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诡异的男人

被他抱在怀中的血黛实在是太困了,没多久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身来,恶狠狠的瞪了身旁的夜倾城一眼。

无端端被瞪的夜倾城则是一脸无辜,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得血黛不开心了。

“黛儿,怎么了?还是很痛吗?”

看着皱着眉头的血黛,他担心的问着,不应该啊,药效已经过了才对,为何她的脸色还是那么不好呢?

“你说呢?”

不悦的看了他一眼,语气不善的说道。

虽然他的药很管用,那个地方已经不痛了,可浑身却像是散架了一般难受,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

“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

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的药会失效,反正血黛现在这副模样都是他造成的,都是他的错。

“来,我扶你。”

看到血黛难受他也很心疼,可他却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一把拍开他的手,她倔强的自己穿衣,梳洗。

一切整理妥当后才迈着沉重的步子向门外走去,她本事着急玫瑰的情况,可碍于眼下的形势只好作罢。

先在院子里活动一下,等身体完全适应了之后再去看她,不然的话,她这副模样出现在她们几个面前,那还不会被笑话死?

用过早膳后,血黛径自向着玫瑰的房间走去,现在的她已经感觉好多了,不再像起来时那般疼痛了。

还没进房间,就听见她们几个的谈话声。

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见到她们三个全部都在,而原本死去的玫瑰也醒了过来,不过她的精神还不是很好,虚弱的靠在床头。

“小姐。。。”

其他三人都在讨论血黛的事,因此都没有注意到血黛的到来,而靠在床头的玫瑰却是早早就注意到了,还苍白着脸,虚弱的同她打着招呼。

经她这么一喊,其他三人也纷纷回头,看到了一袭白衣的血黛,接着,一个青色的身影就飞快的向血黛扑了过来,速度之快,堪比流星划过,瞬间便到了血黛眼前。

“小姐,听二姐说我们的姑爷不仅不是残废,还容貌惊人,而且还跟小姐一样是个韬光养晦的主,是这样吗?”

一脸激动的海棠眼巴巴的拽着血黛的衣袖,眼中满是好奇的神色。

“咦,咱们家姑爷呢?在哪?”

左看看右看看,却始终没见到百合口中所说的那个美若天神下凡的姑爷,她别提多失望了。

血黛将她的手自衣袖上移开,不悦的看了她一眼,让兴高采烈的海棠顿时就低下了头,再不敢缠着她大喊大叫的了。

这丫头还真是,做什么都是随心而定,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玫瑰还虚弱的病着呢,病人都需要静养,怎能让她如此这般喧哗吵闹?

“玫瑰,好些了吗?有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我可以让倾城帮你看看。”

莲步轻移,缓缓朝着虚弱的女子而去,随后坐在了床前,担心的问着这个向来让人心疼的女子。

床上的女子静静的看着坐在她身旁的血黛,苍白的唇轻扯出一丝笑意,示意她不要担心,自己没事了。

“小姐,百合说是你的血救了我,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好么?”

她们都不曾注意到,床上的女子虽然脸色极差,像是大病初愈的情形,可她的眼睛却是异常明亮,紧紧的盯着血黛的脸,一双美丽的眼睛眸光流转,眼底深处充满异样的神色。

“伤口没了,疤痕被倾城消除了。”

隐隐觉得,今日的玫瑰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可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了她也说不出来,就是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也许是错觉吧?

“小姐,你脖子上怎么受伤了?”

海棠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惊呼出声,盯着血黛脖子处的一片青紫,满眼不可思议,小姐的本事她们知道,又有谁这么大的本事,将小姐弄伤了?

经她这一嗓子后,百合和牡丹也走来她身边,盯着她身上的‘伤’,神色担忧的看着她。

她们三个虽然经常在流云阁和醉颜居周旋,可她们毕竟未曾经历过那些,不懂也是正常的。

相对于她们三个担心的表情,床上的玫瑰却是没什么表情,只是原本亮闪闪的眸子此刻却黯然着,让人猜不透她心中在想些什么。

被她们几个虎视眈眈的盯着,血黛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小姐,我们是在关心你诶,你脸红个什么?”

天,她看到了什么,她们家向来遇事不惊的小姐,天塌下来也会面不改色的小姐,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奇女子,如今竟然会脸红?

难道小姐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或者是。。。海棠天马行空的想着。

百合也愣愣的站在一旁,她也和海棠一样,对小姐莫名的脸红感到不可思议。

只有牡丹最为冷静,她看到血黛的神色,就猜到了个大概,毕竟她们几个当中,她的年龄最大,相对的阅历也要来的深些。

“小姐,您刚回来,肯定有话想跟玫瑰说,那我们就先下去了。”

她们几个当中,受苦最多,最让人心疼的人是玫瑰,最调皮贪玩的就是海棠,最懂事最贴心的就数牡丹了。

血黛闻言点了点头,感激的看了牡丹一眼。

“哎呀,我不走,小姐才回来,我要跟小姐在一起啦。。。”

被百合拽着向外走的海棠呼天抢地的大喊着,却因为实力不如百合,而被她硬拽着拖了出去。

牡丹轻轻的将门给带上了,屋内就剩下玫瑰和血黛。

血黛因为还在为刚才的事觉得丢脸,所以没有开口说话,而床上的玫瑰也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眼中的情绪有些复杂。

“小姐,您要跟他一起回王府吗?”

她没有称夜倾城为姑爷,也没称他为王爷,直接说的他,而血黛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用词。

“恩,等你伤好了我们就会回王府。”

在外面耽搁了这么久,肯定是要回去看看的,以前也就算了,管他什么王府不王府的,反正跟自己无关。

可是现在却不同了,她恢复了记忆,知道了夜倾城就是自己心中的那一个,当然要替他考虑一下了。

“那小姐打算扔下我们吗?玫瑰舍不得离开小姐,可怎么办才好?”

她状似激动的将血黛的手抓在手中,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血黛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傻瓜,我又不是不回来了,王府离这里也不远,你们也随时可以来找我,怎么还说的像生离死别一般。”

“可是。。。小姐,玫瑰有一事相求,希望小姐能够答应我。”

床上的女子睁着一双好看的眸子,一脸祈求的看着她。

“你说。”

只要能做到的,她都会答应她。

“玫瑰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小姐能够将玫瑰带在身边,可以么?”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血黛实在是不忍心拒绝,低头考虑了一会儿,正要点头答应时。

“不可以!”

随着声音的落下,一身红衣的夜倾城怒气冲冲的推门而入,径自走到血黛面前站定。

看着她们握在一起的手,他的脸色更差了,生气的拂开玫瑰的手,将血黛带离了她的身边,一双凤眸嗤嗤的往外冒着火花。

自他进门起,玫瑰的脸色就变了,原本楚楚可怜的模样变得有些阴郁。

“你干什么?”

将他紧紧握住自己不放的大手给甩开了,脸色不善的怒斥着他。

“娘子,你不能将她带在身边。”

都是这个该死的家伙,想趁机赖着黛儿不说,还害得他挨骂,此仇不报他就不叫夜倾城。

“我带与不带与你何干?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多了吗?”

这男人还真是多管闲事,自己带个好姐妹在身边怎么了?要他这么反对?

在她眼里,她们四个都是她的姐妹,而不是婢女。

“娘子,不是这样的,你带谁都可以,但是独独不能带她,不然。。。”

话未说完就被血黛接了过去。

“不然怎样?不然你休了我?”

她知道他不会休了自己,只是一时气急才说的气话,谁让这男人太霸道了,自做什么他都要管。

“当然不是!我就是死也不会不要你的,黛儿,你就听我这一次好吗?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干涉你的事情,这样可以吗?”

关于神秘男人的事,他还不能跟血黛说,有一个雪天就够让他们烦的了,如果再来一个的话,那么他们就没有安宁的日子可过了,他也怕血黛担心,就只好先瞒着了。

血黛正在气头上,他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随后转身向门外走去,将夜倾城扔在后面不管。

见血黛生气的向门外走去,夜倾城狠狠的瞪了床上的人一眼,随即也跟了上去。

他们都走了之后,床上的女子方才收回视线,嘴角噙着一抹诡异不明的笑意。

三日后,玫瑰伤好,血黛应夜倾城所求,二人启程回府。

一路上,同乘一辆马车的二人都不曾说话,应该说是血黛一直都没理他,夜倾城倒是同她说过好多话,却始终得不到回应,他有些沮丧了,目光哀怨的看着一路上静默不语的血黛。

“黛儿,你跟我说句话好么?你都已经三天没理为夫了。”

自那天的事过后,血黛就一直绷着个脸不理他,他好委屈的说,可就算再委屈也不敢逼迫她做不愿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