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穿越成残废女

席间,血黛默默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锦衣男子也没再做什么出格的举动来,夜倾城怕惹得血黛不高兴,也没再针对对面的男子,离诺就更没有理由来扰乱大家吃饭的心情了。

楼里的其他客人见没戏可看了,也纷纷转过头去,继续着自己之前没聊完的话题。

安安静静的,一顿饭终于吃完了,收拾一下东西,付了银钱就准备出发。

走了几个时辰之后,夜倾城实在是忍不住了,阴沉着脸看着站在血黛身旁的锦衣男子说道:“你还想跟着我们到几时?”

这男人可真够无耻的,酒楼碰到了一起吃个饭也就罢了,如今还一直缠着血黛不放,虽然一路上他们也没说上几句话,可看到他站在血黛身旁他心里就不舒服。

锦衣男子故作意外的转过脸来,看着他说道:“我没跟着你啊,我还奇怪呢,以为你们是在送我,搞了半天,原来你认为是我在跟着你,呵呵。”

夜倾城闻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送他?亏他想的出来,正当他想再讽刺几句时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了一般,这才危险的看着他问道:“你也是去夺取七弦琴的?”

他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出现在这里的,大多数都是冲着神器而去,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被凡尘世俗所影响的男人竟然也是冲着神器而来,真是有些让人意外。

而一旁的血黛早就知道他是冲着琴而来,毕竟,一个跟自己一样爱琴成痴之人,谁不想得到一把称心如意的乐器呢?好的乐器能使弹琴者更加爱乐惜琴,也可以让听曲之人心情愉悦,散去一身疲劳,抛却凡尘俗事静心听琴。

锦衣男子点了点头,给予肯定的回答:“正是。”

夜倾城冷眸微眯,淡淡的说了句:“你趁早断了这个念头吧,伏魔琴不属于你,哪怕你有你再大的能耐,它也不可能属于你,所以,你可以打道回府了。”

虽然他看出眼前之人实力不弱,可伏魔琴本就是血黛的武器,跟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早就已经认她为主,其他人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得到,所以说他就算是去了也是白去,若是别人他也不会这么好心的提醒,只因为眼前这个人太危险了,他要以防万一,把有资格成为自己情敌的人扼杀在摇篮中。

锦衣男子听他这么说也不生气,仍旧是笑笑的说道:“是否能够为在下所得并不重要,重在参与。”

说完就大步的向着前面的血黛走去,夜倾城见此一幕,更是紧紧的捏了下拳头,随后也向着前面的三人走去。

他们之间的事,或许其他人并没怎么在意,可有一人却是看在了眼里,而且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红衣男子,见他为了一个女子百般为难那个锦衣男子时,她的脸色也是异常难看。

“嫣然,你在看什么?这么专心,连大哥在叫你都不知道。”说话的正是澜国太子莫子恒,而他身旁的女子正是他的妹妹,曾去过雪山之巅的墨嫣然。

“太子哥哥,你回去之后帮嫣然向父皇说下情好不好,嫣然此生非熙国六王爷不嫁。”自雪山之巅那次她对他一见倾心之后,每每午夜梦回都是他的身影,而她也派人打听过那个红衣男子的下落,却终是没有一丝结果,后来又听到传言,说是熙国六王爷不仅治好了残疾,而且容貌还是举世无双,堪称天下第一美男子。

她不信,这才找人弄了张他的画像来,本想拿他跟自己心目中的那个男子比较一下,看他能及得上自己心目中的那个男子几分,却没想到竟会是如此真相,所以她这次强烈要求跟过来,就是为了能够再次看到他,却不想看到他为了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同样出色的男子争风吃醋的画面,而且那个女人还是雪山之巅和麒麟大战的女子,她不是死了吗?她心下奇怪,之后又一脸阴毒的看着那个白色身影,指甲掐进肉里了她也没觉得疼,既然没死成,那么她不介意再送她一程,抢她看上的男人,注定是不会有好结果。

而她这狠毒的一面被墨无恒看到了,他也有些吃惊,自己这个妹妹确实是因为被宠坏了,才会刁蛮任性,可如今竟然还有这么一面吓人的表情,这一脸的阴狠之色,根本就不是她这个年龄该有的,难到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会变得如此恐怖么?这事等他回去之后一定要跟父皇说一下,以免自己这个妹妹做出什么了不得的事来。

入夜,白天的喧哗声已经不再,人们早早的用过晚餐闭门休息,黑漆漆的大街上也是空无一人,偶尔还会传来几声狗叫声,整个夜晚显得更加安静,甚至安静的有些吓人。

几十里外的乱葬岗更是恐怖,一到了夜晚就显得阴森骇人,整个乱葬岗里弥漫着一种极为难闻的怪味,时不时还会有被称作鬼火的物体浮现,伴随着远处的狼叫声,这可真叫一个吓人。

阴气缭绕中,突然有一个不明物体动了一下,然后又回归于平静,好像是错觉一般,好半响之后,那个物体又再次的动了起来,这次不是错觉,不远处真的有个会动的不明物体。

只见那一堆不知名的东西动了几下之后又再次的倒了下去,接着一声闷哼声传来。

“shit!”一个愤怒的声音自不明物体身上传来,若血黛在的话一定会认出眼前的这个声音,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她此生最不可能忘记的一个人。

温婉儿努力的,恩,不对,应该是琳达努力的想坐起身来,可最终却是力不从心的倒了下去,她生气的怒骂一声,然后才打探起四周的情景来。

放眼望去,方圆几里都是坟墓,很显然的,这里是一块墓地,再看看眼下这荒芜且乱无章法的墓地,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一片乱葬岗,虽然没有月光照射,周围也是漆黑一片,可她跟血黛一样,自小就练习在黑暗中视物,所以这黑暗对她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奇怪,这是哪里呢?

忽然,她的脑海中忆起前一刻在她身上发生的事。

今天是她的生日,那个男人说要送她一个大大的惊喜,她非常开心,以为是她的付出终于有回报了,那个男人最终还是成了她的私有物。

却不想,当她打开那个‘惊喜’的礼物时,整个屋子都随着她打开盒子的动作,瞬间被炸得灰飞烟灭,片瓦不留。

她还真是没想到,那个男人还真是狠心,不愿意娶她也就算了,竟然还在她生日的这天送她一颗炸弹,她直到死的那一刻方才明白,自己掏心掏肺对他,就连最好的姐妹也可以出卖,竟是换得他送自己一颗炸弹,那她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原本以为自己会被炸得粉碎,却没想到竟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这还真是老天长眼,留着自己这条命回去找那个男人报仇,郝程,你给我等着,我琳达发誓,总有一天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嘶。。。”刚一激动,不小心扯动了手上的伤口,顿时一阵钻心的痛席卷她全身,最后只得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再不敢有所动作了。

“有没有人呀?救命!”她躺在地上大声的呼救着,尽管她明明知道,现在这种野外之地肯定是不会有人来的,又有多少人跟她一样,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胆子更是异于常人的?

她一连大声的呼唤了好一会儿,仍旧是没半个人影出现,她也是再没力气喊下去了,正当她准备闭上眼睛,忍着疼痛到天明时,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了她身旁不远处。

她身旁的黑色身影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她都不知道,好像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悄无声息,再加上一身黑色,脸色也是及其苍白,全身笼罩在一阵阴暗之中,随着黑影的出现,周围的阴森之气也更加浓郁了,这一幕看起来更加的阴森恐怖,让她这个自小就异常大胆的人都忍不住一阵害怕。

虽然看不到那个影子的全部面貌,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眼前这个黑影一定是个男人,说不定还是个死去的男鬼,而她也能够感觉的到,那个人正盯着她,他的目光透着寒意,使得她毛骨悚然。

一身黑袍的男人看了她一会儿之后,就向她走了过去,脚下虽然迈着步子,可愣是一点响声都不曾发出。

“你,你是人是鬼?”占着温婉儿身体的琳达颤声问道。

黑影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看着她,好半响之后才开口说道:“将军府的大小姐,如今却落得这么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这可真是应了一句:恶人自有天来惩的古话,你会落得如此下场,皆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男人有一副好听的嗓音,可说话的语气却是极冷,而他说的话却是让琳达摸不着头脑,什么将军府的小姐?虽然她平日里没少干坏事,可是又跟什么将军府小姐有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