讳,赶紧纠正,说道:“我知道,我们柳家的计划,和大少一点关系都没有。大少什么都没有参与,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柳青鸣偷偷从后视镜去瞄将军令的表情,发现他正眼神灼灼地盯着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真是一个不好相处的家伙啊。”柳青鸣在心里叹息。第一次,他的心里浮现期待柳树赶紧康复的念头。

    “可是,既然想要在方炎的身体里面埋下炸弹,那为什么不让渔夫出手在他的身体里面埋下第二颗炸弹呢?”柳青鸣出声问道。

    当他看到将军令那杀气腾腾的眼神时,再一次意识到自己踩雷了。

    怕是他自己也没有必胜的信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