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三日之后,封后大典

澜国,一处占地面积颇为壮观的豪华古宅内,夜倾城正苦着一张脸跟在血黛身后,而前面的血黛却是不管不顾的继续游览百花盛开的后花园。

只见一袭白衣的她走到一株盛开得极为灿烂的牡丹面前停下,一派享受的将自己小巧秀气的鼻尖凑到花前,淡淡的花香令人沉醉。

欣赏完牡丹的她转而又向一簇簇绽放的美丽且妖娆的玫瑰走去,红艳艳的玫瑰很是惹眼,让她想到了二十一世纪玫瑰所代表的意义。

爱,多有诱惑力的一个字,有多少年轻男女投身其中,又有多少有情人能够相知相守的过一生?

向玫瑰花走去的她途中经过同样红色妖艳的罂粟花,她几不可见的挑了挑眉。

这个傻男人,竟然把府上的罂粟给移植到了这里,肯定是又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吧?

而且这个品种的花只能他亲自动手培植,别人根本就没那个本事种好罂粟,主要是这边的土壤和气候不适合,看来这个傻瓜还挺细心的。

状似漫不经心扫了一眼罂粟,没再过多停留的向前而去,对身后之人突然黯淡下去的眸光视若不见。

“黛儿,你,不喜欢罂粟花了吗?”

夜倾城疾步走到血黛前面,有些紧张的问着正有些漫不经心的血黛。

怎么会?血黛明明一直对罂粟情有独钟的,可如今却对它没有一丝的留恋之意,这究竟是为何?

原本他见到她看向罂粟花时,心中一阵激动,本想着上前给她讲解一下关于千年前她是如何钟情于罂粟,还有自己如何爱屋及乌的把她的喜好当做的自己的一部分。

可是,他还没开口她的视线就移开了,就连这个机会都不曾给他,他真的不知道,不知道为何会是这样一种场景。

黛儿,我要拿你怎么办才好?

血黛抬起头看向他,故作不解的说道:“罂粟花?罂粟花是什么样子的?很漂亮么?”

见到她这副天真的模样,夜倾城简直是欲哭无泪。

他的黛儿把他忘记了,还把他们一起的美好回忆给一并抹去,就连紧紧牵连着他们二人的罂粟花也忘得一干二净,还忘得这么彻底。

“恩,很漂亮,是黛儿最喜欢的品种呢,你以后会记起来的。”

会的,就算你记不起来我也会想办法让你记起,哪怕将千年前的一切再来一回我也在所不惜。

记不起来千年前的事没关系,我们就当今日才认识,我一定会让你再爱上我的。

记不起来我们最爱的罂粟花也没关系,日后我会在我们的住处全部换上罂粟,让你再次喜欢上它。

“哦,那就以后再说吧。”

继续漫不经心的向前走着,一阵微风刮过,吹散了她额前的发丝。

夜倾城将她拉住,在她讶异的目光下温柔的将她散开的发丝挽到耳后,之后便退到了一边。

他是多么的想将她扯进自己怀中,紧紧的搂着她柔软的身子,呼吸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轻轻在她耳畔说着他有多想她,可是他不能,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一定会吓坏她。

现在他们的关系很微妙,容不得他轻易打破,必须一步一步来,他会慢慢的走进她的心,让她在不知不觉中再次接受自己。

既然千年前她都能爱上自己,现在也一定可以,只要他努力,就一定会俘获她的心,他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可是,事不如人愿,他还没能等到那一天,倒是等来了他最不想见到的人。

“雪儿。”

刚自那场血腥的战场上脱身,就把很多事交给那些大臣去处理了,只来得及换了件衣裳,怕一身的血腥之气会让雪儿不舒服,这就急急的赶了过来。

他倒是不担心雪儿的安危,因为有夜倾城在没人能够伤的了她。

可他担心的是夜倾城会借机缠着雪儿,给她讲千年前的事,可他想错了,夜倾城才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不堪,他就算想夺回血黛,那也会光明正大的来,不会背地里玩阴招做小人。

“这么快就搞定了?你速度倒是挺快的,烂摊子都还没来得及收拾吧?”

他们才离开不到两个时辰,这厮就赶了过来,明显的是不放心自己。

墨青云的心思他自然能够猜透几分,可他心中不舒服,就忍不住想要嘲笑他一番。

“这个就不用你管了,我是来接雪儿回去的。”

接着就上前将血黛拉进怀中,语气轻缓的说道:“雪儿,跟我回去吧,后位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三日之后举行封后大典。”

这一前一后的语气截然不同,直叫人咂舌不已,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些吧?

“雪天,你不要太过分,趁着黛儿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这么欺负她,你还是不是男人?”

不等血黛出声,夜倾城就气急攻心,心头火气也是蹭蹭往上直冒,这男人还能更无耻一些吗?

还封黛儿做皇后,竟还是在黛儿失忆期间,这让他怎能不气?

墨青云也不生气,他也承认自己的行为是有些不够厚道,可为了能够和雪儿在一起,生生世世的守候在她的身边,卑鄙一些又何妨?只要能够和她在一起,其他的他都不会去在乎。

“好,我要当皇后,至高无上的皇后。”

血黛扬起小脸,笑得那叫一个灿烂,笑意盈然的水眸还有意无意的瞟向夜倾城,一副欢天喜地的模样。

“那我们走吧,宫里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

说完就拉着她的手转身离去,对于身后铁青着脸的夜倾城丝毫不去在意,只要他的雪儿开心了就好,其他人的事他才不会顾及,也没那个闲工夫。

“好。”

血黛轻声应道,接着又转过头去看向夜倾城,狡黠一笑,说道:“三日后哦,别忘记了。”

她这一句随意的提醒,却是让墨青云心中一紧,一种莫名的不安袭上心头,明明就是随意的一句话,可他为何会觉得别有深意呢?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这般患得患失,反正雪儿的这一句话对他影响不小就是了。

夜倾城呆呆的站在原地,目送着他们离去,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中他才缓过神来。

他目光呆滞,满脑子都成空白状态,三日后,她就要成为雪天的真正妻子了。

这个事实怎么也叫他无法接受,自己爱恋了千年的女子三日之后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的了?

刚才还自信心十足的想着要让她再爱上自己,可她刚才笑得一脸幸福的模样,自己还会有机会么?

突然,他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黛儿刚才的笑容里好像有些异样的神采,还有她故意提醒自己三日之后的封后大典,这意味着什么?难道。。。

很明显的,血黛的那随意的一句话不止是墨青云一个人觉得不对劲,夜倾城同样也感觉到了。

澜国最大的烟花之地,一袭红衣的绝色男子走了进去,引起无数双眼睛的注视,磁性雄性的眼球都有。

和血黛一样,他似乎也习惯了这般被人注视。

不管投在他身上的目光多么的热切,他都恍若未觉,继续目不斜视的向楼上走去,直到男子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的转角处,一楼的众人才缓缓回过神来,继续自己未做完的事。

该调戏美人的调戏美人,该举杯狂饮的举杯狂饮。

只是好像不对劲了,美女为何目光呆滞,毫无反应?

一个巴掌甩过去,尼玛,老子付了钱来寻欢作乐,你竟敢心不在焉的盯着别的男人猛看,人都没影儿了你还像块木头在那发呆,当老子好惹是吧?

被一个巴掌甩醒的美女这才发现了自己的走神,挨了打也不敢多嘴,只好默默的承受着,谁让她们的宗旨是:顾客就是上帝呢?

“你来干什么?”

黑衣蒙面女子冷声质问着站在门外的男子,眼中满是不屑,果真被主上猜中了,主上可真是料事如神呢,她对他更是倾心了。

“我找你们家主子。”

来人正是夜倾城,他考虑了好久,终于决定来找这个看起来都不像是善类的男人,若非逼不得已,他又何须如此?

女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了句稍等就转身进去了,在她眼里,自家主上才是最完美无瑕的男人。

眼前这个男子美则美矣,可已经是名草有主了,不仅如此,还是个痴情种,她才不喜欢这种男人,还是主上这种薄情寡义的男子颇得她的青睐,让她有种想要挑战的念头,更是让她爱不释手。

虽然她不喜欢眼前的男子,可她也不能坏了主子的事,不然自己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早就开口赶人了。

黑衣女子进去没多久之后就又走了出来,说了句请跟我来就径自在前面带路,夜倾城举步尾随而至。

“来了。”

黑衣女子带他来到那天见过一面的男人面前,接着就默默的退了下去,偌大的包房内就剩下他们两个大男人。

斜躺在椅子上的男子魅惑的开口,淡淡的两个字,说明了见到自己来此他是一点都不意外,不仅如此,应该还是在他的算计之中,这种危险之人他还真是不乐意见。

可如今的情况容不得他不想,救黛儿要紧,其他的都不重要,哪怕他日后提出的条件太过苛刻自己也只有照办的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