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惨遭陷害

片刻之后,一侍卫统领就率兵赶了过来,再加上皇上的若干暗卫,足足有上千人,而且个个都是精锐之士。

“将这个孽子给朕拿下,死活不论!”

既然他不把自己这个皇上放在眼里,也不将自己当做是他的父皇,那么他也不必再犹豫了,就当没养过他好了。

皇上一声令下,士兵们就立刻拉开阵势,将墨青云团团围住,鉴于他的个人气场,却愣是没一人敢上前拿人。

对于这一切,墨青云只是冷眼旁观,就好像别人要杀的并不是自己一般。

“还不赶紧给朕动手!再不动手,就都拖下去斩了!”

对于士兵们的畏畏缩缩,他更是怒火中烧,他还就不信了,上千精锐部队难道还敌不过一个墨青云吗?他又没有三头六臂,还能飞天遁地不成?

众士兵闻言,你看看我我再看看你,最终心一横,一声冲啊,就直直的向那个不动声色站在原地的男子扑去。

众人还没冲到墨青云身旁,就被一阵无形的气流给逼得直往后退,他们都感到莫名其妙,为什么他们不但无法前进,还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给往后推一般,每个人都是这种感觉。

高坐上的男人一见这等情形,以为是那些人怕死才纷纷往后退去的,这没来由的只会让他更生气。

“你们一个个的,都想造反了不成?再不将他拿下,朕就动手砍了你们的脑袋!”

那些跪在地上的御医们都感觉到了不对劲,可正在气头上的皇上却是没有注意到,只知道一味的命令手下的人,来证明自己多有威严似的。

“皇上饶命啊,不是属下们不想动手,而是九皇子不知道使了什么妖法,属下等人前进不得啊!”

侍卫统领苦着脸说着,他也想上前,可无奈被逼着后退,皇上怎还就看不出来呢?

“胡说!他又不是妖魔,哪来的妖法?你们自己怕死就算了,还敢找这么荒唐的理由来搪塞朕,朕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完就怒气冲冲的自龙椅上走下来,拿起一旁的宝剑就向士兵们砍了过去,瞬间就有几条无辜的生命死在了他的手上。

他的所作所为,让士兵们异常愤怒,他作为高高在上的皇上,不帮忙杀敌也是情理之中,可他如今竟然还动手杀起自己人来了,这敌人都还没伤到一根汗毛,自己人倒是被他杀了一大片,他们的心也跟着寒了。

“想安安稳稳的做你的皇帝就安分点,胆敢动我的人一根汗毛,我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墨青云冷冷的出声威胁着,他不能在这里耗下去了,雪儿还在府中等着他回去,他说好陪她用午膳的,所以他必须赶回去,不能让她久等。

墨青云说完就转身向外走去,自己已经警告过他了,若他再不识趣的话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一身龙袍的男人眼睁睁的看着墨青云离去的背影,脸色难看不说,握着剑的手还在颤动着,显然的,他没被人威胁过,今日却被自己的儿子出言威胁,不生气才怪。

墨青云回到了府中,下人们却告诉他,说是九皇妃被皇后派人来请到宫里去了,来不及斥责下人,又急匆匆的向皇宫赶去。

雪儿,你可千万不能有事,等着我来。

若是以前的血黛他还不担心,可现在的雪儿太单纯,他怕她会被欺负,若她出个什么事,他都不敢往下想了。

皇宫内,一名看上去颇有能力的丫鬟在前面带路,血黛则在后面跟着。

“我说宫女姐姐,我们还要多久才到呀?”

身后的女子神色天真的问着前面带路的丫鬟。

“就快了。”

宫女有些不耐烦的答道。

“哦,那你知道皇后她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还要等夫君回来一起用膳的,可不能耽搁太久哦。”

身后的女子不懂得察言观色,仍旧自顾自的说着。

“你说够了没有?一路上都叽叽喳喳的,你不烦我还嫌烦呢!叫你去你就跟着去好了,哪来这么多废话?”

前面的宫女终于忍不住,转过身来朝她吼到。

被宫女这么一吼,血黛委屈的低下头去,再不敢多说一句。

偌大的宫殿内,血黛独自在那里等着皇后的召见。

“娘娘,那个女人带来了,在外殿等着。”

带血黛来此的宫女毕恭毕敬的说着。

寝殿内,一名宫装贵妇端坐在贵妃椅上,听到丫鬟的禀报,她一脸冷然的站起身来。

“本宫倒想看看,是怎样一个狐媚子,竟敢来祸乱宫闱,害得嫣儿重伤至此!”

一派贵气的妇人从内殿走了出来,冷着眼打量着坐在椅子上的血黛。

她看人一向很准,眼前的女子不过就是个外表甜美可人,实则一中看不中用的花瓶一个。

“放肆!本宫都还没出来,你竟敢如此不知礼数,眼里还有没有本宫这个皇后?”

皇后目光冰冷的看着她,厉声喝道。

血黛不知所措的看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满眼祈求的看着皇后身旁的宫女。

“大胆,见到皇后还不下跪行礼?还傻坐在那里干什么?”

宫女出声提醒着她,虽然自己不怎么喜欢她,可说起来她跟自己也没什么仇恨,提醒她一下倒也没什么。

血黛这下终于明白皇后为何会生这么大的气了,原来是自己的不懂规矩才会让她大发雌威,想到这里,她赶紧自椅子上站了起来,却始终不肯下跪行礼。

“怎么,对本宫行跪拜之礼还委屈你了是不?本宫警告你,胆敢触犯本宫凤颜,你的下场绝对会很惨。”

堂堂一国皇后,说话竟是这般咄咄逼人,真是枉为一国之母。

“皇,皇后娘娘,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有事的话您就赶紧说吧,夫君还在等我,不能在这里耗太久。”

她虽然很害怕,可还是鼓足了勇气说着。

没想到皇后听了她的话,不仅没有大耍凤威,还不顾形象的大笑了起来。

“呵呵呵,看来你们小两口的还真是恩爱呀,不过呢,本宫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夫君此刻已经在路上等着你了,你要不要去陪他?”

皇上调动禁卫军一事她已经知晓了,只怕那小子是插翅也难飞了。

“真的吗?夫君在哪,我要去找他。”

女子一派天真的神色看在皇后的眼中却是极为刺眼,看来她之前是被人保护的很好,才能像一张白纸这般无暇。

跟她相比,自己的嫣儿可就可怜了,竟是因为这个单纯的花瓶而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伤成那样,想到这里她就恨不得撕碎了眼前这个祸害。

“当然是真的,你想去找他的话就跟本宫来吧,本宫带你去见他。”

既然你们这般恩爱,那么本宫就成全你们,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

“好啊,谢谢皇后娘娘。”

能带她去见夫君真是太好了,单纯的她还不知道即将要发生的事,不然她也不会这么想了。

至少,看在那个不可一世的皇后和宫女的眼中是这副表象。

她们转身的那一刻,血黛唇角扯过一丝嘲讽的笑意,之后就高高兴兴的随她们去了。

“哇,这里的荷花好漂亮!”

血黛一路跟随着她们来到了这片美丽的荷塘边,看着荷塘里面盛开的荷花忍不住赞叹着。

“漂亮么,那就让它们永远陪伴着你如何?”

皇后眼中闪过一抹狠毒之色,只顾着欣赏荷花的血黛却没注意到。

“好啊,能有这么漂亮的荷花陪着,我每天的心情一定也会很好的。”

女子一脸向往的看着眼下这大片的荷塘,脑海中幻想着自己能够天天见到这么美好的风景就好了。

“是吗?这样的话就最好不过了,本宫还怕你不喜欢呢!”

说完就向身旁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宫女收到暗示之后缓缓的向正在赏花的血黛移去。

正想将她推下水里时,却不料,血黛这时候刚好转过身来,奇怪的看着宫女来不及缩回去的手。

“宫女姐姐,你这是想做什么?”

听到血黛这么问自己,宫女顿时神色尴尬,她以为自己的目的被她发现了,正打算心一横直接将她推下去时,血黛又开口了。

“哦,我知道了,宫女姐姐也跟雪儿一样,喜欢这荷塘里的荷花对不对?我就说嘛,这么漂亮的花谁又会不喜欢呢?”

不等宫女回答,女子自顾自的说着,还为自己的聪明感到一阵雀跃。

宫女正想说些什么,可又被皇后的一个眼神给阻止了,皇后的意思她收到了,就是让她不要废话,赶紧下手。

宫女果真不再跟她废话,无所顾忌的向血黛靠近着。

“宫女姐姐,你们不是说我夫君在这里吗?在哪呢?怎么没见到?”

她四处看了一下,不由觉得好奇,她们不是说了带自己来见夫君的吗?怎么没见到夫君的影子呢?

“别急,这就送你去见他。”

一脸诡异莫名的皇后说道,眼中掩饰不住的得意之色。

正当血黛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迎面而来的宫女给一把推倒。

噗通一声,一个身影就向着水中栽去,刚掉到水中,就被一大堆毒蛇和食人鱼给团团围住了,没过多久,女子的身体就被那些恐怖的毒物给吞噬干净了,水面上仅剩下一滩血水。

站在岸边的皇后一脸的大惊失色,她万万没想到,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