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失忆的血黛

男人太过专注了,目光一直停留在血黛的身上,就连她身旁的男人那副阴沉得骇人的脸也没注意到。

“喂,傻子,你给本世子一边站着去,别挡着我看美人!”

墨青云上前一步,用他高大的身体挡在了血黛的面前,因而引起了那个世子的强烈不满。

“临亲王是么?本皇子记下了,让他把脖子擦干净,等着本皇子来砍,至于你么,现在可以滚了。”

男子脸色阴沉的可怕,说出的话也是极冷。

周围的人听到他这么一说,都忍不住抽了口气,天,这个不受宠的傻皇子竟敢口出狂言。

临亲王可是澜国的亲王啊,实力仅次于皇上,别说是他这个不受宠的皇子了,就是皇上来了也不敢把他怎么样,他竟敢口出狂言,说是让堂堂一国亲王洗干净了脖子等着他去砍,哎,傻子就是傻子,胆子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你这个傻子在说什么?再敢说一遍信不信奔世子打得你满地找牙!一个傻子而已,还是个不受宠的皇子,本世子就是打了你也不会怎么样,不信大可以试试!”

自称是世子的男人满脸阴郁的说道,在他眼里,眼前的墨青云不过是一个人尽皆知的傻子而已,他没什么可怕的。

面对于男人的挑衅,墨青云不吭一声,众人以为他是害怕了,不敢得罪世子,怕自己打不过人家,会挨揍。

可是下一秒,那个在他面前叫嚣的男人就身首异处,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男人的脑袋就和他的身体分开了,是谁出的手,又是怎么杀的人他们都没看清楚。

他们甚至认为,杀人的绝对不会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傻皇子,一定是另有高人隐藏在他处,不然怎么会在他们面前杀人了,可他们却还没发现是何人动的手。

对于人们的窃窃私语,墨青云不屑一顾,半眯着凤眸,一一扫过人群,热闹非凡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安静的哪怕一根绣花针掉到了地上也能听得见声音。

天哪,这个傻子怎会有这般逼人的气势?他们这回是真的体会到了,而不是错觉,这个九皇子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可他们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驾!快点,就在前面!”

放眼望去,远处有一辆豪华马车,正大张旗鼓的向他们所在的方向而来,一路上风驰电掣的,也不怕撞死人,可见有够嚣张的。

终于,马车停在了他们前面,驾车的人赶紧跳下车来,接着就恭敬的把车内的人给请了下来。

“王爷,就是他,就是这个傻子把世子给杀了的,我亲眼所见。”

一个小厮模样的男人愤愤的指向站在一旁的墨青云,而小厮的身边站着的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临亲王,一个即使不说话,也能给人一种威严气势的中年男人。

临亲王慢慢的走到身首异处的男人面前,蹲下身子,将男人的尸首抱进了怀中,眼中满是痛苦,半响,随着小厮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墨青云正冷眼旁观的站在那里,好像杀人的并不是自己一般,或者说他根本就没将他们放进眼里。

中年男人将怀中的尸体轻轻的放到地上,站起身来,命人将世子的尸体抬到了马车内。

“是你杀了本王的孩儿?”

中年男人沉着脸走向墨青云,眼中的仇恨之火恨不能将眼前的男子给焚烧了。

“是我。”淡淡的两个字,面上更是没什么表情。

“小子,你胆子倒是不小,敢作敢当,的确不错,可本王不知道你为何要杀我儿,他又是哪里惹到你了?”

中年男人不怒反笑,可他的笑在众人眼里却是比发怒还要恐怖,有些胆小的人都被吓到了,有种想临阵脱逃的感觉,可他们又想看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很矛盾的一种心理。

“王爷,世子爷因为看上那个女子了,根本就没惹他,却还是遭到了他的毒手。”

小厮打扮的男人狗腿的站了出来,恶狠狠的指着墨青云说道。

“本王没问你!”

临亲王怒瞪了小厮一眼,一声冷喝吓得他只哆嗦,赶紧悻悻然的退了下去。

“九皇子殿下,本王在问你话。”

很明显的,这个权倾朝野的王爷是在找墨青云的茬。

血黛故作害怕的躲到了墨青云身后,实则是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墨青云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一手牵过血黛,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脊背,口中还安慰道;“雪儿别怕,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这一幕让所有人咂舌,这九皇子到底怎么回事,都大难临头了他还只顾着美色,都不知道他能不能活过今日,还怎么保护那个女子?

临亲王见他根本就没将自己放在眼里,脸色更是难看至极。

“真是不知可谓,看本王今日怎么教训你,让你知道,这个世上有些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说完就出手向墨青云攻去。

眼见临亲王气势如虹的一招就要劈到墨青云身上了,可当事人却不闪不避的站在原地,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傻了,一旁的众人都忍不住为他捏了把冷汗。

这临亲王可不是个好惹的主,他这个亲王就是凭借着自身的实力登上去的,朝中众人也都惧于他那强悍的实力,怕得罪了他没好果子吃,所以都对他敬畏有加。

如今他这狠毒的一击,若真打在九皇子身上的话,那他恐怕就没命了,好多人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默默祈祷着,只希望这个傻皇子不要死的太惨,不然他们一定会做噩梦的。

“咚!”

重物落地的声音,闭上眼的人这才又睁开眼来。

咦,好像不太对劲,九皇子怎么没死?不是,应该说九皇子为何还好好的站在原地,那被拍飞的人又是谁?

被一股无形之力拍飞的中年男人这才吃力的想自地上爬起来,可无奈他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力气,全身都已经麻木的不像是自己的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墨青云牵着血黛的手走到临亲王身边,冷眼睥睨着地上的男人。

“他冒犯了本皇子的皇妃,难道不该死么?”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傻眼,一个个都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嘴巴张的老大,一颗鸡蛋都塞得下去。

“你,说什么?”

重伤不起的中年男人也愣住了,一时没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什么都不重要了,你仗着一身武力,在朝中目中无人,横行霸道了多年也该好好歇歇了。”

墨青云的一席话,让地上的男人大惊失色。

“你这话什么意思,本王如何仗势欺人了?你又凭什么让本王休息?别以为自己有些本事就可以这般狂妄,今日之仇,本王定会十倍奉还!”

他还没意识到自己错了,眼中也毫不掩饰对墨青云的恨意。

墨青云也不再理会他,径自拉过血黛,就将她带离人群。

“一个残废之人,就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远远的,带着女子离去的男人扔下这么一句话。

“残,残废。。。”

临亲王不相信的看着自己没有半点知觉的身体,努力的挣扎着想坐起来,可最终却是徒劳。

这下他终于相信了,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潇洒离去的男人,他不是一个傻子么?可为什么,为什么一个傻子也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仅仅只是挥挥衣袖就将他这个猛将打伤甚至打残,他是怎么办到的?

如果真如他所说,自己已成残废,那他日后该如何面对众人?

他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是横行霸道了许多年,也得罪了不少朝中大臣,可他们害怕自己的实力所以才百般忍让,这些他心中也有数,如今,自己已没了骄傲的资本,他们还不趁机将自己踩在脚下?

作恶多年,这难道是老天给的报应吗?一夕间,儿子没了,自己也从威名赫赫的亲王而变成残废,这是天要亡他啊。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话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第二日,朝中传来消息,说是临亲王被贬做平民,不仅如此,还要流放孤岛。

第三日,大街小巷都在传,临亲王难忍打击,在家中自尽。

这日,墨青云有事出门了,血黛独自在院子里赏花,偶尔还会坐在那里发呆。

也许是太过专注了,就连有人向她走过来了她也没注意到,双眼盯着某处出神。

一袭红衣的男子就站在她不远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的身影,不肯移去半分。

良久,男子才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想等着她发现自己是不可能了,想到这里,他便移开脚步向女子的方向走去。

“黛儿。”

夜倾城走到血黛身旁站定,柔声唤着那个此刻不知神游何处的女子。

他这一声轻唤,惊醒了正在发呆的女子。

“你,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女子受到了惊吓,一下子跳开好远,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这里是她的住处,不经允许,任何人都不许擅闯的,可这个男人却闯了进来,她一脸的害怕。

女子的反应让夜倾城一脸受伤,他不明白,血黛见了他为何会是这般表情,而且,万万没想到,她竟然问自己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