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奇怪的梦境

下一刻,一只身姿矫健的麒麟就出现在了眼前。

锦衣男人抱着怀中的女子飞身而上,稳稳地站到了麒麟的背上,伏魔琴随后也自己跳到了麒麟的背上,下一秒,麒麟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带着血黛和锦衣男人绝尘而去。

夜倾城独自站在原地,静静的注视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良久之后才转过身去,落到地面的那一刻,那群人也恢复了常态,脑袋里面的记忆仍旧停留在血黛被困的那一幕,对于后来的事他们是一点都不知情。

“主子,女主子人呢?”

一得到自由的离诺就左看看又看看的,可始终没看到自己想要寻找的那抹身影。

对于之前,被人施法让时间静止的事它是知道的,由于实力太过悬殊,也仅仅是知道自己被人施法定住的事,而后面发生的一些事它就没本事知道了。

“被他带走了。”

夜倾城一脸落寞,心不在焉的说完就径自离去。

“他是谁?”

离诺跟在身后不解的问道,可前面的夜倾城再也没打算理他,自顾自的大步离去。

离诺也只得加快了步伐,紧紧跟随在他身后,没多久,云雾山和山上那群人就被他们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奇怪,主子明明很在乎女主子,而且还让自己保护她,可如今竟然放任她被别人带走而不管,这不像是主子的作风啊。

难道那人太过厉害,主子不是他的对手?好像也说不通,这个世上,除了那个人以外,根本就不可能有比主子还厉害的人。

忽然,它又想到了一个疑点,伏魔琴本是两千年前那个女子的武器,可为何又会现世于人界呢?

一般,神器离开自己的主人通常会有两种情况,一是主人同它解除契约关系,自此之后神器不再受制于主人,可以自由择主。

二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分开,至于这个不得已,当然就是指神器的主人不幸身死或其他种种原因消失在了六界之中。

数千年前的她视琴如命,又怎么会解除她们之间的契约呢?那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这也不对,他的哥哥根本就不可能会出手伤她,究竟两千年前是发生了何事?

伏魔琴现世时,主子让她去取琴,照这么说来,她其实就是两千年前的那个她,而主子一早就知道了,却独独瞒着它,真是的,哪有这种不拿宠物当人看的主子嘛?

它这一想通,眼前发生的一切瞬间就变得明朗起来,难怪自己对她有着莫名的熟悉感,同样的,对那个人也有着恐惧感,它所说的那个人自然就是指的墨青云。

它这一路走一路想的,就连前面的人停下来了也没注意到,一个不小心就撞了上去,不过它并不是撞在一堵肉墙上,而是撞在一实实在在的硬物上。

“啊呀,好疼。。。”

揉了揉被撞疼的额头,使劲的踹了两脚那个不长眼把它给撞了的破树,由于太过用力,它的脚又跟着痛了起来,这下它揉额头也不是,放弃还是很疼的额头去揉脚也不是,真是让它为难。

原本走在前面的夜倾城此刻却已停了下来,正悠然的依树靠着,对于离诺被撞的一幕视而不见,双眼紧紧的盯着前方,就好像在等什么一般。

过了一会儿之后,被他盯着的地方有了异常,本来很平静的杂草丛中有了奇怪的声响,没多久,一只全身黑漆漆的猫从杂草丛中走了出来,纵身一跃就来到了夜倾城的身边。

离诺紧紧的盯着这一幕,当看到黑猫向主子扑去时以为它会伤害主子,一时情急想对它进行攻击,却被夜倾城给阻止了。

“主人,无情让我来告诉主人一声,说是上官韵和轩辕哲想谋害皇上自己登位,近日就会有所行动。”

黑猫站在夜倾城脚下,抬着头,用着它那双跟小狐狸差不多的绿色眼睛,看着此刻正靠着树的男子。

“恩,随他们去吧,叫无情不要插手。”

人世间的纷争怎及得他心中挚爱一分?

再说了,当今皇上轩辕烈当初是如何对待他母妃的,他可是查得一清二楚,没亲自动手送他下去陪自己的母妃就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现在有人要取他的命,他自然也是不会阻止,躲不躲得过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知道了,主人,我一定会原话转告无情的。”

黑猫似模似样的点了点它那颗小小的脑袋,态度恭敬的回答。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办。”

话音未落人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离诺一时傻眼了,这主子也走得太急了些吧。

“你也跟着黑猫一起回去。”正当离诺想跟上去时,夜倾城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飘了过来。

“主子,我不要回去,我也要去找女主子,你等等我。”说罢也消失在了原地。

“黑猫遵命。”

整片林子里就剩下黑猫一个,只见它看着夜倾城消失的地方,恭敬的说了句遵命之后这才转身向来事的方向走去。

澜国,九皇子的住处,一间隐蔽的地下室内,一身白衣的女子躺在冒着雾气的冰床上,好看的秀眉和卷翘且浓密的睫毛上沾满白色细小的水珠,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他的旁边坐着一个青衣男子,正是之前装傻充愣,还一直跟在她身后仙女姐姐,仙女姐姐叫唤个不停的墨青云,唯一不同的是,此刻的墨青云眼中痴傻不再,好看的眸子中闪现着深邃难懂的神采。

此刻的血黛正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是的,很陌生。

记忆中,这个地方她不曾来过,看着眼前一望无垠的雪地,跟那天去过的雪山之巅很是相似,可又大不相同,而且同样带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

奇怪,明明感觉很熟悉,可她却是没有一丝的记忆,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她若是来过一次的话肯定会有记忆的。

放眼四下,除了一片白雪皑皑之外再无其他,这里的雪看上去比雪山之巅上面的积雪还要厚上许多,气温也同样低上许多,就仿佛一年四季都在飘雪一般。

血黛身着薄薄的衣裙踏在雪地上,慢慢的前行着,所到之地,一个脚印都不曾留下,这次她并没有使用轻功,可还是一个脚印都没有,就好像她根本没有实体,而是轻飘飘的一缕幽魂似的。

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血黛眼前。

那是一个绝色美少年,只见少年自远处一路走来,百无聊赖的四处张望着,好像很是无聊一般,最后干脆停了下来,坐到雪地上,呆呆的看着前方。

“你也是孤零零的一个,难道不会无聊吗?”

少年双目看着前方,状似自言自语的说着。

血黛觉得很奇怪,他面前空无一人,那他是在跟谁说话呢?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迈开步子向着少年的方向走去,并非是她想和少年打招呼,而是不知怎的,内心有一个神秘的声音在叫嚣着,让她走上前去看一下,她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走近了才发现,少年并不是在自言自语,他面前有一朵很漂亮的花,而且这花她也很熟悉,就是她一心想要得到的七色之莲,奇怪,这里怎么还有一朵七色之莲?

正当她觉得奇怪,明明说千年才有一朵七色之莲的,可为什么这里还长着一朵时,少年又开口了。

“自从来到了这里以后,每天都是一个人,真的好无聊,这种日子何时才会结束呢?”

少年依旧对着那朵雪莲倾诉着,就连站在他旁边的血黛他也没注意到,专注的模样就好像全世界就剩下他和眼前的雪莲花一样。

自从他来到这个空间之后就一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偌大的一个空间,别说是有其他人了,就是连一只动物都没见到,放眼看去,四处皆是一片荒芜之地,连植物都不曾有过。

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么一片美丽的地方,却是个极寒之地,他就算身体再好也是很难适应的,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这么美丽的花朵,他也在看到这朵花时心情突然就变好了,一个青年和一朵花对话,很不可理喻的一件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却是显得很自然。

“对了,反正你也是孤零零的一个,干脆咱俩做个伴好了,这样也就不用无聊了。”

少年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异常激动的说道,可他等了好久也没听到那朵花儿的回答,最后忍不住又说道:“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就是答应陪我了哦。”

少年说完之后就自地上站了起来,走到花儿旁边再次蹲了下来,用自己的右手轻轻的抚在了花瓣上方,口中念念有词,顷刻间,一道银色光芒闪过,少年手下方的花朵消失不见,一个裸着身体的小婴孩出现在了雪地上。

小婴孩睁着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看着旁边的少年,口中还咿咿呀呀的叫唤着,可愣是叫人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还一个劲的挥舞着自己短小的胳膊,就仿佛是在让少年抱她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