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一曲离魂,芳魂何处归兮?

以后的日子里,女子变得沉默寡言,整日对着一处发呆,男子则是没日没夜的潜心修炼,誓要救出女子,可终究是因此而葬送了自己这条年轻的生命。

在未来的某一天,神尊找上了龙族至尊,二人约好日后一战决生死。

毫无意外的,红衣男子输了,不仅龙族被冰封,而且还因此丧命,命悬一线之际,他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她,爱上她,是他命中的劫,他却从来不曾后悔遇到她。

回想着二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嘴角带着血丝,柔柔的笑了起来,带着幸福的笑意缓缓的自半空中坠落,带着一抹醉人的妖艳与凄惨之美。

黛儿,永别了,虽然我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可我的魂魄会一直伴随着你,默默的守护着你一辈子,不离不弃。

他的心里,满满的都是那个倔强中带着点霸道的女子,此生,得她一人足矣,哪怕是因她而死,他也是心甘情愿,若有来世,他定会前来寻她。

就这样,男子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就再也没有睁开过。

男子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血黛的心也微微一疼,莫名的,没有任何原因的。。。

再次回到之前的雪山上,一袭白衣的女子抱琴而立,她的对面站着一个身形修长的男子。

“雪儿,你真的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要与哥哥动手吗?”

万年前,那个见着自己就笑的小女婴,如今却为了一个外人要来杀自己,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女子一脸冷意,冷若冰霜的看着对面的男子,淡淡的开口:“我求了你多少次,说我此生只爱他一个,让你成全我们,可你不但不成全,还杀了我此生最爱的人,像你这样的哥哥我雪黛要不起也不屑要,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想被我杀的话就动手吧。”

女子的绝情刺 痛了他的心,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竟是让她这般恨自己,若早知道会是如此,他还会那样做吗?

他想,应该会的,他不允许有除了自己之外的男人出现在她身边,这样他会忍不住想要动手将她身边的男人除去,而他也的确是那样做了,后果却是让他失去她的消息一千年,不仅如此,千年后的相见竟然还是一场生死决战,这让他情何以堪?

“雪儿,你不是哥哥的对手,就连你手中的琴,也是哥哥送给你的,你还指望我会被自己的武器所伤吗?”

他有必要提醒她一下,好让她知难而退,却不想她毫不退缩,坚持与自己动手。

雪黛见他不愿动手,那她就先出手好了。

摆好古琴,十指快速的拨弄着琴弦,漫天飞舞的雪花顿时都受其控制的变成最厉害的武器,一层又一层的将男子包围在其中,随着女子的琴声,直直的向着男子攻击而去。

雪天一派自若的站在原地,不曾移动过半分,那些由雪花而变的利器还没接近他的衣角就化为粉末,四散开来,数万朵雪花武器,却是无法伤到他分毫。

雪黛一把拂开古琴,朝着站在原地的男子扔去。

“你的琴还给你,日后,你我兄妹之情不复存在,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

女子说完就欲转身离去,雪天见状直奔她而去,他才不要跟她只做陌生人,更不要老死不相往来。

可正当他就要碰到女子时,却不料女子一个转身,对准他的心口就是一掌,男子是万万没想到她会用计重伤自己,也没用真气护体,顿时一口鲜血喷出,鲜红的血洒到了雪地上,就像是冬日里盛开的腊梅,看上去异常妖艳。

“我说了,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看着男子有些不敢相信的神色,她冷冷的开口。

呵呵,她是打定主意要置自己于死地了,而他却舍不得弃她而去。

“雪儿,我不怕死,我只怕没有你的陪伴,你也陪着我一起,好么?”

他不能没有她,走到哪都要将她带到身旁,可他如今却是要去赴死,就让他再自私一次吧。

女子不屑的说道:“你如今已经没有力气杀我了,还是认命吧。”

她那拼尽全力的一掌,而且还是正中心口,他想活下去只怕很难了。

男子淡淡的笑了,他这一笑,顿时天地失色,多么出色的一个男人啊,却是因为爱错了人而落得如此下场,还是死在自几最爱的女子手上,别提有多气惨了。

“是吗?”

男子仍旧在笑,可他的笑看起来却是很令人心疼,有一种悲伤的感觉在蔓延着。

“伏魔琴!”男子低喝一声,原本躺在雪地上的古琴就像是活物一般的向男子飞去。

男子接过琴,一个漂亮的旋身,缓缓的抱着琴坐到了雪地上,将琴摆放于自己的腿上,修长且骨节分明的十指迅速的在琴弦上抚弄着。

顿时,一阵悠扬的旋律便自男子的指尖倾泻而出。

站在不远处的女子突然脸色一变,不可置信的看着正在抚琴的男子,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灵魂脱离自己的肉身,慢慢的越飞越远,直到最后,完全没有一点知觉了以后才算完。

女子的灵魂已经离体,她的肉身却还躺在雪地上,男子也因坚持不住而再次喷出一大口血来。

男子一曲离魂,就要将女子的魂魄生生的剥离她的肉身,多么残忍的一幕。

“主人!”

突然,一只麒麟急速的向男子奔来,到了他面前之后立刻化作人形,将就要支持不住的男子扶起,一脸担心的看着他。

“主人,您为何会受如此重的伤?谁又能伤的了您?”

男子的脸色苍白一片,明显的命不久矣,可他却凭着最后一口气,最终召唤来了麒麟。

“我,没事,你听好,我现在所说的话你一定要记牢,一定要照我的吩咐去做。”

男子气息不稳的说完,然后换了一口气继续往下说:“你去告诉元始天尊,就说雪儿的魂魄已经离体,让他找到后送到我身边来,他知道该怎么做的,还有,你把这个种在这里,日日在这里守着,直到我和她再次回来。”

男子说完,用着颤抖的手将自己一直珍藏着的一颗冰泪拿了出来,和着自己的血放到了麒麟手中,再次嘱咐他一定要守好,千万不能让人摘了去。

最终,男子也安静的闭上了双眼。

四周再次回归了平静。

血黛却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久久不肯离去。

这一幕幕的看过来,她若是再不明白的话,那岂不是连傻子都不如?

梦境中的人都已经陆续在她生命中出现。

夜倾城是离诺的主子,那应该就是赤龙了,教自己修习的那个老头就是原始天尊,她现在终于能够理解他那时说的一些奇怪的话了。

麒麟也已经出现了,可他的主子又是谁呢?

突然,她的脑海中快速的闪过一个身影,不过却被她否认了。

不可能是他的,雪天,那么一个厉害的男人,又怎会转世成一个智商不足的傻小子呢?

可如果,他的傻是假扮的呢?

突然,她的脑海中闪过跟他相遇的种种片段。

酒楼那次她没跟他接触,可树林那次他被人侮辱时却是疑点多多,自己的脚程并不算慢,可他竟然能先自己一步到达破庙,这说明了什么?

还有就是在医谷时,每每有暗器要射中他时,却被他一个踉跄或者一个摔倒在地而险险的避开,这些看似不经意的一幕,此时却是豁然明朗了起来。

再加上魔域那回,他肯定是熟知奇门遁甲之术才能轻而易举破解,所以他根本就不是无意间闯入,而是特意来救自己脱困的,正因为他懂,也就能轻而易举的带自己离开。

亏得自己还像个傻子一样相助与他,原来人家根本就不需要,可笑她的一番自作多情,只怕被他当做笑话一般在看待吧。

夜倾城也是,明明就是一只大灰狼,却一直在她身边扮演着小白兔的角色。

墨青云更离谱,堂堂一个世间万物的主宰者,却在她身边故意扮演着傻傻的小可怜。

这一个一个的,可都是演戏的高手啊,这若是放到二十一世纪,这影帝神马的哪里还及得他们一分?

光凭他们这绝色倾城的容颜就可以让无数女人为之倾倒了,再加上这等无懈可击的演技,啧啧,整个世纪还不因他们而引起轩辕大波?

想扮猪吃老虎么?哼,别以为就你们会演。。。

“雪儿。。。”

遥远的天际,不知道是谁的呼唤,这声音似乎很耳熟,可却又不太像。。。

“雪儿,快醒醒,是时候该醒来了。”

这声音突然很近了,就好像在耳旁一般。

忽然,她就被一股无形的旋风给卷了进去,半响睁不开眼。

她拼命的想睁开眼睛,最终,终于睁开了,一道刺眼的光芒袭来,她下意识的用手去遮挡。

不料,有一只手比她的动作更快,轻轻的替她挡住了那道可以伤害她眼睛的亮光。

“雪儿,先闭上眼睛,然后再慢慢的睁开,你睡太久了,所以才会不适应光线,慢慢来就好了。”

男人温润的声音传来,这回她终于听清了,这个声音不正是梦境中那个男人的声音么?

她听话的闭上眼,然后再慢慢的睁开,好一会儿之后,终于适应了眼前的一切。

她想起身,可全身无力,只好又无奈的躺了回去。

坐在她身旁的男人也发现了她的意图,这才轻轻的将她扶了起来,让她坐在冰床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