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封后典礼,二龙相斗

在他眼中,已经没有什么比失去黛儿更严重的事了,所以,斟酌了许久之后他才再次来到这里。

“恩,你说过有办法帮我救出黛儿的。”

眼前的男人有这个本事他知道,若问他为何会这么有把握那人能帮他救出血黛他也答不上来,感觉吧,这人给他的感觉就是如此。

他还确定一点,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绝对不会在自己之下,甚至可以和雪天抗衡,只是他一时也猜不透他到底是何身份?

这人给他的感觉就是诡异莫名,身上的黑暗之气仿佛是来自于十八层地狱,神秘中透着危险。

“那你是答应我开出的条件了?”

一身黑袍的男人仍旧慵懒的斜躺着,挑了挑眉,淡淡的问道,嘴角更是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让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想之事。

“我答应。”

他若是不答应的话黛儿就要被雪天抢走了,而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失去她更让他难以接受的了,所以他选择了答应。

“那好,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么三日之后的册封大典就不会顺利进行,你可以回去了。”

黑袍男人懒洋洋的语气,一派悠闲且云淡风轻的说着。

额,这样就行了?

难道对自己来说难如登天的事情到了他这里竟是小事一桩,轻而易举就能搞定的事么?这到底是男人太过自信还是他在戏弄自己?

夜倾城很是不敢相信,这件事他是如此的慎重,而对方却是悠闲随意,就好像是在闲聊一般,他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

不是你老婆你就不上心了是不?可是,他真的是如表面那般漫不经心吗?也许自己想错了,他其实也是很在意的,毕竟血黛对他。。。

夜倾城的心思好像被他看穿了一般,只见他自椅子上起身,随意的活动了下筋骨就要向外走去。

“放心吧,册封仪式不会顺利举行,她也绝对不会爱上雪天,拭目以待吧。”

男子邪邪一笑,潇洒自若的自夜倾城身旁走过,举步向门外走去。

不会,爱上雪天吗?

那是不是说明她的记忆就会恢复了?是自己想得这样吗?

就这样,他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苦等了三天,三天之后,他一大早就来到之前见黑袍男人的地方,可是屋内空无一人,他找遍了整栋楼也没见到他的人影。

这让他的心更加不安了,那人的话他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相信,不管了,他要去皇宫找血黛,就是拼死也要阻止她嫁给雪天。

在他眼里,雪天就是一卑鄙无耻的小人,不仅趁人之危将血黛弄成现在这副模样,失忆了也就算了,如今竟是连性格也改变了。

他可是血黛的哥哥啊,这样的话岂不是乱伦?血黛失忆,不知道也就算了,难道他还不知道吗?

不,他不仅知道,而且就是因为知道才故意这么做的,若血黛醒来之后知道自己被她的哥哥这般陷害,她会作何感想?

血黛的性格他也了解,若她知道后肯定会接受不了,不仅如此,说不定还会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搞不好整个人界都会被她一气之下给毁了。

人界毁了不要紧,可他害怕她会做出有损自身的事情来,就像千年前她为了替自己报仇,不顾自己和雪天之间的兄妹关系和力量悬殊去找雪天决战一样,他不愿见到她再受伤了,会心疼。

皇宫内,一片喜气洋洋,今日是被他们敬若神明的新皇封后的大日子。

血黛一身大红色凤袍,衣身上用金线绣成的一只翱翔在天际的金色凤凰,原本上面缀有大颗大颗的名贵珍珠,可全部被她拿剪刀给剪了。

呼,终于感觉轻松了,那么多珍珠挂在上面还不重死啊,还好自己剪了,果然轻松多了。

宫女们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即将成为她们皇后的女子,只见她将衣服上的珍珠豆依次剪掉了之后,就对着镜子,将发间的珠钗和金步摇,及其它几样头饰全部都摘了下来,只留下一只凤头钗在上面。

恩,看上去简单又不失高贵,这下她终于心满意足了,自顾自的走到桌边,端起茶杯就给自己倒起了茶来。

墨青云进来时就是看到一幅这样的情景,大颗大颗的珍珠洒在地上到处都是,一不注意就会踩上去,因此而摔个人仰马翻。

梳妆台前放着各种名贵的头饰,就连专属皇后佩戴的金步摇也被扔在其中,而那个一身凤袍的丫头正一脸悠闲的坐在那里喝茶,周围的宫女都大睁着眼看着她。

她们都是伺候过各宫嫔妃且心灵手巧的宫女,因此才有资格被调来这里伺候最为受宠的皇后。

可这皇后也太。。。太出人意料了点吧?她们以前伺候过的贵妃和皇后娘娘,没有哪一个会是像如今这个皇后娘娘这般,额,这般的让人感到意外。

“皇,奴婢们见过皇上!”

反应过来的宫女们赶紧跪了下去,诚惶诚恐的行礼。

墨青云只是微微的颔了颔首,示意她们先出去,自己则向着血黛走去。

“雪儿,准备好了吗,册封典礼要开始了,我带你出去。”

对于这个调皮的丫头,他只是无奈的笑笑,并没有责怪之意,有的只是无尽的宠溺。

“恩,等我把茶喝完。”

天大地大,她的事最大,就算外面天塌下来了,她也不会理睬。

“好,那我等你,慢慢喝,别呛着了。”

他们相对而坐,血黛若无其事的喝着自己的茶,墨青云则颇有趣味的欣赏着她慵懒的姿态,他倒是一点也不着急。

可外面的众人却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吉时都已经到了,可两位正主都还没出来,他们又没那个胆量进去叫人。

又不是不想活了,谁会傻傻的往枪口上撞,他们宁愿傻傻的在这里等也不愿意去送死,哎,可真是急煞他们这群人了。

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身红衣的男子置身其间,好看的黛眉微蹙着,眼底也写满了焦急。

此人正是夜倾城,一大早就来此了,等到现在也没见到人,他也很是着急。

随着一声“恭迎皇上皇后亲临!”

人群中这才安静了下来,目光都直直的盯着相携往高台上走去的二人。

他们年轻的皇帝,虽然有些冷漠,但人却很是俊美,还很专情,实力强悍的犹如天神。

即将成为他们皇后的女子也是容颜倾城,绝世无双,二人看起来竟是这般的相配,不知要羡煞多少旁人。

“众卿平身!”

将血黛扶到龙椅上坐好之后,方才开口叫底下的众臣起身,淡淡的语气,却不失威严。

“禀告皇上,吉时以至,册封仪式可以开始了吗?”

底下的礼仪官战战兢兢地问着高坐上的男人,众大臣也很期待的看着他们二人,都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不能再浪费时间了,不然肯定会误了吉时。

“开始吧。”

不仅底下的大臣们期待,他自己对这一刻也是期待了许久,如今就要和雪儿结成夫妻了,他的心里也有些紧张,更多的是开心。

血黛悠然的坐在墨青云身边,目光有意无意的四下晃荡着,最终定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嘴角也微微的勾起了一丝弧度。

正当礼仪官开始宣读册封仪式时,一道红色的身影自人群后方飞了过来,一把夺过礼仪官手中的册子,略一使力,那本看上去很是牢固的竹册就在他手中化为灰烬。

礼仪官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何事,接着就被人一掌拍飞了好远,跌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口中狂吐鲜血。

“夜倾城,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现在识趣离开的话今日之事我就不予计较,若胆敢再次搅局的话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墨青云眯着眼不悦的开口,他心中确实很生气,却不敢在血黛面前发作,怕她会害怕。

夜倾城毫不理会,深深的看了眼坐在那里的血黛,之后才转过身来看向底下的一干重臣。

“各位,在下是熙国六王爷:轩辕慕白,今日来此是来接本王的王妃回国的,怎奈你们的新皇卑鄙无耻,将本王的王妃扣留在此不说,还使阴招让她失忆,你们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么?还是一国之君,你们有这样的国君,本王都替你们感到汗颜!”

夜倾城一席话让底下的大臣脸色突变,一个个的都感到不可思议,看了看他们的新皇,又看了看站在那里自称是六王爷的夜倾城,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看到众人怀疑的眼神,夜倾城转身看着墨青云。

“你敢当着众人的面说实话么?强抢别人的妻子做自己的皇后,亏你做得出,何况,她还是你的妹妹!”

他的话就像是一颗颗鱼雷,底下那片人海顿时就被炸开了锅,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的皇上和夜倾城。

一个咄咄逼人,自称他们的皇上抢了他的妻子,还说那个女子和皇上是兄妹关系,而他们的皇上却只是满脸不悦的坐在那里,也不见他出声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