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给娘亲找个爹爹

“我也觉得有些眼熟,似乎是在哪见过……”

血凰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有些疑惑的说道。

他们的声音已经压得很低了,可是却瞒不过红衣男子的耳朵,只见他笑着说道:“我也觉得你有些眼熟,能告诉我你们叫什么名字吗?”

正当血凰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又提醒道:“不要再撒谎了哦,叔叔要听实话。”

他用的是‘再’,所以毫无疑问的,之前他们说的谎话都被他识破了。

“我叫血凤,嗜血的血,凤凰的凤,这位是我哥哥血凰,凤凰的凰,叔叔,凤儿说的是实话哦,绝对没骗你。”

不等血凰出声,血凤就率先回答道。

“血色凤凰?倒也是个不错的名字,只是这性别是不是搞错了?传言凤为雄,凰为雌,而你们两个……”

男人闻言点了点头,表示名字取得挺不错,正想指出他们名字性别用错了时,却被人给打断了。

只见一个白衣女子飞身而来,不问青红皂白就挥舞着鞭子朝他打了过来,可谓是来势汹汹,招招式式凌厉逼人。

红衣男子不敢怠慢,一连几个旋身,然后身形顿起凌空飞去,这才得以从女子编织的鞭网中脱身出来。

“你是何人?胆敢再对我进行攻击就休怪我不客气!”

红衣男子自高空而下,平平稳稳的落到了地面,一丝灰尘也不曾带起,可见修为高深莫测。

可他说出的话却是冰冷无情,若不是看在有两个孩子在场,他一定不会这么有耐心陪她周旋。

“娘亲!”

“娘亲!”

两个小家伙看着那个同样定下身形来的女子,异口同声的喊道。

随着两道稚嫩的娃娃声,红衣男子微愣了下,看了眼那个背对着他的女子,他脸上的神色也缓和了些。

因为他也意识到了,这或许只是一场误会。

来人正是血黛,她处理好事情后就回到宫里,结果得知了两个孩子偷溜出宫的事,然后就马不停蹄的出来寻找。

“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娘亲么?才一会儿没见就偷偷的跑了出来,这要是遇见坏人了又该怎么办?”

血黛很生气,说话的语气自然也是极为严肃,她平常对两个孩子总是很宽容,可是现在因为太担心了,所以不自觉的加重了语气。

可这一幕看在红衣男子眼中却是变了味,在他认为,做父母的没看好孩子那是自己的失职,孩子本来就是天性如此,她这样的行为实属不应该。

“孩子本来就爱玩,追求好奇的事物也是他们的天性,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那是因为做父母的没照顾好孩子,你不仅不自我反省,还这么斥责他们,未免太不讲道理了些!”

鉴于他对两个孩子的喜爱,不免为孩子们打抱不平了起来。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两个小不点一直对着他猛眨眼,示意他不能再说下去了,可他以为孩子是在害怕,怕他们的娘亲对自己动手,也就没去在意了。

刚才他们交过手,虽然那个女人的修为颇高,可也奈何不了自己,所以他是有恃无恐。

血黛闻言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他,这一看不要紧,要命的是她的心不由自主的颤动了起来,就好像见到自己生离死别的情 人一般。

男人有着一张颠倒众生的脸,一袭张扬的红衣,气质冰冷出尘,无论是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让人赏心悦目,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更是无懈可击。

下一秒,她用手捂上心口处,那里一阵阵的泛着疼,那种熟悉又陌生的疼。

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久久回不过神来。

她看他的同时,男人也同样在观察着她。

跟血黛的感觉一样,在见到她脸的那一刻,男人的心也狠狠的颤动了一下,莫名的伤感浮上了心头,目光紧紧的锁住了女子的脸。

不知不觉间,眼中溢满了心疼,只是这些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才第一回见面的女人会带给他这种熟悉的感觉,就仿佛认识了千年万年之久。

而且那个女人还是两个孩子的娘亲,难道自己是被她的容颜所迷惑么?

这也不应该啊,他的蔷儿一点都不比她差,而且还比她温柔多了,不像她这般冷若冰雪,一点都不讨男人喜欢的个性。

“你怎么了?”

见到她苍白着脸,神色痛苦的用手捂着心口,他的心也不由自主的跟着泛疼,眼底尽是疼惜之意。

正当他想伸手去扶她时却被人喊住了,转身看去,只见一个同样身着白色衣裙的女子向他的方向小跑了过来。

直到女子走近,才听到她口中所喊的是夫君二字。

“夫君,事情办完了吗?”

女子一路小跑着过来,娇 嫩的小脸被热气蒸腾得红扑扑的,看上去很是可爱。

只见她走到红衣男子身旁,亲昵的挽住男子的手,还唤男子为夫君。

“已经办好了。”

男子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不冷不热的回答着女子的问话。

“既然办好了,那我们就回去吧,主上还等着我们回去复命呢!”

女子见他没有纠正自己的称呼,心中不由一阵窃喜,脸上更是笑靥如花。

“唔,噗……”

一大口鲜血自血黛口中而出,鲜血溅到了白色的衣裙上,就像是冬日里盛开的腊梅,美得妖艳又凄惨。

“娘亲,您怎么了?”

因为血黛转身看向男子时是背对着两个小家伙的,所以她的异样小家伙们并不知道,直到吐血了才惊到了两个小家伙。

“没事,我们回去吧。”

淡淡的瞥了眼一脸担心的男子,将唇边残留的血渍擦拭干净,仍旧一脸若无其事的模样。

对于血凰的担心,她回他一个安心的笑容,示意他们不要担心,自己没事。

转身间,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向她袭来,接着就直直的向地上倒去。

“娘亲!”

“娘亲您怎么了?”

两个小家伙吓到了,慌慌忙忙的想上前扶住血黛的身子,可是却被人捷足先登了。

看着怀中脸色惨白的女子,他的眼中满是心疼之色,心也跟着一阵阵的揪痛着。

在他的身边,唤他夫君的女子眼里闪过一丝恶毒,双手紧握着,长长的指甲掐进了肉里也没觉得疼。

“放开他!”

突然,一个带着怒气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紧接着,一个青衣男子出现在了视线之内。

“舅舅!”

“舅舅!”

见到了来人,两个小家伙欣喜异常,齐齐的朝雪天扑去。

雪天轻抚了下他们的小脑袋,接着就向一旁的红衣男子走去。

在看到他脸的那一刻,他不免觉得意外了下。

“是你……”

雪天微蹙着眉,有些不敢相信的轻声呢喃着。

他的神色让红衣男子觉得有些意外,这个男人的眼神告诉自己,他认识自己,可自己根本就不认得他,再加上怀中女子给自己的感觉,让他不由得奇怪了起来。

正当他想开口问下他是否认识自己时,却不料被人打断了。

“夫君,主上还等着我们呢,赶紧回去吧。”

白衣女子走上前来,一脸温柔的看着他,眼中带着乞求。

她这一声夫君,让雪天脸色一沉,不动声色的看了面前的男子一眼,上前一步,将血黛自他怀中夺过。

“凤儿,凰儿,跟舅舅回去吧。”

雪天抱着血黛在前面走着,血凰跟在后面。

血凤看了看已经离开的舅舅,再看了看站在那里目送着娘亲离开的红衣男子,她似下定了决心一般向着红衣男子跑去。

跑到男子面前站定,对着他招了招手,示意他把头低下来,自己有话说。

男子依言蹲下身来,不知怎么的,对于小丫头的要求他是怎么也拒绝不了。

小丫头覆在他耳畔说了一句话就转身跑开了,而红衣男子却被她那一句话给惊的呆愣当场,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夫君,他们都走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女子见他愣愣的站在那里,眼中闪现着不明意味的光芒,遂一改恶毒的眼神,柔声唤着匹自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男子。

“我们还未成婚,以后不许这么称呼我。”

回过神来的男子不再是那副傻愣愣的表情,双眼也恢复了该有的神色,此刻的他,眼里仅剩下一片冷意。

看了眼他们离开的方向,随后转身离开,将身旁的女子扔在身后,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

“妹妹,你刚才跟那个叔叔说了什么?”

跟在雪天身后的两个小娃娃窃窃私语了起来,他们一路走来都在讨论娘亲和那个叔叔是否认识的话题。

“我说让他把那个漂亮的阿姨甩了,来当我们的爹爹。”

小丫头语不惊人死不休,单单这一句话,就让血凰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个狗啃泥。

还好他们说的是悄悄话,而前面的雪天一心系在怀中的血黛身上,担心她的安危,所以也没注意两个小家伙在说些什么,不然只怕两个小家伙又逃不了一顿责罚了。

“妹妹,你胆子也太大了吧,怎么能对一个陌生人提出这种要求呢?若被娘亲知道了,肯定又要挨罚了。”

虽然他也挺喜欢那个叔叔的,可也没像妹妹这般夸张,竟然让一个才有过一面之缘的人来给自己当爹爹。

更何况那人还是个有家室的男人,真不知道那个小丫头脑袋里面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