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去给王妃准备些吃的(求收藏)

当他想到自己一直宠了几万年的妹妹就要被别的男人夺走时,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他不能让她离开,数万年来的陪伴叫他如何也不舍得放手,他不愿也不敢想象,没有雪儿的陪伴,听不到她的欢声笑语,也听不到她跟在自己身后,甜甜的唤他雪天哥哥了,若真是这样,自己这无尽的生命该如何挥霍?

男人再次看了眼女子离去时的方向,将手中的冰泪紧紧的握住,独自一人在大雪纷飞的雪地上站着,良久,才转身缓步离去。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别竟是千年,千年来的孤寂让他几近疯狂,他发誓,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将她找到。

最终没让他失望,他终于找到了她,却没想到那竟是最后一次见她。。。

“主人。。。”麒麟看到他独自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知道他定是想到小主子了,这才不由得担心的唤他一声。

墨青云自回忆中抽身出来,也听到了麒麟的呼喊,可他并没有作出回应。

只见他抬起右臂,远远的对着七色之莲伸出手来,下一秒,那朵流光四溢,被七色之光笼罩在其中的七色之莲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一朵散发着迷人的七色光芒的雪莲花此时竟然化作一滴晶莹剔透的冰泪躺在他的手心。

他低垂着眼帘,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如同当年一样,盯着手中的冰泪好半响方才抬起头来,对着身旁的麒麟说道:“随我去人界,但是,收起你一身的神力,不得在人界胡乱生事。”轻轻的合起了白皙且骨节分明的大手,那滴冰泪也随之消失在了他的手心处,说完就大步的向外走去。

“麒麟遵命。”身后化作人形的麒麟神兽也随后跟了出去,紧紧的追随着自己主人的脚步,大步的向着山下走去。

守在雪山之巅两千年,只为了等候小主子和主人归来,如今主人归来了,可小主子却还是不见踪影,如今就要离开了,他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看着山下陌生的环境,吵杂的人群,他镇了镇心神,努力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

如今主人回来了,他也要随着主人四处奔走,可不能再像以前那般肆无忌惮的由着自己的性子了。

王府内,无情焦急的等在门外。

自王爷昨日带着一个重伤的女子,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的男子回府之后,就把那个跟他一起回来的青年给扔在了门外,自己抱着那个一身白衣的女子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他担心王爷的身体,本想叫人传膳来此的可被眼前这个陌生的青年给拦住了,说主子正在紧要关头,不能去打扰他。

他实在是很担心王爷的安危,急切的想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他一有动作就被那个一脸不屑的青年给挡了下来,他生气的说道:“别拦着我,王爷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了,也没出来过,我担心他出了什么事,我警告你,再拦着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他是真的很生气,每次自己想进去时都会被他拦住,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何居心,不生气才怪呢。

“主子没事,你放一百个心好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不要总是想着往里面闯,否则不用你不客气,我就会打得你满地找牙。”主子是什么人,又怎么会那么轻易就出事呢?不过,若真是放他进去了那才会出事,不仅主子会出事,自己也会少不了一顿责罚,想到此不由打了个寒颤,它是最怕主子的了,可不敢违背主子的意思。

无情本来就心中窝火,听它这么说后就更是气愤了。

“哼,那就动手吧,看是谁给谁教训!”说完就拔出剑来,等待对方亮武器开打,放眼整个熙国,除去主子之外他还没碰到过对手,那个小子还敢口出狂言,他倒要看看它有几斤几两,敢放此大话。

他想的没错,整个熙国,除去夜倾城之外还真没人是他的对手,可他万万想不到,站在他眼前的这个青年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一只比他祖先年龄还要高上很多的万年雪狐,一个人类再厉害也不是一只已经修炼成仙兽的对手啊,而且他眼前的这只还不是一般的仙兽,它不仅是狐族之最的灵狐,还是狐族之王,万年难得一见的狐族奇才。

离诺见他这架势,忍不住挑了下眉,之后鄙视的看他一眼,接着在不屑的说道:“想跟我动手,你还不够资格。”而正是它这句话,激起了无情满肚子的怒气。

“狂妄!”说完就提剑向离诺砍去,他不是说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么?那么自己先动手他也应该不会放在眼里才是。

这狐狸还真是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就连一向冷静自持的无情也被它激起怒火,才犯下了这等愚不可及的错误。

见无情的剑向自己看来,它也只是不惊不慌的看着,眼见着剑就要砍在自己身上了它这才微微避开,一闪身就来到了无情的身后,待无情正在奇怪人为何突然就消失了的时候,它迅速出手,一把夺过无情手中的剑,又将无情的剑架到他自己的脖子之上。

正在此时,一天一夜没打开过的门被人从里向外推开了,一脸疲惫之色的红衣男子抱着仍昏睡不醒的白衣女子走了出来,不悦的看着外面的两人。

门被推开的那一刻,离诺的心咯噔一跳,立刻把架在无情脖子上的剑藏到了身后,一脸笑嘻嘻的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人,只是它这笑容太过于灿烂,明显的是在作假。

“主子,女主子她怎么样了?”趁主子没注意,赶紧把身后的剑扔到一旁,一脸关心的凑上前去,看到主子疲惫的神色很是不忍,本想接过他怀中的女子好让他能够轻松一点,不料却被他避过,还冷冷的出声道:“不必。”

说完也不再理他们二人,大步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路走着还不忘出声吩咐道:“离诺来我房里一趟,无情去准备一些清淡点的食物,等王妃醒来就送过来。”这么久没吃东西,她肯定也饿了。

尽管红衣男子已经走远了,可无情还是恭敬的回答了一声:“是,主子,无情这就去准备。”

明知道主子的事做为下属的不该过问,可他还是忍不住心下疑惑,那个白衣女子是王妃?虽然她蒙着面纱,可他也能感觉的出来,那个人绝对不是将军府的三小姐温沫,可主子为何唤她做王妃呢?

“傻大个儿,你想什么呢?主子吩咐你的事还不快去准备,当心一会儿又要受罚了。”离诺见他独自在那沉思,忍不住出声提醒到。

无情听到它的声音后这才停住了继续往下猜的心思,它说的没错,自己还有事要办,何况主子的事又哪里是他们这些做下属的该知道的呢?

无情停住思绪,看了它一眼之后就转身离去,去办主子交代的事去了。

离诺见他走了,自己也迈步离开,向主子的房间走去,边走还边默默的祈祷着:主子千万不要罚我,千万不要罚我。。。

就这样一路到了夜倾城的房间,伸手敲了下紧闭着的房门,对着里面低声说道:“主子,我是离诺。”之后就等着里面的人来给自己开门。

没多久,门就被打开了,一袭红衣,面带疲惫之色的夜倾城走了出来。

“女主子她怎么样了?”

离诺关心的问着,虽然那个女子总是冷冰冰的,可它就是莫名的喜欢她,不是那种倾慕的喜欢,而是很纯洁的那种喜欢,哎呀,它解释不清了,反正它不会、也不敢跟主子抢女人就是了,别说是抢了,就是偷偷的动下心思都不敢。

“还好,魂魄未曾离体,暂时是无生命之忧了。”他看了离诺一眼,有些犹豫不决的说道。

“这就好,总算是安全了。”它也跟着松了一口气,一天一夜的等待着实煎熬,并不是因为劳累而煎熬,而是因为一直担心着,怕出个什么意外,虽然它也知道,以主子的修为,别说救一个已经气绝身亡的凡人了,哪怕是一个死去的神仙,只要没魂飞魄散他都能够救活,只是主子现在还没完全恢复实力,所以它才会担心。

夜倾城也没再出声,只是淡淡的看着它。

离诺这才发觉了不对劲,主子叫它来应该是有事和它说才对,而主子自刚才起神色就有些不太对劲,它有些奇怪的问道:“主子还有什么事要跟离诺说的吗?”主子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它怎么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恩。”夜倾城点了点头,还是紧紧的盯着它,再没有下句了。

这让离诺很是感到不安,主子今日也太奇怪了些,它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主子,该不是。。。它不敢再往下想了。

“主子有什么要吩咐离诺的就直说吧。”它是真的被主子这奇怪的眼神给盯得浑身不自在,再盯下去只怕它就要忍不住落荒而逃了。