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22章、好狗!

    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秦倚天的身材其实相当的不错。~wwW.bXwX.cC 新笔下文学~

    纤细高挑,神采飞扬。有着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又有原本不应该属于她这个年龄段的----成熟。

    可是,想要成为方炎所说的胸大屁股圆标准,怕是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因为她的骨骼细窄,属于修长性,既使蜜桃成熟变得丰满一些,也不可能成为人们常说的肉##欲炸弹。这是先天体质决定的。

    秦倚天脸色表情自然地看着方炎,丝毫不将方炎拿她身材干瘪来开玩笑当作一回事,说道:“你否定了我的现在,还拒绝了我的未来----不觉得这样做很残忍吗?”

    方炎有些无奈,说道:“男人给女人讲黄色小笑话,是想看到女孩子脸蛋红红低头娇羞的可爱模样。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对于女人来说,这样的境界才是美艳极致,性感极致。你表现的这么镇定大方,是不是太不尊重男人的劳动成果了?”

    秦倚天脸上浮现一抹红晕,右手轻拂垂到额头的一缕秀发,睫毛弯弯、眼睛眨眨、欲语还羞地看了方炎一眼,说道:“是这样吗?”

    “这样的表现才是一个女人听到黄色笑话时应有的表现嘛。”方炎欣慰地说道。

    “那我们重来一遍。”秦倚天说道。“方炎,你再给我讲一个黄色笑话吧。”

    “-------”

    看到方炎目瞪口呆的模样,两人相视大笑。

    方炎笑着摇头,说道:“秦倚天,很多时候,真是没办法把你当成一个孩子。一不小心就会把你当成一个成年人-----”

    秦倚天瞥了方炎一眼,说道:“我们坐下来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你已经连续侮辱了我两次-----幸好你是我喜欢的方炎,不然我早就一脚把你踢下这一丈渊。”

    “-------”

    一丈渊是羊城最有特色的餐厅之一,无数的名流贵妇或者抱着装逼泡妞目的地富二代富三代、家世背#景都非常深厚却异常低调经常出入高档场所从不和人寒暄交流的公子哥们会选择在这里喝酒用餐。

    在陡峭的悬崖边,在落日的余光里,和自己心爱的人喝酒谈心,这是多么浪漫唯美的一件事情啊?

    再拍个照发到微信朋友圈,用煽情笔法写道:阳光和你都在,这就是我要的未来。

    啧啧啧,等着闺蜜明面上的点赞和背地里骂这个女人真贱吧。

    伍意微是一丈渊餐厅今天的值班经理,因为一丈渊只对会员开放,而这些会员们来头都非常不简单,非富即贵,所以这就对一丈渊餐厅的工作人员能力要求极高。特别是她这种值班经理,如何维持vip客户的关系,让他们每年痛快的支付不菲的会员费用以及点他们这里最贵的拉菲,这都非常的考验一个人的情商智商。

    伍意微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好,这也是她短短三年时间里就从一个前台迎宾升级为值班经理最好的证明。

    所有的位置全都订出去了,一丈渊的生意一如即往的火爆。但是,这并不代表伍意微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因为还有很多尊贵的客人没有到来,她需要候在门口迎接。

    几辆豪车停在餐厅门口,伍意微眼睛一亮,快步迎到第一辆宾利车的车门口,主动帮忙打开后车门,七分热情三分妩媚地娇笑着,说道:“三少,你可来了。接到你的电话我就一直在门口等着,还担心今天晚上没机会领略三少的风采呢。那得多遗憾啊。”

    钻出豪车,却没有像以前一样搂着伍意微吃豆腐,而是很有风范地看着她说道:“陪几个朋友过来喝酒聊天,你可要帮忙招待好了。”

    畏惧!

    伍意微从的语言和眼神里看到一丝畏惧!

    要知道,以前过来的时候,都是大大咧咧地搂着自己的肩膀,说道‘我带几个朋友过来玩玩,你可要给我招待好了’。

    以前用的是‘带’,他是主导,跟着他一起来的全是他的附庸。

    这一次他用的是‘陪’,他只是陪伴而来,并不是今天晚上真正的主角。

    华夏文字博大精深,一字之差就天差地别。伍意微是古汉语文学专业毕业,怎么可能体会不到这里面的含义?

    于是,她凤眼一扫,便认出了这群公子哥当中真正的灵魂人物:柳青鸣。

    柳青鸣是花城柳家的人,是花城四秀之一柳树的堂哥。因为柳树之前的名头太过响亮,所以柳青鸣就显得微不足道起来。

    后来听说柳树出事,很长一段时间不在公众场合活动。而柳家不知道出于什么方面考虑,好几次重要场合都是把柳青鸣给推了出去。于是,柳青鸣就一下子成了花城炙手可热的人物。

    对于这样的强势人物,伍意微自然是极为关注的。

    当然,伍意微知道规矩。她不会因为柳青鸣比背#景深厚,就立即迎上前去奉承讨好。那样只会让柳青鸣轻视,也同样会让反感。

    她要做的就是照顾好的同时,在适当的机会和柳青鸣打声招呼让他知道自己清楚他是一个重要的人物这就足够了。

    伍意微这么想的时候,让她诧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下了车后的柳青鸣极为自然的走到队伍最后一辆奔驰车旁边,很是自然的帮忙打开了后车门,请出了一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却又让人觉得非常普通的男人。

    伍意微的心脏猛地一缩,柳青鸣已经是花城圈子里最顶级的公子哥,那么,他主动帮忙打开车门的男人又是什么人?

    “微微,我们的位置准备好了吧?”拍拍伍意微的肩膀,示意她回过神来。

    “三少,都准备好了。我陪你们过去。”伍意微娇笑着说道。

    一群人穿过辅道,朝着左边的一个山崖崖角走过去。那里是一大块凸出来的巨石,石头外围用栏杆简单地围了一下,然后便在上面摆着一张白色大桌子和几张白色靠背圆形椅。

    显然,那里就是提前订下来的位置。

    正在这时,走在后排的将军令脚步突然间停顿下来。

    将军令是柳青鸣重点关注的对象,看到他的异样动作,正在讲解这家餐厅奇特之处的柳青鸣立即闭嘴,眼神怪异的朝着他所注视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男一女,男的俊俏,女的气质高贵绝伦。

    将军令不说话,柳青鸣也没有问。他知道将军令是一个不太喜欢讲话的人。而自己刚刚才取代柳树的位置,对将军令的性格脾气还摸不准确。少说少错,不说不错。

    将军令和柳青鸣停步,跟在他们身后的人自然也全都停了下来。

    和伍意微走出几步后才反应过来,顺着柳青鸣眼神注视的方向扫了一眼,看着伍意微说道:“那张桌子对面的风景更好。我要那张桌子。”

    伍意微脸上的笑容僵硬,又瞬间恢复正常,用手搂着的手臂,饱满地酥胸细细地摩擦着他的身体,温柔细致地解释着说道:“三少,既然你喜欢那张桌子,下次我一定帮你提前准备好。你什么时候要,我就什么时候给你准备。”

    以前对伍意微百依百顺地突然间变得凶残暴戾起来,无视伍意微的暧昧攻击,冷笑着说道:“我现在就要。”

    “三少,那边也是刚刚上菜,这样我真的很为难。”伍意微赔着笑脸,哀求着说道。

    “那一男一女是什么来头?”问道。

    “是秦小姐订的桌子。”伍意微说道。“秦小姐虽然很少在这边用餐,但是已经是我们一丈渊的三年资深会员-----那个男人我没有见过。”

    “秦小姐?哪一家的秦小姐?”又问道。

    伍意微摇头,说道:“我只知道她姓秦,却不知道是哪一家----三少也不认识?”

    “不认识才好说话嘛。”笑呵呵地说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立即,马上,把他们赶走。我要他们现在坐的那张桌子。“

    “三少,其实鸽子背的位置也很不错,风水极佳、视野开阔,你看,正对面就是大片的海滩,峡谷里面烟雾缭绕----”

    啪!

    一巴掌抽在伍意微的脸上,出声骂道:“臭婊子,你不想活了?我在你身上砸了多少钱你不会不知道吧?以前我给你脸,现在你不给我脸?”

    “三少,我不是不愿意帮忙,是我们一丈渊有规定,不能无故将其它的客人赶走或者强行让桌。如果我这么干了,我们一丈渊的名声就毁了----”伍意微虽然脸上被抽了一耳光,仍然低声下气地解释着。

    她知道,这些公子哥们喜怒无常。他们亲近你时,那是他们在扮斯文儒雅范儿。当你不小心将他们激怒,他们对你露出獠牙时,那才是他们的真实面目。

    在他们的眼里,根本就没把她这样的小人物当人看待。

    讥笑地看着伍意微,说道:“你不敢,我敢。我去和他们谈谈,我想他们一定会给我这个面子------”

    柳青鸣站在将军令的身边,小声说道:“蓝天集团张成浦的小儿子,是条好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