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千年之恋终成殇

算了,不去想了,既然女皇反对,那么他们以后不再提就是了,女皇的手段他们可是见识过的,惹得她不快的人那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无心殿内,一袭白衣的女子端坐在贵妃椅上,欣赏着院中成片成片的罂粟花,赏着赏着,思绪就飘到许久以前了。

那个傻男人为了她而种的花,为了她能够开心,做尽一切,哪怕是他不喜欢的事也会去做,只是为了能够让她开心。

黛儿,你不是喜欢吃绿豆糕吗?你看,这是我亲手做的,恩,虽然不是很美观,但是却很美味的,你来尝一下。

说话间,男人端着一盘歪歪扭扭,不知是什么形状的食物,额,勉强算得上是食物的物品,走到血黛身旁,将一双银箸递到她手中,一脸笑意的看着她,眼中带着期盼的光芒。

黛儿,这龙腾鞭是我的武器,跟了我数万年,现在我将她送给你,你要好好保管哦,等过些日子我就去向你哥哥提亲,让你做我的王后,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宠着你一辈子了。

男人一脸向往的说着,就好像很期待那一日的来临一般。

女子的思绪飘回了数千年前,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就连她身后有人过来了她也没注意到。

这是她每日的必修课,每日都会回忆一遍关于她们之间的种种,只是为了能够让自己清楚的记住他,为了让自己更加的痛苦,这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你可以不顾及我的感受,和敌人去同归于尽,我也不必顾及你的感受,我说过不会陪你一起死的,我要让自己每日每夜的都被痛苦缠绕着,让它们一点一点的腐蚀着我的心,直到心痛而死的那一天才算是解脱。

看着她独自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他心中也十分痛楚,可是却也无能为力。

这样的雪儿他从来不曾见到过,哪怕千年前自己杀了那人,她也没有像现在这般绝望过。

男子走上前去,将自己身上的外跑解下,轻轻的披在了女子的肩上。

“雪儿,外面风大,我扶你进去好不好?”

直到男人温润的声音传来,她才算是从回忆中抽身出来。

“不了,我还想在这里坐会儿,你先进去吧。”

这点风还伤不到她,再说了,他都不在了,自己还那么保护身体干什么?生病就生病了罢,无所谓。

男子见她坚持,眼中闪过一抹不忍,看来,他有必要提醒她一下了,不然,照她这样下去,身子迟早会吃不消的。

“雪儿,你这样的话肚子里的宝宝会吃不消的,他们会受到伤害你知道吗?”

男子的话让女子如遭电击,瞬间呆楞当场,眼中皆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你说什么?什么宝宝?”

她是听错了吗?为何他会提到宝宝?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她更想不到,男子接下来的话让她完全石化,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

“雪儿,你早已有了身孕,都已经三年多了,再过个两年宝宝就要出世与你相见了,你难道忍心将它们扼杀在肚子里吗?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些?”

虽然他知道,龙族的宝宝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胎死腹中的,可如今却是为了劝她,不得已才将问题说得严重了些而已。

他是多么想陪着她一辈子,可是她却是一丝机会都不肯给他,三年来,在夜倾城不可能复活的情况下,她始终不肯正眼看自己一眼,这让他的心一阵阵的泛着疼。

可是他还是选择留在了她的身边,哪怕她一辈子都不看他一眼,他也要陪着她,只要看到她的身影,他才能感到自己是活着的。

“你说,我肚子里面已经有宝宝了?”

血黛瞬间呆愣在了当场,双眼无神,红唇张合着吐出这么几个字来。

她实在是太吃惊了,这个消息简直不敢让她相信,如今的她就仿佛身处在梦中一般,那么的不真实。

“恩,的确是已经有了宝宝,再过两年就要出生,你跟……他的宝宝,一定会很可爱的,所以你不要再这么折磨自己下去了,你的情绪宝宝会感受的到,也会因此而受到影响的。”

她和那人的宝宝,多么让他难以接受的事实啊。

血黛不知道的是,并非她一个人在痛苦着,她的身后还有个人比她更痛苦。

她的痛苦无非是失去了心爱之人,而他的痛苦却是守在心爱之人身边,两颗心的距离却是咫尺天涯,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跨越。

呵呵,她有宝宝了,却是在这个时候,这该是多么的可笑?

夜倾城,我恨你!

是的,我恨你,恨你狠心的将我抛下不说,还和我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

孩子?若是以前她肯定会很开心,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她是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孩子是和心爱之人的结晶,如今心爱之人都没了,还要孩子做什么?

“啊……”

一声即凄惨又绝望的声音自血黛身上而出,她似是接受不了事实一般,大声的发泄着自己的压抑。

由于情绪太过激动,气血攻心,吐出一大口鲜血之后便站立不稳的向地面栽去,却被急急上前的雪天给搂进了怀中。

看着怀中憔悴不堪的女子,他的心一阵阵的揪痛着。

傻雪儿,你这又是何苦呢?

宫殿内,离诺端来一碗乌鸡汤,朝着床边的血黛走去。

“你先出去吧,我来喂她。”

接过离诺手中的鸡汤,淡淡的吩咐他离开。

“可是,主子她……”

主子她现在身体不好,他想留下来照顾她,可是又碍于雪天不悦的神色,因此不敢上前。

“麒麟,你们两个都出去,雪儿需要安静,不能再来打扰她。”

雪天冷冷的吩咐完之后就去轻唤着床上的血黛,虽然她并未睁开眼睛,可他知道,她根本就没睡着。

“跟我走吧。”

麒麟不顾离诺的意愿,一把将离诺给拉了出去。

“放开我!”

被强拉着走出门外的离诺一把甩开了麒麟的手,十分不爽的瞪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狐狸,你难道想受罚吗?我也是为你好,别以为就你担心小主人,主人也很担心她,你再这么一闹的话,主人肯定会生气,到时候你又要遭殃了。”

这狐狸还是这么小孩子气,一点都不懂得见机行事,主人现在本来就不开心,他这么撞上去不挨罚才怪,他的这番好心,却被他当成了驴肝肺。

“哼,我不管,反正我就是担心主子,我要去看看她才安心。”

离诺不依不饶的,说完便作势要向里闯,却被麒麟给拦了下来。

“走,我们去外面,你不爽的话我可以陪你打架,直到你心里舒服了为止。”

说完就一把拉过他,将他拽到离宫殿很远的林子里,毫无意外地,二人就又打了起来。

“雪儿,醒醒,我扶你起来吃点东西,免得饿坏了肚子。”

雪天轻柔的声音传进了血黛的耳朵,将原本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血黛给唤醒了。

听着熟悉的语气,熟悉的话语,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人却是让她十分失望,并不是她心中所想的那个人。

不是她心中所想的那个人?那她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又会是谁呢?

“雪儿,你怎么了?”

床上的女子已经睁开了眼睛,可是那双大睁着的美目却是带着一片茫然和疑惑,他不由觉得担心起来。

听到了男人的声音,她这才回过神来,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你是谁?”

略带嘶哑的声音透着疑惑,看着雪天,有些无措的问道。

“雪儿,你怎么了?我是你哥哥雪天,你不记得了么?”

她陌生的眼神让他的心狠狠一窒,该不是……

“哥哥……对不起,我不记得了。”

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最终摇了摇头,给了这么一个答复。

在她盯着他看时,雪天也在观察着她。

雪儿,你这回是真的失忆了么?还是为了逃避,故意选择将它遗忘?

不管是那种情况,既然是你的选择,哥哥都会支持你,只希望你能够坚强的活下去,如此而已。

“不记得了没关系,哥哥记得就行了,来,快喝点鸡汤。”

端起被他搁置在一旁的鸡汤,用手隔着碗试了下温度,发现还有些烫手,这才又放到唇边吹了吹,等到不再那么烫了才往血黛口中送去。

血黛也不推辞,乖巧的喝了下去。

申时,也就是下午时分。

血黛悠闲的在后花园赏花,突然看到了两个身影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

“主子,你身体好些了吗?”

离诺高高兴兴的跑到血黛面前,看到她的脸色好了些,不由开心的问道。

“恩,好多了,麒麟怎么了?你们打架了?”

血黛看向离诺身后的麒麟,一张俊脸被打得像猪头,浑身上下也是脏乱不堪,想必已是内伤不轻。

“额,主子,麒麟没事,他技不如人,被我打的。”

听他这么说,身后的麒麟嘴角抽了抽,脸上也爬满了黑线,什么叫做无耻?这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