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娘子,我错了

百合不好意思的笑笑,看了看血黛,再看了看一身红衣的夜倾城,小脑瓜里面满满的都是问号。

“那个,小姐,百合刚才有听到您唤那位公子为慕白,难道他就是慕白神医吗?可慕白神医明明不是长这样的啊!”

慕白神医她们都有见过,自那次小姐走后不久,神医留下一些可以缓解疼痛的药物给了玫瑰,叮嘱了一些该忌讳的事以后就离开了。

没想到他竟然又出现在了小姐身边,而且还换了一副容貌,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你就要问他了,快和百合说一下,你为何会换了容貌?”

血黛好笑的看了百合一眼,原来这丫头一直惦记着这个事啊,还亏她一直忍到现在才问,该是憋坏了吧?

“娘子,你就别拿为夫寻开心了。”

血黛是故意调侃他的,他才不要被她拿来开玩笑,她明明已经知道了,却还要自己解释。

一声娘子,一句为夫,百合都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之前在里屋的时候她就有发现不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如今。。。

“小姐,您快和百合说下嘛,您不在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百合一是出于关心,二是出于好奇,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好奇心太重,一定要了解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如你所见,他是慕白也是我的夫君,半路上捡回来的夫君。”

这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这丫头又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只好先简单敷衍一下,日后再慢慢和她们说了。

“捡回来的?小姐,那个六王爷该怎么办?”

她知道小姐是在随意应付,可她也得知了她们二人如今是夫妻的消息,可小姐如今还是六王爷名义上的王妃,那六王爷的事该如何处理?

“六王爷啊,让他打光棍去吧,他爱怎么着怎么着。”

血黛一脸无所谓的说着,可身后的夜倾城可就满脸黑线了,什么叫让他打光棍去,还爱怎么着怎么着?

“娘子,这可是你说的哦,你说本王爱怎么着怎么着,本王可是什么都不想做,就想这么抱着你,永远陪在你身边。”

听到她当着婢女的面承认自己是她的夫君,他真的好开心,他也毫不怀疑,千年前的黛儿回来了,那个只属于他的女子终于回来了。

他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怕她记不起自己,怕她跟雪天在一起,更不用患得患失的过日子了,能站在她的身边,真好。

上前一步,紧紧的将血黛拥进怀中,感受着她真实的存在,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填补他这几日来已经千疮百孔的心。

“别闹了,光天烈日下这般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真是不害臊!”

一把将夜倾城紧贴过来的身体给推开,故意板起面孔做不悦状,他若敢再靠过来,她就一脚踹死他。

夜倾城果然不敢再乱来了,不过他也不会那么安分。

趁着血黛不注意,他又凑了过去,在血黛耳畔邪恶的说道:“娘子说的是,为夫等没有太阳的身后再来同娘子亲热,到时候可不许推开我。”

说完又赶紧退了开去,退到了一个在他认为比较安全的地方,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

血黛无语的白了他一眼,脸上疑似有两朵红云浮了上来,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就转身离开了。

“娘子,别走那么快,等等为夫!”

夜倾城赶紧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身后的百合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还没从刚才他们所带来的打击里面回过神来。

慕白神医竟然是个这般绝色的男子,刚才还自称本王,也就是说,他不仅是神医,而且还是他们主子的夫君:六王爷。

关于六王爷已经被神医医好残疾的事她也略有耳闻,却从来没有想过,慕白神医就是六王爷,这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处去的人怎会是同一个人呢?

这消息可真是够震撼的,她得去告诉姐姐一声,让她也替小姐开心开心。

房间内,夜倾城一进门就紧紧的将血黛拥在怀中,紧的血黛都要透不过气来了。

“放开我,你想勒死我吗?”

这男人还真是不能给好脸色,刚对他好一点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还真是得寸进尺。

夜倾城这才微微的松开了一点,却还是不肯放开她,要知道,他等这一天都快等得心都碎了,又怎会再次放开她呢?

“黛儿,你知道吗?这些天来你都快将我吓死了,还以为你是真的把我给忘了,你个小没良心的。”

直到现在,他还心有余悸,这种事以后再也不能发生了,他都快被折腾死了,而这一切都是怀中这个小妖精害的。

“是么?你还怕死?我看你找雪天拼命时可是一点都不畏惧生死呢!”

这个傻蛋,他根本就不是雪天的对手,还傻乎乎的跑去找人家拼命,她就没见过这么笨的男人。

“哪有?我还不是怕你被他骗了嘛,你若真被他抢走了,那我活着也是受罪,还不如死了的好。”

说来说去,还不都是因为她吗?这丫头也忒黑心了点,竟然这般戏弄他,不知道他会心痛,会伤心吗?

“对了,你为什么要假装失忆来骗我们?是不是雪天对你做了什么?还是你被他控制住了?”

知道她没失忆他可激动了,他一直很想知道取琴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借着失忆来逃避,直到现在才想起来要问她这个问题。

“他没有控制我,只是那天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有一个很大很气派的宫殿,还有一片很大的海,还有麒麟神兽和小狐狸。。。”

她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夜倾城的脸色,见他有很认真的在听,她又突然停了下来,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黛儿,快接着往下说,还有呢?”

他还没听到自己想听到的,她却已经停了下来。

“没有了。”

血黛眨巴眨巴着眼,忍着笑意说道。

夜倾城一愣,接着就不依了,明明还有最重要的一段,怎么会就没了呢?

“怎么会没有了?明明就还有啊,我们相遇的那一段你没记起来吗?快,再好好想想。”

应该不会啊,他苏醒之后一切都想起来了,没道理她还想不起来的。

“我说没有了就没有了,那条臭龙将我伤的那么惨,我还记住他干嘛?”

想起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还真是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难道这就叫不打不相识?

夜倾城一听,微愣了下,接着就无比激动的将血黛给抱了起来。

“黛儿,你果真是全部都记起来了,我真是太开心了,你终于记得我们的一切了!”

今天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是啊,我都记起来了,我还看见某个笨蛋不自量力的找人决斗,最后惨死他人剑下,哎,也不知道是哪个笨蛋,你说怎么会有这么白痴的人呢?是吧,我的亲亲夫君?”

说这话的时候她在笑,可她的笑看在某人眼中却是很危险,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完了,黛儿生气了。

“那个,娘子你先别生气,听我慢慢说。”

此刻他的内心在哀嚎,你说黛儿记得什么不好,怎么偏偏记起了自己找雪天决一死战的那一段呢?而且那一段根本就不该出现在她的记忆中,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他有些好奇,可他也深知现在不是好奇的时候,他的亲亲娘子生气了,他要想办法让她消消气才行。

“我听着呢,你说吧。”

她倒是想听听,他是如何替自己的愚蠢行为找借口的。

“我很想你,然后就去找你了,结果每次都被你哥哥打得很惨,所以我没日没夜的潜心修行,誓要将你救出来,可是最后却。。。额,娘子,我这不都是为了跟你在一起嘛,你就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他也知道,血黛生气是因为自己不爱惜生命,是以另一种方式在关心着自己,他也是真的很感动,他的黛儿果真还是心疼他的。

“想救人,那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你这盲打莽撞的只会白白牺牲自己的性命,拜托,做任何事之前你也要替别人想一下,你难道就不会想想,万一你死了,我又该怎么办吗?”

真是个傻男人,她就不明白了,这么个笨蛋自己当年是怎么会看上的,看来她也不太聪明啊。

血黛的一番话,说得夜倾城万分惭愧,他那时只知道自己想她想得快疯了,想尽办法只为见她一眼,哪怕就是死他也无怨无悔。

可如今经血黛一提他才知道自己当初做错了,还错得离谱,他不该意气用事的和雪天决斗,因此而枉送了自己的生命不说,还让血黛不顾生死的去为自己报仇,自己都不是雪天的对手了,何况是黛儿呢?

还好,老天爷再给了他们一次机会,他一定会好好把握,再也不会做出让黛儿担心的事情来。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黛儿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好不好,我保证下次绝对不犯,行么?”

是他害得黛儿担心,都是他的错,每每一想到她独自一人前去找雪天报仇,他就会感到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