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大结局

麒麟的白衣染上了丝丝血迹,配上他惨白的面孔,看上去异常的凄美。

“是啊,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爱欺负你,看到你被我气得跳脚我就很开心,呵呵。”

麒麟虚弱的笑笑,想伸手去触碰离诺的脸,可是却伸到一半就再也没力气了,手往下垂落之际,却被离诺轻轻的握住了,将他微带凉意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磨擦着。

“可看到你受伤了我也会心疼,所以我宁愿受伤的那个人是我,只是,以后再也不能陪你打架了,好怀念那段日子。”

躺在离诺怀中的麒麟气若游丝的说着,每吐出一个字都好像很费力的样子,可他还是坚持要说下去,就好像怕现在不说日后就没机会说了一般,看得夜倾城和血黛他们等人极为不忍,可是却已无力回天。

“说什么傻话呢,你不会有事的,你以后还要陪我打架,我要将你揍成猪头,来报你以前欺负我之仇。”

离诺紧紧的抱住怀中已经慢慢冷却的身体,眼中闪过慌乱的神色,他不要低头,不低头就看不见……

夜倾城蹲下了身子,拍了拍离诺的肩,想出声安慰一下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出口,最终只能保持沉默,一旁的雪天亦是一样,他们的眼中都带着不忍,却谁都不曾开口安慰一句。

“原来,他真的信守诺言,将你送到了我的身边。”

血黛看着蔷薇,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你什么意思?”

血黛突如其来的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让蔷薇心中微颤,这语气和神情怎么会感到莫名的熟悉呢?

“什么意思?你自己慢慢猜。”

血黛说完就启动了体内的灵珠,殿内顿时光芒大盛,强烈刺眼的光芒以她为中心四散开来,而她的白衣和光芒连为一体,根本就看不到她具体的身影在何处。

在光芒大盛的那一刹那,所有人,包括蔷薇都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眼睛。

下一秒,同样是匕首刺进肉体的声音,接着响起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刺眼的光芒也随之消失,众人这才得以睁开眼来。

在众目睽睽下,白衣女子将手中的匕首拔出,顿时鲜血四溅,可是她的白衣却是一点血迹都未曾沾染,只因为那些污血还未碰到她的衣摆就自动弹开。

随着匕首的拔出,红衣女子的心口处被绞了一个血洞,鲜血则顺着洞口汩汩而出,片刻间,原本的大红嫁衣就被染成乌黑一片。

“你……你是血黛……”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血黛能从她用匕首杀人时的手法而认出是她,同样的,她也能从血黛出手时的快准狠而判断出是她,毕竟二人同事多年,对方的一招一式都是清清楚楚。

“没错,既然知道了,那你也可以安心的去了。”

以前,是因为她误将小人当成朋友才会害死自己,可是现在的她已经不再那么无知了,说起来,这些还得感谢眼前的女人。

只是她作恶多端,最不应该的是伤害她的人,所以她必须将她杀死,无关于报仇。

“呵……呵呵……哈哈哈!”

蔷薇不管不顾的放声大笑了起来,直到笑出了眼泪她才停了下来。

“没想到啊,我琳达一生爱过两个男人,一个将我亲手炸死,另一个亦是恨不得将我大卸八块,那是因为我做的错事太多了么?老天爷怎就这般待我不公?为何……”

临死之际,她大喊着上天不公,由于气血攻心,她再次吐出一大口血来,接着眼睛里也流出两道血泪,配上脸上的伤疤,估计大白天的出去就会吓死一大片人。

在她彻底的闭上眼睛之前,隐隐约约的听见血黛轻言低语了一句:“自作孽,不可活。”

被血染红的黑暗神殿内,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的尸体,只余下一小部分的各族精英,不得不说,他们是幸运的。

也因为他们的幸运,才得以见证这让人永世都难以忘怀的一幕,他们会叮嘱后人,若是碰到一个身着白色衣裙,长相亦是胜过仙女的女子时一定要跪拜行礼,万万不能得罪,因为她是神,是被六界公认的女神,敬之,可保永世平安。

人界,各个庙宇里面所供奉的不再是佛祖,也不是观世音,更不是创世神,而是一个白衣蒙面女子的雕像,据说,这个女子是创世神殿的神女,更是拯救苍生的救世主,地位和女娲娘娘并列。

传言,说那个白衣女子就是前朝护国将军府的嫡女,后来又被贬为庶女的三小姐。

传言,拯救苍生的救世主其实就是他们伟大的女皇陛下,得知消息的人即刻赶往殇国。

由于人数太多,将殇国皇宫给堵了个水泄不通,造成了一系列的混乱,刚下早朝的大臣们惊恐的看着这一幕,以为是他们哪里做的不好,群众集体造反来了。

后来经一询问,方才知道那些人其实是想来跪拜他们女皇的,可是现在女皇早已经不在了,他们已经换了新皇,又该上哪去给他们找一个女皇去呢?

一晃眼,又是三年时光飞逝。

创世神殿内,两个小家伙正玩得不亦乐乎。

“离诺叔叔,快来啊,过来陪我们一块玩。”

血凤挥舞着小手朝着独自一人坐在树下发呆的离诺呼喊道,可是离诺却是朝他们笑笑就再次低下头去,一句话也不曾说过。

“哥哥,你说叔叔他每天这样一个人发呆难道不会闷吗?为什么他不来跟我们一块玩呢?”

小丫头仰着小脑袋不解的问着高她一个头的血凰,还时不时看一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离诺。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麒麟哥哥走了之后他觉得太孤单,因此才不想陪我们小孩子玩吧。”

以前有麒麟哥哥陪着,他们会跟自己和妹妹玩游戏,可是现在剩下他一个了,所以才会觉得不习惯吧,哎,大人的世界他也不太明白。

摇了摇头,带着小丫头离开了,将那个独自悲伤的男人留在那里,沉浸在永无止境的回忆里。

万年来的陪伴,彼此都已经习惯了生活中有对方的存在,可最终却……

殿内,血黛正在陪雪天下棋,都已经对弈两个时辰了,双方仍是不分胜负,看了眼棋盘上的残局,估计此次又是和局。

“雪儿,棋艺又增进不少,哥哥都要甘拜下风了。”

雪天落下一子,笑看着对面的血黛说道。

“那是,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再者嘛,就是哥哥这个师父教得好,加上雪儿天资聪颖才有这般成绩。”

对面的女子调皮的笑笑,一点都不谦虚的说道。

“你呀,快到用餐的时间了,我们去吃饭吧,吃完饭你想下棋的话哥哥再陪你。”

看着这样的血黛,他亦是一半开心一半忧,更多的是心疼。

餐桌上,血黛一如既往的给两个小孩子添饭夹菜,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

餐桌上,离诺欲言又止的看着血黛,几次三番的都是这样,最终血黛忍不住开口问道:“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主子,离诺有一事相求,还请主子答应才好。”

离诺终于一鼓作气,将自己埋在心中的话给提了出来。

“恩,有什么事你直说,如果我能做到的话一定会帮你实现。”

对于离诺这段时日的消沉,她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是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如今他有求于自己,那她又怎会拒绝呢?

“是这样的,离诺想回岭雪山看下,过段时日再回来,还希望主子能够成全。”

离诺说完就低下头去,他感觉很对不起主子,本来答应了男主子要好好的照顾女主子的,可最终却是要失信了。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当然没问题了,你是狐族的王,回去看下你的族类是应该的,我没有理由不答应。”

还以为他要提什么事呢,原来是想家了,好像离诺自从跟了夜倾城之后就很少回去了,这次他在伤心的情况下回去,是怕她们担心,想着独自一人舔舐自己的伤口吧,想到这里,她心里也替他感到难过。

“那离诺就谢谢主子了。”

说话间,离诺自座位上起身,对着血黛就要下跪,却被血黛阻止了。

“你若敢跪我就不许你回去了。”

果然,血黛这句话真有效,离诺也不敢再行礼下跪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打听好时间,她也好做下安排。

“明天。”

“叔叔,你明天就要离开了吗?”

不等血黛开口,小丫头嘴里含着食物有些谈吐不清的问道。

“恩,叔叔会想凤儿和凰儿的,过段时间也会来看你们,给你们带好吃的。”

离诺点了点头,看着两个天真可爱的孩子,他轻轻的笑了。

已经三年了,三年来他一直沉浸在悲伤中,这回还是第一次见他笑,虽然不像以前那般肆无忌惮的大笑,可是却也很能温暖人心。

其实,离诺叔叔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这是两个孩子的心声。

以前,见惯了他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突然他不再笑了,让他们感到很不习惯,可如今又见到了那久违了的笑脸,却又让他们觉得很开心,一个人的笑脸,其实是很珍贵的。

“好呀!好呀!如果叔叔不来看我们,那我和哥哥就去岭雪山找你,顺便将你的狐狸窝给搅他个天翻地覆,看你还敢不敢食言!”

小丫头努力的咀嚼几下,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随后出言威胁着离诺。

她这话一出,雪天和血黛都忍不住轻笑出声,这丫头,还真是古灵精怪的。

翌日,离诺告别了血黛等人,独自一人带着属于他的回忆离开了,离开了这个令人悲伤的回忆之城。

“娘亲,我们不去找爹爹吗?”

目送着离诺离去,当他的身影慢慢的化作一个模糊不清的小点,最终消失在了他们视线中时,血凰仰着头,问向抱着血凤正欲转身离去的血黛。

“是啊娘亲,爹爹他好可怜,我们就这样抛弃重伤的他,好像很不厚道。”

小丫头小嘴一瘪,可怜兮兮的看着血黛,一双大眼睛里面聚满了水雾。

三年前,血黛将琳达杀死后就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神殿,将受伤的夜倾城扔在那里不管不顾,无论夜倾城怎么求她,她都铁石心肠的不予理会,夜倾城当时痛苦的神色,两个小家伙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不忍。

“走吧。”

他们的问题让血黛微微愣了下,眸光中晶亮晶亮的,随后垂下眼眸,掩盖住了她的神色,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两个小家伙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着,随后都无比奸诈的笑了,熟悉他们的人都知道,这两个小家伙肯定是又想到了什么整人的鬼点子了。可是,他们这回要整的对象又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