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又一个神秘男子

难道自己不在的这几天,墨青云对她做了些什么吗?想到这里,他的心就忍不住一阵抽痛。

他其实一直在澜国,急于见她,他也闯过几次九皇子的住处,却都被墨青云给挡在了外面。

随便一个理由就要打发他离去,可他才不会那么好骗,几乎是来一次二人就要交手一次,可结果总是自己惨败。

他当然不甘心了,可打又打不过人家,只好先潜伏在府外,伺机而动。

刚好,今天墨青云有事出门了,对付麒麟那个小子他是轻而易举就搞定的事。

还好他今天进来了,不然他又怎会知道黛儿会发生如此大的状况,这个该死的墨青云,原本以为他是正人君子一个,却不想竟然如此卑鄙,将她的黛儿困在他的府上不说,还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竟是让她不记得自己了。

他的手紧紧的握着,只怪自己技不如人,不然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个阴险的男人。

“黛儿,我是倾城啊,是你的夫君,你不记得我了吗?”

夜倾城有些着急,也有些担心的问着,他害怕听到她肯定的回答,若真是那样,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崩溃。

“夫君?我好像是有一个夫君。。。”

女子偏着小脑袋,努力的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说道。

夜倾城闻言别提有多激动了,他的黛儿竟然记得他,可血黛接下去的一句话却让他如坠冰窖。

“我的夫君是这府上的主人,是九皇子,好像不是你。”

女子天真的容颜,是在血黛身上不曾有过的,可她说出的话却是叫他全身冰冷,从来没有哪一刻,是如这般让他感到恐慌的。

不过没多久他就冷静下来了,有件事一直迷惑着他。

一个人的记忆能够抹去,可她的性格也会随之改变么?很明显,这是不可能的事,可他面前的女子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这又该作何解释?

“你,叫什么名字?”

他有些紧张的问。

“夫君告诉我的,说我叫雪儿。”

女子如实回答。

雪儿,那不是千年前雪天称呼雪黛时用的名字吗?

“那你认识雪天吗?”

该不是她全部都忘记了,不然又怎会把墨青云当做夫君呢?

“雪天是谁,我又该认识他吗?”

女子说出的话,和她一派天真不解的表情都不像是在作假。

若自己之前还在怀疑,那他此刻却已经相信了,眼前的女子的确是血黛没错,可他就是没想明白,墨青云到底是用的什么方法,不仅让血黛失去了记忆,更是连她的本性也随之改变,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哪怕是至高无上的创世神,也没办法将一个人的性格改变。

正当他想再说些什么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你来做什么?”

墨青云一回来就发觉了不对劲,发现了受伤的麒麟之后才知道原来是他闯了进来,来不及替麒麟疗伤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还好他来得及时,不然只怕雪儿就会被他给带走了。

血黛一见墨青云回来了,就赶紧向他跑了过去,墨青云向前一步,将她抱进了怀中。

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他的心这下终于踏实了,知道夜倾城来了时他的心一阵慌乱,生怕雪儿会想起什么来。

这一幕刺痛了夜倾城的眼,自己爱恋了千年的女子此刻把自己忘记了不说,如今还依偎在他们的敌人怀中,这叫他如何不揪心?

“雪天,你到底对黛儿做了什么?本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竟是这般的小人!”

血黛会变成这副模样,一定跟他脱不了干系,自己当日根本就不应该把她交给他的,不然也不会出这种事情了。

现在回想起来他还一阵后悔,若自己不把她交给雪天的话,她就还是以前的她,不会变得陌生,更不会变得不认识自己,这一切都是自己间接造成了,他有错。

“我是不是正人君子你还不配过问,再说了,雪儿本来就是我的,你才是个入侵者,所以,现在的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接受事实。”

墨青云不带一丝感情的说着,只要是跟自己抢雪儿的,他都不会放过,总有一天,他会亲手杀了他,而且不会再给他投胎转世的机会。

眼见二人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雪天怀中的血黛突然用手轻抚额头,一副很疲惫的模样。

雪天见状,关心的问着怀中的人儿:“雪儿,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血黛抚着额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只是有些乏了,也许是在外面呆久了。”

“若是累了我就送你回去吧,外面风大,呆长了会受风寒的。”

墨青云边说边脱下自己的外袍,轻轻的披在了她的身上,待血黛点头同意了之后就扶着她向里屋走去,对身后的夜倾城毫不理会。

目送着二人离去的身影,夜倾城内心百味陈杂,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子如今不认识自己,而且还跟别的男人相依相偎,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这要让他如何接受得了?又要以何种心态去面对?

血黛回到房间后就打发墨青云离开了,自己则独自一人在房间内看着书。

夜倾城心情不好,独自一人去到酒楼买醉。

此刻,他身旁的空酒坛已经扔了一地,可他却还是如来时一般清醒,甚至是越喝越清醒,越清醒心就越疼。

“店家,再来一坛酒!”

手中的一坛酒又被他喝完了,随手将空坛子一扔,对着正在招呼其他客人的店老板喊道。

“好嘞,客官稍等,马上就来!”

店家急忙跑去拿酒,不过也是,有钱赚谁不乐意啊。

没过多久,店家就将一坛未开封的酒送到了他的面前,点头哈腰的说了句客官请慢用就退了下去,虽然眼前的男子看起来像个有钱的主,可他也不能只招呼他一个是不,店里还有其他客人等着招呼呢。

店老板刚走,没多久又有个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滚开,不要来烦我!”

心情不好的夜倾城以为是店家去而复返,一脸不耐的朝着站在他身旁的人吼道。

那人不仅没走,反而更是向他靠近了几步。

“熙国六王爷,想夺回自己心爱之人的话就请跟我来吧。”

一女子的声音在他身畔响起,而且这声音似乎还有几分熟悉,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夜倾城大口的灌了几口酒之后放下酒坛,抬起头看向面前站着的黑衣蒙面女子,不屑的冷声说道:“就凭你?”

女子有几分实力他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自己一根手指头就可以将她碾碎,那什么去跟雪天斗?

对于男子不屑的态度,女子也不生气,语气淡淡的继续接着说:“我是没本事与实力强悍的创世神相提并论,可我家主子有,他可以帮得上你,只看你愿意不愿意配合了。”

女子一席话,说明了自己的事她们都已经了若指掌了。

夜倾城不由一阵沉思,他在想,天下间还有何人,能够与无人可以与之抗衡的创世神一较高下,可是他翻遍了整个脑海也没找出一个可以和那人抗衡的人来。

“代价呢?”

他才不信那人会这么好心,既然他有心找到自己,那么说明他一定是对自己有所求,不然也不必这般大费周折的来相助与他了。

女子挑了挑眉,有些意外他会这般直接。

“我只是个传信的,具体情况等我带你去见了我家主上你可以亲自问他。”

她说的本就是事实,虽然他对自己有些特别,可他的事从来不允许他人过问,自己已经因此而受过几次罚了,若是再不长记性的话,那么她就会死的很惨。

“带路。”

不管是个什么结果,总比他独自在这消沉的好,说不定那人真有能力助他救出黛儿也不一定,不试试又怎会知道呢?

随手扔下一张银票,之后就随着黑衣女子走出了酒楼。

原本以为神秘的黑衣女子会带自己去一个比较秘密一点的地方,却不想她带着自己来到澜国最有名的烟花之地。

她家主上是何人?又是扮演这怎样的一个角色?这些还是一个谜,一个等待着他去破解的迷。

他本不是好管闲事之人,别人的事他也不屑去管,可如今却是牵扯到了黛儿,他不得不慎重对待。

夜倾城一路尾随着黑衣女子,直到被带到了一间豪华包房内。

看着满房间的莺莺燕燕,歌舞升平好不热闹,可他的心却不在这个上面,对那些凑上来的烟花美人不屑一顾,笔直的向着主座上的男子走去。

主座上的男子一派悠闲的坐在那里,身旁还跪坐着几个绝色美女,虽然各个绝色,却仍旧不及男子的容貌一分。

美女们殷勤的剥着葡萄,百般挑逗的往男子唇边送去,男子来着不拒的一一含进口中,惹得女子们娇笑连连,手上的动作也是更加卖力了。

“是你?”

夜倾城走了过去,眯着眼打量着面前的男子,主座上的男子他认识,只是有些吃惊而已。

男子挥退了身旁的美女,示意夜倾城坐下来谈。

夜倾城随意的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神色不明的看着对面那个慵懒随意的男子。

“我可以帮你将她夺回,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男子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什么条件?”

他就喜欢这般直爽的人,不必拐弯抹角的多费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