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热闹的婚礼

“你们说什么?那个红衣男人叫什么名字?”

听完两个小家伙的话,离诺一蹦三尺高,揪着小家伙的衣领激动的问道。

“哎呀,离诺叔叔你先放开凤儿呀,拽疼我啦,真是讨厌死了

!”

血凤想用自己的小手拍开离诺揪着她衣领的手,无奈离诺揪的太紧她挣脱不掉,只好怒瞪着自己那双大而有神的眼睛看着他。

“哦,对,对不起啊丫头,叔叔不是故意的,只是刚才太激动了。”

意识到自己过于鲁莽了,赶紧缩回手来,不好意思的跟小丫头道歉。

“那你能不能把经过详细的说清楚点,那天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红衣男人又叫什么?长什么模样?还有还有,他身上有什么特征吗?比如说左肩下方有一个状似罂粟花的胎记?”

那天的事雪天也没跟他们说,两个小家伙也只顾着贪玩,到现在才来跟他说。

只要一想到那个人有可能是主子的时候他就特别的激动,也难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有什么特征?容我想想……”

小丫头挠了挠头发,一副认真的模样思考了起来。

“妹妹,我来说吧,他的特征是有着跟我一样的脸,还有腰间佩戴着一柄软剑,个子很高,具体多高我没量过,反正是很高,长得也是极美,就是有点冷冰冰的,至于你说的胎记嘛,抱歉,他没脱衣服让我们看。”

血凰一口气说完,血凤一个劲的点头,嘴里说着没错就是这样。

“软剑?长得很像你?主子死了之后鞭子就一直在女主子身上,用软剑当武器也很正常,再加上长得像你,不,应该说是你像他才对,没错,你是他的儿子,而你的模样跟他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样就应该错不了,他一定就是主子,主子又活过来了!不行,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女主子,让她也高兴一下。”

说不定女主子见到主子之后就想起来了也不一定,对,就这么干。

“喂,叔叔你别走啊,我们话还没说完呢,那天我娘亲和舅舅都在场,不用你去告诉,他们已经见过面了。”

两个小家伙无语的看着这个急性子的离诺,翻了翻白眼,这才不紧不慢的出声说道。

他们的话果然有效,原本正要暴走的离诺突然停下脚步又走了回来。

“他们已经见过了?那女主子什么反应?为什么主子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折返回来的离诺又是一阵连珠带炮的问题,轰炸着两个小家伙的耳朵。

“娘亲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吐血了,舅舅说他是我们的爹爹,还说他三日后就要成亲,我们找你是想让你跟我们一起去抢亲的,怎么样?去不去?”

说了半天,终于说到正题上来了。

“主子三日后就要成亲?那当然要去了,主子只爱你们的娘亲一个人,成亲肯定是不得已,我们一定要去救他。”

既然都已经确定是主子了,那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别说只是抢亲了,就是龙潭虎穴他也要去闯上一闯。

他不知道的是,他们此次要去的黑暗神殿一点都不输于龙潭虎穴,甚至更为恐怖。

“那好,既然离诺叔叔已经答应了,那我们接下去就去找麒麟叔叔,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嘛。”

小丫头说完就径自转身,向着麒麟住的地方走去,血凰紧跟其后,离诺也加入到了他们的行列,一行三人浩浩荡荡的朝着麒麟所在的方向走去。

“你们这是?”

正在午休的麒麟被人吵醒,他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门外的一行三人,他们是什么时候凑到一块去的?

原本,他和离诺是一组,专门负责照看眼前的这两个小祖宗,而血凤和血凰一组,他们为了贪玩想尽办法的将自己和离诺两个讨厌的看守人给甩到一边,整天都跟他们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眼下他们三个出现在一块了,这又是什么情况?

“麒麟叔叔,我跟妹妹来找你,有点事想跟你商量,进去谈。”

小家伙说完不客气的拉着自己的妹妹挤到麒麟的房间,也不管房间的主人答没答应。

看了眼一点都不客气的两个小家伙,随后又将目光调回了离诺身上,无声的询问着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进去就知道了。”

离诺也没多做解释,随着两个小家伙走了进去,找了个凳子就一屁股坐下,比两个小家伙还不客气。

麒麟挺无语的,这一个个的都是脑抽了么?怎么都是阴阳怪气的。

房间内,血凤和血凰二人一唱一和的把之前讲过一遍的故事再给添油加醋的重说了一遍,听得麒麟一愣一愣的。

“麒麟叔叔,你在听我们说话没啊?好歹吭个气儿啊,不要让我们知道自己是在白浪费口水。”

小丫头不满的嘀咕,这麒麟叔叔的反应怎么跟他们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郁闷了。

“我在听,据你们所说的,意思是准备大闹婚礼抢亲咯?”

麒麟淡淡的瞥了在座的几人一眼,语气也是不温不火的,可把那三个大小不一的人给急坏了。

“喂,臭麒麟!你什么意思?到底去是不去给个话先?”

离诺这个急性子的毛病又犯了,只见他噌的一声自座位上站起来,直直的冲着麒麟走过去,还指着人家的鼻尖叫嚣着。

他这一举动让另外两个小家伙大为赞赏,还为他的行为拍起掌来。

“离诺叔叔好样的,麒麟叔叔,你就不能跟离诺叔叔一样干脆点么?”

这两人的反应怎么会这般的天差地别?还真是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意外。

“我考虑一下……”

他在考虑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主人,毕竟这是一件大事,而且听他们的讲述,主人也是知道的,那么主人既然知道了,他都没说什么,自己跟着这两个小捣蛋去闹事岂不是大为不妥?

不得不说,麒麟在为人处事方面谨慎些,比离诺那暴躁的性子好太多了。

“麒麟叔叔,别考虑了,就答应了我们吧。”

血凰拉着麒麟的衣袖摇啊摇的,语带祈求的看着麒麟。

“这……”

麒麟还在犹豫,离诺就忍不住开口了。

“不要管他了,他不去就算了,我们走!”

离诺不高兴的瞪了麒麟一眼,随后就拉着血凤向门口走去。

直到将他们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方才停了下来。

“我们该商量商量怎么救人,说下你们的救人计划吧。”

离诺将两个孩子松开,自己找了块大石头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计划我们是想好了,可是麒麟叔叔不去的话就打乱了我们的计划了,这可怎么办呀?”

小丫头嘟起小嘴一脸不满的说道。

“他不去就不去呗,少他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还有我来帮你们吗?告诉你们,我比他可强多了。”

离诺一副有我出马,万事OK的模样,信誓旦旦的说着。

“可是,原本我和哥哥商量要把爹爹打晕了拖走,就你一个人的话应该拖不动吧?”

对于离诺的信誓旦旦,小丫头赏了他一个白眼。

“这个……没事,叔叔力气大,别说是一个人了,就是一头大象叔叔也能轻而易举的扛起来。”

这丫的,吹牛不打草稿,一个小毛球能和一头大象比么?只怕是他还没将大象扛起来就已经被压扁了。

“好了,既然麒麟叔叔不参加,那我们就只好三个人去了,妹妹你就别担心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自会有应对的方法。”

小丫头正想再反驳些什么,却被血凰适时的阻止了。

三日后,黑暗神殿。

一片代表喜庆吉利的大红色布满了整个宫殿,殿内喜气洋洋的一片。

各界尊主都齐齐到访,就连跟千邪齐名的日神和月神也都到访了。

偌大的寝殿内,两条赤Luo的身子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激烈的相互撞击着。

香汗淋漓的身子伴随着女人的娇 /喘声,交织成了一幅淫靡的画面。

半响,男人自女人身上翻身而下,嫌恶的看了女人一眼,随后拿起一旁的衣服便穿了起来。

“记住你的承诺,否则本神绝对不会放过你!”

哪怕他失去了神力,同样有办法让她死无葬身之地,只是这代价有些大,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轻易用的。

“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的,只要你愿意一直陪着我,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他的。”

女人哀怨的看了一眼那个冷酷的男人,若不是自己答应他今日保夜倾城平安,那么他是不会妥协,更不会和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了。

为什么?自己那么爱他,可他却还是一颗心放在一个男人身上,这让她着实不好想,可是也很无奈,谁让自己爱上他了呢?

她这一生爱上了两个男人,第一个将自己亲手杀死,穿越时空后又爱上了眼前这个冷心冷情的男人,她的感情路怎就如此坎坷呢?

对于女人的哀怨,千邪不管不顾,甚至连看她一眼都嫌恶心,穿好衣服就开门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