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重生的夜倾城

女人的话男人并没有回答,他正在如火如荼的继续奋战着,其他的事影响不到他分毫。

“嗯啊……千邪,拜托你再快点,蔷儿……唔,受不了了……”

随着女人沾满情 欲的声音,她的指甲狠狠的抓挠着男人光 裸的脊背,在上面划上一道道血痕。

“是吗?那你求我,求我的话我就考虑加快速度,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男人看了眼身下难受不已的女人,用着略带嘶哑的声音说道。

“蔷儿求你……”

女人豪不矜持的说了出来,现在的她浑身难受,只希望身上的男人能够狠狠的要她,其他的都不重要。

“求我什么?说明白点。”

男人邪邪的笑了起来,不仅如此,还将自己的分身停留在了她的体内,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带不满的女人。

“呜呜,好难受……蔷儿求你,求你狠狠的要我,一定要狠狠的要蔷儿。”

天知道,就在要到达巅峰极乐的前一刻停下来是多么的折磨人。

男人这才满意的抽 动了起来,随着大幅度的动作,二人一起攀至了高峰。

在女人颤抖的身子里,将自己炙/ 热的种子尽数撒在了她的体内。

同一时间,彼此的jiao合处出现了一道妖艳的血色光芒,随着光芒的闪现,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自男人体内而出,被女人吞进了口中。

男人不可置信的怒瞪着女人,想一掌拍死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可是却浑身无力,整个身体就好像是虚脱了一般使不上力气。

“你想干什么?”

男人很愤怒,对于眼前的一幕,他再不明白自己遭了她的设计就是白活了几百万年。

“千邪,我不要嫁给夜倾城,哪怕是作假我也不愿意,更不愿意见你为了留住他而牺牲我,所以我只能这么做,虽然有些对不住你,可为了能够和你在一起,也是没办法的事。”

是的,是她设计了他,自她进门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在自己身上洒下了一种特质的合 /欢散,这种药物是专门针对神体研制的,所以她才能顺利的将他带入自己所布置的圈套。

“哼,本神倒是小看了你,竟不知你何时起了这般心思,你以为这样本神就会跟你在一起了吗?简直是在做梦。”

以为他没了神力就可以任她为所欲为了么,那么她就想错了,他向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想让他妥协,休想。

“你现在没了神力,再加上上回的重创,已经无力反抗什么了,就算我没得到你的力量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你制服,你就别再挣扎了。”

她这么做完全是出于对他的爱恋,可他自始至终都不曾正眼瞧上自己一眼,眼里心里都只有那个人,而且还是个男人,这让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百般犹豫之后才终于做了这么个决定,自己这么容易就得手,这还要多谢他的信任,她才有机会深入神殿内部,将有关黑暗一族的有关资料给尽数掌握了。

也由此得知了这么一个通过阴阳J合来吸取男人神力的方法,所以她才冒险一试,没想到这么容易便成功了。

“你,给我滚出去!”

男人阴沉着脸看着她,冰冷的语气似乎要将人冰冻一般。

“千邪,蔷儿真的很爱你,只要你答应和我在一起,我愿意将你的神力还给你,只要你跟我在一起。”

对于男人阴狠的表情她毫不在意,在男人恨不能吃了她的眼神下,一步步的向他靠近着。

“想跟本神在一起?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若不是眼下力不从心,本神恨不得一掌将你给劈死。”

他说的是大实话,对于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他是真的很想杀了她。

“是么?那如果拿夜倾城来威胁你呢?”

她知道,这个才是他的软肋,真是可笑,一个男人,一个足可以毁天灭地的男人,竟是痴恋着跟他有着相同性别的男人,反而对她这个拥有着傲人身段的女人不屑一顾,这一切岂不可笑么?

果然,在她提到夜倾城时,男人的眼神暗了暗,里面充满了慌乱和紧张。

“你若敢伤他,本神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恶狠狠的盯着她,一字一句的威胁着,可他的威胁在女人面前却是显得太过苍白无力。

“你还有能力将我碎尸万段么?我告诉你,你如果不答应做我的男人,那么我立刻就去杀了他,然后将他那颗好不容易被你修复的内丹再次打碎,让他永生永世不得进入轮回。”

若谁能够被这个男人爱上,也是那人的福气,可是他的爱却给错了人,不仅得不到回应,反而还被那人杀死一次。

不是所有神都会不死不灭,可他却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那个。

虽然他有着不死不灭的神体,可被自己的心爱之人不顾一切的与他同归于尽却是叫他万分痛苦,因此还消沉了好一段时日。

知道了夜倾城刚烈的性子,他不敢再轻易的去接近他,只好给他安排了个蔷薇未婚夫的身份将他留在黑暗神殿,虽然不能时时刻刻跟他在一起,却也偶尔能够看他一眼,这样他就很是满足了。

“我答应你的要求,你不要为难他。”

考虑了好久,他终于妥协了,他并不怕死,可是他却怕夜倾城受到伤害,所以他只能答应。

另一处房间内,一身红衣的男子正独自坐在桌前,手上拿着一本书,可是心思却始终不在上面。

一直占据着他脑海的是那个陌生的白衣女子的身影,吐血的那一幕更是一直盘旋在他脑海之中不肯离去。

每每想到那一幕,他的心就会隐隐作痛。

还有那个小男孩,他终于知道他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眼熟了,只因为他的模样很像自己,他很恼火自己现在才发现,正当他站起身想离开时,房门却被人敲响了。

“进来。”

不得已又坐了回去,随后出声请那人进来。

门被人由外而内的推开了,接着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倾城,蔷儿和主上来看你了。”

白衣女子仍旧在温柔的笑着,可她的笑意却再不是对他,而是对身旁的黑袍男人。

“恩,请坐吧。”

男子点了点头,示意二人坐下。

“找我有什么事吗?”

见二人已经坐下,他这才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半个月后就是我们成亲的日子,我来找你商量一下,这个婚礼应该怎么举行,还有宴请宾客的事也要好好的商讨一下。”

女人眉开眼笑的说着,千邪已经答应了做她的男人,开出的条件就是不能伤害夜倾城,为了留住夜倾城,婚礼还是会照常举行。

这也正合她意,她会在婚礼当天布置好陷阱,等着那些人来跳。

那些人当然是指的血黛和雪天,如今她已经夺得了黑暗之神千邪的全部神力,再加上冥域的力量,她就可以称霸天下了,而她想称霸天下就必须除去他们。

血黛失忆的事她根本就不知道,她认为血黛既然知道了夜倾城的存在,就一定会来找他的,而她只要在这段时间内加以防范,不让夜倾城在婚礼前和她们见面就好了。

“随你们安排就好,我累了,你们请回吧。”

他对自己这个未婚妻可谓是一点感情都没有,可他们却说自己失忆前和蔷儿和恩爱,还已经……

想到这里,他不由看了蔷薇一眼,他也不止一次借机替她把脉,结果都证明他们说的是事实,她确实已非完璧,而自己就是那个破她身的男人,所以他有责任对她负责。

可自从那日和那个女子的邂逅,让他开始有了别样的心思,他不能再无所谓的听之任之,一定要好好的调查一下这件事才行。

“你先回去吧,我想和他聊聊。”

黑袍男人看了眼夜倾城,随后开口说道。

“好吧,聊完了之后就来我寝殿找我。”

女人朝他抛了个媚眼,惹得男人一脸厌恶。

“不知主上找倾城有何事相商?”

女人走后,千邪紧紧的盯着夜倾城的脸,眼中翻涌着不知名的情绪。

夜倾城被他盯得直皱眉,这才不得不出口提醒他。

“倾城,我叫千邪,你能唤一声我的名字吗?”

自他们相识以来,他总是对自己不理不睬,别说叫他的名字了,就是连正眼都不曾施舍给自己一个。

夜倾城不解的看着他,原本以为他留下是有什么事和自己商量,却不料他竟然提出这等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来。

“可以吗?”

面对夜倾城不解的眼神,千邪有些受伤,可他还是倔强的想听到他唤自己一声,这是他的坚持。

“千邪。”

对于他的执着,夜倾城勉为其难的成全了。

一个名字而已,却是让千邪很开心,同时也很感动,他一直不敢面对夜倾城,不敢再跟他提自己喜欢他的事,怕数年前的事再次重演,自己不敢面对得知真相后的他那决然的眼神,心会痛。

“恩,谢谢你,倾城。”

谢谢你肯唤我的名字,也谢谢你不再用那种可以将我的心伤成千疮百孔的眼神看我,真的,很谢谢你。

见到他的第一次开始,他就多了些莫名的情绪,直到再后来多次的见面,他才得以确定自己是对他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冲着他肯唤自己一声千邪,他也没什么可犹豫的了,为了他的安危,所有的痛苦就让自己一个人承担吧。

只见他自衣袖中掏出一颗药来递给了夜倾城,然后示意他附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