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23章、这才是威胁!

    做为一条好狗,就要有随时替主人扑上去咬人的觉悟。

    是蓝天集团大老板张成浦的三儿子,蓝天集团是花城极有名气的建筑施工企业。

    二十年前,张成浦不过是一个带着十几个农村老乡给人盖房子的小包工头,一年百八十万的收入已经能够让他心满意足觉得天下间再也没有比包工头更加幸福的工作了。他决定干一辈子包工头,这是可以光宗耀祖的事业。

    后来,他得到机会认识了柳家的核心人物柳青田,柳青田看重他的能力,问了他一个问题,你想不想成为一个人物?

    人物?

    张成浦还没想清楚人和人物到底有什么区别就已经慌张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这对他而言是一个天大的机会。

    于是,在柳家的资金和人脉扶持下,张成浦的张成浦建筑队变成了蓝天公司,蓝天公司又变成了现在的蓝天集团。

    张成浦成了花城商界赫赫有名的人物,跺一跺脚就让无数人为之侧目。与此同时,他也成了柳青田门下的一条狗。和其它许多许多的贵宾沙皮狼狗狮子狗一样,或是看门或是咬人分工明确绝不逾越。

    别人给你骨头,你给别人做狗。很公平。

    更糟糕的是,这种关系还可以世代遗传。父亲张成浦是柳家柳青田的狗,那么自然就成了柳青鸣的狗了。天经地义,就连自己都没有什么异议。

    不是那种看到漂亮女人就荷尔蒙飙升脑袋进水的男人,在他们这个圈子里面混的男人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采百花揽千艳?有些不出名的小模特或者影视学院没有后#台没有出路的女学生比那些在媒体上面骚首弄姿的明星要强上十倍百倍。

    他对那一对年轻男女没有什么恶感,甚至还觉得他们坐在一起郎才女貌甚是般配。

    可是,他不知道那一位从燕京来的贵人为什么对他们不满。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虽然柳青鸣没给他一句话的指示和承诺。但是,他是今天晚上这场饭局的安排者,所以,他不得不站出来扯一片云彩搞出一些动静。

    至少,要给他们一个开口和介入的机会。

    他是一条狗,狗要有狗的用处。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做为一名有理想有未来的富二代,你以为他生活的容易吗?

    幸好,那一对年轻人只是两个普通人。女人他没见过,男人他没听过。

    走到方炎面前,笑着说道:“或许这对你们来说有些突兀。但这完全是为了你们好----把你们的桌子让给我。你们有两个选择,第一,我让人另外给你们安排一张桌子,第二-----”

    指了指桌子上刚刚送上来还滋滋作响的牛排,说道:“打包走人。随便找一个风景秀丽的山顶,吃着一丈渊的特色丁骨牛排,感觉一定相当不错吧?”

    正举着刀叉准备切牛排的方炎就有些郁闷地看了秦倚天一眼,说道:“下次吃饭咱们能不能不要去人均消费一百块以上的饭店?我第一次去天空一号,有人要杀我。第二次去天空一号,有人要打我。这次跟你来这什么一丈渊,又有人想欺负我----我经常带方英雄和方好汉去学校门口的小饭馆吃酸菜鱼,老板对我可热情了。每个人见到我都恭恭敬敬喊我方老师,从来没有人让我让桌子打包走人----”

    “我昨天晚上看了一部正在热播的偶像剧,在一个高级酒会上面女二号觉得女一号不配穿名牌衣服出席这种高规格的宴会于是就用杯子里面的红酒泼了女一号一脸----可能他们都觉得我不配在这种地方吃饭吧?要不然我怎么就这么遭人讨厌走到哪儿都被人嫉恨呢?”

    秦倚天都不愿意正眼看一眼,害怕影响今天的好心情和好食欲。端着手里的酒杯轻轻摇晃,笑着说道:“你都不配在这里吃饭,他们算是什么东西?”

    的眼睛就变得恶毒,看着秦倚天说道:“我好好说话时,你不知道珍惜。等我不说话时,你后悔莫及-----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立即,马上,在我眼前消失。”

    方炎拍拍的屁股,说道:“好了,年轻人别闹了。在电视上面一旦出现这种小混混来找茬的戏码,后面一定会有一个不可告人的阴谋----你看中了我的女伴?还是你看中了我女伴的男伴?”

    的脑袋转了好几个弯,这才想明白‘女伴的男伴’指的是谁,脸色如猪血般的难看。

    这个混蛋,他把自己当成同性恋了?

    气极反笑,说道:“看来你是不愿意给我这个面子了?”

    “我连你是哪个小王八蛋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给你面子?”方炎反问。

    啪!

    一只大手搭在方炎的肩膀上面。

    一个黑衣大汉得到的指示,准备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秃崽子举起来丢进这一丈渊-----至少要吓他个半死。

    方炎看着,说道:“大家规规矩矩的吃饭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搞出一些破事呢?你们无故挑衅,我愤怒出手把你们打一顿,这种戏码我真是演烦了----”

    大笑,指着方炎说道:“这小子还真是有意思。既然你演烦了打人的戏码,那就再试一试被人打的戏码如何?”

    看向黑衣大汗,说道:“骆驼,我要他一只胳膊。”

    骆驼脸上浮现一抹狂暴的讥讽,正要听令行事把方炎的胳膊扯断一根时,一只嫩白嫩白的手搭在他的手臂上面。

    “断-----”

    骆驼气沉丹田,怒喝出声。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

    不过,断的不是方炎的胳膊,而是准备扯断方炎胳膊的骆驼胳膊。

    在骆驼准备发力之时,一股大力突然间袭来。他难以抵抗,手臂一紧再一松,然后就失去了对它的控制。

    在外人眼里,也只是看到方炎伸手朝肩膀位置拍了拍。然后骆驼就闷哼一声,遭遇重击。

    轻描淡写间就断人胳膊,堪称恐怖。

    骆驼后退几步,捂着那只断手满脸惊恐地看着方炎。

    也发现了这一变故,身体不由退后两步,盯着方炎说道:“难怪敢在这一丈渊嚣张跋扈,原来仗着自己有几手功夫-----”

    你听听你听听,这话说的多欺负人啊。他们跑来让你让桌又是威胁又是动粗,结果你反击一下,就被他们形容成为嚣张跋扈----

    好吧,既然你们说我嚣张跋扈,那我就嚣张跋扈一回吧。

    方炎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朝着走了过去。

    骆驼担心少爷受伤,那只尚好的手臂伸手握拳重重地朝着方炎的脸上砸了过来。

    哐----

    他的拳头还挥在半空,方炎已经一拳打在他的眼眶上面。

    蹬蹬蹬-----

    骆驼的身体连连后退,直到撞在一块凸起大石上才停歇下来。

    眼眶红肿,眼睛模糊一片。有血丝从眼角流敞出来,然后顺着脸颊滑落。模样看起来触目惊心。

    疼痛之下,骆驼的身体站立不稳,靠在大石上面缓缓滑落,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另外一名个头稍矮的黑衣保镖从侧面攻击方炎的肋骨,方炎手腕一翻就握住了他的拳头。

    轻轻一带,那个黑衣保镖就被拉到方炎的面前。然后方炎一拳打在他的腋下肋骨处。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再次响起。

    黑衣保镖惨叫出声,身体软软地瘫倒下去。

    带来的两名保镖接连受伤,这是之前没有预想到的。

    这是一个危险人物,他从方炎连出重手打倒他的两名保镖还面不改色就可以看出来。他终于对这个看起来斯文俊俏的年轻人有了更加清晰直接的认识。

    “想打我?你知道这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吗?”站在原地不动。他很害怕,他想转身逃跑。可是他心里清楚,一旦自己这么干了的话,柳青鸣他们就会把自己当成狗屎一样的一脚踢开。

    很多时候,你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但是,你不能那么做。

    方炎笑了笑,没有应答。

    他走到的面前站定,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你可以打倒两个人?二十个呢?两百个呢?”以为威胁有效,稍微恢复了一些胆气。“我随随便便就可以调动好几百人来围攻你----那个时候,就不是卸一只胳膊可以摆平的了。”

    “这就是你的威胁?”方炎笑着问道。

    “-------”

    方炎一把掐住的脖子,单手把他高高地举了起来。

    然后,他一步步地走到悬崖边沿,把他的身体丢到栏杆外面,让的双脚悬空。

    头发被吹乱,耳朵边是虎虎地风声。身下就是万丈悬崖,稍有不慎就会摔个粉身碎骨。

    怕了!

    这一次是真的怕了!

    他想张嘴说话,但是喉咙被方炎卡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的脸色紫红,呼吸越来越困难,都快要憋死过去。

    即使这样,他还不能动弹,不敢反抗。因为他担心自己的挣扎动作稍微大一些就会脱手而出向无底深渊坠落。

    方炎一脸敦厚地笑着,说道:“你看,这才是威胁。你连流氓都做不好,你还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