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设计抢亲(补更)

夜倾城接过药,疑惑的看着他,在他的示意下附身过去,想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倾城,你先把这颗药吃了,这可以解了你的失忆症状,但是,当你恢复记忆后千万别激动,我有些话想对你说,好吗?”

千邪紧张的看着他,害怕他忆起一切时会跟以前那样对他。

夜倾城狐疑的看了他一会儿,最终还是将药丸慢慢的送进了嘴里,随便咀嚼了两下便吞了下去。

没过多久,他的脸色就有了巨大的变化,从先前的一脸心疼变作满脸的痛心疾首,最后变作满脸的怨愤,恨恨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若不是千邪先前的提醒,他早就动手灭了那个将他的黛儿害得吐血的男人了。

“你记起来了是吗?我也知道你现在很恨我,恨不得一刀杀了我,而你也的确有这个能力,可是在死之前你能听下我的故事吗?”

他一脸诚恳的看着夜倾城,眼中带着祈求,希望他能听下关于他的一切。

夜倾城没吭声,脸色依旧不见好转,可是千邪知道,他已经默许了,他这才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他说,夜倾城身边的宠物黑猫,原本是他千邪的宠物,却因为贪玩而跑去了人界。

结果在人界碰到了不将它这个黑暗之神的爱 宠当回事的夜倾城,它不忿,二者打了一架,结果黑猫输了,依照约定做了夜倾城的宠物。

原本打算等夜倾城百年归世后就再回去它原来的主子身边的,可不料没多久就被千邪找到。

也是在那一回,他第一次看到了目空一切的美男子夜倾城,他的目光也随着他的身影而动,心里满满的都是他。

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知道自己完了,想他堂堂一掌管地狱界的黑暗之神,竟是对一个人类动了感情,不仅如此,还是个跟自己同一性别的男人。

这一认知让他大受打击,因此还颓废了好久,最终也只能接受事实。

忍受不住对他的思念,他不止一次扮作女子接近他,可都没被他看进眼里。

因此,他以为夜倾城跟自己一样,喜欢同性,得知这个消息的他很开心,却不料黑猫带给他的消息将他的一腔热情全给浇灭。

原来他并不是像自己所想的那般不喜欢女子,而是他的心只给了一个叫血黛的女子,为了她,他不惜放下身段委屈自己也要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为她挡风遮雨,做尽一切。

他心中万般凄苦,自己喜欢的人心里却爱着另外一个人,而他却连争取的资格都没有,怎叫他不恨?

后来,他查遍了神殿里的所有资料,这才知道了关于他们数千年前的一切,他的心更沉重了。

他一再的提醒自己,不能再陷下去了,可是那样不仅起不到半点作用,反而还让自己对他的爱更加的深入骨髓,更加的不可自拔。

“后来的一切你也知道了,我扮作落难女子接近你爱的她,当你替我把脉的那一刻,我的心里特别激动,可是你连碰都不愿碰一下我,用根银丝随意的应付一下了事。”

讲到这里,千邪心里不免一阵苦楚。

“再后来,我就被你当成了情敌,时时刻刻防备着。”

这一切是多么的荒唐,又是多么的可笑,可他偏偏就陷进去了,随着时间的消逝,他对他的爱也更加的深厚。

直到他不惜一切也要跟自己同归于尽的那一刻他方才醒悟过来,也知道自己终是做错了。

可他还是舍不下,这才自私的将他留在了黑暗神殿,哪怕得不到他的心,也要时时刻刻都能看到他的人。

只有这样他才能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人,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有勇气活下去。

“说完了么?”

听完他的讲述,夜倾城沉默了半响,脸色不仅没见好转,反而更阴沉难看了。

“倾城,你,还恨我么?”

面对夜倾城的冷漠,千邪脸色也暗了暗,眼底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

“我恨不恨你不重要,重要的是:若黛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么你就等着我来取你性命吧,看在你有悔改之意的份上,就暂且先放过你,告辞。”

若不是他给的药丸,自己只怕到现在也记不起来关于黛儿的一切,再加上他一心牵挂血黛,所以就先将他的事放在一边。

血黛吐血的那一幕,他现在想起都胆颤心惊,希望她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还有那两个孩子,是他的黛儿辛辛苦苦生下来的,更是含辛茹苦将他们养这么大,想到这里他的心就又是一阵泛疼。

黛儿,我好想你,好想,好想……

如果给他一双翅膀,他就会立刻飞到她的身边,将她单薄的身子搂进怀中,做她最安全的避风港湾。

“等等,你现在不能走。”

将已经走到门口的夜倾城叫住,直到他转过身来他才慢慢的解释起来。

“倾城,蔷薇夺走了我的一切,她现在的力量无人能及,就是你和她联手也不是蔷薇的对手,所以你不能走也走不了。”

是的,走不了,那个女人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着血黛她们自投罗网。

不光是她们,还有婚礼当天来参加的其他神族,她都会算计进去,用她的话来讲就是顺她者昌逆她者亡,她要做这六界的主宰。

这女人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她是一点都不懂,还想着主宰天下,真是愚蠢。

“我要走,谁都拦不住。”

他现在整颗心都放在血黛身上,才管不了那么多,别说是一个黑暗神殿了,哪怕是刀山火海他也照闯不误。

“难道你还想再死一次吗?如果是的话那请便,就让她跟我一样,面对着失去你的痛苦,独自带着对你的思恋,痛苦的过一生好了,反正你都死了,也不会明白活着的人会有的痛苦。”

他是自己的软肋,她又何尝不是他的软肋?只有提到了她,他才会认真的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

果然,在听到千邪提起血黛时,他终于停下了脚步,考虑了一会儿又从门外走了回来。

是的,他不能再让黛儿承受失去他的痛苦了,他一定要保住自己这条命,等着和黛儿重聚的一天。

殇国,无心殿。

血黛安静的坐在那里看书,宽大的凤榻上躺着两个小孩子,正是在午休的血凤和血凰。

突然,门被人由外而内的打开,血黛并没有回头,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那人熟悉的气息。

“雪儿,三日后就是他的婚礼了,你真的不去找他了吗?”

他已经打探清楚了,夜倾城跟那个叫蔷儿的女子只是未婚夫妻关系,这让他为雪儿感到高兴。

当他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血黛时,血黛却是没什么高兴的表情,有的只是波澜不惊,这让他很是不解,他们明明很相爱不是吗?为什么会落得个如此结局?

“哥哥,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那人的事情,我都已经不记得了,再提也是没有任何意义,就这样吧,我困了。”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一提起夜倾城的事她都会不耐烦,也会找别的理由避开。

“可他是孩子们的爹,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孩子们想一下,他们虽然对自己没有爹的事只字不提是因为他们懂事,不想让你担心,难道你就不能为他们考虑一下吗?”

一向都宠着她的雪天难得的语气重了一些,没办法,他也是在一旁看得着急,怎奈两个当事人一个失忆,一个知道了也不去理会,让他这个做舅舅的在一旁干着急。

“我有我的打算,孩子我会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童年,就算没有爹也一样会过得很开心,你先出去吧,别吵着了孩子们。”

血黛说完便自椅子上起身,将雪天扔到一边,径自向着榻边走去,看了眼还甜甜睡着的两个孩子,她也和衣躺了上去,将孩子搂到怀中,抱着他们一起睡。

见此情形,雪天深知多说无益,只好默默的走了出去,在他带上房门的那一刻血黛又睁开了双眼。

看了眼身旁的两个孩子,紧皱着的眉头终于纾解开了,这是她的孩子,她生了两个懂事又聪明的孩子,这应该已经知足了,可为什么她的心还是堵堵的,特别是在想到那个一再违背他们之间约定的男人时更甚。

其实,早在那次见面时的第三天,她就已经忆起了关于她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可是她就是无法释怀,对于他的不守诺言,她无法原谅。

不知不觉间,一阵困意袭来,没多久她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哥哥,你的催眠术管用么?娘亲会不会突然醒来?”

血黛睡着了,可是小丫头和血凰却爬了起来,看着呼吸均匀的血黛,血凤有些怀疑的问。

娘亲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上当的,他们可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原本呢,娘亲是不会轻易中招的,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中了我的催眠术,应该是心中有事困着她吧。”

只有心中藏着事,才会这么容易就被他的小计谋得逞。

“好了,就让娘亲睡会儿吧,她这段时间也没好好休息,我们出去说。”

小丫头率先起身,将自己的鞋袜穿好就和血凰一起走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