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宝宝降临

“哦,是吗?可据我所知,你们二人一直都是旗鼓相当,为什么这次麒麟会败给你了呢?”

血黛挑着眉,一脸好笑的看着他们二人。

“这,这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今天就是败给我了。”

好半响,他才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

“麒麟,你说,主子是不是有哪里不一样了?我怎么感觉怪怪的,你有没有觉得?”

他这才反应过来,今天的主子有些地方不一样了,不再是像以前那样整日都溺在自己的世界中,不说话也不理人。

“小主子已经变回原来的样子了,你怎么就这么笨?”

麒麟白了他一眼,这个臭狐狸还真是不怎么聪明。

自己为了让他消消气,故意让着他,才被他打成这副模样的,他竟敢说是自己技不如人败给了他,不仅如此,小主子这么大的改变他从她开口说话时就发现了,这个笨蛋却是后知后觉,到现在才发现。

可是很奇怪,小主子怎么一下子就变回以前的样子了呢?难道她想通了吗?

恩,很有可能,他得去告诉主人这个好消息,让他也跟着开心一下。

整日看着他们一个个的都不开心,自己的心情也像是受了感染一般,开心不起来。

“喂,你去哪?”

麒麟转身就向宫殿所在的方向走去,他急切的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主子,却忘记了跟他们打个招呼再走。

“我去找主人,一会儿再来找你。”

说完便急着转身离开了。

“你说,她认识你们?”

殿内,正在看书的男子听到麒麟的报告,放下了手中的书,沉思了好一会儿之后方才问道。

“是啊,小主人认得我们,给我的感觉,好像是她又回到了以前那般,也许是从阴影中走出来了吧?”

奇怪,小主人本来就记得他们啊,为什么主人会这么问呢?

突然,他也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劲了,因为主人的神色有些异样,可具体也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

“恩,我知道了,你先下去。”

听到了麒麟的叙述,他接着又是沉默。

麒麟退了下去,偌大的宫殿内,就剩下他一人。

为何雪儿会忘了自己呢?看她如今的情形,应该也是不记得了那人才是,这一切,又该怎么解释?

不知不觉间,又是两年过去了。

血黛顶着个大肚子,做什么都不方便。

这日,她收拾好行囊,准备出宫去看下牡丹她们的,却被雪天给拦了下来。

“雪儿,你不能出宫,这几日正好是你的生产期,你得好好养着,可不能出什么意外才好。”

雪儿的肚子都已经这么大了,怎么还是不肯安分一点呢,这个丫头啊,还真是让人不省心。

“哥,你也说了是这几日,那也就不一定是今天嘛,雪儿在宫里闷了这么久,都快发霉了,你就让我出去透透气好不好?”

血黛有些不满的央求道,这么久以来,她每天都是在宫中度过的,只因为她这个霸道的哥哥不准她出去,总是拿她肚子里的孩子说事。

话说,她都不知道自己肚子里面为何会有小宝宝的,宝宝的爹她就更是不知道了,问他们吧,他们也都只字不提,这还真是让人很无语。

“雪儿听话,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之后想去哪里哥哥都陪你,但是这几日不行,走,我送你回寝殿。”

对于这丫头又回到了千年前的性子他感到很高兴,同时也很犯愁,她整日嚷嚷着好闷,想出去玩,可她的情况又不允许,这万一出点什么意外,那可怎么办才好?

“不要,我……啊!好疼……”

正要拒绝的血黛突然用手捂住肚子,小脸皱成一团。

“怎么了雪儿?这,该不会是要生了吧?”

赶紧将痛的弯下腰去的血黛给轻轻的抱了起来,急急的向无心殿走去。

“主人,小主人她这是怎么了?”

雪天抱着血黛回到寝殿时刚好碰到了正在切磋的麒麟和离诺。

“快,赶紧去请御医,将他们全都叫过来,就说女皇要生产了,快去!”

雪天很着急,说出的话也难免语气重了些,离诺和麒麟还傻傻的站在那里,一时没反应过来。

“好,好的,麒麟这就去唤御医,主人先等一下。”

被雪天这么一吼,他们终于回过神了,拉过离诺就去找御医了。

原来是小主人要生宝宝了,天呢,真是让人很意外,怪不得主人会这么着急。

“哥哥,雪儿好痛,痛死了!”

雪天将血黛放到床上,血黛痛的冷汗直流,在宽大的凤榻上翻来覆去的直喊疼。

雪天将血黛的手紧紧的握住,看她这么疼,他也很是不忍心,恨不能替她将这份罪受了,也免得她受罪,自己也跟着心疼。

“雪儿,坚持会儿,御医马上就要来了,你会疼,那是因为宝宝就要出来了,你一定要忍住啊,哥哥会一直在旁边陪着你的,一直陪着你,别怕。”

他的心也是急躁难安,只盼着御医赶紧过来,好让雪儿不要这么疼。

麒麟急匆匆的带着大片的御医向无心殿走去,身后大概跟了一百多号御医,每个御医额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水。

话说,他们也很紧张的,毕竟这是给他们的女皇接生啊,他们能不紧张么?这还没去呢,都已经吓成这样了。

“主人,御医都找来了,接下去该怎么办?”

麒麟推开殿门,将一干人等全部带了进去,那些人进去之后就齐刷刷的跪在那里,等着雪天的传唤。

“跪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滚过来帮女皇看看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痛?”

雪天生气的怒吼道,这些个御医可真是够蠢的,雪儿都在床上痛成这样了,他们竟然还没有一人上来,这种紧急的情况下还用得着这么拘于礼数吗?

那些御医本来就是胆颤心惊的,这么被他一吼,更是害怕了。

战战兢兢地向血黛走去,走在最前面的御医替血黛把了把脉,眉头皱得死紧,却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呀。”

离诺性子急,还没等御医开口他就急急的问了出来。

“这…请,请恕老臣无能,女皇陛下的情况老臣不甚清楚,还是请张御医来看看的好。”

哎,他是真的尽力了,可女皇的脉象平稳,根本就不像是要生孩子的样子啊,可是他不敢明说,为了保全自己,只好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了。

被点名的张御医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满头大汗的替床上疼得冷汗直流的血黛诊脉。

“怎么样了?到底是什么结果?”

雪天声色俱厉的问道,一副你敢再推辞我就将你杀掉的模样。

“微,微臣该死……”

御医惊吓过度,放开正把着脉的手就噗通一声跪了下去,额头上更是冷汗直流,边磕头边说着该死。

“张御医,你不用自贬,有什么你就直说好了,本宫不会怪罪的。”

她很疼,想去撞墙的那种疼,可是她还是咬紧牙关强忍着,发丝都被汗水打湿,紧紧的贴在了脸上,看上去非常虚弱。

听到血黛这么说,雪天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也正是自己可怕的表情将御医给吓到了,所以他选择闭嘴不再多言,等着听御医怎么说。

“陛下,刚才微臣替您把脉的时候,发现您的脉象平稳,并不像是生产时会有的脉象,还有……”

御医吞吞吐吐的不敢继续说下去,只因为接下去要说的让人太不可思议了,他怕会因此掉脑袋,可是不说的话却又还是避不过,可真是叫他为难。

“但说无妨,我…答应不会因此降罪你们的。”

一阵阵的疼痛让她气息微乱,说话也是极其困难。

“陛下,微臣刚才诊脉时,不仅发现您的脉象平稳,而且还并未发现有喜脉一事,可是您这肚子……”

他这话一说,其他的御医纷纷朝他投去奇怪的目光,除了之前诊脉的那位御医以外。

因为这一现象他也是诊出来了,原本是以为自己诊断错误,又害怕被责罚所以没敢说。

如今被张太医说出来了,他才确定自己并没有诊错,他们的女皇陛下根本就没怀孕,可是她这肚子,可真是让人难以解释得清楚。

“你说什么?一群庸医,都滚出去,去多请些产婆来。”

经张御医这么一说,雪天才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故作不悦的将他们都赶了出去,生怕血黛会怀疑些什么。

待御医都离开了之后,他才算是放心了下来。

他怎么就这么傻呢?雪儿怀的可是龙子,又岂能和常人产子一般?只怪自己太激动了,一时没考虑周全。

“哥哥,为什么他们说我没怀孕?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雪天的神情不太自然,她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

面对血黛的质问,他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雪儿,他们都是庸医,你不要信他们的话,哥哥保证,你是真的怀了孕,听话,不要乱想了,乖乖的等着宝宝降临。”

他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先安抚她,只希望她不要多想。

血黛刚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肚子又痛了起来,而且这次比之前更痛,让她说一个字都很困难。

看她痛得那般死去活来,雪天也是急的冷汗直流。

“快去看看产婆来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