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千邪,蔷儿好爱你

“哥哥,你怎么这么笨呢,别让娘亲知道不救行了么?再说了,我看那个叔叔特顺眼,他给我的感觉很亲切,我就是很喜欢他,若娘亲不喜欢他的话,那等我长大了就嫁给他,总之不能便宜了别人。”

小丫头的话还真是雷死人不偿命,她这番话一出,血凰果断地,毫无意外地,直直的栽倒在了地上,和大地来了个零距离的亲密接触。

“凰儿,你没事吧?”

前面的雪天听到噗通一声,这才转过身看了过来。

看到摔倒在地上的血凰,不由走上前来,担心的问道,可是因为抱着血黛,而不方便去扶他起来。

“舅舅,凰儿没事,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不碍事的。”

狠狠的瞪了前来扶他的小丫头一眼,眼中警告的意味盛浓,小丫头则是瘪了瘪嘴,不再开口反驳了。

皇宫内,血黛独自坐在御花园里,双眼定定的看着那一簇簇开得异常妖艳的罂粟花。

若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的眸光暗淡无色,虽然是盯着花海,可她的心思却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身后,一身青衣的男子默默的站在那里,血黛看着花海,他则担心的看着血黛,半响,他才走上前去。

“雪儿,你……”

想劝劝她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更想问下她是否还记得那个人。

若是记得,那她为何不和他相认?若已忘记,为何还对他有这般大的反应?难道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么?

可是他最终还是没问出口,怕触碰到她的伤口,所以他决定以后再说。

“哥哥,那个人,就是宝宝的爹爹吧?”

从来没有哪个人能给她带来这般强烈的感觉,她一直觉得自己缺失了一部分记忆,如今看来,应该是关于那个男人的记忆了。

她也因此看过好多医学上关于这方面的书籍,据上面记载,这种情况应该属于选择性失忆。

因被遗忘的人或事对自身的打击太大,所以潜意识里选择遗忘,而她见到那个男人的那一刻,心口莫名的泛起一阵阵疼痛,犹如万蚁蚀心般的难受。

所以她难免会往那方面去想,会这么问,只是想得到一个肯定的确认罢了。

“雪儿,你是真的不记得他了吗?可你对他的……”

雪儿会这么问,应该就是真的不记得他了,可她见到他的那一幕却是给她造成了这么大的痛楚,这又该作何解释?

“他给我的感觉很熟悉,熟悉的就好像认识了千年万年之久,却也很陌生,陌生的就好像我们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知道他很疑惑,不止是他,就是自己也觉得有些迷茫,这些问题一直盘旋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让她无法静下心来。

“那你现在对他是什么感觉,还爱着他吗?”

他这话一出,就等于已经默认了她的猜测,虽然她已经有这种觉悟了,可还是忍不住一阵眩晕,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

雪天赶紧将她扶好,神色不忍的看向她苍白无血色的脸。

“我也说不清楚,不知道他带给我的感觉是爱还是别的,不过都已经无所谓了,我有我的生活,有两个可爱又可以带给我安慰的宝宝,他同样也有了自己的生活,这种结局应该还算完美的,我不奢求什么。”

那个跟她一样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子,他们看上去也很般配,既然这样她也没必要再去介怀了,有孩子们的陪伴,她会活得很好,一定会。

听到她的话,雪天皱了皱眉。

“雪儿,你难道不想知道你跟他之间的故事吗?”

其实他想问的是她不会后悔自己做的决定吗?如今那个人已经出现了,她只要愿意,他们仍然可以在一起,没有自己这个多余的人插足,他们的生活会过得很幸福。

“哥哥说的是以前的恩怨吗?我想已经没必要了,哪怕我以前再爱他,也绝对不会接受一个被别的女人染指过的男人,何况还是一个早已将我忘却的男人。”

在她的认知里,他们以前很相爱,却是因为各种原因而分手,所以自己心痛绝望下才会选择将他忘记。

她有她的自尊,有她的骄傲,一个男人而已,她还不至于寻死觅活的非他不可。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会不认识你或许是有原因的,你要相信他,全天下除了哥哥,最爱你的人就是他了,哥哥怕你会后悔。”

原本仇视夜倾城的他现在却为他说起好话来了,他们三个之间注定会有一个受到伤害,而他为了让雪儿开心,所以他忍痛退出。

雪儿忘记了那人也就算了,有他的照顾,雪儿也会活得很开心,可是如今那人却意外的出现了,那么雪儿就不可能再无忧无虑的开心下去了。

“罢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有哥哥的关心和宝宝们的陪伴,雪儿会开心的,哥哥就别再为雪儿担心了。”

血黛疲惫的用手揉着额头,无所谓的笑了笑,可她的笑容掺杂着太多的无奈。

接下去的每一天,血黛又回到了没遇到那个男人之前的生活,平静又不失甜蜜。

可每当夜深人静时,她都会无法入睡,看过好多个御医,也开过好多副药方,结果一点效果都没有。

渐渐地,她由于睡眠不好,脾气也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除了在两个孩子和雪天面前她才会是原来的那个她。

在她手下的那帮臣子面前,她简直堪比冷面女修罗,一点小事都可以让她大发雷霆,杀起人来更是毫不手软。

每日的早朝,大臣们都是战战兢兢的度过,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触怒他们的女皇,接着就会小命不保。

暗夜神殿里,一身黑色衣袍的男子慵懒随意的斜躺在那里,手中正把玩着色泽金黄的酒盏,眼神却是晦暗不明,就好像有什么事令他不愉快一般。

男人的身边站着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黑衣的魅惑加上白衣的纯洁,二者相衬相托,组成了一副完美的画面。

只是这身穿白衣的女子美则美矣,只是缺少了一些灵气,反倒是多了一些邪魅之气,看上去异常的妖娆迷人。

“你说他们已经见过面了?”

男子魅惑的嗓音传来,隐隐透着危险的气息。

“是的主上,而且他好像还对她动了心思,会不会是旧情未忘?”

女子担心的看着他,眼中带着不确定。

“不可能,喝了孟婆汤的人不可能还记得上一辈子的事,这个你就不必多疑了。”

他喝的孟婆汤还是自己亲自喂的,虽然没将他送往轮回,可这效果还是一样的。

“好吧,既然这样,那蔷薇也就不必瞎操心了,只是这还有半个月就是婚期了,可蔷薇还是没能将他的心引到自己身上,这可如何是好?”

女子说完还故意靠近了男子身边,见男子并没有厌烦之意,便顺势偎进了男子的怀中,将白皙的藕臂伸到男子的双侧,紧紧的环住了男子的腰身。

察言观色了一会儿,便又将自己性/ 感的红唇凑到了男子的唇边,轻轻地舔 吻了起来。

一阵挑 逗后,男子的欲 望也随之攀升,一个翻身将女人压在了身下,反被动为主动的进攻起了女人的红唇。

女人配合的任由男子强势的吻如雨点般的落下,在她身上,锁骨处留下大片的淤青,她还微张着红唇娇 吟出声。

男人的吻顺势而下,自锁骨处移到了女人高耸的柔软处,张开微凉的薄唇将那颗诱人的草莓含入了口中,轻轻地舔咬了起来。

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一把抓起女人的另一只饱满,用力的揉 搓了起来,女人白皙的肌肤立刻被他弄得红彤彤的一片。

“唔……主上……蔷儿好难受……”

在男人的舔 咬下,一阵阵酥麻难耐颤栗袭遍女人的全身,让她忍不住绷紧了身子,藕臂轻轻的将男人的头搂住。

女人吐气如兰,一连串的呻/吟自她口中而出,糜 烂的气息充斥了整间宫殿。

男人闻言,放开了那颗被自己咬得红肿不堪的樱桃,看了眼女人渴望的眼神,邪魅一笑。

“蔷薇,没想到给你换上的这张面皮还真是令我流连忘返呢,舍不得将你送给别人,你说该怎么办呢?”

男人俯身在女人耳畔说着让人面红耳赤的话,随即还用自己修长的手指轻点着女人的红唇,一下一下的抚摸着。

女人媚眼如丝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红唇微张,将男人捣乱的手指给含进了口中,细细的吸 允了起来。

一阵阵的电流自男人的指尖传来,让他再也控制不住的将女人身上仅剩的一件衣物给撕碎,将她按倒在了宽大的长椅上。

一个倾身,狠狠的贯穿了女人的娇/ 嫩,伴随着女人的娇/ 喘声,男人大幅度的抽 动了起来。

随着男人的入侵,原本就已经泛滥成灾的汁液更是顺着幽谷汩汩的直往外流,配合着男人的抽送,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嗯……主上……嗯啊……蔷儿,可以唤您的名字吗?”

一边娇 喘连连的女人,还不忘自己一直惦记着的事,她要做他的女人,就要一步步的让他接受自己。

“你爱怎么唤便怎么唤吧。”

男人无所谓的说着,此时的他正被自己的感官支配着,说了什么话他自己都不知道。

“千邪,蔷儿好爱你,你不要将我推开好不好?”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诡异莫名的神色,只是正沉浸在肉 体所带来的欢愉中的男人并没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