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19章、女王vs女王!

    嚓!

    嚓!

    嚓!

    这是鞋子踩在草丛里的声音。《bxwx.cc 新笔下文学无广告》细微、明快、表示走路的女人很轻松。

    叶温柔知道,来的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年轻的女人。那种飞扬愉悦的心情,落脚近乎无声的体态,身体淡淡挥发出来的清新香味,这些不是近过三十的女人可以伪装而来的。

    见识过自己打人时的凶狠暴力,还能够这么坦然直接的靠近,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叶温柔的心里还真是有一些好奇。

    猛然转身,然后便和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碰了个正着。

    那是多么漂亮的一双眼睛啊,瞳孔像是深海里面隐藏着的千年龙眼珠,眼白处又像是极地雪山万年滋养才能够出现的冰魄雪晶。黑是那样的黑,白又是那样的纯。冰魄雪晶的中间镶嵌着一颗龙眼珠,这样的眼睛是任何人都难以抗拒的吧?

    自小开始习武寻道,吃五谷杂粮,饮山泉果浆,热汗排毒,洗经伐骰,身体素洁,内心空灵。

    叶温柔平时也自诩自己气质缥缈眼睛通神,但是和面前这个女孩子相比,她竟然有种些许羞愧的感觉。

    她是怎么长的?

    白sè衬衣、格子短裙、可能是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外面罩着一条黑sè的半开襟毛线外套。穿着特制的学生制服,但是又让人实在没办法和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当成一个普通的高中生看待。

    “很辛苦吧?”秦倚天一脸笑意地看着叶温柔,问道。

    “你想说什么?”叶温柔眼神冰冷地盯着秦倚天。这个小丫头是怎么回事?难道就是因为自己狠揍了她的方炎老师,她紧跟在身后跑过来就是为了要替方炎报仇雪耻吗?

    这么娇柔可爱的姑娘,她一巴掌可以拍死两个。

    “谢谢。”秦倚天说道。她对着叶温柔微微躬身,说道:“谢谢你为方炎所做的一切。”

    “你叫他方炎?”叶温柔满脸讥笑,说道:“你那么恨他吗?我当着数百师生的面把他打的落魄如狗,你却追过来向我表示感谢?”

    “你真是一个不擅长表达的女人呢。”秦倚天脸上带着温和友善的笑意,说道:“千里迢迢而来,不过是为了帮助方炎提升实力,让他认识到自己仍然还需要更多一些的努力----即使自己受伤也在所不惜。这样的用心良苦,他要是知道了一定非常感激吧?“

    “为他提升实力?为了激励他更多一些的努力?”叶温柔冷笑出声:“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以为他是什么宝贝?他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想你一定没办法理解我和他的关系-----每年打他一顿是我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我想,他现在也已经习惯了吧?”

    “是吗?”秦倚天愣了愣,说道:“真是羡慕你们青梅竹马的感情呢。看来,我得再次将你的危险系数升级。”

    叶温柔怒了,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么简单的事实,你还看不清楚吗?”秦倚天笑了起来。“我是方炎的仰慕者啊。”

    叶温柔眼神犀利地上下审视着秦倚天。这个女孩子非同寻常。

    在她刚才怒喝的时候,已经用了半成的‘目击’。如果是心智不坚定或者气场不够强大的普通人,可能已经在她的攻击之下跌倒在地。

    如果她加大攻击力度,甚至会让对手内腑受伤,耳膜出血,眼睛失明。

    这和佛家狮子吼是同样的道理。修习者实力越是强大,所能够使用的目击杀伤指数也越加的强烈。

    当然,如果被攻击者也同样实力强大,那就可以不受此‘目击’攻击的困扰。yīn盛阳衰,或者yīn衰阳盛,此消彼长,此长彼消,世间万物皆是如此。

    可是,在叶温柔看来柔柔软软的秦倚天却硬抗下来,安然无恙,没有任何异常。

    “这个女孩子的心志到底坚定到何等程度?”

    叶温柔昂着脑袋,冷笑着说道:“方炎的仰慕者吗?你的眼光可真差。”

    “听你这么说我很开心。”秦倚天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谁愿意自己喜欢的宝贝被一群人争抢呢?”

    “我和一个幼稚的小孩子没什么好说的。”叶温柔转身yù走。

    “等等。”秦倚天喊道。

    叶温柔转身看向秦倚天,说道:“你打不过我。”

    “当然。”秦倚天点头。“一百个秦倚天也打不过你。”

    “秦倚天?”叶温柔暗自记下这个有些古怪又大气磅礴的名字。

    倚天?什么样的女人可以倚天而行呢?天也可倚吗?不怕天道九戒法则之力的惩罚?

    秦倚天将手里的一块白sè手帕递了过去,说道:“我想,你不会拒绝这小小的谢礼。”

    叶温柔盯着秦倚天看了几秒,接过手帕擦下嘴角的溢血,转身大步离开。

    看着叶温柔远去的背影,秦倚天喃喃说道:“真是个骄傲的女人。”

    唐城从黑暗的角落里走出来,说道:“我还担心你找来要和她大打出手。”

    “我会做那么愚蠢的事情吗?”秦倚天反问。

    “说的也是。即便不打架,吵一架也是可能的。“

    “为什么要吵架呢?”秦倚天笑着说道。“吵架,就是在和她争。千万不要试图唤醒一个女人对某个物体或者一个男人的占有yù,那是相当恐怖的一件事情----我替方炎感谢她,那不是更好吗?”

    “--------”唐城只觉脊背生寒。女人心,海底针。这些女人,她们整天在想些什么?

    -------

    --------

    “方老师,今天晚上的事情闹得实在是有些大。都把礼堂屋顶给打了个窟窿,甚至墙壁也给撞凹陷进去一大块----”李明强小心翼翼地坐在方炎的面前,一幅随时有可能跑路的模样。

    今天晚上是方炎给一年级生上的第一节大课,做为方炎的铁杆盟友和亲密朋友,他当然要抽时间过来捧场了。

    他还想着,万一方炎压不住场,他以多年的教导主任之威站出来替方炎解围,方炎对他不是更加的刮目相看和借靠倚重吗?

    结下来发生的事情,彻底地把他给震撼住了。

    他没机会借给方炎威风,倒是眼睁睁地看着方炎----被人打得很威风。

    为什么说被人打的很威风呢?

    换位思考,要是把李明强摆在方炎那个位置,不是被打飞出去就是被打到屋顶墙壁都撞出一个大坑----如果是那样的话,李明强早就去见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了。

    方炎却硬生生地扛了下来,而且还活得好好的。这么想来,方炎老师得多么强大啊?

    李明强生怕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好,方炎突然间伸手一巴掌把自己拍死。就像是一巴掌拍死一只小蚊子那般。

    “学生们也很惊讶,觉得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我想这件事情很快就会在学校范围传播,甚至整个花城或者更加宽广的范围也都会议论。我担心会给方老师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影响,于是就自作主张地站出来解释,说这是方炎老师和一家影视公司合作的项目-----当然,我也没有解释的太具体,这样可以让大家自己去产生联想,然后补充加工说服自己。”

    李明强看着方炎冷峻的表情,陪着笑脸说道:“不知道这么处理方老师满意不满意?”

    方炎抬头看了李明强一眼,说道:“这是真实的。没必要去解释什么----担心引起恐慌吗?让学生们知道这种事情是常态,他们就会习以为常了。如果我们自己就否定华夏功夫的存在,又怎么能够将它传播出去呢?”

    “------”李明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完蛋了,方炎对自己的处理方式不满意。

    他不会打人吧?不会一巴掌把自己拍到墙壁上挂着或者踢到屋顶上吊着吧?

    “不过,还是要谢谢李主任。今天晚上的事情很抱歉,我没有提前向学校说明-----麻烦你了。”方炎歉意地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李明强连连摆手。“没有学生受伤,而且让学生们开了眼界,直到现在他们还非常的兴奋,不停地讨论着今天晚上的这节大课-----下次上大课也是按照这个标准吗?”

    “没有了。”方炎说道。“下次上大课只是我挨打之前的那些内容。”

    “那学生们一定会非常遗憾的。”李明强说道。

    “李主任-----”

    “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李明强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他怎么能鼓动方炎再次挨打呢?这次在这么多学生面前丢了脸,下次在更多的学生面前丢脸-----谁愿意干啊?“我就是怕学生们有意见。毕竟,今天晚上的事情肯定会传出去的。其它班级也都会知道课堂内容----”

    方炎的眼睛瞟到站在屋子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恨不得把自己变成透明人的方英雄和方好汉,说道:“李主任的话也有道理。那下次我们就换个标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