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王府之中同塌而眠

“那我就直说了。”沉默良久,还一直盯着它不放的主子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表情也看上去正常了些,这才让它安心了点。

离诺赶紧点了点头说道:“恩,您说吧。”话说,主子想说什么它能阻止么?它又敢说一个不字么?它不敢,所以它只能点头而不能摇头,只能说是和好,不能说不行,总之是不能违抗主子的命令就是了。

“你的狐族灵珠还在么?”搞了半天主子是想问这个,还故意摆出那副让人不得不想偏的模样来戏弄自己,真是的,主子何时也变得这么小孩子气了?

“在,在啊”它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毫不犹豫的答道。

“恩,很好,那你为了你家女主子以后能不受到伤害而愿意做出一些付出吗?”比狐狸更为奸诈狡猾的男子继续诱哄道。

“当然愿意了,主子说吧,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女主子以后能够避免伤害?”而身为货真价实的狐狸却愣是傻傻的往套 子里钻,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其实也没多大的事,只是要借你的灵珠一用而已。”眼看某人、哦不对,是某只狐狸就要上当了,他不由得笑意浅浅的说道。

“哦,这个啊,早说嘛,这有什么难的?”不过是借个东西而已,还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正当它准备拿东西出来时才发现了不对劲,主子刚才说要跟自己借什么来着?

它怎么好像听到了灵珠二字,是错觉吧?

“主子,您刚才说要跟离诺借什么来着?”一定是错觉,一定是。。。

“不是错觉,本王就是跟你借的灵珠,而你,已经答应了,就在刚才。”阴谋得逞的腹黑男一脸好笑的看着那个满脸懊恼的离诺,它果真是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好骗。

“主子,这不算,您应该知道灵珠对于离诺的重要性,它胜过我的生命,又怎么能轻易的送人呢?”

这个腹黑的主子可真是,竟然一步步的诱导自己往他布置好的陷阱里面跳,而自己竟然也傻傻的真跳了下去,这还有天理吗?

“本王就是知道它对于你有很重要的意义才说是借的,又没说让你给,等雪黛变强大有了自保的能力之后就会还给你。”

灵珠对于它的重要性他又怎么会不知呢?它身上的灵珠是狐族之王的象征,有着强悍的防御能力,还能使佩戴者的修为大幅度的提升。

不仅如此,灵珠本身有着至高无上的灵气,经过千万年来的传承,每一代的狐王才能有资格佩戴,如今到了离诺手上已经经历过了千万年之久,它每日每夜的吸取天地间的日月精华,如今已经蕴含了天地间无尽的力量,而且还是天地间最为纯净无暇的力量。

雪黛目前的修为虽然在人界无人能及,可若是碰到了向他们这样的非人类,而且还都是高手级别的那就很危险了,为了她的安全着想,他有必要做些什么。

“这。。。”它还是有些犹豫,毕竟这可不是小事情,主子就是要它的命它也绝对不会这么为难,可偏偏是灵珠,这可真是让它犯难了。

“一年,本王答应你,只借用一年就还给你,如何?”一年之内他一定要把雪黛给追到手,哪怕是哄是骗都好,只要雪黛在自己身边了他才会安心,到那时自己就可以随时陪伴她左右,也就不用灵珠来保护她了。

“那,好吧。”主子向来说话算数,它倒不担心主子不会如约还给它,只是一年而已,想开点,就当做它还在自己身上好了。

说完就暗自运力,一颗土鸡蛋大小的灵珠就自它的心口处浮现,被它逼出体内的灵珠似乎很不适应暴露在空气之中,一离开离诺的身体就四处乱窜,飞来飞去的,一时间,到处都是灵珠的影子,一会儿飞到他们眼前,眨眼间又跑去好远。

夜倾城大手一挥,灵珠就乖乖的落到了他的手中,再不敢乱动了。

额,这灵珠,怎么貌似跟某只性格有些相似?都是怕它们眼前的男人,真是不可思议。

房间内,雪黛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也比之前好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么苍白无力,整个人就好似睡着了一般,平稳的呼吸着。

夜倾城带着灵珠走了进来,离诺本来也想进来看看雪黛的情况,可被夜倾城一个眼神给硬生生的堵在了门外,再也不敢多向前走一步了。

夜倾城走到床前坐了下来,静静的注视着沉睡中的雪黛半响,这才慢慢的将手中的灵珠执起,伸开握紧的右手,让灵珠慢慢升至半空中,一道银光紧紧的将它包裹在其中。

好一会儿之后银光才变淡,直到慢慢褪去,他才将已经被自己净化过的灵珠慢慢的推向雪黛的心口处,直到它顺利的进到雪黛体内,他才算是放松了下来。

一放松下来,整个人就异常疲惫,也许是昨天救雪黛时伤多了元气,又加上精神状况过度紧张,才会感到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般。

看了眼床上睡得一脸香甜的人儿,他这才满足的笑了笑,侧过身躺到了床上,轻轻的搂住了睡着的雪黛,感受着此刻所带来的充实感,满足的闭上了眼睛,本来只想着小憩一会儿的,却没想到最后却睡着了。

雪黛醒来时就是看到这样一幅情形,一个红衣绝色男子跟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男子好看的双眸此刻正紧紧的闭着,长长的睫毛就像扇子一样覆在了他的眼帘之上,映出一道浅浅的阴影来。

脸上依稀还能见到疲惫之色,而他的手,此刻竟紧紧的抱住了自己,雪黛并没有像其他女子那般大喊大叫,也没有生气的把那个趁机占她便宜的男子给一脚踢到床下去。

只见她慢慢的坐起身来,轻轻的挪开男子紧紧抱住自己的手臂,轻巧的自床上下来,整理好衣衫之后才开始打量起了自己所在的房间来。

只扫了一眼,她就知道这个房间是自己大婚那天所在的新房,在看了眼床上正在熟睡的男人后,一切就明白了。三番两次救自己于危难的男子此刻却睡在六王爷的床上,这说明什么?她若是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是白活了。

也许是感受到了雪黛的目光还是什么原因,床上的男子缓缓的睁开眼来,看了眼自己已经空空如也的怀抱,这才向床边看了过去,直到一身白衣的女子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才稍稍安心下来。

“你身子还很弱,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夜倾城关心的问着。

“多谢六王爷的关心,血黛已经无碍了。”她直截了当的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夜倾城早就料到了会有此情况发生,可他还是选择了早日向她坦白,也好早日抱得美人归。“不许再叫我王爷,你是我的王妃,唤我倾城就好,或者叫我相公和夫君都可以。”他满脸笑意的说道,之前的疲惫之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此刻的他更是笑得妖娆。

雪黛淡淡的看他一眼,这才不紧不慢的提醒道:“王爷貌似太过健忘了,需要雪黛提醒你一下吗?”

“恩?我有什么忘记了吗?呵呵,那就只好麻烦娘子提醒为夫一下了。”

改口倒是挺快,这么快就扮演好一个无赖夫君的绝色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好像是说好女怕缠郎吧,他打定注意了,这辈子,为了她就做一回无赖好了,直到缠得她不耐烦答应做自己的娘子为止。

雪黛见他明显的耍无赖,顿时危险的眯起了眼眸,冷冷的看着他说道:“既然王爷不记得了,那么雪黛就做回好人,提醒你一下好了,你我早在新婚当日就已经缘尽,我手中还有你签过字的休书,需要我拿到皇上面前展示一番吗?”威胁人她也会,他不是想做孝子怕皇上担心么,那她就偏用这个威胁他。

“娘子是不是记错了?为夫根本就没见到过你所说的休书,更别说签字了。”既然已经打定主意,就要死赖到底才行。

“是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既然你说你没签字,那么你敢带我去见皇上么?”她一定要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的羞辱他一番,这就是戏弄她的代价。

虽然他救过自己几回,可不代表自己就要以身相许,这根本就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既然他这么不干脆,那么就休怪她不讲情面了。

夜倾城挑了挑眉,一脸不确定的问道:“娘子说要见父皇?”其实他心中早就笑翻了,这丫头生气的模样还真是有趣,逗逗她也无妨。

“怎么,不敢去?”她也挑了挑眉,不屑的反问了回去。

“当然不是,既然娘子有这份心,知道进府这么久都没去见过父皇,想要去拜见一下,为夫岂有不乐意之理?”一脸笑意的夜倾城,耍无赖的功夫倒是挺厉害,可他那副笑意盈然绝美面孔,看在雪黛眼中却是异常碍眼,恨不能上去把他那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给撕烂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