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番外,女娲传人

哪怕他的声音再冷冽,女子也毫不畏惧,只见她仍旧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好半响才开口说道:“想要解药也不是不可以,你只要帮我掀了盖头我就给你,不然哪怕是死我也不会交出解药,反正有你作陪,我也不亏。”

女子刻意压制住的嗓音听起来有些耳熟,可是一时也想不起在哪听到过,男人揉了揉额头,算了,不去想了。

掀个盖头就能换得解药?她又想搞什么鬼?

犹豫了下,最终还是上前一步,将她头上的盖头给掀开了,当盖头掉落的那一瞬间,他的脸不由得变了几变,由先前的冷硬变成了此刻的惊喜。

“哥哥,我们是不是该避一避?”

里面正在上演着少儿不宜的画面,虽然她也很想看,可是又怕被娘亲知道了,所以她现在很纠结。

“恩,既然事情已经搞定,那我们还是赶紧闪吧,免得娘亲知道了会将我们给拨皮拆骨。”

小丫头也觉得很有道理,随即,二人趁着夜色,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爹爹,我们先走了,你自求多福啊。

直到逃去了老远,二人方才停了下来,看了眼陌生的环境,脑袋里窜出三个字来:迷路了。

第二天,一对新人的寝殿内。

“夜倾城,你竟敢联合起凤儿和凰儿来骗我,去死吧!!”

随着她一声怒吼,接着有重物落地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人被踹下床时所发出的声音是一样的。

第二天醒来的血黛浑身酸痛,看了眼正满眼温柔的看着她的男人,有什么自她脑海中一闪而过。

随即她明白了,自己是中了他们三个的计,这个认知让她火冒三丈,一记无影脚,将这个腹黑的男人自床上给踹了下去。

“娘子,为夫太想你了,想得我心都发疼,不得已才这么做的,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好不好?”

某只大尾巴狼又可怜兮兮的自地上爬了回去,结果,毫无意外地又吃了一记无影腿。

他再接再厉,继续向床边走去,可是这回他学聪明了,在她来不及动脚之前就一把将她抱进怀中,铺天盖地的吻如雨点一般的落在了她的额头,眉心,慢慢的移至冰冰凉凉的薄唇……

被吻得晕乎乎的血黛又一连被这只腹黑的大尾巴狼给吞吃入腹了好几次,直到正午时分,夜倾城方才放开身下这具柔软的身子。

到了午膳时间,他们才发现两个小家伙不见了,着急之下,午膳都没吃就急匆匆的出去找人。

一连找了好几天,始终是见不到两个小孩子的踪影,这下血黛可真是慌了神,也顾不得去生夜倾城的气了,一门心思放在找孩子的事情上。

“哥哥,找到孩子了吗?”

创世神殿内,雪天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赶了回来,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被一脸担心的血黛给截住了。

“还没有,我派人找遍了这方圆几百里之地,可还是没看到孩子的踪迹,于是我亲自去了其他几族,给他们打了招呼,只要有了孩子们的线索他们就会通知我们。”

三天三夜没合眼,不眠不休的寻找孩子们的下落,可还是没有一点线索,两个小孩子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怎么办?孩子们肯定是出事了,不行,我要亲自去找。”

凭她对孩子们的了解,两个小孩虽然有些爱玩爱闹,可他们做事都有分寸,比一般的小孩子懂事得多,依如今的情况看来,他们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或者是被限制了自由才回不来。

“娘亲!娘亲!”

正当血黛急得焦头烂额之时,门外传来了两个小孩子的声音,随着声音的落下,两个小孩出现在了门口,跟两个孩子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绝色美人。

看到了让她牵肠挂肚的两个孩子,她总算是安心了。

“娘,您怎么会……”

别误会,这不是两个孩子的呼唤声。

“城儿,这事说来话长,娘晚点跟你解释。”

门口的绝色美女看着一脸不敢相信却又很激动的夜倾城,柔声说道。

用餐过后,一家人坐在客厅闲聊,将彼此的近况都从头至尾的叙述了一遍,好让关心自己的人知道,自己这些年过得很好。

看着这一家子其乐融融的气氛,雪天默默的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了他们。

原来,眼前这位绝色美女就是夜倾城的母妃夜沁颜,她的真实身份是女娲的后人,离开人世后她便恢复神体,隐居在迷雾森林。

也许是两个孩子跟她有缘,竟是误打误撞的跑去了她隐居的地方,还跟她讲了很多关于最近发生的事情,包括黑暗神殿那一战和关于血黛的传言,她不仅不怪血黛抢了她的地位,反而还因为有了这位儿媳妇而自豪。

“你,真的已经放弃了吗?这么久的感情,这么久的痴恋,你真舍得么?”

一望无垠的雪山上,一身青衣的男子长身而立,墨发随风扬起,只是他的身影太过孤寂,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疼。

男子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长相虽不是绝美,却别有一番风韵的女子。

女子一身随性的装扮,冷静中带着点娇憨,显得既大方又不失温柔,在她眼中,同样有着异样的神采,谈到痴恋,她又何尝不是?

深深的喜欢着一个人,而不被对方所喜欢的滋味她是深有体会,却又做不到潇洒的放手,只好独自品尝着这求而不得的痛楚。

“你怎么也出来了?”

雪天头也不回的问道,即使不用转身他也知道对方是谁。

“你的希望已经破灭了,可是我的希望却还在,我当然要紧紧跟随了。”

万年来的痴恋,万年来的痴等,却始终是一次一次失望,可她却是永不言败的性子,只要他没和别人在一起,那么她将坚持到底,这,才是她东方凝的性格。

“我的心已经容不下任何人了,给不了你想要的,回去吧,神殿交给你我很放心。”

这段时间以来,发生了太多意想不到的事,也让他想通了很多事情,更让他懂得了,爱一个人,并不是一定要将她困在身边,而是要给她时间,空间和自由,所以他告诉自己要放手,还她一片辽阔天空,让她自由飞翔。

“你又如何能知道我想要什么呢?我要的其实很简单,只要能跟在你身后,看着你的背影我就很满足了,不奢求别的。”

这是她的心里话,万年来,她都这么过来了,默默的守候,默默的替他分担一切,默默的爱着他,默默的伤感,她是个坚强的女孩,不会哭泣,可是偶尔也会觉得伤感,就如同现在的他这般。

这片雪山,是他和血黛相遇的地方,只是如今已经物是人非,放眼望去,看着繁华的城市,匆匆而行的路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一手创造出来的,可是如今他却觉得自己很多余,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

“随你吧。”

她有她的执着,就如同自己一般,他又能说她什么呢?又有何资格去说一个跟自己一般执着的她呢?

转身,离去。

身后的女子亦是紧跟其上,一路相随。

神殿内,血黛拿起从雪天房间里找到的一封信,打开来一看,上面只有寥寥数字,却是将写信之人想要表达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他走了,说是去散散心,日后还会再回来。

可是她有种感觉,他只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了,除非,他能真正的放下这段执着,敞开心扉,找到适合自己的另一半之后才会回来。

桌上的伏魔琴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这是他唯一能给她的礼物,哪怕他自己也视琴如命,因为她也爱琴,所以他才会割爱相赠,就如同万年前那般,他也是毫不犹豫的将它送给了自己。

岭雪山,狐族之地。

离诺一个人在雪地上练剑,此刻的他不再是一身随意的装扮,而是换上了狐族王者专属的特制锦袍,看上去威风凛凛。 可他俊美的脸上冰冷一片,比雪地上的温度高不了多少,一双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就好像是有什么难以解开的心结困扰着他一般。

突然,有暗器向他击来,一个闪身,就将那枚没看清楚的暗器给用剑挡了回去。

“谁在那里,给本王滚出来!”

离诺目光冷冽的看着丢暗器出来的方向,眼底带着不屑和嘲讽。

就这点小伎俩也敢拿出来卖弄,就这么小看他么?

话音刚落,一个白色的身影便自一处隐蔽的地方走了出来。

走出来的是一个容貌不输于离诺半分的绝色美男,美男手中还玩 弄着几颗小石子,也就是之前扔向离诺的‘暗器’。

美男向着离诺所在的方向走去,一脸带笑的看着震惊当场的雕像离诺,随即开口说道:“修炼不专心,这可是大忌,你这只笨狐狸怎么就……”

话未说完就被冲过来的离诺给紧紧的抱住了,他抱得很紧,就好像怕他消失了一般。

“笨狐狸,你再不松手我就要被你勒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